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奥拉

作者:王大发Joan
更新时间:2019-09-26 19:41
点击:173
章节字数:37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凉冰·梅洛的家臣,罗马远征军最高元帅——阿托克斯原本为总督阁下的到来准备了盛大的欢迎会。但是凉冰在家书中嘱咐他一切从简,尤其禁绝铺张和过多引人注目,防止她成为西西里行省残余的迦太基势力的活靶子。

等到总督阁下带着一行人马,经过差不多三个月的长途跋涉,才终于踏上西西里岛的土壤上时,阿托克斯只带了两队亲兵来以军礼欢迎凉冰。

不过,始终是总督大人驾临,西西里岛当地人一个个都出来瞧热闹——这可是能决定他们命运祸福的人物啊!简直把街道堵得水泄不通,凉冰和阿托各自的卫队都不得不出来维持秩序,但是一时也难以疏散数量众多的人群。最后还是索顿扯开嗓子骂了一通大街,才威风凛凛地把人们

都吓唬住了。凉冰的马车和车队才得以通行。

阿托克斯等秩序恢复,才过来向凉冰行礼并报告本地事务,他附在凉冰耳边低语了许久,凉冰面上却依旧笑意盈盈,似乎听闻的都是些家常琐事。等阿托汇报完,她才说:“等我到了总督府,阅读完邸报后,你再来政务厅与我详细商量吧,阿托。”

阿托克斯深深望了一眼同样坐在马车里的红发女孩,才行礼离去。凉冰只如不见。

等阿托离去,凉冰才牵起蔷薇的手,说道:“回家乡了,开心吗?”

蔷薇脸上没什么表情:“嗯。”

凉冰笑了笑,摸摸红毛脑袋,说道:“不开心就告诉我,知道吗?”

蔷薇说道:“我没不开心,也不想告诉你。”

凉冰笑着轻声问道:“总归一定又是我不好。只是,我又怎么得罪杜卡奥家的大小姐了?好歹说出来,叫我死也死个明白。”

蔷薇说道:“凉冰!难道你就没有一点贵族的荣誉之心吗?你对你自己的故土也没有忠诚可言吗?如果是我灭亡了罗马,把你当奴隶带回罗马城,你会开心吗?”

凉冰笑着点点头:“噢!原来如此。我有忠诚之心啊,可是,我既不效忠罗马,也不效忠迦太基,只效忠于我自己。罗马和迦太基谁赢得胜利,对我而言都无关宏旨,只要最后我是赢家就可以。你看,就算今天快要完蛋的是罗马,我起码也能混得跟汉诺家族一样好吧?

再不济,我真的在战场上叫人俘虏了,也不至于像你那样吃苦受罪的。天底下的人都吃尽了亏,也断轮不到我吃亏。我早上刚被俘虏,晚上肯定就混到迦太基高级将领的床上去了。”

蔷薇气得大声质问:“你要混到哪个迦太基将领的床上去!”

凉冰伸出双臂,揽住了蔷薇的颈项,慢慢把她的脑袋抱入自己怀中,在她耳边低语道:“当然是混到官儿最大的,杜卡奥上将——的女儿床上去。”

蔷薇被她逗得又是满脸通红,赌气骂道:“无耻!”

凉冰笑着正要再说点什么,突然听外面又是一阵喧哗。马啼人叫,闹个不休。

凉冰就凝神细听外面的响动,只听见隐约之间,好像是一个小姑娘的声音,正在大叫着什么“爸爸,维吉尔,总督大人”之类的话。凉冰还没闹明白这些话的意思,就听到索顿大骂道:“你这没家教的臭丫头在这闹什么?还不赶紧给我……诶哟!”

凉冰觉得不对劲,把传令官叫来问是怎么一回事,传令官答道:“有个小乞丐一直叫着您的名字,好像是要见您。索顿大人去轰她。也是奇事,这丫头居然把索顿大人推倒了!”

凉冰笑道:“什么?还有这种事?这孩子好大本事啊!你快去拦着索顿,让他别跟孩子闹!然后把这姑娘带过来见我吧。”

传令官便领命而去,不一会把索顿和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姑娘带来了。这一大一小两个人正气鼓鼓地大眼瞪小眼。等到了凉冰面前,索顿先告状:“姐!这小丫头她欺负我,我都没准备跟她动手,她就先偷袭我!”

凉冰不耐烦:“去去去!这种话你好意思说,我都不好意思听!”

索顿大人委委屈屈地揉着屁股站到一边去了。

凉冰朝那个小姑娘招招手:“这位小小姐,听说你要见我?”

那个小姑娘听话地跑到了凉冰身边,答道:“是的,凉冰大人。”

凉冰笑道:“为什么要见我呢?是不是肚子饿了?你爸爸妈妈呢?”

小姑娘答道:“他们都死了。可是妈妈临死前要我来找您。她说,只要见到您,告诉您我父亲的名字,我就永远不会是没有家的孩子。”

凉冰问道:“那你父亲的名字是?”

小姑娘答道:“我父亲名叫奥卢斯·维吉尔。我是他的女儿,我叫奥拉·维吉尔。”

凉冰望着这个孩子沉思了一会,突然下车把她抱了起来,说道:“我知道了!你父亲是阿托克斯部下的马库斯百人队的轻装步兵,对不对?”

小女孩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红着眼像要哭出来。凉冰哄了哄她,继续问道:“那么,妈妈呢?”

小女孩说:“爸爸是借钱买了武器去打仗的。可是他没回来。债主上门把抚恤金都拿走了,妈妈急病了没钱治,就死了。临死前,她托人送我上了一艘船,教我到西西里岛来找您。可是您总也不来!”小姑娘说完就开始哭了。

凉冰用袖子给孩子擦眼泪和鼻涕,不停亲吻她的脸颊:“你妈妈说的没错。总督府就是你的家,你可以永远在这里住下去,没人再敢欺负你。”

凉冰说着回头大喊:“索顿,你给我滚过来!”

索顿赶紧过来:“姐,什么事?”

凉冰骂道:“你知不知道你刚才欺负的是跟你一个军团的弟兄的女儿?你给我狠狠抽自己两个耳光!”

索顿笑道:“别嘛,姐。你看,我也不知道。”

奥拉说道:“我刚才跟你说我爸爸的名字了,你说你根本不认识这短命鬼。”

索顿赶紧解释:“一个军团好几千人呢,我哪能每个兵的名字都记住啊姐!除了您还有谁这么好记性?”

凉冰知道拿索顿没办法,没好气儿地说道:“行了行了,滚吧!以后要是再让我看见你欺负奥拉,你的屁股就准备好挨军棍吧!”

索顿更委屈了:“姐,我都说了,是她欺负我,她推我摔了一跤,我到现在屁股还疼呢!姐!”阿托赶紧把他拉开了。

凉冰哼了一声,抱着奥拉上了马车,她对着蔷薇说道:“你看,蔷薇,这孩子叫奥拉。她以后就是我的孩子了。”

蔷薇朝这孩子笑了一笑,凉冰觉得这是很罕见的美。但是奥拉冷冷的看了蔷薇几眼,随即又转头注视着凉冰。

凉冰朝蔷薇笑道:“这孩子跟你一样害羞。”说着她又问奥拉:“孩子,你的力气怎么这么大呢?索顿这么大个子,你都把她推倒了?”

奥拉自豪地说道:“我从小力气就这么大,我来这之后找不到您,都没吃饱饭。如果我吃饱了,我力气比现在还大!爸爸以前说,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能成为凉冰大人最好的战士,进您的亲卫队!”

凉冰笑道:“好吧,我的小勇士。不过,我们现在要先喂饱肚子,对不对?”说着她吩咐传令官去取些点心来。凉冰怕孩子吃得太急噎着,把点心一块块撕碎了慢慢喂她吃。

一边喂,凉冰一边继续打听这孩子的身世。奥拉说:“我马上就要十三岁了,再过一年,爸爸说我就可以当战士了!”

凉冰笑着摇头:“别这么着急嘛,我的小太阳。你还是孩子,无论将来要成为哪种人,都得先学习技艺。如果你要做战士,我让阿托克斯阁下教你武艺,让你成为他巨剑的传人,好吗?”

奥拉高兴地点点头:“我跟爸爸学武艺的时候特别快,我一定很快就能保护您的,凉冰大人!”

凉冰见点心都吃完了,就掏出手巾,沾了点柠檬水帮奥拉擦手。问道:“吃饱了吗?奥拉?”

小女孩有点不好意思:“还没有,凉冰大人。”

凉冰哈哈大笑:“我们很快就到我的总督府了。我叫那个大个子索顿,今天给你烤一条大羊腿,好不好?”

到了总督府,凉冰就托语琴先带着奥拉去洗个澡。自己牵着蔷薇的手进了总督府。阿托来回游走,检查总督府的守卫布防。

凉冰笑着对阿托克斯说:“我的好阿托,别这么辛苦了,安安稳稳坐到大厅里等我的接风宴开始吧。我们俩有多久没有坐在一块喝酒畅谈了?”

阿托向她行礼道:“主人,您原定来西西里的行程,是一个月之前。我按照您的吩咐,把您到达西西里的日期公布了出去,并安排了一行假的总督车队进入西西里。果然迦太基复国团的人在半路上准备刺杀您。我们抓到了二十来个叛党,按照帝国法律,我已经下令全部枭首示众了。您今天这一路上虽然没什么事情发生,但也许叛党准备在晚宴上动手,所以我不得不小心布防。”

凉冰轻笑了一声:“这些事,让你的部下去安排就是了。今晚好好放松,进去坐下!”她说完看了一眼蔷薇,发现她脸色煞白,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凉冰低声耳语:“你不能责怪我。是他们要来刺杀我。还记得你发下的誓言吗?”

蔷薇一言不发,只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凉冰就拉着蔷薇的手腕,把她带进了总督府的宴厅,安排她坐在自己身边,吩咐人斟了果子酒来,说道:“要是心情不好,今夜就多喝点酒吧。”

蔷薇就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侍者赶忙又添上酒,蔷薇还是一口气全喝了。侍者瞧见这样子有点吃惊,就看着凉冰不敢再添。

凉冰轻笑了一声,说道:“你今晚哪儿也别去,就在这儿添酒,知道吗?”

侍者连忙应了,继续给蔷薇添酒。蔷薇一口气喝了好几杯,才慢慢放下杯子。

凉冰估计这时候她气该消一点了,才伸手慢慢抚着蔷薇的脊背,说道:“难受吗?要不要吐?”蔷薇摇头,含含糊糊地说道:“我要吃烤肉。”

凉冰看她意思是醉了,就让人把烤羊腿端上桌,割了一块肉下来,喂到蔷薇嘴边。蔷薇别过头发脾气:“我不是孩子!我不要你喂!你把刀给我,我自己来切!”

凉冰笑着把刀递了过去,蔷薇说道:“你怕不怕我拿到了武器,现在就杀了你?”

凉冰笑道:“我怕,”她附在蔷薇耳边轻声说道“怕你舍不得。”

蔷薇却突然冷笑了一声,一扬手就把餐刀挥了出去。

凉冰一惊,她知道蔷薇身为刺客,飞刀技艺,天下无双。可是自己距离她近在咫尺,她为什么要掷刀伤人呢?

大厅里一时间寂然无声,突然一个侍女大喊:“阿托克斯阁下!阿托克斯阁下!大夫!大夫!”

凉冰猛地回头,才看见刚才蔷薇手里的餐刀,此刻正直直插在阿托克斯的心窝!

一瞬间,凉冰如坠冰窟,欲发一言而不得。隔了半晌,她才恍然冷笑了一声,问道:“你真正的复仇对象,是阿托克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