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瘟疫

作者:王大发Joan
更新时间:2019-09-26 19:44
点击:162
章节字数:36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语琴慢慢拔出餐刀,叫了一声“卸!”在一旁早就准备好的索顿飞快地帮阿托卸下胸甲和里层的链子甲。

语琴先把餐刀小心放好,随即立刻拿出准备好的止血伤药敷上阿托的心口,并让索顿帮忙按紧。她又拿起尺子和餐刀,测量了刀尖处血迹尺寸。稍松了一口气,对凉冰笑道:“还好,还好。有胸甲和锁子甲挡住,刀尖儿没刺中心包膜,只是皮外伤。今夜我不睡,请两个助手陪我守夜观察阿托克斯阁下。过了今夜也没事,那就真正无大碍了。”

凉冰听了这话,也长出了一口气。她喝了一口酒,定定心神。随后望向跪在一边,被捆得结结实实的蔷薇,说道:“你很失望吧,杜卡奥小姐。”

蔷薇说道:“不论成败,至少我做了。成功了我死,失败了我也是死。我可以去见我的父亲了。”

凉冰冷笑了一声,问道:“我记得我不久前提醒过你,关于我们之间的一个誓约。你还记得吗?你觉得你遵守了吗?”

蔷薇有点气馁:“我记得。但是,既然我用的是杜卡奥家族荣誉和忠诚作为担保,那我就必须杀死杜卡奥家族的最大仇敌!这是我身为杜卡奥之女的责任。我没有想过故意要背叛你,我依然承认我是你的奴隶,依然向你效忠。如果你要为你的部下报仇雪恨,无论你选择用什么手段将我折磨至死,我绝不反抗,也绝不逃跑。但是,只要我不死,我必须向罗马远征军的最高元帅发起复仇!在这场战争里,至少,敌国的最高军事主官要为我父亲的死付出代价!”

凉冰走到她面前,半跪下身子抚摸她的脸庞:“现在,你刀也捅了。只要你现在跟我说一句,你不再向阿托克斯报复。我就当刚才是你喝醉了胡闹,我会代你向阿托克斯道歉。你们以后也别再见面。听我的话,好不好?蔷薇?”

蔷薇迟疑一瞬,说道:“如果他现在已经死了,你赦免我,我会用我的余生来效忠你。但是他现在还活着,那么我就不能活。只要我不死,我永远不会放弃这场复仇!”

凉冰慢慢闭上眼睛,深呼吸着站立起来,突然高声喝令:“语琴,拿你的外科锤子把她手脚上的骨头全敲碎!让她一辈子走不了路,拿不了刀,我看她拿什么去报仇!”

语琴一下子被吓得手足无措,她极力让自己从惊惧之中回过神来,央求阿托克斯——眼下能平息总督大人怒火的就只有他!“阿托克斯阁下!看在我尽心治疗您的份上,看在您是个气量宽宏的军人的份上!您说点什么吧!”

阿托朝语琴点了点头,说道:“我没什么大碍,主人。为血亲报仇,是高贵的骑士行径,阿托也敬佩这样的勇士。以后我尽量少来您的府邸,也就是了。我们大可以在别的地方商议事务。何况,这次是意外。如果是在有所防备的情况下,我不觉得我是那么轻易就会死于刺客手下的武者。”

凉冰盯着蔷薇不出声。

蔷薇笑道:“多谢您为我求情,阿托克斯阁下。我也承认您是高贵的军人,您在战场上击杀我父亲并无过错。但是,我身为我父亲的女儿,身为迦太基的子民,与罗马远征军的元帅,是不可能同时活在一片天空之下的!你和我之间,必要有一个人死去。那我们之间的仇恨,才算是完。”

凉冰冲上去狠狠打了蔷薇一耳光。随后她快步走到索顿身边,一把抽出了索顿腰间佩戴的罗马短剑。语琴不禁惊叫了一声,她什么也顾忌不上了,朝蔷薇大喊“快跟总督大人认错!蔷薇!跟总督大人认错!”

蔷薇还是没有反应。

凉冰走到蔷薇背后,举起精钢短剑,一刀割开了她身上的绳索。然后举起她的手,把刀柄硬塞进蔷薇掌中,把刀尖儿对准了自己的咽喉!

蔷薇被凉冰的反应震吓住了,而且凉冰的眼睛因充血而通红!她只能极力稳住自己握刀的手,防止自己真的刺伤凉冰。

“你可以报复,但是,你搞错了对象,杜卡奥小姐。罗马远征军的最高军事主官,不是阿托。是我,凉冰·梅洛。”凉冰的声音却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蔷薇震惊地睁大了眼睛,随即她摇摇头,笑道:“你在骗我。你为了保护阿托克斯才这么骗我。我也参与了这场战争,我还是上将的女儿,我有阅读机密军报的权限!在战争开始到战争结束,没有任何一份与罗马有关的军报上显示过你的名字。凉冰·梅洛这个名字,我一次也没见过!何况你只是罗马的智囊,战争前你大部分仕途都是文职。即使统帅军团,也只担任参谋。战争中,我父亲特意调查过你的动向,最初那几年里,你在罗马境内负责水利工程。战后你才开始负责联络迦太基内的亲罗马势力投靠你们!”

凉冰一笑:“让我的名字绝不出现在敌军军报上,也正是本次战役的重要一环!而你虽然是杜卡奥将军的女儿,也不代表你所阅读到的军报是最高绝密的!你的父亲是个完美的军人,他连自己的女儿也不肯多透露一丝消息。

我可以很确定地告诉你,在你父亲被我的部下击杀之前至少十天,他已经得到了关于我确切位置的绝密消息——我已身在迦太基!我们俩不谋而合,都对彼此展开了斩首行动!

你父亲在死前,想必也派过你和你的妹妹去刺杀一个绝密人物吧?我还知道,你父亲下达的指令是‘敌军驻地所有罗马人,格杀勿论,一个不留,宁枉勿纵’对吧?”

蔷薇听到凉冰竟然一字不错地说出来了当时其父亲下达的军令,不由得浑身一颤,不能再说一句话。

凉冰却傲然冷笑了一声:“你和你的妹妹,都完美地执行了任务。可惜杀死的,都是我的替身。我埋伏下的哨兵,反而追踪着你们的归程——当时你们姐妹俩可都高兴得意坏了!——找到了杜卡奥的栖身之地!

所以,战争的结果就是——我活着,你父亲死了。罗马胜利了,迦太基灭亡。

因为我!罗马帝国的智囊——凉冰·梅洛,完美地策划了击杀迦太基最后一颗将星的全盘计划!”

凉冰把声音放缓:“阿托他,只是我的意志的执行者。你有,为父亲报仇的权利。但是,你不应该伤害无辜的人。”

蔷薇吼道:“他算什么无辜!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他也是跟你一伙的!你该死,他也该死!”

凉冰冷笑了一声:“这场战争,不是我选择发动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最小的代价,最短的时间,为我的国家赢得胜利。我所作所为,和你父亲,有何不同?不过我胜他败而已。

是你自己刚才信誓旦旦,要跟最高军事主官势不两立。现在我就是最高军事主官,你为什么要牵扯别人?”

凉冰放开了紧握着的蔷薇的手,让短剑完全由蔷薇来支配。“现在,刀就在你的手里,我的命就在你的刀下。你可以报仇了!”

蔷薇惊疑不定,怔怔握着刀,进退不得。她拼命在脑海里重复凉冰刚才说的话,试图找出她言语中的破绽“她一定是在骗我,她一定是为了她的家臣骗我!”

凉冰突然又轻笑了一声,仿佛早看破了蔷薇的心中所思:“别再自欺欺人了,蔷薇。你既然都已经知道阿托克斯是我的家臣了,为什么还要怀疑我的话?他从来都是忠心耿耿,听命于我!何况,如果我不是凭借着在远征一役中立下首功,仅仅依靠文官经历,能够当得上西西里行省的总督吗?”

“主人,我绝无法容忍,她这样对待您。”阿托克斯威严的声音却突然响起“杜卡奥小姐,在您妄动刀兵之前,我希望你能听我一席话,以免遗憾终身。语琴,帮我把总督大人书房里的一封信拿来好吗?就在书桌上,红色封套。谢谢。”

语琴飞快跑出去,眨眼间又气喘吁吁跑回来,把信塞进了阿托手中。她看见大厅里所有的罗马士兵都已拔剑出鞘——除了索顿,他的剑在蔷薇手里。

阿托拆开信函,望了蔷薇手里的短剑一眼,开始说道“这是半个月前,罗马城中发来的一封官函。里面的内容,牵涉到整个西西里岛所有人的生死。我相信杜卡奥小姐一定会很关心。内容如下——

‘帝国智囊,昆萨领主,西西里行省总督凉冰·梅洛阁下钧鉴

遥致尊安

万分抱歉从都城向您传来了不幸的消息。

近日,在辽阔的罗马帝国的边境——伊奥尼亚海上突然爆发了瘟疫,此疫来势凶猛,迅速从海上水手间传播入罗马帝国境内。初步已经染及帝国之城市达沃利以及克罗西亚,且势头不减。

为防止疫病再扩大传播,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西乌斯陛下通令全国各地执政官及总督阁下,关闭城门,禁止人员与货物进出,尤其必须禁绝海上航行往来。各地也不得以任何形式,携带人员货物进入都城罗马。

至幸者,帝国首席医师盖伦阁下已经依靠一批来自印度的东方药材研制出预防瘟疫的特效药,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已经准备好充足的药材送至各地,供各地居民防疫。’”

阿托念完信件,直视着蔷薇说道:“军人以残害平民弱小为最大之耻辱。但我,阿托克斯今日在此起誓。如果杜卡奥小姐伤害我的主人,我会扣押全部防疫药材,让瘟疫降临在西西里岛的每一个居民头上!即使我会因此失去身为军人和骑士的全部荣耀,被史官记入史册遗臭万年。我也言出必践,绝不后悔!我要整个西西里岛,为我的主人殉葬!”

凉冰怒喝道:“阿托!你疯了?”

阿托克斯面不改容:“阿托克斯一出生起就是梅洛家臣,十四岁开始宣誓效忠总督阁下。平生从未有只言片语,违逆您的意思。但今天您的决定有失理性且危及您的性命,我不能再遵从您,任您由着性子来!”威严的元帅向着整个大厅的士兵下令:“拿下刺客!保护总督!”

凉冰自己的贴身亲兵都冲上来按住了她,阿托克斯的亲兵则擒拿住了蔷薇——她没有反抗。

阿托从座椅上站起来,捂着伤口走到凉冰面前,单膝跪倒:“您太冲动了,我的主人。您难道不知道,您的性命牵涉到整个帝国对行省的政策?请您冷静下来,在找回您的理性和智慧之后,再决定如何处置杜卡奥小姐吧。”他回头挥了挥手,命令卫兵把蔷薇关押进地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