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王子的面具背后是公主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9-02 19:34
点击:1031
章节字数:339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薰x千圣(上次打了一日新娘活动,很好奇千圣对这个事情会有什么反应,顺便胡乱脑补了一下薰喜欢扮王子的原因。活动的时候她们还是二年级,请忽略这个bug(x




众所周知,羽丘的王子殿下不单单属于羽丘。她还属于花女。




花女的学生中,没有听说过濑田薰这个名字的人屈指可数,甚至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加入了羽丘的薰王子后援会,常常趁着课余时间跑到邻校去参加茶话会交流心得体验。当然,这是不能被风纪委员冰川纱夜知晓的秘密,否则她一定会板着那张漂亮的脸开始说教——“根据校规,花女的学生禁止参与外校的奇怪活动。”




在校园里随处都能听见关于濑田薰的热烈讨论。诸如“之前薰前辈在Hello, Happy World的live上真是太帅气了”,“吉他的solo简直没得说”,“不仅长相帅气,而且身材也好棒啊”,“那么高的个子,一看就好有安全感”,“做个模特什么的完全不在话下吧”,“但人家的志向是当舞台剧演员啦”,“那也很好,千万不可以辜负那张脸”,“好想知道她会喜欢什么样的人啊”,“据说只要送给她巧克力就能得到回赠”,“我在羽丘的同学说,昨天又有人向她告白失败了”,“不过拒绝的时候温柔得能滴出水来”,“不对,不论什么时候她都是一样温柔”,“我也想要被拒绝一次试试啊”,“当初我为什么没选羽丘”之类的话简直不绝于耳,实在让人疑惑自己究竟身处哪所学校。




作为花女学生里绝无仅有的,唯一一个从来不主动谈论濑田薰的人,白鹭千圣每天都生活在这种疑惑之中,为此还曾经建议学生会举办一场爱校主题讲座。最终使她中止这项行动的主要原因是学生会长白金燐子实在不擅长在公开场合发表演讲。她向来都以温柔亲和的完美形象示人,当然不会强人所难,但也无法亲自出马当众朗读那篇讲稿——拟稿的时候她正在气头上,事后重读才发现字里行间的火药味有多浓,就像在冲羽丘宣战一样,这可不符合她一贯的人设。为了保全所有人的颜面,她听从理智的声音,放弃了举办讲座的计划。除了白金燐子、市谷有咲和她自己,没有第四个人知道这件事情。




至于她当时为什么会感觉那么恼火,自然也是因为那位可恶的王子殿下。




那天早晨,她一走进学校就听见有人在祝贺山吹纱绫新婚愉快。新婚愉快?她在心里好奇地问。和谁?说不上为什么,她关注的重点竟然不是这个年纪到底可不可以结婚,而首先是那位结婚对象。或许,她想了想,因为我不是冰川同学吧。她从来都不是那种乐于打听八卦传闻的人,和山吹纱绫也不算非常熟识,但还是忍不住偷偷关注起了学妹们的对话,竖起耳朵屏住呼吸,假装不经意地放缓脚步,换鞋的动作也比平时慢一拍。因为隔着一排鞋柜,没有人注意到她在偷听。




“纱绫穿婚纱的样子真是太漂亮了!”




“是说,我看得目不转睛呢!”




“薰前辈也太帅气了,我才只看了一眼就觉得脸烫得可以煎鸡蛋。”




“没错没错!那身西装根本就是为她量身定制的吧?”




“换男生穿肯定没有这么好的效果!”




“说真的喔,纱绫和薰前辈站在一起很般配呢。”




“好啦,真的是,就别开我的玩笑啦,只是稍微帮个忙而已,可不要到处去说喔。”




“还需要我们保密吗,照片都挂出来了耶。”




“你绝对会被羽丘的人嫉妒死。”




热闹的交谈声逐渐远去,她却愣愣地僵在了原地。花女的学生喜欢谈论濑田薰,她早就坦然接受了这个现实。放在平时,只要充耳不闻就可以了,但这件事情实在太不寻常了。她们谈论的是——结婚?濑田薰和山吹纱绫?甚至婚纱照都挂出来了?她平生第一次感到这么震惊。她们究竟是怎么产生交集的?虽然只要稍微动动脑筋就能知道,那两人绝对不可能真的结婚,但她依然感觉胸口又堵又闷,想要即刻弄清楚事情的原委。还有,可能的话,她想要见识一下那张婚纱照,看看新郎究竟有多帅气,这对新人究竟有多般配。意识到自己极有可能是最后一批得知这件事情的人,她失落得简直难以言喻。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之后,她干净利落地换好了鞋。身体没有想象中的僵硬,走起路来也不觉得费力。但愿花音不会看出我的异常,她在心里默默祈祷。




“千圣,你还好吗?你的脸色看起来有点差。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吗?是PasPale的练习太辛苦了吗?”




她摇摇头,无心感叹松原花音惊人的观察力,反而想到了她和山吹纱绫的联系。




“花音最近有参加过鼓手的聚会吗?”




“嗯,昨天就去参加了。”




“是吗?有听到什么传闻吗?”




“什么传闻呀?”




“就是比较有趣的事情。”




“我想想喔——啊,想到了!是和小纱绫有关的!”




“嗯?是什么?”




“她和薰同学帮一间新开张的结婚礼堂拍了宣传广告。听说是因为模特无法到场才会临时拜托她们的。”




“是吗?”




“是喔,当时巴和小亚子正好经过,以为她们是真的要结婚,还打算把小纱绫从薰同学手上抢下来。”




“让我想想,那家伙肯定是一副不肯退让的样子吧——说些什么会保护我的小猫咪之类的话。”




“千圣是怎么知道的?”




“……猜的。”




“当时巴和小亚子可急坏了,因为薰同学一直说个不停,就是说不到重点。明明只要说出是在拍广告就好了。”




她实在忍不住,在心里向自己引以为傲的表情管理说了句抱歉,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和宇田川姐妹的交情不深,但多少能够想象当时的情景——望着滔滔不绝的濑田薰,她们肯定觉得特别无奈,而且还很后悔闯进礼堂。




“那后来呢?”




“是小纱绫把事情解释清楚的。巴和小亚子都好害羞,觉得自己闹了大乌龙,那天说起来的时候还很脸红。”




“闹乌龙的明明是那个笨蛋吧……”




松原花音托起下巴,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千圣只在意薰同学出场的部分呢。”




“因为她出场的时候总是比较好笑。”




她急忙否认对濑田薰的关注,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婚纱照的事情总算是水落石出了。她就知道,和濑田薰有关的事情都不会复杂到哪里去。除了想不通濑田薰在五年之内发生巨大转变的原因之外,她自认为已经对这位青梅竹马的言行举止了若指掌。胸口淤积的烦闷终于得到了疏通。后来的一整天她都感觉心情舒畅,直至傍晚经过商店街看见那张巨幅婚纱照。




坦白地说,濑田薰的新郎扮相简直无可挑剔,她终于懂得了其他女孩子热衷于她的原因。只是,这和她童年时的设想完全不相符。尽管一直被视为少年老成的典型,但她同时也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会幻想自己的婚礼可能是什么样。在她曾经的想象中,濑田薰是她的新娘,是要和她一起穿婚纱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穿着纯白西装,假装是个新郎。濑田薰那些假扮王子的戏码,她嘴上虽然从来不说,心里其实讨厌得要命。




一想到这些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回家之后一鼓作气写好了讲稿。语气激昂,措辞强硬。白金燐子看了之后一个劲地摇头,连声说自己绝对无法胜任,还表示对她有了新的认识。她这才终于恢复了理智,从此再也不提什么爱校讲座。羽丘的学生在不知不觉中避开了一场世界大战,只有毫无自觉的濑田薰是个例外。




“千圣,你看,这是我之前和纱绫一起拍的婚纱广告。我穿上西装的样子很梦幻吧?”




她们一起出门途经商店街的时候,濑田薰几乎是蹦跳着踩上这颗地雷的。




“一点也不。”




她闷闷地回答。




“真是一只嘴硬的小猫咪,所有人都说我——”




“那又如何?在我心里,一点也不梦幻。”




濑田薰看上去似乎有些慌乱,但仍然强装出镇定的模样,双眼紧盯婚纱照里的自己,喃喃自语。




“为什么觉得不梦幻呢……我不像帅气的新郎吗?”




“不像。”




“骗人!”




突如其来的感情爆发着实吓了她一跳。她自觉地停下脚步,望向略显无助的濑田薰,主动牵起了她的手。一见到濑田薰露出这副神情,她就觉得像是回到了小时候,语气里的冷淡顿时一扫而空,连称呼都变得亲切。




“小薰?”




“我不像新郎的话……怎么和小千结婚?”




“你说什么?”




“小千不是说过……长大以后要做我的新娘吗?”




她瞪大了双眼,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也闹了个大乌龙。可是,她明明记得情况是反过来的。




“我真的说过这样的话?”




“当然!”




“你没有记错吧?是我当你的新娘?不是你当我的?”




“当然没有记错!我是认真的!”




她罕见地露出一丝羞赧,不知所措地看着濑田薰。她承认她的记忆可能出了一点小问题,但坚决不认为自己应该受到责备。她的小薰是个那么胆小害羞的女孩子,总是喜欢躲在她的身后,向她寻求安慰。下意识地把小薰当作自己的新娘,又有什么不对?她终于解开了那个长久以来一直困扰她的谜团。原来公主之所以会成为王子,是因为想要做另一位公主的新郎。




“可是——”她忽然起了恶作剧的兴致,指住婚纱照里的山吹纱绫,“你现在已经有一位漂亮的新娘了,我该怎么办呢?”




濑田薰立刻低下头,脚尖来回摩擦地上的碎石子,闭着嘴巴小声哼哼。




“薰,大声一点,我听不清。”




“要我做你的新娘也不是不可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