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搭讪游戏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9-01 10:22
点击:987
章节字数:232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薰x千圣(想开车又没驾照就成了这样。大约是成年以后交往不久发生争吵的日常。脑洞出自《爱在黎明破晓前》和《搭车游戏》。




她注意那个金发女人已经很久了。




就是那个和她隔了一条走道,斜斜地倚靠在临窗的座位上,手里捧着一叠纸的金发女人。




通常说来,她想,在火车上拿一本书更合情理。不过那显然不是一本书。从她所在的位置望过去,能看见纸上密密麻麻的小字,除去显而易见的印刷体之外,似乎还有一部分手写的痕迹,不过看不清是用什么语言写成的。这趟开往巴黎的列车就像一座微缩的国际都市。你永远无法在乘客开口之前猜中他们来自哪个国家。




比如坐在她背面的那对青年男女。他们自上车起就一刻都没有消停。听语气是在吵架,而且还吵得很凶。她只能勉强分辨出两人在说德语,但不确定他们是不是德国人。奥地利人不也说德语吗?她对情侣闹别扭这种事情尤其感兴趣,可惜,念大学的时候没有多修一门外语,否则这时候无论如何也不会觉得无聊。假如当事人不介意的话,她甚至愿意帮忙做裁判。




她把目光投向那个金发女人。和她不同,金发女人对那两人似乎颇有意见。她已经找出了规律。每次男人提高嗓音,或是女人声音变尖,金发女人都会皱一下眉,然后用手指住纸上的文字,仿佛生怕忘记读到了哪里。她忍不住偷笑。金发女人长了一副东亚人的面孔,皮肤白皙,五官精致,身材娇小,曲线柔和,与欧洲人相比宛如未成年的少女。她想,这大概是东亚人的通病,含蓄委婉,低调温柔,宁可自己受委屈,也不当面提意见。毕竟她自己就是这样的人。不过她已经准备换座位了。车上到处都是空位。躲到下一节车厢,或者餐车,都是不错的选择。但是,她不想一个人离开。




于是她长久地望住金发女人,心中暗暗祈祷,希望对方能够接收到自己的信号。或许上帝真的有在聆听她的心声。大约两分钟后,一直专注于阅读的金发女人忽然抬眼看向她所在的位置。短暂的眼神交流之后她们达成了共识。她拎起背包走到金发女人身边,正打算邀请她和自己一起离开,那对情侣却突然安静了。她有些尴尬地杵在原地。金发女人冲她扬起嘴角,欲言又止。她急忙指住一旁的空位,不假思索地用英语发问。




“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金发女人愣了一下,敛起笑容冲她点头。她大大方方地坐下,手肘支在小桌板上,手掌托起下巴,看向那对情侣。




“你知道他们在吵什么吗?”




“不知道,我的德语不太好。”




金发女人用英语回答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很好奇。”




“你的好奇心很重啊。”




“好奇心可是人类进步的动力。”




“那么,可惜,你在这件事情上无法继续进步了。”




她吐了吐舌头。




“现在这不重要了。因为他们已经不吵了。我猜他们讲和了。”




“大概吧。”




“我羡慕这样的情侣。”




“为什么这样说?”




“至少他们愿意把自己的不满发泄出来。我的女朋友——”




“女朋友?”




金发女人似乎有些惊讶,表情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啊,是啊,女朋友。她是那种不擅长表达的类型,遇到事情只会冷战,我很头疼。”




“所以你们分手了吗?”




她倒吸一口凉气,干干地笑了两声。




“好犀利的问题。我还以为你会是那种比较含蓄的女孩。你知道的,亚洲人都——”




“你也是亚洲人,对吗?”




“我是日本人。”




“可你的英语说得很标准。”




“我会骄傲的。你呢?中国人?还是韩国人?”




金发女人扬起手中的那叠纸。她偏过头一看,上面写的都是日文。她于是切换回母语。




“我猜你生活在东京?”




“是的。”




“那我们或许曾经见过。我一直觉得你很面善。”




“可能。”




“请相信我并不是因为见你长得漂亮才这样说的。那太老套了不是吗?”




“是吧。”




金发女人的语气相当冷淡,但她并没有被挫败感击倒。




“你是准备去巴黎旅游吗?”




“不是,只是工作。”




“这样。我刚从撒丁度假回来,巴黎是旅程的最后一站,如果她没有和我闹别扭,这会是个完美的夏天。”




“哦?”金发女人挑了挑眉,“让我来梳理一下,现在的情况是,你们约好一起去巴黎,但在中途发生争执,所以你想和她分手,在火车上寻觅一夜情对象?”




“老天,我看上去是那样的人吗?”




“坦白地说,你听上去很像。”




“所以,你认为我刚刚是在和你调情?”




“我只是比较擅长解读暗示。”




她无可奈何地摊开双手。




“真是完全被你看穿了。”




“难道你以为我是会答应这种事情的人?”




“为什么不呢?我们正在去巴黎的火车上。浪漫之都。多么梦幻。”




“我感觉受到了冒犯。”




“或许是我找错了人。我应该去那边那个车厢看看。”




她玩味地盯着金发女人,缓缓起身佯装准备离开。金发女人咬了咬牙,在她经过之际攥住她的手腕。恰巧列车停靠在维也纳站台。




“跟我下车!”




她们随意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家酒店。虽然一夜情是她的大胆提议,占据主导权的却是那个金发女人。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推进房间,重重地倒在了床上。说老实话,这个结果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只能说人不可貌相。金发女人比看上去强势得多,她没有丝毫抵抗的余地,唇齿间满是熟悉的唇膏香气,顺畅的呼吸成了奢侈品,双手被推过头顶按在床头,衬衫的衣扣几乎是被扯开的。金发女人俯看着她,指尖从锁骨一路滑至小腹,粗暴地分开她修长的双腿,温热的掌心紧贴在她的腿根,像是故意吊人胃口似的不肯继续下去。




“你的女朋友应该会更温柔一些吧?”




“我倒是希望她像你一样。这也是一种表达情感的方式,激烈一点也没关系,只是不要把什么都闷在心里。我是很乐意改正错误的,只要她肯给我机会。”




金发女人的表情稍稍松动了一些。她趁机解放了双手,弓身勾住她的脖子,低声对她耳语。




“为什么不继续?没有经验吗?嗯?”




金发女人耳根涨得通红。




“怎么——可能——”




“我感觉好像真的是这样。我的感觉一向很准。”




她反手把金发女人压在身下。后者认命一般闭上双眼,没有抵抗,没有挣扎,只是咬住指节不再看她。




“没有办法,谁叫我是那个比较擅长表达的人。”




“不要亲在脖子上!我明天还要拍戏!”




“遵命,我的公主殿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