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回目19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09-24 22:52
点击:384
章节字数:20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连城嘴一撇,托着腮道:“哥哥倒是如此,你若应我,不训我,不生气,我便招了。”


“得得,都依你。”连熙被她磨地没了耐性,只想知道她究竟与姬承影去了何处,浑身酒气不说,夹杂了各式的脂粉气,即便是换了衣裳,待地久了也是能闻得清的。


“我与姬姐姐去了,”连城依旧不放心地看着连熙,小心翼翼地观察她的脸色道:“风月楼。”


“你与她去了风月楼?!”连熙一听风月楼三个字,倏地站起身,瞪着连城问道:“风月楼?!”


“嗯,风月楼。”连城心道不妙,赶忙道:“哥哥方才答应我的,不生气,不训我,可不得食言了。”


“你!”连熙气血上涌,抚着额,叹道:“我不气你,我不过是气我没教好你,竟让你一个大家闺秀去逛……”


连城未想到连熙会如此,她已做好准备连熙会痛斥她一番了,眼见哥哥是真伤心难过了,连城却不知该如何了。


“哥哥!不怨你,我知错了,今后不再去便是。我去祠堂跪着,你别气了吧。”连城说着,起身退出了憩室直奔祠堂。


恰好遇到萧含光从房里出来。


萧含光见她慌慌张张地跑过去,不明所以。


连熙追着跑过来,见萧含光在门口站着,见了一礼便要追着连城去。


萧含光一把将她拦下问道:“何事如此慌张,我看连城跑过去,脸上还带了泪,你训斥她重了?”


我妹妹带人去逛风月场所这种话,连熙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只得道:“她自是知错,要去跪祠堂,我想着去看看。”


“究竟何事?”萧含光潜意识觉着定是与姬承影相关的,又道:“若不便说,我等姬辰与我坦白就是。”


“我已命人煮了解酒汤,待会儿送来。”连熙望着连城越跑越远了,只留下这句话。


追至祠堂,连城已将门从内锁了,连熙敲了敲,连城在内里毫无动静。


“小妹,你将门打开,哥哥不怨你。”连熙好言相劝,她知连城去风月楼定是有自己的道理,虽说女子逛那种地方不妥,可未有王法说女子不可逛,她不过是顾着她的名声。


若是让城内那些名门知晓连府大小姐逛风月场所,指不定要在明里暗里将连城说得多不堪。


风月楼,连熙亦是去过的。


她着男装,与许多大商户谈生意,不是酒楼便是那种地方。故而她知晓那烟花之地的乌烟瘴气。连城是大小姐,外出抛头露面惹人闲话已是不妥,何况是男子寻欢作乐的所在呢?


她不能怨连城。


连城是她唯一的妹妹,亲人,无论她如何大逆不道,她这个做姐姐的,俱是要担责。今日连城去了风月楼,许是好奇,许是其他,她都不能怪她。


“哥哥一心想将我培养成个大家闺秀,我知道的。”门里传出连城哽咽的声音:“是我负了哥哥的教诲,给哥哥丢脸,是连城不对。”


“你与哥哥说,何以去那种污秽之地?你说实话,哥哥不会怨你的。”连熙见她愿意与自己说话,才放心了些。


连城平日里虽淘气,却处处遵循她这个姐姐的话,这便让连熙心中更加肯定,她去风月楼是事出有因的。


连城不想此刻将心意说明,可连熙不依不饶地在门外等她。思来想去,折中地道:“我与姬姐姐俱是有想要的东西。”


“何物?需去风月楼?”连熙不明白她的意思,追问道。


“现下我不想说,”连城靠着房门,与连熙一门之隔,将眼泪拭干,低声道:“若我愿意,我会与哥哥说的,你先回去吧。”


“那你,早些出来。天色暗了,哥哥等你一起用晚膳。”连熙见她实是不愿意再说下去,只得作罢。


解酒汤已送到萧含光房里,还有些烫,萧含光便将碗放置在桌上晾凉。


“唔。”姬承影睡着,依旧是头痛得很,皱着眉哼了一声,萧含光在一旁守着,自然知道姬承影现下的状况不好受。


无声地叹了口气,俯下身抱起她的头平放到自己腿上,轻揉着她的头两侧,直到姬承影眉头展开,睡地沉些,才起身端了解酒汤喂她喝下去。


萧含光将姬承影的外袍解了褪下,又端来一盆热水,为她擦拭了面庞,好让她睡得舒服些。


做完这些,天色已全然暗了。


轻合上门,萧含光去了膳食堂,连熙正对着一桌子的晚膳发呆。


“连城不与我们一道用吗?”萧含光坐下,看到桌上分明俱是连城用膳时常吃的菜。


“我差人去唤她了。姬辰如何了?”连熙扯了嘴角勉强笑笑,萧含光却是看得出,她一点都不想笑,定是为连城之事烦心着。


“她睡着,我不便唤醒。”萧含光觉着百无聊赖。


“少爷,小姐说她不饿,您与萧公子先用吧。”连心从外面进来,语气急切道:“少爷,奴婢觉着小姐说的是气话,您还是去看看吧,小姐最听您的话了。”


连熙无奈,叫厨子将菜热了,自己去唤连城。


连家姐妹究竟是发生了何事,萧含光已不便多问,左右问姬承影总能知道个大概的。再者,这是连府的家事,她一个外人,自是不能多嘴干涉。


“萧公子!萧公子!”连贵喊着,手里高扬了一封书信交于萧含光:“有人要小的将这封信交给你,还说一日后便有人来接您与姬公子,让您提前拾掇妥了。”


“我与姬公子未带什么行礼。”萧含光谢了连贵,连熙带着连城才进来。


“小妹,快坐,都是你爱吃的菜。”连熙劝她坐下,萧含光见她脸上的泪痕方干,想是哭了许久。


“嗯。”连城默然坐下,与往日里的活泼截然不同。


“今日无论发生了何事,不必再提。”连熙尴尬地看了一眼萧含光,萧含光本想问连城,一听连熙的话便住了口。


“哥哥,我,”连城执箸的手顿了顿,才道:“我当真知道错了。”


连熙呵呵笑了笑,为连城夹了菜,说道:“你知错,也长大了,哥哥亦是当真不怪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