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入夜的教會

作者:藏月櫻華
更新时间:2019-09-28 17:40
点击:177
章节字数:772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優紀她好了嗎?」水泱與伊文兩人拿著與之前相比,還要簡易不少的行囊,正安靜的坐在客廳裡等待優紀回來。

「畢竟優紀也是人家的隊員。要做這種事情前……難免得要報備一下。這算是她辛苦的地方,我們就在稍稍等她吧!話說回頭……伊文妳需要攜帶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水泱揹起黑色皮囊,腰間則是多出一條腰帶,腰帶上掛著一只手電筒,看起來似乎是準備就緒的狀態。



「我並不能起到甚麼作用。這是不爭的事實。我覺得……水泱小姐應該把一些輔助的東西交給我。這樣也許能減輕水泱小姐妳的負擔呢!那個……水泱小姐覺得呢?」伊文將一些簡易的東西收進包包裡,隨後面向水泱,帶著一臉笑意看著她。

「這個問題可沒有回答到我想問妳的問題呢!不過算了!這樣也不要緊。」聽著伊文的答非所問,水泱無奈地笑了笑,卻是一臉輕鬆。



「吼-我當然知道呀!可是。我能準備的真的有限嘛!決大部分的負擔都得落在水泱小姐身上呢!」聽著水泱的啼笑皆非,伊文不免噘起嘴角,向一臉輕鬆的伊文嬌嗔著。

「好吧好吧!那這些都交給妳吧!支援的地方就麻煩伊文囉!」水泱看著臉頰鼓起,一臉不滿的伊文,水泱強忍心中想大笑的衝動,同時將自己手中的一些輔助裝備,通通交到伊文的手上。



「我好了喔?我們可以出發了。」伊文從水泱手上接過裝備,立刻著手進行整備的動作,而水泱則是再次檢查她的行囊,檢視著在接下來可能發生的危險當中,足以派上用場的物品。

這時,優紀正好從外頭的走廊上走了進來,看著忙碌的兩人,先是鬆了口氣,靜悄悄走了進來,並選了個位置,安靜坐著。



「嗯?妳回來了?結果如何?」水泱重新整理過後,立刻感受到一股盯著自己看得柔和視線,轉過頭,正好與優紀的視線交會。

「嗯!我們領隊基本上是同意了。他另外提醒我一件事情。如果在外頭與活屍們交戰時,有看見藍皮膚的喪屍,盡能避開與它交戰會比較好。那不是兩三個人就能解決的對手。」優紀點點頭,同時將重要事項一字不漏地說給兩人聆聽。

「這件事情我們知道。我跟伊文……在前天下午就有與另一群生還者領教那種變異喪屍的實力了。不過還是謝謝妳願意告訴我們!」水泱聽著優紀的轉述,腦海裡,頓時浮現前天下午慘烈的情況,繼而讓自己平穩的面容,忍不住凝重了起來。



「說到那種喪屍。被它盯上的話……我們應該也跑不掉吧?感覺它好像能追蹤別人的氣息似的……現在想想……真的挺可怕的……」伊文整理好需要輔助大家的裝備後,將簡易行囊背了起來,同時發表自己的看法。

「喔。伊文妳不說我倒沒想到。的確!如果被它盯上了……除非它自願放棄追殺我們,不然在它不能動或是我們全滅之前,應該會被追著跑吧?希望偉大的主不要在讓那種生物盯上我們了。」經由伊文的看法,水泱的腦袋馬上連接上她的論點,並慎重地對著優紀說。



「……看來這趟出去……搞不好真的危機四伏也說不定……算了。多說無益!我們來對時吧!」水泱與伊文分別說完後,優紀的笑容立刻染上一抹慘詹笑容,她有氣無力地拿出自己的手機,放到早已站立起身,準備出門的兩人面前。

水泱與伊文見她拿出手機,也各自拿出自己的手機,三隻小巧的攜帶電話在三人的中間,圍成了一個小小的圈圈。



「現在是上午12點整。距離入夜還有整整6個鐘頭,我們的目標是,潛進教會裡頭,為修女以及其他兄弟姊妹,幫她們送上最後一程。行動開始到行動結束,估計是24小時左右。以上便是作戰主軸,希望在主的名義之下,我們都能安全地達到此次的目標。」優紀閉上眼,一臉虔誠莊重的唸完此次的行動方針後,同時從胸口裡的衣物,拿出一條掛著十字架的項鍊,掌心輕輕捏著它,像是禱告一般。



「看來整個教會對神最不虔誠的人,大概是我了吧?」水泱看著認真禱告的優紀,半瞇起眼,帶著慰藉的笑容看著她,內心不禁懷念著以前每天在教堂祈禱的生活。

「好了!我們走吧!」優紀結束禱告後,將手機收了回來,同時,她抽出了手中的木刀,氣勢凜凜的指向某個方向,宛如領導人一般。



「該不會優紀妳……其實也是很想離開……卻不敢自己一個人走……才會這樣壓抑自己吧?」看著優紀情緒高漲的樣子,教過許多年輕學生的伊文,立刻運用自己教人多年的心得,分析著優紀此時的情況。

「嗯?其實……一半一半拉?我知道……如果我們踏出了這間房屋,前面可能……不對!是根本就沒有我們能夠說笑的時間。所以我才想把握這一點機會呢!」



優紀對著伊文做說明的同時,握著那柄木刀的手,藏不住優紀真正發自內心的情緒,不斷地發抖。

「嗯……也是呢……」伊文看見她發抖的那隻手,貼心的沒有道破,反倒是一臉認同得看向她的雙眼。

「出發吧!我們要落腳的地方還算蠻近的。只是一路上得小心些就是。」看著氣氛驟變的氛圍,水泱也是眉頭深鎖,卻不太敢在兩人面前表現出來。



「嗯!」聽到水泱催促的聲音,兩人才放下心中的感慨與恐懼。水泱之後一貫的以領導者的身分走在前方,接著是居中的伊文,殿後的則是優紀,三人將伊文護在中間,形成一行隊列,緩慢的前進著。

眾人在其他人的目送下,緩緩推開門扉,走向混亂的外頭。



「真是刺眼的太陽……」看著依舊散發魅力的太陽,走出門外的水泱忍不住仰頭,手掌遮著來自上方的強烈光芒。

「這是在意那些的時候嗎?」最後頭的優紀輕聲提醒,同意雙眼留意著正在四周緩慢移動的喪屍。



水泱沒有回答優紀的話語,只是放輕步伐,盡量以不驚動喪屍的音量,在烈日當空的晴朗天氣下移動著。

伊文與優紀則是緊緊跟著水泱的後頭,同時,視線也不忘留意四周,深怕喪屍將眾人包圍。



緩慢前行的步伐在烈日下前行著,水泱看著眼前散亂的街道,以及零散的喪屍們,內心忽然升起一股疑問,於是左右張望了四周一會,在自己的前方正好有一處敞開大門的咖啡店,水泱立刻帶著兩人,走進咖啡店內。

「怎麼了?離中繼補給站的小7應該不遠了!怎麼會想躲進這間咖啡店裡呢?發生什麼事了嗎?」伊文與優紀跟著水泱的步伐走進來後,用手輕輕一推門戶大開的門扉。



「不是。有一點我很在意!所以我想跟妳們討論……」「哼!」水泱的摸著下巴,一臉沉重看著伊文與優紀,正打算將自己內心裡的疑惑提出來時,咖啡店內忽然衝出三隻穿著休閒服的喪屍,張牙舞爪的撲向三人。

優紀見狀,立刻率先發難,她握緊手中的木刀,衝出水泱的身旁,單手按著木刀刀柄,刀身劈向迎面而來的喪屍面門!



被擊中的喪屍先是退了幾步,然而優紀並沒有給予對方喘息的空間,腳跟抬起,往對方的腹部奮力踢了下去,手中的木刀則是奮力地在喪屍的身上左右招呼著!

「阿……阿……」率先上前的喪屍在優紀毫不留情的攻勢下,很快地倒在地上,彷彿像是人類一般,失去了行動力。

後頭的僵屍雖然見到了同伴倒下,然而早已失去感情的它們,並沒有身為人類該有的感覺,依舊挺身上前。



「喝!」在優紀後頭的水泱見狀,身子一動,伸出的掌心立刻搭上優紀的肩膀,隨後越過她,手中的長棍揮出,擊中第一隻喪屍的面門後,隨後長棍一轉,將第二隻喪屍擊退。

「水泱姐請不要對它們手下留情!」優紀接著走上來,手上的木刀猛地向下毆打著倒地的喪屍,直至喪屍無法再度爬起。

水泱同樣揮動長棍,將喪屍打到無法動彈後,才停下施暴的手段,同時步伐一轉,機警地來到咖啡店的門前,將大門確實鎖上。



「阿……對不起……這本該是我應該做的才對……」看著兩人搭配得天衣無縫,伊文一時之間竟是看得出神!等到她回過神後,才驚覺戰鬥早已落幕,因此向兩人自責的道歉。

「沒關係。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優紀進入咖啡店內部,確定沒有喪屍殘留後,才緩緩走出來向兩人報告。



「人都會有疏忽的時候。伊文就不要往心裡頭想了!」看著優紀沒有考慮到伊文的心情,水泱瞪了她一眼後,隨即溫言安慰。

「話說回頭……為什麼會選擇進來這裡呢?便利商店在走個一下子,應該就到了!是什麼原因導致妳改變了?」感受到水泱的眼神,優紀很是無奈,決定將話題帶到水泱的行為上。



「剛剛我們在行走時,有一點我很在意。前不久時,我們不是因為要撤退的緣故,而引起很大的聲響嗎?照理來說……外頭應該會有一大票喪屍才對!可是……現實卻與我所猜想的完全相反!街道上居然看不到幾隻喪屍!怎麼想都覺得很可疑……」水泱走到咖啡店的窗戶前,看了外頭一眼,眼神凝重地看向外頭,將自己疑心的地方說了出來。



「……妳的意思是說……喪屍們也許是在等待著什麼?這不可能。它們應該沒有這種頭腦才是!」聽聞水泱的想法,優紀立刻否決掉這個聽起來荒誕的想法。

「我也贊同優紀小姐……如果喪屍們真的已經學會思考……方才我們走在路上就應該被圍攻了……而不是等到現在……卻毫無人影靠近我們……」伊文走到咖啡店吧台前,仔細檢查著機台。



「……希望我想的不是真的。總之!在這裡休息跟在便利商店休息都一樣!我們先在這裡休息。優紀!麻煩妳與伊文待在這裡!我去二樓看看!」水泱收回看向外頭的視線,向兩人下了指示後,逕自前往通往上層的階梯。

水泱放慢步伐,慢慢走上二樓後,謹慎著檢查著二樓的環境。



一成不變的牆面以及兩扇對立的房們,除此之外,便無其他令水泱感到好奇的地方。

水泱走上樓,率先面向左方的房門,她輕輕放上把手,接著,力道輕柔地慢慢轉開.卻發現把手一動也不動!

「……鎖住了嗎?這樣也好。省得有什麼奇怪的生物突襲我們……」水泱轉過身去,走了幾步的距離,來到右側的房門前。



這回,她先是輕輕扣了叩門,隨後慢慢放上把手,手心輕輕一轉,門扉在水泱完全毫無戒備的情況下,悄悄張開了它的臂膀。

「有人嗎?」水泱靠著門扉,緩緩走進房間的室內,手中緊握著長棍,戒備著隨時可能會出現的危險。

當水泱完全進入房間裡,等待著她的,便是滿地的紙箱以及一張看似老舊的鐵製桌子。

桌子看起來有些老舊,似乎是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樣子,而桌子上面則是放著一張有些老舊的紙張,這引起了水泱的注意力。



「這是……留言??我看看……」拿起紙張,水泱仔細著閱讀紙張上的內容。

「左側的房間是老闆的私人用品室。裡頭似乎藏著一把走私用的槍枝??真佩服我們老闆這麼大膽……居然敢放那種隨時都會被稽查的東西在店裡面。據說……老闆把左側鑰匙放在鐵桌子下的抽屜。因為這裡是放置帳本的地方,所以平時不會有人進來,卻好死不死被我看到他放進抽屜的那一刻了呢……」



「槍枝阿……我應該拿出來當作防身用的武器嗎……不……考慮子彈數的關係……也許不應該拿上這一把武器也說不定……可是……」在沒有人的廢棄小房間裡,水泱正思考著該不該拿槍枝的想法。

「……伊文雖然不太願意參戰……不過至少也得給她防身武器……會比較好也說不定。」反覆閱讀那張紙條,水泱最後還是決定取出用品室裡的武器。



拉開鐵製抽屜,水泱取出了沉埋在抽屜裡的鑰匙,隨後折返回方才的用品室前。

水泱嚥了一口口水,緊張擔憂的心情充斥全身,她緩緩將鑰匙放在細微的鑰匙孔裡,同時緩緩地打開門炳。

「有……有人嗎?」緩慢地推開門扉,水泱一邊緊握手中的長棍,一邊將身體靠在門上,預防任何變數。



當門完全開啟之後,算不上太寬敞的地方在眼前敞開,整齊擺放的咖啡用具,正好好端端地立在透明的玻璃櫥櫃裡,各種中小型的箱子,則是有規矩地疊放在房間裏,與另一側的紊亂形成了明顯的對比。

「這裡反而比較乾淨是怎麼回事啊?員工都比較散漫嗎?」看著眼前整齊劃一的環境,水泱慢慢走了進來,同時尋找著紙條上所說的武器。



「啊!找到了。雖然只是一把很常見的手槍。卻多少能給伊文帶在身邊防身……可惜的是……我們沒有槍械專家……所以這裡面的子彈打完……大概就只能當敲擊武器了……」在裡面晃了一陣子後,水泱這才看到一把漆黑的武器,靜靜躺在地上。

水泱撿起來後,稍微品視了一下,就在感概眾人都對槍械不瞭解時,外頭忽然傳來些許騷動,使得水泱的注意力被拉到了外頭上。



「!!」隔著二樓的窗戶,往外頭看去,一隻變異喪屍從某間房屋的二樓竄出,手裡抓著類似人頭的物品,像是在炫耀自己手中的戰利品。

而房屋底下則是跑出幾十人,這些人看起來渾身是傷,卻與變異喪屍對峙著!

變異喪屍從二樓跳了下來,將手中人頭隨意丟棄後,立刻衝向那群人!

眼看喪屍即將殺害人類,在不遠處觀看的水泱忍不住替他們捏了把冷汗時,生還者們卻做出了令水泱驚訝的舉動!



人群們或左或右地往外散開,讓變異喪屍衝進由他們讓開的空間裡,緊接著,有人拿出了看似類似鞭炮或爆竹的東西,將其點燃後,往喪屍身上一扔,燦爛的火花立刻打在喪屍身上,接著,有的人拿出了一些易燃物,丟往火花四散的喪屍上,熾熱的火焰隨即在他們眼前熊熊燃燒了起來。



「火攻嗎……?不管怎麼說……咦?」才剛替那些人鬆一口氣,周遭景物裡,卻有一些東西正在竄動著,沒多久,有著相當數量的喪屍站了起來,往那些人的方向收攏著!

「……糟糕!」水泱由上往下看,正替她們未來的命運感到嘆息時,腦海裡卻是想到了什麼,立刻倉皇的往樓下奔馳。



「請把所有的門窗鎖緊,然後不要發出一點聲音!動作快!」下樓之後,水泱一臉焦急,卻是壓低聲音向伊文與優紀下著命令,自己則是趕快先行動作。

伊文與優紀兩人雖不明究理,仍是明智地遵照水泱的命令行事!當所有門窗確定被鎖死後,她們才在咖啡櫃檯下圍成了一個小圈圈。



「怎麼了?」伊文小聲向水泱詢問著。

「外頭有生還者在與變異喪屍交戰,她們雖然解決了喪屍,卻因為造成了非常大的聲音,所以這附近的喪屍都被她們吸引過去了。」水泱看著伊文疑惑的眼神,立刻向她解釋著。



「那為什麼我們要壓低聲音?我們可是在室內耶!」接著發問的人是優紀。

「外頭喪屍似乎對聲音挺敏感的!我怕我們在裡面講話會引來它們的注意,所以才會要這樣命令你們……抱歉……恩……我想我們應該是能待到晚上了……多虧了那些正在外頭奮戰的人們呢!可惜的是……他們應該活不下來了……」水泱皺著眉頭,略帶悲傷的情懷,向優紀解釋著。



聽完水泱的解釋後,優紀一臉同情,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緩下眼前的場面,只是伸出手,拍了拍水泱的肩膀,臉上卻是一臉沉痛,彷彿能感受到水泱的痛楚一樣。

「……要是能有辦法解決這一切就好了……這樣應該就不會再死那麼多人了吧?」一旁伊文則是一臉苦笑,清秀的臉龐上卻是感覺不到有絲毫的笑意。



「外頭應該還會騷亂一陣子……不過應該是不會波及到店內……我們直接在這裡睡一下,恢復一下精神與體力。入夜後的行動應該會比較艱難……?」水泱看著眼前兩人,內心湧現出一點點的感激,同時告誡自己要振作後,便將臉頰面向優紀的方向。



「入夜後就知道了。這種事要自己體驗才知道!離入夜大概還有幾個小時……我們休息吧!」對到水泱的視線,優紀本想立刻說出,偏頭想了想,一抹意味深長的彎勾在臉上浮現,便沉默了下來。

水泱見狀,也不好再問什麼,只好靜下心來休息。



時間緩慢的流動著,彷彿亦步亦趨的行人般,使得在咖啡店內的三人時而焦躁,時而憂煩。

周遭喪屍們的聲音像是擂鼓一樣,響徹著四周,沒有一刻安靜下來,好似隨時都能衝進來將它們吞噬一樣!



外頭的金陽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地向下西沉,投射進來的金色光芒則是漸漸減弱,逐漸蛻變成微弱的金絲。

「熬了這麼久……總算是要入夜了……水泱姐。伊文姐。請準備一下吧!」三人在咖啡店內,或坐或躺同時伴隨著時不時從外頭傳來的喧囂,戰戰兢兢度過了幾個鐘頭,總算等到了黑幕準備降臨到大地上的時候。



「臨行前……伊文!這個妳放在身上吧!也許哪裡會用的到。」水泱趴在吧台上,聽見優紀的聲音後,立刻從淺薄的睡眠中甦醒。

「這是……槍枝?不行啦……我不會使用這種東西……」看著水泱醒來後的第一件事,就是交給自己武器,伊文驚慌地將遞上前的武器推回。

「不會使用也沒關係!反正妳就帶著!當作是防身用的。拿著槍枝,又不一定要會開槍,不是嗎?如果真的不小心被喪屍纏上,你可以選擇拿槍托這邊打喔!」



看著伊文又將東西推回,水泱並沒有立刻收起來,反而是維持樣子,並試圖說服伊文。

「水泱姐說得有道理。畢竟……接下來就要前往喪屍滿佈的教會裡頭……誰也沒辦法保證能夠一直保護妳,不受喪屍傷害。至少……總該拿件武器防身吧?」優紀走到大門前,揮了揮兩下手上的木刀,同時替水泱幫腔說服著伊文。



「這個……好吧……我帶在身上就是了……」伊文眼看兩人如此堅持,瞳孔看了水泱長心理的槍枝一眼,頂著一張百般無奈的神色,從水泱手裡取下槍枝。

「謝謝妳願意配合!」看著她百般無奈的表情,水泱明白這回是無理了些,可是,為了保護伊文,她別無選擇,只能如此!



「走吧!趁著天色剛暗下來,我們趕快出發吧!」待水泱與伊文整理好後,優紀先是微微開門,觀察著門外的形勢,確認路上沒有沒有喪屍後,立刻請水泱先行。

水泱小心翼翼打開啡店的大門,左右環視一眼後,立刻低下身子,盡量以最低音量在廣闊的大街上行走著。



伊文與優紀則是按照原先商議的陣型,尾隨在水泱身後,兩人充當水泱的雙眼,在水泱背後替看照看著死角位置。

三人在逐漸入夜的街道上行走一陣後,很快來到了三叉路口前!

水泱在路上停留一下子,確定身後的友人有好好跟上後,便毫不猶豫的筆直前進。



三人進入路口後沒多久,屬於黑夜的色彩立刻將大地懷抱在自己寬闊的胸懷裡,圓潤金黃的月亮緩緩向上爬升,給予大地一絲不同於金色陽光的溫暖。

巷道上的路燈則是引導者,一串串點燃的火光,為冒險行動的人照亮著漆黑的前路。



『路燈居然還能使用……莫非還有誰在控制著電力嗎?可是……』看著一盞盞亮起的路燈,如同日常般的行為,看在水泱眼裡,卻是多了些不自在。

「路燈居然會亮呢……早知道我就不要帶手電筒了……」三人一邊藉著街道上的殘骸物,遮掩著身形,一邊低聲交談。



「不。會亮的只有外頭的燈火唷?屋內的燈火得要靠一些備用電源或者是自己想辦法接電,才能達到燈火通明!這是我們昨天出外時發現的。」聽到伊文的低聲讚嘆,優紀立刻作了補充說明。

『真的是像優紀說的那樣子嗎……』聽見後頭的言論,水泱凝重的神色看著周圍發亮的路燈,眉頭深鎖著優紀所說的話語。

之後,水泱又向前走了幾步,目光從遠方看見熟悉的標誌後,移動的腳步突爾一停,觀視著前方的路況。



「怎麼了?怎麼停下來了?」伊文與優紀兩人湊了上來,分別蹲在水泱的兩側,向她詢問著狀況。

「前面那個不遠的地方就是教會……交下來交給妳!妳不是說有一條近道嗎?」水泱三人蹲在撞進民家的汽車門板後,看著遠方大大的金黃色十字架。



「好!那妳們跟我來……」優紀小聲做了指引,隨即從車門後走了出來,立刻穿越至對向的街道上。

三人平安穿過後,在優紀的帶領下,她們拐進一條毫不顯眼的小路裡,由於是燈光照不到的地方,所以幾乎看不見黑暗中的人影。



然而優紀卻好似熟知門路的萬路通一般,輕鬆的在黑暗中穿行,時不時引導著身後的兩人,水泱為了避免行動途中發生意外,緊緊牽著伊文的手掌,在黑暗的巷子裡頭行走著。



「教會到了!往前走就是側門了!這條捷徑是我好不容易發現的,所以沒有我的帶領下,你們只能走剛剛那條康莊大道呢!」在黑暗的巷子裡前行了一會兒後,教會附近的燈光像是指引者,指引著眾人前進的方向,當走出巷子的一瞬間,印象中的偉大建築,再一次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修女……大家……我回來了……我來送大家了……」水泱看見教會的那一瞬間,心裡頓時盈滿了感動,但是,這樣的感動卻沒有持續太久。

「啊嗚……」陣陣的低鳴聲響在黑夜的街道上,伴隨著快速移動的腳步聲,逐漸正往三人所待的空間逼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