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背叛

作者:王大发Joan
更新时间:2019-09-26 19:44
点击:161
章节字数:268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至少十年之内我绝不原谅你。”总督的滔滔怒气被她的疲惫压制地有气无力“语琴,我不能想象有一天连你也会背叛我,尤其是在这种时刻!”

大夫神色尴尬,紧张得不停搓手,支支吾吾地解释:“我,我,这,这。我绝没有背叛您的意思!但是……也许这是最好的安排……”

“什么最好的安排!”凉冰狠狠拍打着书桌“你放走迦太基叛党和蔷薇,甚至帮他们偷走库房的药材,这是哪门子最好的安排?如果你的目的是活活气死我,那才算最好的安排!”

语琴平生第一次看到凉冰对自己如此疾言厉色,一时间哑口无言,过了半晌她才说到:“蔷薇,蔷薇昨晚被迦太基叛党救走了,这事儿我之前一点不知道。可是,可是她临走之时找到我,求我去库房拿,拿一点药材给她。说她的同伴病了。我,我是大夫,我不可能见死不救啊!而且,而且蔷薇临走的时候还说……说,说如果我肯帮忙,而您不追究此事,让她的同伴能熬过这次瘟疫。那么以后,只要您不去主动追杀她,她也永远不会再见您。”语琴说到这,勉力朝凉冰笑了笑“其实这是好事,对不对?蔷薇话里的意思,你我都明白。虽然以后不能见面了,但是至少大家都能好好活。”

大夫慢慢挪动身子,赔笑着走到凉冰身边,试探着拍拍老朋友的肩膀:“凉冰。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我们就当从来没见过蔷薇,放她去吧。这样无论是对你,对阿托,对蔷薇,都是最好的安排了。咱们今生做不成朋友,至少也别做死敌。隔得远远的,就是最好!”

凉冰苦笑着扶住自己的额头,叹息道:“语琴,你未免太天真,太糊涂了!”她反过来握住大夫的肩膀,质问道:“你告诉我实话,那批药材,究竟能不能有效抵御瘟疫?”

语琴沉吟道:“这个问题,昨天我也跟蔷薇说过。其实到目前为止,我根本一个瘟疫病人也没见过,既然不能对症,又何谈下药。但既然盖伦大夫已经确认这药可以预防瘟疫,我相信他医者的品格,多半不会有误。但是预防和治疗又是两回事,她说她的同伴已经染上瘟疫了,我还真不能确定这药能不能治好他。我有心要跟着她去看看病人,但是这么一来你非去追杀人家不可。所以蔷薇还是让我留下。说好意她受了,结果就看天意吧。”

凉冰急道:“既然你知道这病是会传染的瘟疫!既然你知道她的同伴已经染病!既然你知道这药并非必然灵验!你怎么能放蔷薇跟着这些人去!你这是送她去死!”

语琴这才猛地醒悟,狠狠拍了自己脑门:“我怎么没想到这个!”但旋即又叹气“可是不放她去,她绝不会安心。留在咱们这里,又闹得你死我活的,也未必有什么好结果。倒不如随她去了。看老天爷愿不愿意慈悲吧!”语琴又笑笑说:“而且,你看,蔷薇的身体你知道的,上次受伤也恢复的特别快。这样的人本来就不容易染病。”

凉冰固执地摇头:“就算瘟疫她熬过去了,那她接下去会干什么?加入迦太基复国团,然后彻底和阿托为敌?你早知道,我最不想看到的局面就是这个!何况他们根本就是以卵击石!”她给自己满满斟了杯烈酒一气儿灌了下去“不行!我不能就这么由着她,我非把她抓回来不可。”

说着她大声朝外喊到:“去把索顿,还有那个汉诺家的老二都给我叫来!”

吩咐完传令官后,凉冰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昨天我托付给你一个孩子。本来想带她一块参加晚宴,可是却出了事。这孩子还好吗?昨晚的事情她看见了吗?有没有吓着她?”

语琴摇摇头:“尽管放心,总督大人。昨天侍女一告诉我大厅出了事,我就让奥拉乖乖待在我房间,这孩子很听人的话。”说着她又低声说道:“您昨夜确实太冲动了。就算您舍弃了您的智慧和从容,您也不该忘记奥拉。您说过要给这孩子一个家,对吗?”

凉冰深深吸了几口气,点点头:“我记得。”突然她转过头深深凝望着自己的挚友,说道:“语琴,不论你是否相信,也许你觉得我昨夜根本就是疯了。但是我不相信蔷薇会杀我。我甚至不相信她会伤害我!就如我绝不忍伤害她那样!”

语琴点点头:“我明白。可是,既然您知道她不忍心伤害您。您昨晚那样逼她,不是更叫她伤心吗?她可有多为难。”

凉冰惨笑道:“你说我逼她,你难道看不见她是怎么逼我?如果不是她非要杀死阿托,我不会把事情闹到那个地步。”

语琴正要再劝,索顿和古斯塔夫·汉诺就都到了。

古斯塔夫恭恭敬敬行了礼,索顿则问道:“姐,这么急叫我什么事儿?”

凉冰说道:“昨夜我被人行刺,这是迦太基复国团这个叛党所为。现在他们劫走了我家养的奴隶,还盗窃了库房的药材。我必要活捉这群叛党,为帝国统治树立威信!

古斯塔夫阁下,我要你立刻带人全城戒严并发布与瘟疫相关的公告,不准任何西西里的居民收留叛党。否则后果自负。还有,控制全境内的医生和药材,我不允许这片土地上的反贼获取到一丁点的治疗!”

古斯塔夫笑着保证:“您放一万个心,总督阁下。我保证让这群不知死活的东西如丧家之犬,死在荒野!”

凉冰继续说道:“索顿,这群人昨夜还来过总督府,且又带着病人,一定走不远。我全城戒严,他们也必然不敢妄动。叛党都是迦太基人,一定熟悉这里的地形,多半是躲在什么荒山僻林里养病!你让古斯塔夫挑几个熟悉地形的西西里人做向导,你带着弓骑兵全力搜索城郊,务必要搜出。探听到消息不要轻举妄动,派人回来通知我,我要抓活的!”

索顿立刻便领命离去。

语琴见凉冰如此大兴问罪之师,只得摇头叹气。

她倒了杯柠檬水给瘫坐下来的凉冰,挨着她也坐下,却没有说话。

凉冰等了一会,轻笑道:“塞尔苏斯阁下居然没有见教吗?我以为您肯定要狠狠指责一番我的蛮横呢。”

语琴摇摇头:“您只要别忘记我曾说过的那句箴言,此外的一切事务,我都遵照您的意思办。”

凉冰浅笑着叹了口气:“其实人把誓言记得太牢不是什么好事。如果您的愿望是大家都能太太平平地过日子,那么遗忘反而是一件好事。”

语琴说道:“但是我们知道,她绝不可能忘记。”

凉冰点点头:“她不忘,我也只好不忘。”

语琴安慰道:“其实没那么糟糕,我的智囊大人。只要您别再像昨夜那么冲动,那么感情用事,凭您那无与伦比的智慧,平息眼下的局面绝非毫无胜算。斡旋来去,多方制衡,应机而发,这本就是您在罗马城的拿手好戏。”

凉冰苦笑了几声,闭上眼睛指指自己的脑袋:“你信吗?只要她朝我一哭,我这里不知怎么的,就没那么好使了。就算本来想好了主意,也全忘干净了。”

语琴握着她的手:“越是这样,您就越要理智。现在是千钧一发呢!”

语琴话还没说完,突然一个军官进来报告:“总督阁下,黑风大人派人送来了一封绝密信函,要您亲自验看。”说着送上了一丸白蜡。

凉冰伸手接过,碾碎了蜡封,展看密报,笑道:“黑风的情报搜集能力真是天下无双,我要什么,他就给我送来了什么!”

语琴问道:“有蔷薇的消息了?”

凉冰浅笑着摇摇头:“不,黑风只告诉我,他听见一群疯子在深山老林里唱歌。不过我猜,十有八九,蔷薇正跟这群疯子在一块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