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客场作战容易受到场地限制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8-31 21:47
点击:1160
章节字数:38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薰x千圣(脑补了原作背景下两人交往以后会是什么样的。感觉薰可能更像超级纯情的笨蛋少女,当然也不排除其他可能。千圣妹妹的名字我瞎编的啦。




濑田薰十分后悔和冰川日菜还有大和麻弥共进午餐。




“薰和小千圣已经上到几垒啦?”




听到冰川日菜的爆炸性发言,大和麻弥也跟着补充了一句。




“不是我们八卦,只是千圣同学每天都那么忙,你们真的有好好相处吗?”




还不等当事人回答,冰川日菜又说。




“对啊,又不像我和彩,虽然不是同校,但练习的时候可以见面。”




不经意的对比最为致命。她差点把刚喝下去的牛奶全部吐出来。冰川日菜灵活地闪到了一旁。大和麻弥及时地递上了纸巾。她接过以后狼狈地捂住嘴巴,垂着脑袋呛个不停。




幸好,她边咳嗽边想,幸好被呛到了,否则就会被看出脸红了。羽丘的王子殿下不论在何时何地都能做到游刃有余,但有三种情况是例外,高空、鬼屋和白鹭千圣。即使花女的公主殿下此刻并不在场,只是以名字出现在她们的对话里,她也依旧会感觉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她无法回答冰川日菜的问题。因为,假如真的要用棒球比赛来形容她和白鹭千圣之间的进展,那么比赛根本没有开始。也就是说,除去确定恋人关系之外,牵手、拥抱、接吻,这些肢体接触,一样都没有发生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她们不是同学,没有机会一起上下学,又各自都有乐团活动,而且白鹭千圣还是艺人,光是想到那张密密麻麻的日程表她就感觉头皮发麻,能够做到不去打扰恋人宝贵的休息时间就已经是极限了,“想要更多地和千圣接触”这种心情只能暂且按下不提。




“难道说,薰其实意外的纯情吗?”




冰川日菜托起下巴,若有所思地说。大和麻弥也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




“这么一说,好像的确是见过她在千圣同学面前脸——”




“等等!快点停下!这个话题……不够梦幻。”




再不制止这两个人的话,她的颜面就难保了。




不过她们倒是提醒了她。想要与恋人拉近关系,时间是必要条件之一。只是,要如何才能挤出这些时间呢?哪一方都有不愿舍弃的活动。她不希望恋人抛下一切迁就自己,也清楚白鹭千圣抱着同样的想法。不过这样一来,情况似乎陷入了不可调和的境地。就在她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手机的短信提示音突然响了起来。




“薰,今晚要来我家留宿吗?”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吗?大把的时间就这样送上门了。她情不自禁地对着屏幕傻笑起来。




“哎?千圣怎么会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足足过了五分钟她才收到第二条短信。




“因为爸爸妈妈都出差了,诗织也在外面参加集训,家里只剩我和Leo了。”




她立刻联想到小时候的情形。隔壁的白鹭夫妇每次出远门之前都会把两个女儿托付给她的父母。于是她不假思索地回复白鹭千圣。




“那千圣来我家不就好了吗?还可以吃到我妈妈做的饭。千圣不是不太擅长做饭吗?一个人呆在家里肯定不行。放学之后我去花女接你。先回去把Leo照顾好,然后再一起回我家。”




之后她的手机再也没有响过。她想当然地把这看成是默认。




放学以后她马不停蹄地赶到花女,远远地就瞧见白鹭千圣站在路边拎着书包左顾右盼。她快步走上前,接过了白鹭千圣的书包。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白鹭千圣似乎不太愿意把书包交给她。但她没有多想,仗着腿长向前迈了两步,回过头冲着恋人露出灿烂的笑容。白鹭千圣微微一怔,先前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绷着的脸终于由阴转晴。




她们一路晃荡到附近的电车站台。虽然已经不记得上次一起乘电车是在什么时候,但要让她忘记白鹭千圣少有的缺点还是挺难的。




“千圣要跟紧我喔,不然可能会走丢。”




听到她的揶揄,白鹭千圣明显有些气恼,从她手里夺过了自己的书包。但不是为了和她保持距离,而是为了能够牵住她的手。她顿时感觉心跳得飞快。她记得户山香澄喜欢说“心动不已”这种莫名其妙的词语,也记得好多女孩子都曾经说过在她面前总是感觉心动不已。此前她一直认为这个词语背后的含义虚无缥缈,无论如何也难以发生在自己身上。可是现在,本应该让别人感到心动不已的王子面对公主心跳得飞快。




她心神恍惚地跟在不擅长看电车线路图的白鹭千圣身后,直至发觉走错了站台才终于回过神,忍不住轻轻捏了捏白鹭千圣的手指。




“这种时候千圣就放心依赖我好了。”




电车里的乘客不多,空位随处可见。或许是因为平时既不能落下学习又要兼顾工作,白鹭千圣一落座就显得疲倦不堪,脑袋抵在她的肩膀上,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她体贴地调整坐姿降下肩膀,突然意识到高个子也有高个子的不便之处。她天真地以为白鹭千圣真的会不顾形象地在电车上睡着,于是鼓起勇气覆住了白鹭千圣搭在膝盖上的手。但是,掌心温热柔软的触感告诉她,白鹭千圣非但没有睡着,还把她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趁她不注意时悄悄翻转了手掌,将她指间的缝隙填得满满当当。她低下头抿起嘴角,偷笑着和恋人十指相扣。




白鹭千圣在短信中提到的Leo是一条温顺驯服的金毛,早在她搬家之前就已经和她熟识,一见她就黏上来舔她的皮鞋。她难得正经地想过,以后家里也要养一条Leo这样的乖狗狗。她和白鹭千圣的家。白鹭千圣安置好狗粮和水,往书包里放了几件换洗衣物,在门前和Leo告别之后,又和她踏上了电车之旅。




不巧的是,这一次电车里人头攒动,她牵着白鹭千圣穿过拥挤的人潮走到车门附近,握住拉环。白鹭千圣虽然比她矮上不少,却也可以轻松碰到拉环,不过偏偏没有这样做,而是勾住了她的手肘,仰头看着她的侧脸,笑容透过车窗玻璃尽数落入她的眼底。她不会期盼电车像这样一直开个不停,因为她们将要抵达的目的地是她的家。这些发生在电车上的亲密接触,她们往后还有许多机会去重现。




到家之后,白鹭千圣乖巧地向她的父母问好。因为两家往来多年,倒也不必太过客气,她的母亲一向把白鹭千圣看作二女儿。餐桌上白鹭千圣感叹伯母的厨艺一如既往的好。她的母亲笑容可掬地说出了女儿的小心思。




“是薰说千圣这几年口味变了不少,特地叮嘱我要注意的,千圣喜欢真是太好啦。以后我还可以教你怎么做喔,那样就可以给喜欢的人做爱心便当啰。”




她的脸颊微微泛红,余光偷瞄白鹭千圣,情况和她一模一样。她最喜欢母亲做的饭菜。虽然目前还无法吃到白鹭千圣的料理,但她已经认定自己绝对也会喜欢。饭后她主动请缨去厨房洗碗,被母亲毫不留情地戳穿。




“明明平时从来都不洗碗,只是想在千圣面前留个好印象吧。”




她差点把碗打破,急忙洗了手擦干,拉上在一旁偷笑的白鹭千圣躲回房间,无可奈何地抱怨母亲不给她面子。白鹭千圣学着她的招牌动作,双手一摊,笑意压过了故作深沉的嗓音。




“这可真是梦幻至极。”




因为不是同校同学,作业的内容不一样,她们只好各写各的。有两次她遇上难解的数学题,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解题思路。白鹭千圣仅仅随意瞥了一眼题目,就轻而易举地用三种解法算出了答案。那句她在电车站台耍帅说的台词,被白鹭千圣一字不落地还了回来。




“这种时候小薰就放心依赖我好了。”




“小……薰……”




她小声重复了一遍。




“就算只有我们两个,也还是感觉好害羞……”




“可是,很可爱喔,小薰——”




白鹭千圣故意说得一字一顿,简直就是她命中注定的克星。




晚间她们一前一后地洗了澡,她盘腿坐在白鹭千圣背后帮她吹头发,指尖有意无意扫过她的耳廓,托起一绺金黄的发丝,垂下头悄悄亲吻发梢,贪婪地吸取恋人发间的香气。




睡前关灯之际,白鹭千圣不忘拿童年往事调侃她,问她是不是还要开着灯才敢睡觉。她听了之后立刻缩回手,没有关灯就钻进了被窝,对着白鹭千圣点头。发丝摩擦着枕头,发出一阵沙沙声。




“开灯睡觉可以看清千圣的脸,平时都没有机会看到,今晚想要多看一会儿。”




“但……但是……开着灯……”




“千圣不喜欢吗?那我还是关了吧。”




“嗯……”




咔嗒。




因为拉了窗帘,月光透不进来,房间里顿时漆黑一片,好在她熟悉家具的陈设,转眼又爬回了床上,紧挨着白鹭千圣躺下。小时候她们也是这样过夜的,还会在闭眼之前勾住对方的小指。因为那时候的她实在不争气,一直不敢独自一人关灯睡觉,非得用这种笨办法确认小千会保护她不受黑暗侵害。




想到这里,她握住了白鹭千圣的手。白鹭千圣的呼吸声忽然变得急促起来。她仿佛受到了感染,觉得有些喘不上气。心脏猛烈地撞击着胸膛,手心一阵接一阵地发热。她由衷地认为这个时候非常适合接吻。只要稍一偏头,她的嘴唇就能碰到白鹭千圣的脸。可是,她无法确定是否会遭到拒绝,或许接吻对于才刚刚牵上手的她们来说还为时尚早;也不能肯定白鹭千圣是否同样渴求这种程度的亲密接触。所以,她有必要征求一下当事人的意见。




“嗯……千圣?”




她犹犹豫豫地呼唤着恋人的名字。




“嗯?”




白鹭千圣的声音有些不自然。




“……我可以吻你吗?”




“可以。”




“那我要上了。”




“嗯。”




她咽了咽口水,费力地侧过头,发干的嘴唇蜻蜓点水一般擦过白鹭千圣的脸颊。脑袋还想仔细体味,身体却不由自主地缩了回去。定下的目标明明是接吻,行动的时候却打了一折。平时面对其他女孩子的那种余裕此刻完全消失殆尽。不仅浑身僵硬动弹不得,而且大脑空空如也,就连莎士比亚的名言都忘得一干二净。




黑暗之中,白鹭千圣忽然翻了个身。等她迟钝地反应过来时,白鹭千圣已经吻住了她。虽然只是嘴唇贴着嘴唇不放,但也比她强一百倍。何况白鹭千圣的行动力远远高出她的想象。她自觉地伸手环住恋人。更多,她还想要更多,更多更深入的接触。可是,白鹭千圣完全没有要继续下去的意思。恰好,门外还传来了父母的交谈声,她们停得正是时候。但她只觉得自己几乎被突如其来的空虚感压垮,双手来回拉扯着白鹭千圣的袖管。




“千……圣?不继续了吗?我还想——”




“所以才说想要你到我家留宿……”




“哎?原来千圣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打算的?”




“是薰反应太迟钝了,明明不可能不懂的……”




“没有办法,因为和你在一起的是小薰嘛。”




“唯独这种时候希望你可以再做回薰。”




“是吗——”




堵住白鹭千圣的嘴巴之前,她贴心地留下了一句忠告。




“那么,要记得忍住不可以发出声音喔。”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