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永遠的離別

作者:藏月櫻華
更新时间:2019-10-05 23:26
点击:177
章节字数:440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修女……」踏進祈禱室內,水泱一臉沉痛,自臉上奪眶而出的晶瑩淚滴,昭示著不願意相信的事實。

「水泱小姐……」看著眼前的一切,伊文臉上同樣也極為複雜,卻不似水泱一般哀傷沉痛,然而縈繞於內心裡的悲傷,卻是如同灌鉛的水泥,重重的壓在心頭上。



與一樓飲水室同樣寬敞的祈禱室內,有著一張橫放的黑色講桌,講桌身後的牆面上,掛著與一樓牆面上一樣的金黃十字架,而講桌前,看似年邁的身軀,靜靜長跪在十字架前,腐爛的臉龐以及乾涸在上赤紅塊狀,搭上那一身總是堅定的信仰身姿,讓祈禱室內的三人,在心海裡盈滿了各種情緒。



「修女小姐……妳看……是我們喔……對不起……對不起……」看著千瘡百孔的身軀,水泱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悲愴,傾身上前,將那抹熟悉的身軀,擁入自己的懷中。

「修女小姐……謝謝妳!總是時不時引導著迷茫的我……真的非常的謝謝您……」伊文同樣上前,從背後擁抱著修女遺留下來的身子,訴說著對她的感謝,臉上的淚滴,卻是早已失去了控制。



「……修女……謝謝妳……即使妳面臨到最後的選擇……卻也仍不忘眾人的心情……真的非常的謝謝妳……希望安詳的主能夠接引妳至他的身邊……」優紀看著修女遺留下來的身姿,以及悲痛欲絕的水泱與伊文,臉上的陰霾頓時消散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同樣的悲痛欲絕。



「妳……在這裡祈禱那麼久……一定累了吧?……我扶妳去旁邊……」水泱放開修女的身軀,看著那張無法辦別的臉龐,臉上的淚滴仍是無法止住,即使如此,水泱仍是退離修女的身軀,將她緩緩扶了起來。

「請我幫妳……水泱小姐……」伊文的情緒與水泱一般,無法控制臉上潰堤的情緒,身子卻是配合著水泱的動作,手臂穿過修女的臂膀下,將她攙扶著。



兩人步履蹣跚的走到牆面前,隨即一左一右,輕輕地放下修女的身子,停止禱告的身姿,如同陷入沉睡一般,安靜且祥和。

「……好了……我們……離開吧……離開這充滿危險的城市……」水泱抬起手,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勉強提起自己的情緒。



「……妳們離開就好。我來掩護妳們。」收拾心情,優紀一臉複雜的目送修女的最後一面,同時帶著怪異的神情,面向水泱的方向。

「嗯……?談什麼掩護?不是一起離開嗎?」看著優紀臉上的怪異神情,水泱滿臉疑惑的看著她。



「我們離開的方向不同。路當然不會一樣阿!與其跟妳們一起行動……不如我一人引開它們!反正我也是要跟同伴會合……我一人行動應該會比較方便!」優紀皺著眉頭,語氣雖然顯得理所當然,不自然的神色卻透露著她另有隱情。



「優紀小姐。都來到這裡了……妳應該不像是會說這種話的人。發生什麼事情了嗎?」看著態度陡然轉變的優紀,伊文擦乾她臉上的淚水後,轉而面向優紀。

「呃……沒有。妳們想多了。我只是覺得……我比妳們還要更擅長與它們交手,所以知道要如何更快速有效的引開它們,這樣子……才能讓妳們能夠安全的逃離教會。」



優紀聽聞伊文的話語,臉上閃過一絲驚慌,隨後像是沒有事一般,準備打開祈禱內的大門時,水泱立刻上前,按住了優紀放在手把上的手。

「沒有事?真的沒有事就不會像妳現在這樣了……我想妳應該有事瞞著我們,對吧?」水泱臉上雖帶著淚痕,仍是以嚴厲的語氣向優紀逼問著,這使得優紀的臉上,出現了一絲黯然。



「該不會……」看著優紀吞吞吐吐的模樣,伊文本來還一臉疑惑,腦海裡卻想到修女寫的簡訊內容,她趕緊走上前,並蹲下身子,看著優紀那隻方才被喪屍抓到扭曲變形的鞋子,驚疑的心情一瞬而過,使她戰戰兢兢地捧起那隻扭曲的腳,脫下那隻鞋子。



「……騙人……」脫下鞋子,伊文驚叫一聲,身子向後跌坐好大一步,彷彿面臨可怕的事情。

「嗯?啊!怎麼會!?」看著伊文的反應,水泱還來不及理清自己的心緒,眼神不經意往下看去,辣辣的爪痕刻在優紀白皙的皮膚上。



「本來不想讓妳們知道的……畢竟剛剛被抓到時……我就有感覺了……雖然我不清楚被抓到會不會變成喪屍……不過為了大家好。我想……我必須要有一點犧牲才行……」看著兩人陷入打擊的樣子,優紀面露苦笑的說著,並穿回那隻扭曲變形的鞋子。



「等……等一下。既然妳自己也說不確定了。就表示……」「水泱姐。在這麼混亂的時刻裡,一點點不確定的因素,都有可能害到身邊的人,妳明白嗎?的確。沒有證據顯示被抓到就會變成喪屍。可是……萬一我會變成喪屍呢?我一想到這裡……我就覺得有點害怕……雖然以前在教會時……我與水泱姐、伊文姐都不是很熟。

可是像現在這樣……能有機會認識妳們……我真的很高興!所以……我不想讓自己有任何機會去傷害妳們……」



水泱正想安慰優紀,然而優紀卻是搖搖頭,一臉可惜的否定她的話語,同時,一付彷彿預見自己的終點般,神情飄然的陳述自己心中所想。

「妳真的不打算再多考慮一下嗎?……我們已經失去修女了……也許沒妳所想的這麼嚴重也說不定啊?」伊文走了過來,輕輕捏著優紀上衣一角,帶點哽咽的氣音。



「我也很想這麼想。不過……這身體是我的……我自己知道哪裡不對勁呢……趁著我現在還算清醒,能幫妳們多少,就多少吧!」優紀說著說著,飄然的神情像是再也承受不住即將失去的一切,立刻在兩人面前決堤。

「總之……我們先到外面吧……」優紀一面噙著淚水,一面打開門扉,當門扉打開,樓下的喪屍們依舊聚集在方才的樓梯前,向著上方的三人怒吼著。



「我先問妳們……妳們覺得面對這種數量……該怎麼行動,才能從教會裡脫身呢?」優紀走向二樓的欄杆,俯視著方才上來的地方。

「最好的方法……是有人能將它們帶離教會……如果選擇將它們留在這裡,而進行逃跑……恐怕還沒走進任何一間房間,就會被它們抓到了。」



「對!想要在這種人群前逃跑,除非是腳力驚人,不然很難從他們眼前逃跑。所以我現在想到一個方法!成功率雖然高,仍是要靠妳們合作就是。好運的話……也許妳們能剛好順著原路折返出去教會呢!」優紀抓著欄杆的手心稍稍抓緊,飄然的眼神裡帶著堅毅,轉過頭,向後方看著一臉離情依依的兩人。



「真的得如此才能救大家脫險嗎?」伊文走了上來,柔聲輕問。

「我不知道。但是總不能冒險呢?」看著伊文的表情,優紀忽然理解了伊文此刻的心思,她抬起手,看了自己的掌心,隨後拍了拍伊文的肩膀。

「祝福妳們能順利脫逃。」優紀抬起頭,對上水泱那一臉不捨的表情時,優紀的嘴角忍不住上揚,眼神裡夾帶著釋然,彷彿接下來,就是永遠的別離。



「我還是希望妳活下來。總之……還請多保重……」讀懂她眼神裡的意思,水泱長嘆一口氣,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好了。讓我們把握時間……我先大概說一下應該要怎麼做……」優紀點點頭,隨後揮了揮手中的木刀,看起來躍躍欲試的樣子。



幾分鐘後,優紀將她的想法傳遞給水泱與伊文,見兩人沒有反駁自己,於是向兩人鞠躬後,走向另一側的樓梯口。

「……我們也回去剛剛上來的地方躲好……」看著漸行漸遠的背影,水泱的心裡縱然不捨,仍是清楚明白,絕對不能辜負她的好意。

「嗯……」同樣望著優紀那抹獨自一人的背影,伊文緊咬嘴角,像是忍耐著自己的情緒,好像此刻只要放縱自己,自己就無法再冷靜沉著的看待即將到來的離別。



安靜的空間內,輕微細小的足音在二樓的走道上回響著,樓下的喪屍群則是努力的向上伸長著手臂,彷彿伸出去的手,能夠為它們帶來想要的物品般。

水泱在行走時,不斷回過頭看著身後的伊文,伊文只是沉默著,絲毫沒有想要交談的意思,這不禁讓水泱有些擔心。



當兩人走到定點,水泱先請伊文蹲低身子,自己則是小心翼翼地看著樓下的光景,仔細的神情將樓下的一切一覽無遺,同時等待著約定的身影出現。

就在水泱懷抱著憂慮的心情時,眼角掃過對面走道的入口處,拿著木刀的身影悄然映入水泱的眼簾裡,心中的憂慮隨著她的出現,轉而一掃而空。



「喪屍們!我在這裡喔!你們最愛的活人就在這裡喔!快來追我啊!」在二樓上的水泱與優紀打照眼,雙方視線對上得一瞬,便明白彼此所想。

送行的人不捨,離去的人同樣也不捨,但是,為了能讓兩人能有活下去的機會,仍然得要有人做出取捨。



優紀向喪屍們高喊後,隨即一轉步伐,立刻朝著門口的方向,拔腿就跑,而聚集在樓梯口前的喪屍們,眼見活生生的人肉在自己眼前,立刻轉身追擊優紀。

「優紀……妳自己要多保重啊!」眼看優紀順利引開喪屍,水泱輕聲替她祈禱,同時拍拍蹲著身子的伊文。

「優紀小姐離開了嗎?」伊文抬起頭,看向水泱的雙眼,水泱則是抿著嘴唇,一付猶豫不決的樣子。

「……我們該走了。趁著樓下沒有任何活屍在活動。」水泱別開伊文的視線,同時縱身攀上階梯。



「……嗯……」聽到水泱閉口不談,伊文心中也明白了一些頭緒,接在水泱的後頭,向下移動著自己的身子。

兩人飛快的爬下樓梯後,水泱伸出手掌,牽起伊文的掌心,當掌心交握的那一瞬,兩人不約而同的握緊彼此,將彼此的溫度刻畫在自己的手心內,好似一放開,溫度就會隨人類脆弱的生命般,一同消逝。



「走!」水泱牽緊伊文的手,隨即跑了起來,腳下的步伐賣力躍動著,雙眼則是不斷的在四周游移,緊張不安的情緒在胸口迴盪,令她的呼吸有些急促。

「啊……啊……」被吸引的喪屍像是察覺到教會裡的異狀,有一部分的喪屍立刻轉身,回頭追擊水泱兩人。



「啊!水泱姐它們來了!」走在後頭的伊文,聽見喪屍口中的低鳴,頭顱立刻轉向門口的方向,驚見一群喪屍正往兩人迎面而來。

「我知道!」聽見伊文的焦慮,水泱更不敢停下自己的步伐,雙腳更是奮力奔向方才的休息室前。



短短幾公尺長的距離,在面臨追擊的當下,就有如深淵一般的漫長,水泱拼命向前,總算是摸到休息室的門把。

然而她仍不敢停下,她率先拉開門把,隨後讓伊文進到門內,同時她腳步一滑,順利的溜進門內後,伊文隨即準備關上門。



才剛關上門,門外的喪屍同時也來到門口前,充滿奇特味道的手掌一伸,正好卡在關上的大門上。

「唔……也太剛好了吧?」看著卡在門上的手,水泱一臉苦惱的看著,手中的長棍則是拼命敲在那隻手上。



「我也來!」看著水泱拼命的樣子,伊文抽出臨行前,水泱交給自己的槍枝。

伊文抽出槍枝後,手心握著槍管,努力使用槍柄,打在喪屍的手上,在兩人不斷的敲擊下,卡在門上的手總算是知難而退,抽了出去。



「碰!喀擦!」水泱順利的闔上門,同時確實的鎖上喇叭鎖,又擔心喪屍會衝進兩人在的小空間內,急急忙忙拿了一些木箱,堆疊在門後,以確保兩人的安全。

「這樣……應該沒有問題……就短時間來說……」聽著外頭吵鬧的碰撞聲,水泱仍是不能完全放心,緊張的神情直直盯著大門。



「我累了……對不起……又給妳添麻煩了……水泱小姐……」或許是教師生涯裡,從沒有這麼豐富的體力消耗,感到安心的伊文立刻將累積了一整個晚上的疲勞吐了出來,纖細的身子頓時躺在稍嫌狹窄的休息室內。

「……說到這個……我也確實累了……」也許是整個晚上的消磨所帶來的負擔,直到這暫時安全的一刻,水泱這才放下全身的緊繃,成大字狀的癱倒在休息室內。



「明天……又會是怎麼樣呢?」看著平淡無色的天花板,以及盈耳入懷的低鳴聲,水泱撐著疲勞的身子,在逐漸模糊的視野裡,漸漸失去了自己的意識……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