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回目27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05 00:53
点击:288
章节字数:202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进了房间,萧含光将姬承影平稳放在床榻上,握着姬承影渐凉的手,朝进来伺候的婢女道:“你将窗子全开了,端些热水来,还有,叫厨房熬些补品来。”


“是,大小姐。”那婢女想着晕过去的男子想必是大小姐看重之人,开了窗子便出去了。


少顷,热水端来,郎中亦陆陆续续到了。


诊过脉,郎中们众口一词,皆言姬承影是受了寒气,经血不调所致昏迷。


“大小姐,不知这位小姐前些日子是否饮过冰水?”其中最有名望的郎中问道。


“冰水?不曾,倒是有过醉酒。”萧含光蹙眉看着昏迷不醒的姬承影,紧张地问道:“郎中,她究竟何时得好?”


“既是醉酒,于体寒的女子而言,必是不可的,少饮健体,多饮便是伤身了。”郎中慢悠悠地捋着胡须道:“她现下经血不畅,暖了身子便可醒过来,日后要多加调养,少些劳碌。至于凉物,断断是碰不得了。”


“多谢郎中了,我略备了银钱,您定不要推脱。”萧含光一听不是何种大事,便放下心来。


郎中们千恩万谢地走了。


姬承影只晓得自己全身乏累得紧,她不知自己是如何到了这个陌生的房间的。


环视了一圈,才想起现下是在侯府。


约莫是在客房吧,姬承影想,侯府当真财大气粗,客房装饰地如此奢华。


门吱呀一声响了,姬承影瞥了一眼,是个小丫头端着一盅补品进来了。


“咳咳,”姬承影咳了两声。


小丫头放下补品,赶忙朝外叫了声:“大小姐!姬小姐醒了!”


姬承影才知萧含光就在外头。


“你醒了,”萧含光淡着脸让姬承影生出不好的预感,只听她又道:“身子觉着如何了?”


姬承影挪动一下,觉着僵硬地紧,讪讪笑着低声道:“无事的。”


“郎中说你是因着醉酒,才晕了过去。”萧含光坐到榻边,脸还是冷着,不动声色。


“郎中不过夸大其词罢了,我清楚自己的身子,不碍事。”姬承影逞强,硬是撑着从榻上坐起身,煞白的脸色更白了些:“你看,我无事的。”


“你说这些,便叫我忘了你方才晕过去的事了?”萧含光见她辛苦,将脸扭到一边去,又道:“你只应了我,今后不饮酒了便好。”


“我自是应你的,”现下不论叫姬承影应何事,她俱是毫无怨言,只想萧含光能顺心顺意便可。


“这几日舟车劳顿,我叫人端了补品来,你吃了。这般大的人,不晓得自己的月事期,竟在外醉酒。”萧含光说完,又吩咐了婢女,便出去了。


“姬小姐,若不是大小姐说,我们俱以为您是男子呢!”小婢女伺候姬承影吃补品,笑得甜滋滋。


“你家大小姐,是如何说的?”姬承影看着没心机的小婢女。


小婢女笑着添油加醋地道:“您不知,您昏在了前厅,是大小姐一路将您抱到这里的,您当时着了男装,我们这些下人,俱是没见过大小姐对谁这般紧张过。”


姬承影听萧含光紧张她,喜道:“而后呢?”


“而后啊,大小姐央了大少爷去请了许多郎中,我在一旁伺候着,听郎中说您是体寒犯了病,大小姐当即冷了脸。”小婢女说的绘声绘色。


姬承影叹道:“是我不好,待会儿与她陪个不是。”


“您养好身子再去吧,依奴婢看,大小姐不是真生您气,只是气您不注意自己的身子罢了。”小婢女伺候完,站在一旁道。


“若你说的属实,便好了。”姬承影听了小婢女的话,只是笑笑。


小婢女看姬承影兴致不高,以为她是累了,便道:“姬小姐,您躺下歇息片刻,奴婢去拿大小姐给您的衣裳。”


说完,只留下姬承影一个人呆在这空荡荡地房里。


虽说吃了些补品,腹中暖了些,姬承影还是有些难受,便依言睡了过去。


萧含光见小婢女出来,问道:“姬小姐如何了?”


“回大小姐,奴婢看着姬小姐病得不轻,又似是窝了心事,连笑,都笑地费力。”小婢女别的本事没有,竟是添油加醋了。


小心地看着萧含光的神色变了,她便知,大小姐当真是对姬小姐紧张得紧的。


“大小姐,您若担心姬小姐,何不进去看看她?”小婢女微微推搡了一把萧含光,又往里瞧了一眼:“奴婢想,姬小姐见您这般紧张她,定是欣喜的。”


“你怎知她会欣喜?”萧含光明知故问,她当然知晓,姬承影心里窝的是何事,这小丫头又是如何知晓的?


小丫头腼腆着道:“奴婢在姬小姐面前说您多紧张她,她听了笑地可开心呢。”


萧含光面上一红,道:“你一个小丫头,整日里看主子的笑话,当真是跟着哥哥学坏了。”


“哎呀大小姐,您就别打趣奴婢了,大少爷已将我留府上多年,他一个人在军中受苦我都不能跟过去伺候。”小丫头听萧含光说萧含凌的事,黯然道:“不知少爷何事要娶少奶奶进门,夫人都等不及了。”


“你啊,伺候好主子就好。”萧含光犹豫了一番,还是决定不去看姬承影。


她现下应是睡着了的,萧含光知晓她的身子,还虚着,需得静养些时日才好。


晚间,萧夫人与萧含凌在膳时问道:“晔儿,姬大小姐如何了?”


“她还睡着,一时半会儿醒不了,我已让人在门前候着,醒了便炖了鱼汤与她喝些。”萧含光放下箸,答道:“哥哥,我从源城带回些螃蟹,你多食些。”


“我听夏柏说了,东部的特产嘛,较萧城的螃蟹好得多了。”萧含凌笑道:“小妹,我不曾见你对谁那般紧张过,姬大小姐到底与你交情过命,你竟能抱着她安置在自己房里。”


“是啊晔儿,你与姬大小姐情同姐妹,为娘的已是见识了。”萧夫人亦道。


萧含光看了一眼萧含凌,又看了一眼萧夫人。


“若无姬承影,”萧含光道:“我不知要如何扶辞晗上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