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物非人非

作者:藏月櫻華
更新时间:2019-09-29 14:39
点击:163
章节字数:62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啊嗚……」水泱三人佇足在教會附近,正感慨著一切時,沉悶響亮的低吼聲與逐漸逼近的步伐聲,硬生生撕碎了浸潤於過往記憶裡的舉動。

「什麼……聲音?」聽著急促響起的步伐聲,伊文不自覺得向兩人的方向靠攏,手中的手電筒則是不斷照耀著路燈所無法照亮的死角。



「……我覺得我們停留在這裡不太好。」水泱全身上下的細胞正對自己發出嚴厲的警告,逼近的危機讓她更是抓緊手中的長棍,眼睛的視線則是緊張得看著周圍,以防止有任何變數發生。

「我明白了!走這裡!」同樣感受到危機的,就是優紀了!優紀將柔弱的伊文護在身後,緊張的神情看著眼前的景況,草木皆兵的感覺襲上她的心頭,令她不得不慎重地移動著自己的步伐。



「妳……昨天來這裡探勘時,有發生這種現象嗎?」水泱走在隊伍的最後頭,一面方顧及著眾人背後的死角,一方面則是不讓未知聲音的主人有任何機會,去傷害伊文。

然而,恐懼的心思卻沒有一刻從她的心頭上消逝。



「不……沒有。我們昨天只是在教會周邊繞了一圈而已。照理來說……真的要有什麼的話……昨天就應該會遇到了!怎麼會是今天呢?不管怎麼說……這聲音聽起來很令人熟悉,卻又讓人覺得害怕……我看我們還是趁早進入教會裡會比較好。」優紀走在隊伍的前方,將兩人帶進一條單向道內。



「等等!好像有什麼要過來了!」三人亦步亦趨走進巷子內後,伊文的手指忽然越過水泱的肩膀,指向方才眾人走進來的方位。

「……優紀……妳不是說妳有在門上落鎖嗎?我覺得你的手腳要快點會比較好……我覺得剛剛那陣聲音……現在在我們附近了……」低沉的低鳴聲忽然消失在空氣中,靜謐的氛圍宣告著即將到來的風雨,沉重的壓在三人心口上,三人的胸口頓時因為這股壓力,而被壓得喘不過氣。



就在走到教會的側門前時,優紀才剛伸出手,準備解開自己所套上的密碼鎖時,狹窄的巷子入口裡,迅速無倫的黑影衝了進來,奔馳的身形往三人的方向飛奔而來!

「水泱小姐!」「這什麼啊!好快!」水泱與伊文在視線與黑影交錯的那一瞬間,隨即驚呼了起來,水泱將長棍護在自己的身前,等待對方自己送上門來!



「啊!是變成喪屍的狗!怎麼會這樣!?」伊文雖然害怕,手中的手電筒卻仍是努力充當水泱的眼睛,當奔馳的身影進入水泱的攻擊範圍時,雙眼捕捉到的真相,令伊文不免感到震驚!

「喝!」同樣感到震驚的,便是水泱了!當黑色身影進入攻擊範圍後,迅速地往水泱所在的方向跳了起來,水泱在同時間揮動長棍,當長棍打向對方的身體時,手電筒同時也將對方的真面目揭開,打照眼的那一刻,卻早已來不及收手!



「唔……狗兒也能變成喪屍嗎!?妳們自己要小心點!我這邊只需要轉動最後一個按鈕就好!」聽聞後面傳來的騷動,優紀一臉驚慌,雙手顫抖的扶著大鎖,同時艱難的轉動鎖扣上的數字。

「變成喪屍的狗……速度感覺更快了……」水泱雖然一臉震驚,彷彿真面目超乎了她所能想像的物種,手裡的動作卻不曾怠慢!手裡的長棍先後擊退兩隻撲向自己的狗兒後,水泱警戒的眼神盯著暫時中止動作的狗。



「狗本來就是帶點肉食性的動物……加上這個喪屍化的影響……水泱姐……請妳一定多加注意呀!」看著在兩人面前呲牙裂嘴的狗兒們,伊文害怕的向後退了兩步,同時盯視著它們早已腐爛不堪的臉龐,內心頓時湧升起一股不適的感覺。



「我知道。優紀!我不知道我一個人能與它們對戰多久……妳得加快妳開鎖的步伐!麻煩了……」水泱的雙眼不敢自狗狗身上移開,緊張的神情在臉上表露無遺,手中長棍時不時向前威嚇著從地上爬起的狗,希望能勸退它們。

兩隻狗從地上爬起站穩步伐後,沒有瞳孔的眼神從地上緩緩移自水泱身上,呲牙裂嘴的向著水泱吼了幾聲後,身子低伏,準備隨時將水泱撲倒!



「……我雖然不喜歡打動物……可是……如果你們執意進犯……我可沒辦法客氣喔!!」水泱眼看早已喪失理智,準備隨時攻擊眾人的狗兒,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手中長棍卻是握緊在流出汗水的手心裡,緊張的心情一下子升到了最高點,彷彿隨時都會爆發。



「開了!」最後頭的優紀則是在這種逼人的氛圍下,奮力解開著自己留下的大鎖,當手指在密碼鎖上動了好幾次後,總算是有驚無險地將四位數的密碼輸入上,清脆的金鐵聲響頓時掉在地上,將窒人的氛圍輕輕打出一個裂縫……

「汪!」一聲吼叫,第一隻狗很快地奮力一跳,口中的利牙在黑暗中閃閃發光,彷彿想將一切撕碎在自己沾滿血絲的口腔裡。



水泱仿照方才的動作,長棍用力由上往下揮,不偏不倚地擊中狗狗的身體,在半空中的狗狗在不能移動身子的情況下,扎實的挨上水泱毫不留情地敲擊,小巧輕靈的身子頓時飛了兩三公尺,才勉強站穩步伐。

第二隻狗彷彿沒有學到任何教訓,如法炮製衝了上來,逼的水泱再度揮舞手中的武器,將狗狗打飛出去。



「拿……請拿去吧……!」就在水泱準備重新進入警戒狀態時,伊文卻突然從水泱的身後丟出某些東西,東西不偏不倚掉到狗狗的面前,伊文隨後粗暴地伸出玉手,扣上水泱的掌心後,強制將水泱拉了過來。

「妳丟了什麼?」被身後的力道猛然一拉,水泱嚇了一跳,正打算還擊時,見到伊文的面容後,才稍稍鬆了口氣。




「肉乾。在咖啡店時……我大概翻了一下咖啡店裡的冰箱,發現有些乾糧食物,我只好偷偷帶在身上……當作有備無患囉!」伊文引領著水泱,很快地走入門扉後頭,接著,方才開鎖後第一位進來的優紀立刻迅速無比得關上門,預防外頭享用餐點的狗狗改變主意。



「真是好險……還以為差點就要被狗吃掉了呢!」死裡逃生後的水泱一到門後,立刻失去了方才與狗喪屍對戰的勇氣,精疲力盡得癱倒在地上,同時大口大口喘著氣。

「那個……優紀小姐……你們昨晚有遇到這種情況嗎?」看著自緊張感解放後的水泱,伊文心中覺得有點不捨,因此向優紀提出自己的疑問。



「一半一半。我這樣說的話……妳們能夠接受嗎?」優紀在附近撿了一根木頭,將木頭卡在門後,避免喪屍有任何可以撞開門的機會後,才回答伊文。

「呼……呼……『一半一半?』這話是什麼意思?我不能理解。」聽見優紀的回答,水泱在恢復氣力的同時,追加了新的問題。



「昨天我們來探勘時,周圍聚集了不少喪屍,好像是因為裡頭屍體飄出來的味道,進而引導它們來到教會裡攝食。那時,我與同行的夥伴才剛來到教會附近觀察情況,所以才有機會觀察到這麼多屍體聚集的樣子。我們考量一番後,為了不與數量龐大的喪屍們交戰,所以選擇了這條捷徑。當時……這條捷徑裡,到處都可以聽的到由外面傳進巷子裡面的低鳴聲,卻沒有看到方才類似那兩隻狗狗的喪屍……」優紀眼看暫時安全,才鬆一口氣,同時向水泱解釋先前的事件。



「可是僅僅過了一天而已。整個形勢卻完全改變了!首先!昨天那群喪屍往哪裡跑了呢?那種數量應該不會輕易散開或消失吧?第二。為什麼那兩隻狗狗昨天晚上不出現,今天卻突然出現襲擊我們呢?」優紀越過癱倒在地上喘氣的水泱,語重心長說著。

「……喪屍們會有思考能力嗎?這不可能!可是……如果按照這兩天觀察到一些行為……我們可能得要注意點。」水泱聽完優紀語重心長的論調後,眉頭一皺,不禁往更不可能的地方思考著。



「那……我們還要繼續前進嗎?」伊文側坐在水泱旁邊,看著表情凝重的兩人,向兩人再一次做了確認。

「……優紀。這裡算是在教會裡的什麼地方?」看著伊文臉上一臉憂心忡忡,水泱趕緊自地上撐起身子,向走在兩人面前的優紀問道。



「從這裡打開門後,就是飲水室了!因為修女沒有跟任何人說過有側門的存在,所以……我也是經過昨晚的潛入,才知道有這扇門。」聽見提問,優紀如實回答水泱。

「如果說修女最後會在哪裡……想必也是在二樓的祈禱室裡吧?那邊應該是修女最常待的場所……妳們在這等我一下!」水泱站起身,走向小房間的大門前,輕輕旋開門柄,將大門開了個小縫。



「我看一下情況。你們兩人在後面先待一下。」水泱伸出手,先讓兩人待在原地,隨後推開輕盈的門扉,慢慢走了出去。

走出來後,熟悉的景色硬在眼裡,潔白的白牆面以及毫無變化的飲水機,加上周遭毫無聲響的環境,彷彿讓水泱以為自己扔是身置在安靜的休息室一般。



「看來……這裡仍然安全嘛!這麼看來……教會裡多半淪陷了吧?這樣的我們……真的能看到修女的最後一面嗎?」環視眼前安靜祥和的一切,水泱知道,只要踏出了這間寧靜的休息室裡,便是危險重重的地方了。

「……不行!都來到這裡了……好歹也要好好送修女阿!」恐懼的心思雖然佔據了水泱的心頭上,然而更多的,卻是水泱想好好感謝修女的心思,因此水泱懷著忐忑的心情,緩緩推開了休息室的門扉。



依舊屹立教堂中央的十字架,仍舊如往常一般莊重充滿威嚴,金黃色的膠漆絲毫沒有因為災難的洗禮,而有絲毫的變化。

十字架前的講堂卻不再是牧師講道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具染上赤紅色彩,穿著黑白長袍的身影,講堂底下的數十張長椅上,則是堆滿了不少早已腐爛的屍體,以及正在啃噬屍體的活屍們。



教會裡頭則是像往常般,有著到處走動的人影,可惜的是,到處走動的人影宛如沒有自我意識,與外頭活屍一般,毫無目的到處走動著,彷彿那是它們唯一能進行的活動。



「2……4……6……少說也有十隻以上……這不是我一個人……甚至是我們三個人可以對抗的程度……怎麼辦?」覷著自己開啟的一條縫隙,水泱小心翼翼地觀察著教堂內部,確認完裏頭的狀況後,又悄悄關上了門。

「怎麼樣?」優紀與伊文像是擔心水泱,從小房間裡走了出來。



「……教堂一樓裡,除了一堆屍體以外,就是一堆喪屍了!剛剛大約數了一下,裡頭至少有數十隻以上!這不是我們三個人可以應付的……如果想要引開它們……就必須得在外頭製造足以吸引它們的音量……這樣我們才有辦法進到裡面。」水泱無助地坐在門後,將剛剛自己所見的景況分享出來。



「……修女是不是有說到……教會的大門已經壞了?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將手機拿出來,並讓手機播放音樂……妳們覺得這個方法如何?」優紀看著水泱消沉的坐在門後,不禁沉默下來,思考著解決的方法。

當她摸到自己口袋裡的手機後,腦海裡突然靈機一動,向兩人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想提個疑問……如果我們丟出了播放音樂的手機,而喪屍們也如同我們假設般,被音樂吸引目光……如果我們在行動時發出聲音,會不會引誘她們回過頭來呢?」伊文雖然想馬上附和優紀的想法,但是,一想到有可能產生的危險,因而提出疑慮。



「通往二樓有兩條路。第一條路:直接往中央十字架旁邊的樓梯上去。第二條路!直接跑到對面的休息室裡後,再往左走上樓梯!兩條路雖然都很快,然而最大的風險應該是對面那條路……畢竟我們不能保證……裡面沒有任何喪屍……」水泱並沒有回答伊文的問題,反倒是繞了個彎。



「上二樓的話……同樣也有一樣的問題。不同的是……二樓就算有喪屍……因為空間不夠寬敞,所以能伏擊的喪屍應該遠遠少於樓下才對。要動手的話……果然還是得等到樓上呢!前提是我們能夠上去啊……」優紀同樣提出另一個潛在的危機,空氣頓時比進來教會前更加沉重鬱悶。



「……那個……我有一個想法……不知道大家願不願意試試看呢?」伊文眼看水泱與優紀兩因為自己的疑慮,而面色凝重的樣子。雖想幫忙,卻無計可施時,手掌不經意伸入自己長褲裡的口袋,摸到沉眠在口袋裡的手機後,立刻衍生出新想法。

「什麼?」優紀與水泱在一片死氣沉沉中,聽見伊文居然有打破現況的想法,立刻眼睛一亮的看著她。



幾分鐘後,緊閉的大門再度開出細微的縫隙,內中的三道人影悄悄伸出纖細的手掌,扣在門邊上,窺探著外頭的情況。

「水泱小姐。麻煩妳,請妳試著將手機丟到大門外吧!如果不行……最起碼也要丟到大門附近。」伊文小聲向水泱做出指示,同時指向大門。



水泱看著休息室與教會大門的位置,評估了一下自己該出多少力量後,步伐稍稍向後退了數步,覷著開啟的縫隙,同時瞄準著理想位置,握緊手中的布袋後,隨即奮力地往外一拋!

小小的布袋彷彿子彈一般,穿出休息室的大門,同時持續往外奔馳,就在布袋即將落在教會的大門附近時,一隻喪屍居然巧合的檔在布袋行進的路徑上,導致布袋撞上它,並掉落離教會大門口的十公尺處。



「欸……怎麼這麼剛好……」看著自己的主意居然被剛好出現的程咬金硬生生擋了下來,伊文一臉目瞪口呆著看著呆呆站在門口附近的喪屍。

「沒事。這樣就已經是很好的結果了。等個幾分鐘,我們就要快一點跑上去,明白嗎?」優紀拍拍伊文的肩膀,同時揮了揮手中的木刀。



「還有兩分鐘。大家準備!」看著伊文的樣子,水泱倒也沒有說什麼,反倒是一臉欣慰的看伊文一眼,隨即將注意力集中在門口上。

短短的兩分鐘宛如一世紀般漫長,待在休息室裡的三人抱持著忐忑的心思,眼睛的目光卻又不敢自門口移開,在教會裡遊蕩的喪屍群,則是毫不知教會內依然有生還者,依舊是漫無目的地行走著。



「叮叮噹-叮叮噹-鈴聲多響亮-」就在充滿靜謐與壓力的空間裡,寂靜的教會裡傳出一絲不協調的樂曲,回響在教會內中,這使得周遭喪屍像是從睡夢裡驚醒般,立刻動起身子,仔細檢查著聲音來源。

「它們在行動了!等它們都聚集到教會門口附近時,我們就馬上衝出去,妳們要跟緊喔!」水泱看著門外的騷動,再一次做了提醒,在水泱身後的伊文與優紀則是點點頭。



教會裡的喪屍們左顧右盼一陣子後,紛紛移動著身子,腳下的步伐引領著它們前往水泱三人算計的地點,當教堂一樓裡的喪屍紛紛聚集在門口附近時,水泱立刻敞開緊閉的大門,同時從休息室內衝了出來。

衝出來後,水泱沒有停下她的步伐,她將目標直指向中央十字架旁的樓梯,雙腳奮力地往目標奔跑著。



而內中的喪屍們察覺到教堂內的異樣,紛紛轉過頭來,人類的氣味依稀飄盪在腐朽的空氣中,喪屍們立刻改變目標,徐徐逼近三人的方向。

「快點!」水泱跑到階梯上後,沒有猶豫,立刻奮力的向上攀爬,第二順位的伊文則是緊接在後。



「走開!」當優紀跑到階梯附近,向上攀爬兩三階,一隻腐爛的手向上一伸,正巧抓住了優紀的鞋子。

優紀眼開甩不掉喪屍,情急之下,奮力的將手中的木刀一揮,打向抓著鞋子不放的手掌。



「還好嗎?」優紀甩開喪屍們的手掌後,一臉不悅的爬了上來,同時帶著厭惡的表情看著在樓梯下群聚的喪屍們。

「沒事。它們抓爛我的鞋子而已。妳看!現在都扭曲變形了。」優紀一臉無奈,向水泱以及伊文展示著扭曲變形的鞋子。



「行走應該不成問題吧?」看著優紀展示的鞋子慘狀,水泱一臉同情的看著她,同時帶上自己的關心。

「沒事。修女所在的祈禱室,水泱姐應該知道怎麼走。我們趕快走吧!萬一喪屍們會上樓就慘了。」優紀搖搖頭,臉上卻總是帶著一層陰霾,看起來像是介懷剛剛發生的事情。



水泱見狀,也不敢多問,只好向著記憶中的位置行走著。

教會裡的二樓雖不夠寬敞,然而令人意外的是,二樓居然沒有喪屍駐守,這使水泱三人在充滿腐臭的空氣中,偷偷鬆了口氣。

當水泱走到自己熟悉的那扇門前時,伸出去的手掌,卻是在半空猶豫了片刻,駐足的姿態,令在身後的兩人不禁好奇的湊了上來。



「水泱小姐……」看著她猶豫在半空中的手掌,伊文輕柔的喚了她的名字。

「伊文……我很怕這門一打開……我……」總是冷靜沉著的水泱,居然少見的在伊文面前示弱,彷彿門後的世界不是她所能承擔的重量。

「水泱姐。雖然對妳很不好意思。不過我想……我們應該沒有多少時間在這裡磨蹭才對!」優紀看了著充滿猶豫神情的水泱,陰霾的表情添上一層不耐的神情,隨即她將水泱向後一拉,逕自打開祈禱室的門。



水泱被拉開後,還來不及阻止優紀的舉動,印有十字架的褐色門扉就這麼的在兩人面前攤開。

當門扉攤開,映入三人眼裡的,完全推翻了所有有可能的預想,讓三人不禁目瞪口呆的看著祈禱室內情況。

「修女……」水泱輕聲呼喚,同時默默地走了進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