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夏天、花火与你的回忆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9-14 13:59
点击:1023
章节字数:38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薰x千圣(标题来自乙一的某本书。掺杂mskk/ksar/342g/日菜彩/ykls(开头和mskk的对话来自官方四格。发现称呼不对的话欢迎大家抓虫,我真的超级头大的……




在花火大会上,濑田薰偶遇了几位友人。




说得更直白一些,其实是几对友人。暧昧的人际关系,她全部心知肚明。大家对此也都心照不宣,不约而同地把花火大会视作最佳约会地点,成双成对闯入她的视线。就连某些平日不喜欢在热闹场合流连的人也难得地现身。




第一个向她打招呼的人是弦卷心。早在听见熟悉的温软嗓音之前,她就已经望见了自家的小主唱。身着向日葵色浴衣又束着金色长发的弦卷心在人群之中相当惹眼。毫不夸张地说,从头到尾都在闪闪发光。她曾经听奥泽美咲说过,弦卷心或许是世界上最衬夏天的女孩。她不知道她们两个私下去了哪里,以至于奥泽美咲发出这样的感慨。但是,这句话的确有它的道理。比起大家通常认定的蓝色,金色的确更有夏天的味道。至少在她眼中是这样的。




“薰,晚上好呀!”




弦卷心的笑容热情洋溢。无论谁见到她,都会生出被温暖环绕的错觉,哪怕是在夏夜。




她的晚上好只说了一半就被一阵急促的呼吸声打断。




“心!呼……呼……走慢一点啦,我追不上了。”




“美咲也在啊。晚上好啊。”




她丝毫不觉得惊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们两个变得形影不离。只要是弦卷心在的地方,奥泽美咲就一定会出现。反过来情况也照样成立。她一直分辨不清两人之中究竟是谁黏着谁。




“呼……晚上好。”




奥泽美咲平复了呼吸的节奏,直起身牵过弦卷心的手,自然得像是已经做过一万遍。因为不是同校同学,她和她们在乐队活动以外见面的时间不多,但仅凭这个小动作她就已经可以想象,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她们是如何相处的。




“看薰同学穿浴衣感觉好新鲜。是因为身材高挑所以特别适合吗?”




“有可能喔,感觉特别好看!”




“谢谢。你们穿浴衣也很好看啊。”




“薰经常来花火大会之类的地方吗?”




“不……好久没有来过了。小时候……倒是……有来过。”




“是这样啊!我们去年来了好多次呢!”




她敏锐地从弦卷心的话里捕捉到了关键词——“我们”,再看奥泽美咲垂着头木屐踢踏地面的模样,立刻明白了自己在这出好戏里扮演着什么角色。瓦数超大的无敌电灯泡。虽然她不是有意的,但打搅人家的约会终归不是一件好事。




“心很喜欢吃甜食对吧?美咲,你有带她吃过那家的苹果糖吗?”




她四下张望了一阵,随手指向不远处的一家摊位。




“哎?那不是卖苹——”




话音戛然而止,奥泽美咲配合地点点头。




“这就去啦。心,我们走吧?”




“嗯!薰也要玩得开心喔!”




“会的。”




她目送奥泽美咲牵着弦卷心离开,直到那抹金色被拥挤的人群吞没。太耀眼了,她没来由地想,相较之下,她还是更喜欢柔和的白金色。不知道她们接下来会去哪里。不会真的去吃苹果糖吧。她不是故意指错摊位的,只是当时没有一眼找到苹果糖的标志。扫了一眼腕表,七点都还不到,在看烟花之前还有不少时间可以浪费,她决心趁这个空隙四处逛逛,看看有哪些零食是稍后可以吃的。毕竟,不论何时都要注意身材管理。




“苹果糖、棉花糖、章鱼烧、炒面……嗯……怎么感觉都是不能吃的?热量也太高了。”




她掰着手指喃喃自语,没有留意路边的状况,一不小心就撞上了别人。准确地说,是小腿擦到了某人的背。她回过神,停下脚步想要说声抱歉。




“啊!又破了……”




是户山香澄的声音。她好奇地探头,看到这个笑容不输弦卷心的女孩蹲在捞金鱼的水池旁边,手里握着一只破了洞的纸网,神情无比沮丧。




“香澄?”




“薰前辈?薰前辈!太好啦!你带钱了吗?”




户山香澄一见她就两眼放光,沮丧瞬间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带是带了——”




“可不可以借我一点!就一点点!我想给有咲捞那条金鱼!你看,就是那条,最大最好看的!但是钱都花光了也没有捞到……”




她强忍着笑意,一手捂住嘴巴,一手掏出钱包。




“薰前辈不捞吗?一起玩吧!”




“我不……我不太擅长这个啦!”




“没关系啦,我也不擅长的。”




“那好吧,我试试。”




她接过户山香澄递来的完好纸网,蹲下身打量池中大小不一的金鱼。瞄准最大最好看的那条,她迅速锁定了目标,但迟迟没有把纸网伸进水里,反而扭头看向户山香澄。好认真的表情,她暗暗在心中感叹,果然,不论什么年纪的人都逃不过这件傻事。




幼年初次和白鹭千圣在花火大会上游玩时,她也说过同样的话。想要捞到最大最好看的那条金鱼送给小千。可惜,即使拼命伸长胳膊也还是什么都没有捞到。店家见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好心送了一条小鱼作为安慰,但她没有因此止住眼泪。因为原本蹲在她身边的白鹭千圣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她惶恐不安地呆在原地,直到看见白鹭千圣抱着一只猫咪玩偶向自己走来才终于破涕为笑。




“就知道小薰捞不到金鱼一定会哭。”




“才……才没有。我有这个。”




她用衣袖擦去眼泪,献宝似的把塑料袋捧到白鹭千圣眼前。




“虽然它现在还很小,但以后一定会长成最大最好看的。”




“那我用这个和小薰交换。”




于是,她得到了喜欢但却买不起的猫咪玩偶。原来白鹭千圣之所以不声不响地消失,只是因为想要给她一个惊喜。她忍不住感到好奇。不知道市谷有咲会用什么礼物回报户山香澄的心意。




“啊!就差一点点!”




“我来帮你。”




和已经小有经验的户山香澄相比,她的优势主要在于手长脚长,可以轻松把远处的金鱼赶到近处。在她们猛烈的夹击之下,金鱼简直就是四面楚歌走投无路,只能乖乖钻进户山香澄的纸网里。




“捞到了!真的捞到了!”




“呼,总算捞到了。”




户山香澄激动得手舞足蹈,语无伦次地连声向她道谢,承诺会在下次见面时把钱还给她。她来不及拒绝,因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市谷有咲打断了她。




“香澄——捞不到也别太勉强——”




“嗒哒!有咲!快看快看!”




户山香澄举起塑料袋得意洋洋地来回晃动。




“不可能吧!你真的捞到了?”




“嘿嘿,说好的奖励呢?”




市谷有咲耳根涨得通红。




“就是因为知道你捞不到才会答应……”




“那不管喔,反正我捞到了金鱼,有咲要让我亲。”




“你是笨蛋吗!大庭广众的!居然就这样说出来!”




“所以说——不是大庭广众就可以了吗?”




原来这就是市谷有咲的回礼。她悄悄戴上先前买下的狐狸面具,不露声色地向户山香澄挥手告别,转身钻进人群,被裹挟着前进。




“小纱夜好厉害,全都打中了呢。”




“那当然啦!姐姐可是弓道部的优秀部员。”




她把面具推上头顶,看向自己的右手边。打气枪的摊位前有四个她非常熟悉的身影。冰川姐妹、丸山彩、羽泽鸫。好新鲜的组合,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她毫无自觉地靠近。




“晚上好啊,大家。”




“薰同学,晚上好。”




“薰前辈晚上好呀。”




“晚上好,濑田同学。”




“薰君是一个人?没有和小千圣一起?”




听见这个问句,她当即明白了四个人的关系。冰川日菜和丸山彩的恋情她早就有所耳闻。让她感觉新鲜的其实是冰川纱夜和羽泽鸫。但花火大会的氛围只适合约会,她也不是喜欢探听八卦的类型。




“我好像破坏了你们的double date?”




她戴回面具,自觉地倒退。




“哎?薰君这就要走吗?不试试打气枪?奖品很丰厚喔。”




“不必啦,纱夜同学肯定会赢走所有奖品的吧?”




“濑田同学,说得太夸张了。”




她重新走进人群,开始和自己竞猜——下一对会是谁?




“友希那同学,一决胜负吧!”




似乎有人在下战书。她循着声音望过去。冰川纱夜以外的Roselia成员都聚在戳糖板的摊位前。




“亚子,不要为难友希那啦,她是第一次来花火大会。”




“没关系的,莉莎,我接受亚子的挑战。”




“但是,戳糖板很难喔,一不小心就会失败。”




“莉莎会为我加油吗?”




“哎?当——当然会啦!”




“那我就有把握。”




“呜哇!燐燐也要给我加油!”




“嗯!小亚子平时……一直在打鼓……手应该会……比友希那同学稳。”




这句话给了她启发。小时候她一次也没有在戳糖板的摊位上赢得过奖品。她想要的奖品,全都是白鹭千圣赢来的。或许如今情况会有不同。她好歹也练习了两年的吉他。




“说得也是呢,这样一想友希那好吃亏。”




“但是,我有为戳糖板赌上一切的觉悟。”




今井莉莎的笑声相当具有感染力。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孤傲的湊友希那露出笑脸。隐隐觉得像是撞破了不该见到的场景。可惜无从得知戳糖板比赛的结果,她怀着遗憾踏上了一条小路。




指针迫近七点半。她们约定的时间。她匆忙赶回最初遇见弦卷心和奥泽美咲的地方。因为太久没有穿过木屐,加之走得实在匆忙,脚趾难免磨破了皮。真正的游玩还未开始,她就丧失了行动能力。第一次约会就这么狼狈。等下应该会挨骂吧?




她紧张地攥着面具,不自觉地晃动身体。距离她上一次见到白鹭千圣穿浴衣已经过去整整五年了。新浴衣会有多漂亮呢?她默默地在心中勾勒。但是,她的想象力从来都赶不上白鹭千圣的美丽。




“薰,等了很久吗?”




“没有。”




她顿了顿,努力想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像是初次亲眼见到白鹭千圣的狂热粉丝。




“千圣——很认真地打扮了呢。”




“不要说你没有。”




“有……当然有。”




“离看烟花还有一会儿呢,一起去逛逛吗?”




“那个……我把脚磨破了。”




她预想中的责备并没有出现。白鹭千圣温柔地拽过她的胳膊,示意她在一旁的大石头上坐下,小心翼翼地替她脱下木屐,在破皮的地方贴上创口贴。




“千圣怎么会随身带创口贴啊?”




“当然是因为猜到了你会把脚磨破。不是说已经很久都没有来过花火大会了吗?平时好像也没有什么机会穿木屐。”




“是呢,不过每次来都是和千圣一起。”




“站起来试试,觉得难受吗?”




“感觉完全没问题了。”




“就知道第一次约会一定不会顺利。”




“但是,绝对让人印象深刻。”




把第一次约会安排在花火大会这天不是没有道理的。她牵起白鹭千圣的手。掌心的温度叫人怀念。小时候她们就喜欢牵着手在人群之中穿行。不过,青梅竹马和恋人终归是不一样的。牵手远远不能满足她对于约会的幻想。眼前还有无数有趣的事情等待她们去挑战。




“千圣,要和我一起创造新的回忆吗?”




“我只是一直都在等你先开口。”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