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生活就是琐碎小事组成的啊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9-10 14:32
点击:1073
章节字数:265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薰x千圣(大概就是大学里同居的日常。小别胜新婚之类的。脑洞来自某本mskk……请不要问我在哪里能看(x




“我回来了。”




白鹭千圣在玄关轻声宣告自己的回归。




迎接她的不是那副久违的深沉嗓音,而是电视机里深夜动画的配音演员。她有些惊讶地探头望向起居室,据她所知,濑田薰不是喜欢看动画的类型。果然,濑田薰并没有在看电视,只是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先是睁大了双眼,接着按住鞋柜缩回脑袋,调皮地吐了吐舌头,仿佛做了坏事被人当场捉住。她小心翼翼地把行李箱挪到一旁,轻手轻脚地换下高跟鞋,把围巾和大衣统统挂上衣架,没有发出一丝声响,悄悄走近了濑田薰。她在外拍摄的这段时间,濑田薰的生活同样充实。在睡梦里还紧握着剧本不放,闭眼之前大概是在认真地记台词。她蹲下身伏在沙发边,下巴枕住自己的手臂,静静端详着恋人的睡颜,特意不去触碰她的身体,生怕惊扰她的休息。五分钟后她才迟钝地意识到,在这种天气下,像这样睡在沙发上是会得感冒的。




应该怎么办才好呢。濑田薰比她高了足足十八公分,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她打横抱起,每次见她趴在桌上睡着,都会把她抱回卧室。有时候她直至第二天清早才会发现自己回到了床上。有时候她会在半路上突然惊醒,睡眼朦胧地搂住濑田薰的脖子,在半梦半醒之间索要一个晚安吻。还有一些时候,她会主动驱散睡意,把手伸进那件墨绿色的睡衣,用濑田薰的话形容就是“引诱”。但是现在,以上三种情况哪一种都不会发生,因为这次睡着的人是濑田薰。




她决定从卧室里取一条被子出来。但是她忘记了,她蹲了五分钟。一起身就又跌回了地上,小腿酸麻得像是有无数条小虫子在爬。太丢脸了。她低下头,双手掩面,万分庆幸此刻无人在场——睡着的人不算。就在她强忍着吸气声的时候,一样温热柔软的东西贴上了她的脸颊。她抬起头。濑田薰恐怕是被她跌倒的声音惊醒的,正半撑着身子,茫然地看着她。




“千……圣?”




“嗯哼?”




她覆上濑田薰的手背,宛如一只温顺的小猫咪,闭起眼睛蹭了蹭她的掌心。




“我是在做梦吗?”




“不是,傻瓜,我提前回来了。”




濑田薰坐直了身体,对她伸出双手。她微笑着搭上濑田薰的手掌,被拉入日思夜想的温暖怀抱,背靠着恋人柔软的胸脯,任她的发丝垂落在自己肩膀。濑田薰从背后环住她的腰,低头用舌尖舔舐她的后颈。只有在家里她才会束起头发露出脖子,因为濑田薰曾经不止一次说过,她身上最性感的部位就是脖子。舔舐变成了吸吮,力道也逐渐加大。不出意外的话,她隔天一早肯定会为遮掩不住的吻痕烦恼。吸吮变成了啃咬,力道仍然在加重。她感觉有些不适,但并不打算开口。濑田薰向来拿捏有度,此刻会有这样的表现,只可能是因为太思念她。




她能感觉出濑田薰在轻微地颤抖,扣在她腰间的手反复收紧又放松,呼吸声也像是被有意地拉长,似乎正在努力克制自己。她不明白。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更加放肆吗?今晚之前,她们整个月都没有见到彼此,而这只是大学期间的第一次小别,她们现在还是一年级的新生,往后各自发展起来,不知道还会面临多少次分离。每次重逢都应该像火山爆发那样激烈才对。眼下这种压抑的氛围显然与她们的个性不相符。




“……薰?”




“啊?”




“不用忍耐的。”




“但是,千圣现在应该很想休息吧。”




“比起休息,更想和你在一起。”




“那我就不客气了。”




她顺势躺倒在沙发上,还不等完全解开裙子的拉链,手就被濑田薰摁住了。




“千圣今天……好自觉啊。”




她差点笑出声,双手勾住濑田薰的脖子,附在她耳边浅浅地呼气。




“因为我怕我会自动休眠。”




濑田薰若有所思地点头,眨眼就褪下了她的裤袜。




“我会尽量让你保持在唤醒状态的。”




濑田薰醒来的时候,枕边人已经不见了踪影。摸出手机一看,时间已经接近十点。厨房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她从床上坐起,龇牙咧嘴地揉着酸胀乏力的双腿。应该佩服艺人超凡的体力吗?乘了几个小时的新干线,又和她从沙发一路做到床上,凌晨三点才终于真正地休息,居然还能比她早起,而且还有精神做饭。




她漫不经心地套上一件衬衫,弯腰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又取下弄脏的床单,一股脑儿地丢进了卫生间的洗衣篮里。厨房里的动静越来越大,她听见了金属和陶瓷碰撞的声音。白鹭千圣煮的是速食意面,做法简单便捷,只需要把面煮开浇上酱料。她在白鹭千圣离家之后买了一些,现在还剩两包,恰好够她们吃一顿。她瞥了一眼白鹭千圣的进度,还停留在烧水阶段,于是肆无忌惮地从背后抱了上去。




“醒啦?”




“早安。”




“早安。”




“你是从哪里找到这个的?”




她腾出一只手,偷偷蘸了一点黑胡椒酱放进嘴里。




“那边的柜子里。”




“还以为你不会吃这种速食食品呢。”




意犹未尽地舔了舔指尖,她又一次把手伸向瓷碗。




“谁让你把冰箱吃空了又不补充!”




白鹭千圣没好气地掐了一下她的手背。




“痛!”




她立刻抽回手,恶作剧似的把酱料抹在了白鹭千圣的米白色围裙上。




“围裙你给我手洗。”




“是是是,遵命。”




她认命地安静下来,收回此前一直落在煮锅上的目光,转而看向怀中忙碌着的恋人。白鹭千圣和她一样穿着衬衫,而且还是她的衬衫,袖子卷到了胳膊肘,下摆遮住了大腿根。多亏她的努力,深浅不一的吻痕在白鹭千圣光滑白皙的脖子上随处可见。透过没有系好的宽阔衣领望进去,锁骨和胸口也是重灾区。还有一些看不见的部位。她情不自禁地含住了白鹭千圣的耳垂,把手探进衣摆。比起填饱肚子,她更加需要填满的是这一个月的空虚。昨夜只能算是开胃小菜而已。




“薰……不要闹……”




“想吃千圣……”




“吃过饭再……”




“那就吃过饭再。”




饭后见到卧室里裸露着床垫的双人床,白鹭千圣拉住她的袖口,一脸认真地问。




“等到铺好床单你觉得我还有兴致吗?”




她忍不住大声嘲笑自己,牵起白鹭千圣的手,亲吻她的额头。绵密的轻吻雨点般落下,从脸颊到嘴角。纯粹得不含任何欲望,有的只是温柔的安抚。




“那么,一起来做家务吧。”




白鹭千圣打开了行李箱,取出在酒店没有时间清洗的衣物。她一眼认出其中有一件她的衬衫。




“千圣,你拿我的衣服干什么?当睡衣穿吗?”




“勉强算是?”




她对这个回答并不买账。因为衬衫完全没有穿过和清洗过的痕迹,叠得整整齐齐不说,她甚至还能闻见上面有她常用的香水味。




“千圣以前好像说过特别喜欢我身上的味道,对吧?该不会是——”




“闻着薰的味道睡觉,我会比较安心。”




“我就知道!”




她笑得一脸得意,拥抱住白鹭千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也觉得千圣的味道能让我安心。”




白鹭千圣轻轻戳着她的肩膀,说起了比较现实的问题。




“洗完衣服要去超市采购。”




“就去上次去过的那家吧。”




“可以,要把冰箱重新填满。”




“多买一点零食饮料。”




“还有水果。”




“柔顺剂也可以再买一点。这次用完应该就不剩了。”




“列一张清单吧。”




“好。首先最重要的是——”




“什么?”




“买条新围裙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蒽特普瑞斯
蒽特普瑞斯 在 2019/09/03 00:42 发表

你说的mskk本是指做了一天的那个红字本吗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