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做白日梦的最高境界是两个人一起做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9-12 09:55
点击:995
章节字数:42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薰x千圣(本来只是想写假如薰变成猫咪是什么样的,结果发现必须要讲明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所以就变成了现在这样(x




白鹭千圣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弱点”。虽然没有打算刻意隐瞒,但确实不容易被人发现,即使是父母也未必了解。




她竟然不擅长许愿。




是的,许愿。为难以实现之事向神明祈求。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去高处追逐坠落的流星。写一张短签系在竹枝上。买没有绘制眼睛的达摩。从形式上来讲,这些事情人人都能轻松办到。令她感到为难的是找出那件难以实现之事。倒不是说她小小年纪就已经无所不能。恰恰相反,正因为她深知自己并非无所不能,所以才会坚信想要得到的东西必须凭借努力去争取。




假如就这个话题接受记者采访,她一定会挂上一贯的温柔笑容,给出理性到极致的无聊解释——“事在人为,我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不可否认,这的确是最主要的原因。但事实上,还有一个难以启齿的理由不能让大家知晓——她曾经认真许下的愿望全都没有实现。比如,“希望长大以后也能一直和小薰在一起”,“希望长大以后还是我比小薰高一点点”,“希望长大以后的小薰和现在一样可爱”……一旦认识到世界上有些事情无论如何也不会切合自己的期盼,自然就对愿望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失去了兴趣。




初诣、生日、七夕、圣诞……每逢这些与许愿相关的节日,她都表现得和一般女孩不同,脸上丝毫不见喜悦,反倒显得有些困扰。面对突发状况也转得飞快的大脑在应该许愿的时刻一片空白。但凡被人问起许了什么愿望,她的回答永远都是“愿望说出来就无法实现”。第一次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冰川日菜露出了大家从未见过的微妙表情,事后还期期艾艾地问她这个说法是否真的可信。就是在那年夏天,她惊讶地意识到,原来天才也会有难以实现的愿望,不知道应该把希望寄托到哪里去。天知道她是怎么忍住不说这句话的——许愿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现实意义,与其等待希望落空,不如早日投身行动。




所以,她是真的不会许愿。即使下一秒就要吹灭生日蜡烛,这一秒心中依然没有任何期待。




“别为难自己,小猫咪。”




濑田薰独有的低沉嗓音自她身后传来。温热的鼻息伴着话音扑洒在她的耳畔。不必扭头她也知道濑田薰贴得有多近。她甚至感受到了濑田薰衬衫下的体温。如果不是因为父母还在一旁看着,她早就已经自觉退到三米开外了。虽然同龄人都知道她们势如水火,但在大人眼中她们仍旧关系融洽。这正是濑田薰出现在她生日派对上的原因。




毫不客气地说,“小猫咪”是她最讨厌听见的词语,尤其是当濑田薰这样称呼她的时候。不对。不论称呼别人还是称呼她都一样讨厌,根本无法区分哪种情况更加过分。仗着两人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她一直以为自己在濑田薰心目中是特别的,这个轻浮的昵称狠狠给了她一记重击。每一个有呼吸的女孩都是濑田薰的小猫咪。她没有立场强迫濑田薰改变,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现实——濑田薰已经不再专属于她,而是变成了所有女孩的王子。每次和濑田薰相处,她都要拼命克制随时可能爆发的不满。但今天和往常不同,今天是她的十八岁生日,她决定小小地任性一回,稍微发泄一下情绪。




“总是小猫咪小猫咪的,你也变成小猫咪算了。”




“什么?”




“没听见就算了。”




这样想着,她一口气吹灭了生日蜡烛。睁开双眼,她的愿望当然不可能实现。濑田薰好端端地站在她身旁,冲她笑得眉眼弯弯,嘴角几乎翘到天上。她愣了愣,气鼓鼓地看向别处。说老实话,最近一见到这张漂亮脸蛋她就恼火,因为她没办法把这副笑脸据为己有。




“千圣刚刚说了什么?好像是对我说的呢。”




“你想多了。”




“真的吗?我好像听见了‘小猫咪’。”




“没有的事。”




濑田薰用力抿了抿嘴唇,仿佛这样就能抹去遮掩不住的委屈,老老实实地把切蛋糕的刀具递给她。她切开蛋糕一一分给在场的客人。




随后发生的一切在任何一场生日派对上都可以见到。唯一一件让人感到不寻常的事情,是她在送走为数不多的亲朋之后才觉察的。




濑田薰不见了。




她后知后觉地发现,吃完蛋糕之后她就没有再见过濑田薰。她冷静地分析原因。首先不可能是因为醉酒晕倒。到场的客人中有好几位未成年,食物里根本没有提供酒精饮料。其次不可能是因为受到冷遇赌气躲在角落。那是只有小薰才会做的事情。最后也不可能提前离场。派对结束之前大门一直是锁着的。




她找出濑田薰挂在衣架上的外套,让Leo仔细闻了一遍,接着拍了拍狗狗的脑袋,放任它在家中四处搜寻濑田薰的踪迹。就在她和妹妹打扫客厅的时候,Leo的叫声忽然从二楼传来。她提起裙子快步走上楼梯间,目瞪口呆地望着Leo。她家这条一向温顺乖巧的金毛犬竟然正用前爪按着一只通体纯黑的小猫咪。更加令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这只黑猫被濑田薰的衣物包裹着。她当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她的愿望居然真的实现了。




“乖Leo,松手,到下面去。”




Leo听话地摇摇尾巴,眼见主人不再需要自己,自觉地爬下了楼梯。猫咪蜷缩在衬衫里发出委屈的喵呜声。她不知所措地看着猫咪,暗暗为自己的任性感到后悔。可是等等,为什么这么离奇的愿望也可以被实现?她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浪费时间。当前如何处理这只猫咪,稍后如何向濑田家编造濑田薰今晚准备留宿的谎言,今后又要如何让濑田薰恢复正常,才是她真正关心的问题。她还没有理清头绪,妹妹的抱怨已经传到了二楼。




“姐姐又偷偷和薰君卿卿我我!太过分了!把客厅都留给我一个人收拾!我要去和妈妈告状!”




她的白眼差点翻过头顶。什么叫做“又偷偷和薰君卿卿我我”?不对。是什么叫做“和薰君卿卿我我”?她才没有干过这种事情!就算有也只是在小时候。小朋友喜欢用亲吻表达感情不是很正常吗?那才不叫“卿卿我我”!




“我马上就下来!”




“千圣,你在脸红。”




黑猫幽幽地说。嗓音她再熟悉不过。如果不是因为见惯了稀奇古怪的事情,她早就已经惊叫出声了。




“你能说话?”




“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还真是梦幻啊——”




听到这句耳熟的口头禅,她终于全盘接受了现实。濑田薰千真万确因为她许下的愿望变成了一只猫咪。




“闭嘴。去我房间呆着。我收拾好客厅再来看你。衣服我先收起来了。”




“等——等一下!”




她的手停在了濑田薰的衬衫领口。




“怎么了?”




“很……很害羞啊……什么都没有穿……”




她看着表情稍显戒备的猫咪,哭笑不得地说。




“你现在只是一只猫而已。”




“我的羞耻心是人类的啊!感觉就像被扒光了一样,而且还是在千圣面前被——”




猫咪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干脆闭上了嘴。原本她并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被猫咪一说反而感觉有些害羞。




“咳——那我把你包起来。呆在我房间里不要乱跑。”




“遵命!”




她用衬衫把猫咪包住,捡起散落的其他衣物。指尖触到内衣裤的瞬间,她真切地感受到了何谓人类的羞耻心。她小心翼翼地把猫咪放在床上,强忍着想要摸它脑袋的冲动,从衣服里翻出了濑田薰的手机。




“先和伯父伯母打个电话,说你今晚要在我家留宿。”




“嗯,总之,先把今天熬过去再说。”




她反锁上房门,一回到楼下妹妹就凑了上来。




“薰君人呢?怎么不下来?不回家了吗?”




“在我房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我明明什么都没有想!姐姐是做贼心虚了吧!”




“不要乱用成语。她不太舒服,今晚要留宿,我去和妈妈说一声。”




“喔!借着照顾薰君的理由,又丢下我一个人干活!”




“一个人收拾这么大一间客厅,不快点闭上嘴巴好好干的话,会睡不了觉喔。”




“呜哇!姐姐简直就是腹黑!”




她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猫咪已经伏在被窝里睡着了。她趴在床上端详猫咪的模样。原来它不是一只单纯的黑猫,毛发末端闪烁着紫色的微光。紫色往往容易令人想到神秘高贵,放在猫咪身上显得尤其合适。她的眼睛也是紫色的,和濑田薰的发色相近。因为这个巧合,她小时候曾经说过——“我把小薰印在了眼睛里,所以眼睛才会是紫色的”。现在想来真是童言无忌。




“千圣一直盯着我看,在想什么?”




“你没有睡着?”




“被你上床的动静吵醒了。”




“那还真是对不住了,小——猫——咪——”




“说到这个,千圣果然是在许愿的时候提到了‘小猫咪’吧?”




“没错。”




她大方地承认。




“我许愿希望你变成猫咪。”




“千圣不是不擅长许愿吗?”




“生气的时候就会擅长了。”




“可是这样我会非常困扰。没有办法上学,也没有办法弹吉他。只能呆在千圣的房间里——千圣该不会是想把我独占吧?”




“怎么——可能!”




“那么,我就如你所愿,只做你一个人的黑猫王子吧。”




“快点打住。”




“说到黑猫王子,我知道怎么破解咒语了!”




“不要把我说得好像巫婆一样。”




她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不想让濑田薰恢复正常了。或许真的就是濑田薰误打误撞猜测的那样,她之所以会许下这么奇怪的愿望,是因为潜意识里想要独占濑田薰。




“心跟我说过一个故事,是她从绘本里看来的,让我想想,名字叫做黑猫王子和——和——和卖火柴的小红帽!”




“让我猜猜,结局是小红帽亲了黑猫,黑猫变回了王子?”




“Bingo!”




“可惜,我不是小红帽。”




猫咪起身走到她手边,用下巴磨蹭她的手背。




“你是我的公主,公主总能用她的吻拯救王子。”




“每个女孩都是你的公主!”




猫咪打了个滚,翻身露出肚皮。她情不自禁地摸了上去。




“小猫咪和公主是完全不同的。小猫咪可以有很多,但公主只能有一位。”




“你的公主只能是我。”




她换上一副不容置疑的语气。




“所以,我的公主殿下,可以请你勉为其难地拯救一下我吗?”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地试试。”




她俯下身,屏住呼吸,闭上双眼,亲吻猫咪。毛茸茸的触感即刻被温软细腻的人类肌肤取代。她直起身,望着躺在自己床上一丝不挂的濑田薰,不假思索地又一次俯身,准备亲吻那双薄唇。




“小千圣?在这里睡觉会感冒的。”




丸山彩的声音虽然近在耳边,却仿佛是从天外传来的。她艰难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头上盖了一本薄薄的绘本,取下一看,是弦卷心上午赠送给她的生日礼物——《黑猫王子和卖火柴的小红帽》。睡着之前她已经读到了最后一页。难怪,她恍然大悟地感叹,难怪做了这么奇怪的梦。




整个下午她都过得心不在焉。那场怪异的梦境犹如幻灯片一般在她眼前反复放映。蛋糕、黑猫、未能实现的吻、赤身裸体的濑田薰。




傍晚回到家中,一见到受邀来参加派对的濑田薰,她就感觉浑身都像被火烧过一样,甚至不敢直视濑田薰的眼睛。面对妹妹的调侃和打趣,她罕见地没有否认。濑田薰没有像平时那样主动和她搭话。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感觉失落还是庆幸。




临到吹生日蜡烛的时候,她难免又想起了那场梦,下意识地在客人中寻找濑田薰的身影,但却一无所获。




“可惜。”她摇着头轻声嘟哝,“只是梦而已,又不是真的。许愿还是没有意义。”




“有意义的。”




熟悉的低沉嗓音忽然自身后传来。温热的鼻息拂过她的耳廓和脸颊。原来濑田薰就站在离她最近的地方,只是因为她没有回头才一直看不见。




“如果你许愿继续中午的那个吻,我想我可以帮你实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