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回目20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09-25 20:01
点击:315
章节字数:20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膳毕。萧含光回去看姬承影了。


夏季闷热,连熙与连城坐在庭院里赏月乘凉。


“我此次回来,也有件要事想与你说的。”连熙试探着连城的意思。


连城嗑着瓜子,将已凉好的茶水递于连熙:“哥哥你说就是。”


“哥哥盘算着将生意全数收回源城,来年不到处跑了。”连熙接过茶水一口饮下,舒心地道:“待生意收回了,也能多些时日陪你。”


“真的吗?”连城很开心,连熙这般考虑,俱是为了她,一想到连熙将不在外地受苦,便放心了许多。


连熙笑道:“自是真的,哥哥何时骗过你。”


“哥哥最好了!”连城激动地跳起来搂住连熙的脖子晃了晃:“待你回来,每日陪我,再好不过了!”


四下无人,连熙早把家丁遣退了,她想与连城单独待一会儿。


“还有,你也大了,不可像之前一般粘着我。”连熙说着,不着痕迹地把连城从身上拉开,又道:“若生意稳定了,我便在城里予你寻一门好亲事。”


亲事?连城的笑意僵在脸上,好像听错了般,磕磕巴巴问连熙道:“哥哥,你,要将我嫁出去?”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是连府的大小姐,国色天香的,已到了婚嫁的年纪,哥哥帮你耽搁了你。”连熙说着,躲闪连城的注视。


她害怕看连城伤心的样子,她看不得。

她久扮男装,不婚不娶,一个男人不会讨人闲话,最不过是说他不安定罢了。


可连城不同,她是她唯一的妹妹,她期待连城能嫁得如意郎君,她期待有人能如自己一般爱惜连城。连城的亲事,她会亲自过目,不容有失。


“哥哥只道我该嫁了,可你是长姐,你未嫁,我怎能嫁呢?”连城失望伤心溢于言表,她还待挣扎一番,想打消连熙的念头。


“你已十五,寻常人家的女子已是成亲了,我在外以男子示人,自不便嫁。世道乱,若有人为我照顾你一世周全,我也能放心。”连熙抚着连城的脑袋,叹道:“我唯有你这个小妹让我忧心,跑在外忙活生意,心里想着念着的,也是你。”


“哥哥,”连城的泪溢出眼眶,哭道:“哥哥,我可否不嫁,我们姐妹二人相依为命便好。我不求大富大贵,我亦可学着做生意为你分担,我不再给哥哥惹事,你不要将我嫁出去,让我陪着你,可好?”


“小城,我也舍不得你,可...”连熙将泪流满面的连城揽在怀里。


“你自爹爹去了之后再未这般喊过我。”泪水已将连熙的衣襟濡湿一片,她实是不忍看连城伤心的样子,她会心软。


又要劝嫁,连城却从她怀中站起,脸上挂满了泪痕,就如后晌她去唤她来用膳那时一般。


“你不必劝我嫁人,我不会嫁。你便是要这周国最尊贵的王上来娶我做了王后,予我万千荣宠,我都不愿!”喊完此话,连城撇下连熙,独自跑回自己的房间,徒留连熙一人绝望地闭上眼呆在庭院里。


这边连城哭的伤心绝望,那边姬承影倒是睡得安稳。


有萧含光伺候在侧,她自是事事如意的。可惜她醉着,不能亲眼看着萧含光温柔以待,指不定多懊悔。


天已大亮,姬承影甫睁开眼,便见萧含光趴在床沿,衣不解带地睡着,手边能及之处,还放着一碗凉透了的汤药。


她这是照顾了我一夜吗?姬承影挪动身子,全身酸痛,头还是隐隐作痛的。早知醉酒是这般难受之事,昨日不该喝许多的。


意识失了前,萧含光与自己说了话,可她只言片语都不曾记得。


细细回忆着,姬承影想起,约莫是关于男子,体统,身份之类。


是了,她担忧自己的身份暴露。


身侧的萧含光动了动,姬承影不假思索地闭上眼装睡,她不知如何面对萧含光。虽忘了究竟与她说了何话,却记得萧含光眼眸中传出的忧伤。


她让萧含光伤心了吧,约莫是如此的。


就算不知她为何伤心,现下不知如何,却是真真切切的。


“承影,你已睡了一夜,为何还不醒呢?”萧含光伸手将姬承影微散的发髻干脆散开,柔声道:“本是不能饮酒的,却喝了许多,现下倒好,算着几日都不需再编的发髻,得等你醒了再编一回。”


本是专属于周辞晗的嗓音,现下对着姬承影说出,丝毫不显不妥。


姬承影却是装不下去了。睁开眼便将萧含光温柔的脸庞印入眸中,紧了紧嗓子,沙哑着道:“晔儿,我...”


萧含光见她竟是醒了,一瞬间有些慌乱地不知所措,端过一旁的汤药,紧张地问她:“你初次醉酒,睡了许久,身子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头还疼否?”


“不了,我好得很。”


睡眼惺忪地模样显得姬承影很缺精神,脸色连带着唇色俱是苍白了些,萧含光看着她依旧疲惫的脸,心里发疼。


“你分明是不能喝的,昨日还喝了许多,”萧含光略带埋怨地与她说着话,将碗塞道姬承影手里,道:“这碗解酒汤你喝了,会好受些,昨夜我已喂你喝了一碗了。”


“昨日,实是抱歉。”姬承影接过碗将解酒汤一饮而尽,汤早已凉透了,所幸是夏季,喝些凉的不碍事。


她与萧含光俱是身子受不得寒,冬天的日子难熬。夏天蒿城多是闷热的,源城比之更湿润了些。


住了这几日,姬承影明显察觉到,源城百姓的穿着较蒿城百姓更轻便,服饰上色俱是以淡色为主。蒿城则重黄红二色,虽说正红色只准王室所用,可其余红色百姓皆可用。


王室重衣着贵,上色装饰俱是最为显眼的,繁重华丽之余,姬承影倒是觉着有些累赘了。


她身为妃子,不若萧含光身为王后,时刻需得注意自己的正宫威仪,在衣着上下了不少功夫。想来萧含光是厌烦这些的,她现下着男装的模样不比女装时的风采逊色。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