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回目21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09-26 17:43
点击:353
章节字数:204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不必如此。”萧含光想听的不是她的道歉,姬承影分明知晓自己想问的是何事,只道歉看来是不想说了,萧含光自不会为难她。


昨日看连熙姐妹闹得那般难受,她亦觉着此事不简单。不见得说出来便是好事吧,若姬承影想说,来日还是会说的。


萧含光骤然冷淡的语气让姬承影有些不安,放下空了的汤碗,姬承影坐起身下床,沉默了半晌才道:“你昨夜辛苦,定是睡不好,现下我出去,你睡吧。”


“爹爹来信说王凌然与芝兰已产子了。”萧含光不理会她的话,只道。


“穆侯信上如何说的?”宫里的消息传出来了,穆侯定是盯得紧,姬承影不知萧含光是否还要按之前的计划行事。


萧含光将床榻铺好,才道:“爹爹说,王凌然产下麟儿,兰芝亦是,皆是近几日的事。明日后晌他派的车驾便到了,吩咐我们便宜行事,切莫耽误了功夫。”


“皆是男丁?御医所的那些庸医。”姬承影坐在桌旁,眯着眸子,恨恨道:“这便麻烦了,辞晗竟一夕间多了两个对手。”


“御医原本便只能推测罢了,我倒是不忧心辞晗,爹爹说前朝那些老狐狸对辞晗尚且满意。”萧含光亦坐下,为姬承影倒了杯茶,正色道:“辞晗不过五岁,我还不想他参与到朝事中,此番监国,乃是逼不得已。”


“自小便接触朝政到底不一样,若王凌然与德贵人母子安分,我倒可让他们日后活得舒心些,若不安分,为了辞晗,只能除了。”姬承影说道,语气间颇有不善。


“只王凌然便罢了,奈何她身后站着王家这棵大树,暂且不得开罪。”萧含光叹了口气,道:“上位哪是那般容易之事?王氏嫡女只她一人,若王脊檩狠了心,将他其他女儿亦送进宫来,或是与某些世家大族结亲,便多了倚靠。”


“哦?”姬承影不明白前朝暗潮,问道:“除去萧、黎两家,王脊檩还有世家可选?”


“你啊,”萧含光笑她:“得空也关心下前朝势力吧,你将封家与常氏放在何处了?”


“你不说,我还真不将封亭玉与常灿放在眼里。”姬承影冷笑一声,又道:“封亭玉孑然一身,不为名利所动,身后毫无势力,能坐至左丞全靠他自己。常氏根基深厚不假,俱是些文人墨客,何惧?”


“你这样想便错了。”萧含光正色道:“封亭玉乃士大夫的风向,你确不知,那些士子将他看作榜样,他若想,门下早不知聚集了多少士人了。至于常氏,这潭水不比手握重兵的萧、黎、王氏浅,盘根错节不知几许。


若王脊檩与常氏联姻,便是将文臣笼络了多数在他王氏一边,将来辞晗即便上位,阻碍只多不少。”


“我只知,那些名门士族皆与常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是我疏忽了。”姬承影从未涉猎这些,她以为,只要握有兵权便可立于不败之地。


“此番我回去,便是想劝娘亲,要我兄长萧含凌迎娶常氏女,以此稳固萧氏的地位。”萧含光道:“娘亲与常氏早年有隙,可趁此机会冰释前嫌,两全其美。”


“你哥哥,不见得喜欢常氏女,若他有了心悦之人,你待如何?”姬承影问道,她想不通,为何萧含光与那些人一般,要以联姻作交换,达到自身目的。


这样做,与那些惹人厌的人有何不同?是了,萧含光自己出身便是顶层的贵族,想法与他们一样无可厚非。


“你多虑了,”萧含光瞥她一眼,继而道:“若哥哥以有心悦之人,何故不说与爹爹?我爹娘俱是通情达理之人,还会为难与他不成?”


“许是门第不许呢?”姬承影不死心,她不想萧含光将萧含凌的婚姻如她一般作了交换。


“哥哥这些年在军中,定受了不少苦,若真如你所说,他有心悦之人不便说,我会说服爹娘的。”萧含光劝她:“你真当我这个当妹妹的,不顾及哥哥的幸福吗?我自己已受够了周昌,怎会让哥哥再陷入与我一般的困境。”


“我知你不舍的,要能为你哥哥说一门合他心意的亲事,又能帮了萧家,再好不过。”姬承影说着,才打开房门透气。


“你为何对我哥哥的婚事如此上心?”萧含光好奇地问她。


姬承影错愕地看着萧含光,半晌才道:“他是你哥哥,他若不顺心属意,你怕是亦不能安心的吧。”


他是你哥哥,自然也是我哥哥,即便现下我不便唤他一声哥哥,保不齐日后不能。心里打着算盘,姬承影哼了小调往外走。


萧含光见状,更是心下好奇姬承影为何如此。


无论怎的,昨日醉酒的事,就算是这样过去了。


连贵找过来说是连熙请她二人到前厅去,姬承影才注意到连府的家丁都在忙活着搬东西。


“你可知你家少爷找我与萧公子所为何事?”姬承影问道。


连贵毕恭毕敬地答她:“回姬公子的话,少爷未与小的说明。”


“你去告诉你家少爷,我与萧公子稍后便到,请他稍等片刻。”连贵才走,姬承影看了看跟出来的萧含光,又道:“你与我去看看连熙,他定是有事相商,才叫我们都过去。”


“若连家出了事,自是不能袖手旁观的。”萧含光说着就走,姬承影跟在她身后。


萧含光又道:“此番赈灾能如此顺利,全赖连熙帮着,若非在城外遇上她,事情还不知要多出些什么来。我听连贵说,爹爹送了些上好的补品予连府,也算是对她们答谢她们的照拂了。”


“嗯,你说的是。”姬承影应道。


进了前厅,萧含光才看到客位上坐满了人,问道:“连熙,这是...”


阵仗这般大,是要作何?那些人没一个是好脸色的,姬承影见状不妙,偷摸着扯了一把萧含光的衣角。


萧含光亦是注意到气氛不对,只听连熙介绍道:“这些俱是连家支系有头有脸的长辈,今日来,说是要为连城说门亲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