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医生

作者:王大发Joan
更新时间:2019-09-26 19:36
点击:167
章节字数:27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地中海诸国流传着一句谚语“外科大夫都是聋子,所以你别指望他会听见你的惨叫。”

语琴·塞尔苏斯一向觉得这句话不坏,可以为自己省去不少麻烦。虽说实际上大部分病人还是在她动手的时候惨叫个没完。

从另一个角度讲,听听病人的叫声也不是什么坏事。她的病人如果还有力气跟待宰的猪比嗓门的话,说明他的体力还不算差,熬过疾病的几率也就增加了不少。

也正是基于这种思量,她不得不为自己眼下的这个病人感到一点担忧。总督凉冰昨天带来的迦太基俘虏——这个可怜的红发姑娘,浑身上下有超过一百处鞭子的印迹,此外在某些致命部位甚至还有被人用脚踹过的淤青。相比之下,手脚和脖子上被镣铐磨出的擦伤简直就像无伤大雅的玩笑。

为了处理这些骇人的伤口,防止随时可能发生的伤口感染,语琴不得不使用大量清水和烈酒清洗。以往她曾为许多军人处理伤口——严重程度不足眼下十分之一,那些骁悍的罗马兵勇都得惨叫着咒骂老半天,这个红发女孩居然一声都没吭。如果不是大夫能够很清晰地观察到汗水打湿了那些火红的秀发,她甚至怀疑自己的病人没有痛觉。

凉冰则在一旁把蛋黄,玫瑰花瓣的汁水还有橄榄油混合在一起——这是语琴独创的妙方,在军中被证实可以有效防止伤口感染。等她干完手头的活,就来问语琴有没有清洁完伤口。

语琴没好气:“难道我不希望赶紧处理完我病人的伤口吗?总督大人?如果您也有一样的愿望,为什么不叫你的士兵客气点呢?”

凉冰没打算为自己辩护:“我的错,我的好大夫。”说着掏出手巾,帮蔷薇擦拭额头上的汗珠:“真勇敢,我的小蔷薇。你知道吗,你的运气不坏,有语琴来给你治疗。我们罗马的另一位名医盖伦,他坚信要给病人的伤口抹上大粪才能愈合伤口。”

蔷薇原本无畏无惧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了一丝慌乱。凉冰捕捉到了蔷薇的情绪,俯下身对着蔷薇说道:“所以一定要听语琴大夫的吩咐去养病,要是不听话,我就请盖伦大夫来给你治疗!”

语琴收拾着说道:“行啦,我的总督大人,别再吓唬蔷薇了。把敷料给我,可以给蔷薇上药了。”

凉冰应了一声,从侍女手上的铜盆里取过一条宽大的热毛巾,轻轻盖在蔷薇的身上,然后把她慢慢扶起,安安稳稳趴在自己的肩窝上,好让她后背的鞭伤完全露出,以便语琴上药。

女主人慢慢把蔷薇的红发挽在手中,确保它们不会阻碍医生的治疗。一边轻轻拍着蔷薇的脑袋:“一会就好了,你会很快好起来的。”

语琴的药滋润而清凉,敷在那些鞭伤处,让刚刚忍受酒精清洗伤口的蔷薇,舒服地差点哼出声。这是她被俘以来,接受过的最好的照顾和治疗。

蔷薇对此刻自己身处的这个怀抱,不能不产生复杂的情感。自己的痛苦和耻辱,与这个女人有莫大的干系,就算杀了她也不为过。可是自己此刻所受的悉心照拂,也一样是她赐予的。她那颗杜卡奥家传的荣誉之心,如何能够承认,此刻对这个无耻的罗马女人竟有了依恋之情。甚至,这个恶魔般的女人的发香又漂浮在她身处的怀抱之中。蔷薇觉得自己至少得承认以下事实——凉冰很香,而且很美。

“我的小蔷薇呆头呆脑的又在想什么呢?”语琴处理伤口的动作非常快速,她示意凉冰给蔷薇转过身子,她要处理手臂上的伤口。凉冰于是扶起蔷薇,看到了小奴隶出神的模样。

也许是突然被打断了神游,蔷薇有点慌不择言,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有点香。”

凉冰搂住蔷薇的侧身,把她的手臂递给语琴,笑着低声问道:“那么?我的小蔷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心另一个女人的香味的呢?”

蔷薇自知又被凉冰抓住了痛脚,她现在明白,自己勉强和这个女人斗嘴,永远占不了上风。索性再也不说一句话。

语琴真像那句谚语所说,对此情此景充耳不闻,只说道:“另一只手臂。”凉冰就依言而行。

等包扎完毕,凉冰才询问养伤要留心之处。语琴说:“也没什么了。只是要静养,伤口不能再沾水。如果要清理,你用干净的纯橄榄油混上一些新鲜的柠檬汁帮她擦擦身子。每隔三天我来看她一次,十天换一次药。如果顺利,一个月就能好。”

凉冰有点发愁:“现在万事都容易,就只有静养最难。你知道,我接了任命,日子一到我就要上任,留在罗马的日子最多十天。这一去路途不短,她怎么养得好伤呢?”

语琴一听也犯难:“总督要我效力呢,我倒是可以随行。但是路上颠簸,恐怕就对病人不利。”

凉冰却立刻一改愁容:“只要名医塞尔苏斯阁下愿意陪同,我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呢?我已经想到了一条绝妙的主意。咱们还是克日启程,但是呢,只走到罗马城外不远的一处小城镇就宣称,有很多奴隶病了,要歇脚才能继续起行。一歇我们就歇个十天半个月嘛。这么一来一去,至少也有二十天可以歇着。那时候蔷薇的伤也好得七七八八了。您再陪我们走个把月,我们慢慢游山玩水也就到了目的地了,蔷薇的伤也彻底好了。”

语琴这才反应过来,凉冰原来早有安排,自己又上了总督大人的糊涂当,没几句话就被她从罗马拐骗去西西里了。然而话一出口,难以挽回。何况中途放弃自己的病人,这不是医者的所为。她也就只好遵命。

送走了好心的大夫,凉冰回身扶起那颗红色的脑袋,喂蔷薇喝了一点果子酒,好让她舒服一点——酒精勉强可以起麻醉的作用。蔷薇语气却还是冷冰冰的:“别以为我会感激你。”

凉冰笑着给蔷薇擦汗:“不客气。”

蔷薇一时有些糊涂:“为什么要说不客气?”

凉冰嘻嘻笑着:“因为我的小奴隶在用她的语言跟我说‘谢谢你’。啊,西西里岛的语言,我真要好好学习。”

蔷薇生气地躲开凉冰的手巾,说道:“我说了,我永远不会做你的奴隶!”她顿了顿又补充道:“这句话不是反话!”

凉冰笑着收回手巾,一个劲儿点头:“哦!原来这句话不是反话。”说着她慢慢爬上了蔷薇的床,然后理所当然地抱紧蔷薇。

“你在干什么!”凉冰打赌蔷薇一定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的,她轻飘飘地答道:“睡觉啊。”

“睡觉你抱着我干什么?而且你为什么要跟我睡一张床!”蔷薇现在已经可以预料到,无论自己怎么生气质问,这个不要脸的罗马女人一定有一套不要脸的说辞来对付自己。但是她就是忍不住自己的怒火。

“蔷薇,这本来也是我的床啊。现在你不给我睡,教我睡哪儿去?”凉冰又拿出她那副可怜样。

“你爱睡哪儿睡哪儿。你的府邸这么大,我不相信没床睡!”蔷薇发誓自己绝不再吃她这一套。

“不行,我认床,我就要睡这张床。”凉冰理直气壮。

“那你睡就睡,这张床这么大,你干嘛非要搂着我!”蔷薇非常想直接动手用武力解决这个问题。

“因为在我给你洗澡的时候有了新发现,”凉冰的声音一瞬间又变得妖媚幽艳“如果我抱紧你,你会变得非常乖巧听话。”

看着一言不发的蔷薇,脸上又开始染上红晕,凉冰非常满意地在她耳边呢喃:“你有点喜欢你的女主人了,对不对?”

还没等蔷薇来得及想好反驳的话语,凉冰就吹熄了床头的灯盏。

一片幽暗之中,蔷薇敏锐地觉察到凉冰细腻的手是怎样温柔地摩挲着自己耳后的肌肤。

漆黑沉重的深夜中,她被包裹在凉冰,轻灵而叵测的体香里。从这片使人失去心魂的迷雾中,传来了凉冰像月光那样静谧的声音:“睡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