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誓约

作者:王大发Joan
更新时间:2019-09-26 19:37
点击:169
章节字数:356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整整十天,蔷薇的双脚被凉冰严格禁止接触地面。直到启程之日到来,这项禁令依然有效,她被裹在宽大松软的波斯毯子里,直接由凉冰抱进了她的马车。

“我们的目的地是你的故乡,西西里。”凉冰的心情似乎永远很好,她脸上的笑意从不褪去——也带着蔷薇所厌恶的一种轻佻。所以她很乐意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怀中的人,然后就可以观赏这个小奴隶睁大她清澈的眼睛望向自己。

“故乡?”蔷薇那双好看的大眼睛里,又瞬间充满了怨恨以及对凉冰的不屑一顾。

“蔷薇,你的主人辛辛苦苦把你从罗马那十万个奴隶里捞出来,不必伺候陛下。现在还让你舒舒服服躺在我的车辇里回家乡。你不说点好听的叫我高兴也就算了,还对我这种态度。真是太伤我的心了。”凉冰说着说着还捂住了自己的心口,貌若痛心疾首。

蔷薇冷笑了一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你用你这张满是谎言的嘴,勾结迦太基的叛徒出卖我的故乡,将之变成罗马的一个行省。我的故乡迦太基已经灭亡了,我身为军人,只有战死才算是回到故乡!你说你要带我回故乡,那么最好现在就杀了我!”

凉冰苦笑着摇摇头,“蔷薇,重视荣誉是高贵的品格。但我不认为这世界上,有比人的生命更贵重的东西。为什么军人一定要死去才算是尽忠?每个人都有资格选择让自己活着,你也一样。”

蔷薇赌气扭过头:“你这种无情无义,不知廉耻的罗马人,根本不会懂得我们迦太基的荣誉。”

听了蔷薇的话,凉冰动动嘴唇,像是有话要说,但终究还是没出声。一时间,宽大的车厢内又寂静下来,只听到车外马蹄人行的响动。

突然,车外传来几声鞭子破空之响,随即就听到粗野悍勇的罗马军人的大嗓门在高声叫骂:“你们这些布匿杂种能不能走快点?几个箱子就这么拖拖拉拉的,你准备让大爷们明年才到西西里?”

挨了鞭子的迦太基战俘们不敢反抗,甚至不敢让自己的身子倒下——罗马军靴踢在肋骨上的滋味他们都已经领教过。这些奴隶被锁上镣铐,在鞭子的驱使下为西西里总督远行的车队运送物资——当然,他们自己也是物资,他们得把自己也运去故乡西西里,为新主人罗马皇帝盖一座金碧辉煌的温泉行宫。

听到“布匿杂种”这四个字,原本在凉冰怀里躺地老老实实的蔷薇一把掀开了身上的毯子,凉冰甚至还来不及开口让马车停一停,这个脚上还锁着脚镣的小奴隶就已经直接跳下马车。

凉冰都不用亲眼去看,就知道这个毛毛躁躁的丫头肯定已经结结实实摔在地上了。她赶紧叫马车停下,喊了个部下过来:“索顿!索顿!”

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罗马千夫长就策马而来:“姐,什么事?”

凉冰朝他喊:“直接去把语琴·塞尔苏斯大夫给我请过来!她现在人在哪儿?”

索顿便调转马头,答道:“语琴大夫说她药材和器械都多,在后面慢慢走。我这就去叫她来。”说着便扬鞭而去。

凉冰见索顿去了,才回头找自己的小奴隶。却发现她进了奴隶车队,跟着其他奴隶在一块拉车。满身摔得灰头土脑的,叫凉冰哭笑不得。

“蔷薇,你在跟我闹什么?”凉冰开口叫她,“整个车队,都给我停下!”

凉冰最后一句话,极有威势。所有罗马将士皆谨遵不违,下令各部停止行进。

蔷薇也就停下,站在原地不动。

凉冰就走过去,拉拉她的衣服:“好了,我知道你为什么生气。我叫他们再不许这么说了,你乖乖到马车上去,我叫语琴来检查你的伤口,让她给你重新上药。”

蔷薇冷笑道:“我可没资格,叫总督大人迁就奴隶。”她的眼睛含着一点泪光,直直地凝视凉冰·梅洛“你不是总说,我是你的奴隶吗?你说的不错,我就是奴隶。所以,我没资格坐你的马车,没资格盖你的毯子,也没资格受你的照料!我只配站在这里,像其他布匿杂种一样,带着镣铐给你干活!”

凉冰脸上的笑意慢慢褪去,她原本妩媚动人的笑脸渐渐呈现出帝国总督的威严,一字一句地开始下命令:“你要是不乖乖回马车上去,在这里瞎胡闹让自己身上的伤口裂开。你裂开一道,我就每天挑一个迦太基人抽他一百道。从这里一路打到西西里我的总督府上!不给他休息,也不给他治伤,谁熬不过死了,就直接把尸体丟路边喂野狗!”

“你!”蔷薇为之气结!

“你想帮你的同胞,可以有千万种方式。但现在用这么愚蠢的方式来挑战我的权威乃最不可取的一种!你以为你骨头硬就算对得起他们吗?他们就会因此感激你吗?等他们被我打得半死不活的时候,这些人自然会知道这一切是拜谁所赐!”见蔷薇哑口无言,凉冰把她重新抱回了马车上。

“你但凡稍微肯听话那么一点,不至于被人打成这个样子。你们杜卡奥家的家传武技,就是自讨苦吃吗?”凉冰说着朝外大喊“索顿呢?我叫他去请大夫,他请到罗马去了?”

传令官听闻,立刻报告:“总督阁下,我已望见索顿大人和塞尔苏斯大夫就在不远处。您稍等等他们就能走到这儿来。”

凉冰也无法,唯有耐着性子等候。就听见索顿扯着嗓子跟语琴缠杂不清的声音远远传来。

“我说语琴大夫,你就不能稍微走快点?”索顿的抱怨声能让半支军队都听个一清二楚。

“我这么多药材,器材,我不得慢慢搬着走吗?还有我的外科刀你给我弄乱了我待会怎么给人看病?我看不了病,那我去了又有什么用?”语琴被索顿闹得心烦,不由得也高声为自己辩解。

“嗐!又不是我催你,是我姐催你。你去慢了,我姐也不会骂你,肯定又要骂我!”索顿很是委屈。

“嗐!想开点,索顿大人。我们去得慢不慢,总督大人也是整天骂你,那又何必急在一时呢?”语琴开解道。

索顿摸着脑袋憨笑了两声,“嘿嘿,这倒也是。”

听着这些话,凉冰撑不住也笑了。她探身出了马车,对着来人喊到:“语琴,别跟索顿闹了,快来给蔷薇看她身上的伤!”

语琴没办法,只好快步上了马车。细细瞧了一遍蔷薇的伤处,沉吟道:“昨晚才重新上了药,今天怎么就出意外呢。现在要是不拆开来检查呢,也看不出究竟伤口破了没有。要是拆开吧,反而有可能增加伤口感染的风险。既然进退都有弊端,不如静待观察。”说着她打开药箱,取出橄榄油和柠檬说道“刚才什么地方碰脏了,用这个擦一擦吧。如果蔷薇到时候有什么不舒服的,我随时就在,那时候再处理也不迟。”

语琴正准备给蔷薇清洁伤处,凉冰制止了她,“这些我来吧。刚才我有几个士兵比较冲动,动手打了几个奴隶。你先去给他们简单包扎一下。等到晚上我们到了驿站,我们再停下来休整,你就有条件好好给奴隶们治伤。你可以在我的军队里随意挑选几个细心的士兵作为你的助手,帮你分担工作。你让索顿转达我的意思给战士们,我不希望随意打人的事情再发生。如果谁再无故打伤奴隶,让他们干不成为陛下修筑行宫的活儿,谁就也去给我服苦役。”

语琴笑着点点头:“一定照办,总督阁下!”说着飞快收拾药箱离去了。

凉冰等语琴离去,慢慢地把柠檬汁挤进橄榄油中。水果的清醒酸味刺激着她的鼻腔,与此同时,一个低低的细微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谢谢你。”

凉冰微微一笑,搅拌着药剂,说道:“如果我说,我还能给你更多呢?”

蔷薇问道:“比如什么?”

凉冰一笑:“比如,这三千个人的自由。”她指指自己的脸颊“但你要先亲我一口。”

凉冰原已做好了接受蔷薇劈头盖脸怒斥的准备,然而这景象却并没有出现。

蔷薇慢慢走到她身边坐下,凉冰看到这个小姑娘把自己的拳头捏得紧紧的,不言自明,凉冰知道她正在用尽全身的力气勉强自己向她屈服,藉此为她的同胞换取自由。

凉冰有些懊悔,笑着摆摆手:“忘了我的话吧,蔷薇!恕我一时失言,你不必勉强自己到这种地步。”

蔷薇依旧握紧双拳,说道:“不。我希望你能认真对待你刚才说的话,无论要我付出什么代价。只要你践行诺言,给那三千个人自由。”

凉冰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一笑:“真的吗?那么,我倒确实有一物所求。如果你愿意将之献给我,我可以给你一个保证。在修建完温泉行宫之后,我会给予这三千个迦太基奴隶罗马公民权。”

蔷薇问道:“你要什么?”,她的声音有一丝颤抖。

凉冰微笑说道:“我希望杜卡奥家族的女儿,以杜卡奥家族对迦太基四百年的效忠和荣誉为担保,向我宣誓效忠。心甘情愿地,成为我的奴隶。”她俯身来到蔷薇的耳边,低声说道:“我知道我所求者,至金至贵,我要卡特琳娜·蔷薇·杜卡奥的誓言。”

蔷薇沉默了许久,艰难地开口:“你不食言?”

凉冰笑道:“你太低估自己的价值了,蔷薇。我至于为了区区三千个奴隶,失信于你吗?”

蔷薇又沉默了一阵子,说道:“如果你要我效忠的内容是帮你屠杀我自己的同胞呢?”

凉冰苦笑着摇头:“如果我下这样的命令,跟逼着你去死,有什么分别?”

这是蔷薇,第一次从凉冰的话语里感受到坦诚,甚至是,相知?

可是,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耻辱——她向灭亡了祖国的敌人宣誓效忠,成为奴隶。这对一个军人而言,是比死更不能忍受的痛楚。

蔷薇闭上眼睛,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那么,成交。”

凉冰把她轻轻地抱入怀中,抚摸着红色的长发。她知道这个女孩子的泪水在慢慢打湿她的衣襟。

“诸神在上,请聆听我的祈望。

请原谅我今日的言行和愚妄

请宽恕我心底的狂悖和痴想

我要把此刻在我怀中的人,视作可以与神比肩的星辰

带走她的不幸,拂去她的霜尘,让她在诸神的庇佑下,永远地受恩。”

蔷薇却没有听见凉冰心底的誓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