第28章 回目28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05 00:51
点击:290
章节字数:204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即便是盟友,亦不必做到这个份上。”萧含凌饮了一杯酒,语气古怪道:“你这般对她上心,倒是叫我想起城北姜家的老三。”


“姜家老三?”萧夫人来了兴致,问道:“他是如何的?”


“这,”萧含凌迟疑着,看了看等他往下说的萧夫人,又道:“娘,我们晚辈的事不便说与您,夜了风凉,您不如早些歇着去。”


“你这臭小子,以为你娘不懂,你可知,为娘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萧夫人白他一眼,见他当真不说,才离了厅。


“哥哥,你方才说的姜家老三,是何意思?”萧含光亦是不懂,跟在萧含凌身后问道。


萧含凌看着萧夫人走远了,才偷摸着道:“姜家老三前些年背着他爹娘在姜府外养了个娈童,后来让他爹抓住,火急火燎地娶了亲。前些日子我又见他与孟家老二混在一起,鬼鬼祟祟的,想来,不是好事。”


“世家大族养娈童本不是奇事,姜三少爷与孟二少爷若是情投意合,你待如何?”萧含光见萧含凌的态度,已猜到了他的说辞。


萧含凌道:“我自是不知他们为何身为男子亦是喜好男子,与世人不同。”


萧含光下意识便问他道:“哥哥觉着我与承影像姜三少爷,难不成是觉着我与承影厮混,我是女子,心悦同是女子的她?”


萧含凌被她说的一噎,讪讪道:“若不是,最好,姜家老三自让他爹娘发觉他喜好男子,私养娈童一事以来,不知让他爹教训了几何?


上次见他,人瘦了许多,全然不见平日里的神采,那娈童怕是叫秘密处死了。”


“他变成这般模样,是他爹娘所希冀的?”萧含光反问萧含凌道:“往日里丰神俊朗的佳公子,让他爹娘折腾一番,偏偏成了现下的模样。”


萧含凌愣道:“他现下这般模样自然不是他爹娘所希冀,可私养娈童,确是上不了台面之事。姜家与孟家一样,俱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传出去可怎么得了?”


“哦?”萧含光冷笑道:“那我倒是想看看,若姜老爷知道姜三少爷与孟二少爷之事,脸色不知该有多精彩呢!


孟家老二不像娈童,姜老爷要处置不妥,姜孟二家的交情便到此了。”


萧含凌看萧含光如此上心旁人的家事,好奇道:“小妹,你何时管起旁人的闲事了?”


“哥哥方才言过,觉着我与承影心悦彼此,若我没个准话,如何与娘亲交代?”萧含光盯着他的眼神,让萧含凌心惊。


她的眼神直达心底,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萧含凌尴尬着挪开目光:“方才你抱着姬大小姐去了你的卧房,娘亲觉着你二人未免亲密过甚,便叫我多留意些。”


“如此,你便想着我与承影是姜三少爷那般?”萧含光哭笑不得。


萧含凌的想法如此简易,在这些世家大族贵公子中倒是难得。


萧含光自是知晓的,若非萧瑾早将她许与王室,指不定要卷入世家之间的博弈,沦为结盟的牺牲品,就此在某个宫卿士族内了却余生。


就此错过与姬承影相识的机遇。


现下倒好,她有辞晗。


辞晗上位,她才有了决定自己的权力。


身后虽有萧氏鼎力相助,可到底,她不能要萧氏将所有希冀俱是倾注在自己身上。


萧含凌坦率地看着萧含光,一字一顿道:“你是咱萧氏出的第一位王后娘娘,凡事俱要顾及着萧氏的名誉声望,切不可做出何种天理难容之事。”


萧含光看萧含凌一本正经地模样,淡然应道:“若正如哥哥所想,我与承影便是那般的关系,哥哥待如何?”


“此事危及萧氏百年基业,即便为支系,亦不会坐视不理。何况我乃萧氏嫡系唯一的传人,绝不允许出现如此败坏门风之事。”萧含凌正色道:“小妹,若你心系萧氏,当明白哥哥的意思。早日断了你的念想为妙,我不会说与爹娘。”


“若我萧氏为王,哥哥还会如此吗?”萧含光问道。


“你怎会生出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萧含凌惊惧地道:“姬氏便是生了谋逆之心,才遭灭族,难不成你要步其后尘,拉着萧氏与你殒命吗?”

“我自不会让萧氏陷入灭族危机,”萧含光嘴角微扬,胸有成竹地道:“你不在宫中,不知王上已尽在我掌控之中。”


“你说什么?!”萧含凌更为惊惧,脸色当即冷下,问道:“你做了何事?”


“若周昌不为我掌控,我怎会在此?”萧含光冷笑道:“难不成哥哥听闻过王后私自出宫的前例?”


“是了,我未问过爹,”萧含凌皱起眉头,沉吟道:“王上何以叫你去插手源城赈灾之事,又怎会要你回萧城来省亲?”


“俱是我的决议。”萧含光道:“哥哥定是不知,我为何嫁于王室的秘闻。


你与娘亲俱是不知的,我嫁于王室,不过是因着爹爹功高,先王忌惮的缘故。若非我嫁于王室,现下萧氏恐与姬氏一般,遭了灭族。”


“你这般说,有何证据?”萧含凌不信,他自是知晓,联姻乃王室拉拢萧氏的手段,可掣肘之说,闻所未闻,萧含光何以如此?


“哥哥你想,若与先王定下亲事的是崇侯姬重,那今日灭族的,该是何人?”萧含光问道:“承影姿色无双,先王拉拢崇侯,爹爹贵为穆侯,要如何在朝中自处?”


“若是姬氏做了王后,王室定是容不下毫无重质在手的萧氏,将想尽法子...打压萧氏。”萧含凌瞪大双眸,才明了萧含光的意思。


“狡兔死走狗烹,王室自以为天下安定,无视暗流汹涌。


爹爹为人低调谦和,不如姬重好摆布,亦不好寻了由头弹压,若爹爹不将我许了周昌,恐怕今日萧氏的下场比姬氏还悲惨。哥哥在军中这些时日,想必亦知,斩草除根,有备无患的道理。”萧含光背过身道。


“小妹!”萧含凌扯住萧含光的衣角微微颤抖,问道:“道理哥哥明白,只此路可选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