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回目22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09-27 16:39
点击:335
章节字数:20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为连城说亲事?与谁的亲事?”姬承影看着这些面色不善的人,颇有些莫名其妙:“这是连家的家事,不过是些支系亲戚,也要来参和?”


连熙说道:“长辈们俱是好心,连城也大了,若逆着她的心意来,她听了定不会满意。”


若嫁的不是你,连城俱不会满意的。姬承影暗自腹诽着,只想听连熙怎么说。


连城还不知这些人来做什么,进了前厅也不过是听到连熙的后半句话,便问道:“哥哥,何事,我不会满意?”


“连城,我与你三叔带了你这些个堂哥来,打算给你说门亲事。”坐在首位的男子分明是这群人的领头。


连城细细认了一番才认出这是谁。


“二叔。”


连城实在不懂,这些亲戚久不来往,今日是吹了什么风,竟一起上门为自己说亲?他们凭什么?


“您与三叔今日来只是为我说亲的?”连城问道:“从宣城到此路途遥远,您二位与各位堂哥真是辛苦了。”


“我们本想为你哥哥也说门亲的,可你哥哥说,他常年要跑生意,等安定下来再说。恰好你也到了年岁,一并张罗了了事。”连家二叔说着,下位坐着的三叔点头称是。


竟是说的漂亮话,连城冷笑一声,道:“当年我与哥哥被连家赶出来,不见二位叔叔。我娘亲为张氏所害,不见二位叔叔。那些苦日子俱是熬着,不见二位叔叔。现下哥哥的生意做起来了,二位叔叔倒是上门认了我们这两个亲戚,真是为难您二位了。”


连家二叔三叔哪里听出连城话里话外的讽刺,老脸涨红。


那二叔却厚着脸皮道:“那些日子,我与你三叔不是不想帮,确实顾不过来。”


三叔帮腔道:“二哥说的对,不是我们不想帮来着。”


“二位叔叔再如何,都是家中长辈,”连熙出来打圆场,笑道:“不知叔叔觉着哪家的郎君可与小妹婚配?”


“你看,肥水不流外人田,连城你这般乖巧懂事,不如,就在你这几个堂哥里选了夫婿,知根知底,总比外人强。”那三叔有些局促地盯着连城,怕她不满意。


“堂哥们?呵,”连城复又冷笑着扫了坐在二叔三叔下位的几个男子一眼,道:“便像我哥哥说的一般,我不满意这几位堂哥。”


“你尚未知你堂哥们的脾性,怎知不满意?”连二叔是个火爆脾气,听连城一口否决,当即站起身,严厉地道:“难不成你记仇?不将我与你三叔放在眼里?”


“何敢啊。”连城见他竟如此嚣张,亦是不留情面地道:“堂哥们的亲,我连城是攀不起的,怎敢让您二位废了周章?”


“你!你竟敢顶撞长辈!”二叔让连城的话气得不轻,指着连城的鼻子叫道:“我看是你哥哥没将你管好!一点礼数都不懂,我看哪家敢要你!”


“你说我便算了,竟说我哥哥?”连城见他说哥哥的不是,当即怒道:“我是一点礼数不懂,却也知雪中送炭,知血亲之间维系,哪像二位叔叔一样?!


我看,你们不过是听闻哥哥的生意赚了许多钱,才上赶着想要我嫁过门,好算计我哥哥的财产!哥哥疼我爱我,你们定是想着能有一笔嫁妆,当我不知?”


“这,”三叔听了连城的话,知晓自己与二哥的心思让连城看出来,一时不知如何,只好拉着二叔的衣袖,道:“二哥,我看今日说不成什么,要么我们改日再来吧?”


“老三,你就是个软蛋!”二叔理了理衣袖,盯着连城,针锋相对地道:“哼!我作为长辈,不与你这个小辈计较。你的婚事,轮不到你自己做主!”


“二叔此言差矣,”连熙在一旁看了半天,才慢悠悠地开口道:“我妹妹的婚事,自是她满意了才行。若她不能嫁的如意,我这个做哥哥的怎能安心?”


“自古有理,儿女婚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们还想怎么着?”那二叔不死心,不顾他弟弟的阻拦,又道:“难不成她不满意,便一辈子不嫁?”


“我与连城相依为命,她是我最珍视的妹妹,我不允任何人对她指手画脚!”连熙也让二叔的态度激怒了,一向温和的她此刻怒目相向地将连城护在身后,厉声道:“我早说了,连城的婚事我自有安排,是您二位非要我将连城唤来,要她自己选。


现下,她说不满,您二位又说她不懂规矩不敬长辈,敢问,您这是一个当长辈的样子吗?!”


“你安排!你哪有闲功夫管她?怎么,我们当长辈的为小辈说亲是错吗?”二叔气得吹胡子瞪眼,铁青着脸道:“我看,你们兄妹就是故意气我!我看你能给她找到什么好人家!这般刁蛮顶撞长辈的姑娘家,谁娶谁倒霉!”


“不论哪家愿娶我,我都不嫁,便是做了老姑娘,我也要与哥哥在一起!”连城看他们说着,不甘示弱地道:“像叔叔们这些嫌贫爱富的亲戚,我与哥哥,不要也罢!”


“连熙,连城,有你们后悔的时候!哼!”二叔将袖一甩,拽起还坐着的三叔夺门而去。


便是到了最后,萧含光亦不明白为何连熙要将她们唤来,与这些亲戚闹得不欢而散是所料不及的。连城那般激烈地反抗,以至于说出终身不嫁的话来,当真是摸不着头脑。


“连熙,你唤我们来,是否有事相商?”萧含光待连熙情绪稳定了些,才问道。


“对不住,”连熙满含歉意地道:“让你们看笑话了。”


“不妨事的,”姬承影在一旁安慰好了连城,回头看着连熙满面愁容,又道:“你有事便说出来,我们定会帮你的。”


“我差连贵唤你们来,本是想着,你们着了男装,假扮一回我为连城找的夫婿人选搪塞那些亲戚,谁知,连城说她不嫁。”连熙解释道,末了只得勉强笑笑。


“哥哥,”连城看着连熙落寞的脸,半晌才道:“你方才说了,我的婚事我自己满意才行,我不会嫁人的,你不必费心为我寻夫婿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