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你我她她共处一室愉悦谈天,悠愉生活几十年,友谊爱情地久天长。

作者:FNKA
更新时间:2019-08-13 00:55
点击:348
章节字数:46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竟然大白天就这样腻在一起。”忍受不了沙发那边的粉红色氛围,茉莉跟着晴美来到一旁的隔间沏茶,抱怨之余还不忘随手关上了门,

“怎么?羡慕了?”晴美摆弄着茶具,淡淡说道,

“不羡慕,只是觉得芽衣姐跟柚子姐都在一起那么多年了欸~还是这么小家子气。”

“你跟她也差不了多少吧?”晴美听罢,忍不住翻了白眼,

想起上次两个人一起去海边避暑时,茉莉险些就要跟过来搭讪的几个男人动起手,虽然后来被自己拦下来了,她却还像一只护食的小野猫似的,对过往的来人虎视眈眈,那模样晴美看了都觉得她恨不能下一秒要拿出长布把自己裹成木乃伊样了。

“是吗?我不觉得欸~”茉莉笑道,她不安分的拉过晴美的手,轻吻了下手腕的内侧,那是能够感受到脉搏的地方,让她不禁有些心痒痒的,

“不行哦,柚子亲她们还在那边等着呢。”晴美的注意力还放在茶具上,只是一手操作着实麻烦,被握住的手想必也不好挣脱,她索性用那只手捏起茉莉的下巴,

“那怎么办?我不想忍呢~”被半强制性的稍仰起头,茉莉也不恼,一双仿佛看厌了万物的眸子里此时却装满了柔情,握着晴美手腕的手迟迟没有放开,甚至还在用拇指的指腹缓缓摩挲那一小片皮肤,

这样的话语、以及这样的小动作,对晴美而言不是勾引是什么?

“你啊…”晴美不再多说什么,直接吻住了那双引诱她已久的唇瓣,两个人口舌间的温度相融汇,逐渐紊乱的气息使隔间里的氛围变得暧昧,晴美和茉莉一心沉溺于这个吻,丝毫不克制自己的声音,交换唾液所发出的细碎声响在这个过分安静的环境中被衬得尤其清晰。

不知是否由于春季降至,这几日来晴美与茉莉可以说是夜夜笙歌,奈何她们的体质都不同于常人,体力不受限制也就造成了容易欲求不满的后果,同时也让晴美有些担心会不会演变成纵欲过度,然而这些琐碎的念想总是会在与茉莉亲密的过程中轻易消散,届时,晴美便又会情不自禁放任其行了。

“你就不能…克制一点…”晴美率先结束了这个吻,心中埋怨眼前这个磨人的家伙,不知不觉又被她牵着走了,

“不要~”茉莉一贯的娇嗔,对晴美总是一如既往的受用,

“哈…”晴美调整好呼吸,轻拍了下眼前的人示意她先行离开,语气无奈却又不乏宠溺,“先这样吧,磨蹭太久的话柚子亲她们过来就麻烦了。”

“嘻…”茉莉轻笑一声,并不打算听话,“我倒是觉得她们不会呢~”

如茉莉所说,此时此刻在大厅里独处的两个人,确实是处在无暇顾及他人的情况中…

“芽、芽衣…哈…”柚子热情主动地吻着眼前的心上人,久久不见满足之意,

“别…”被索取的芽衣虽是说着拒绝的话语,却是盛情难却,只得任凭柚子吻着,

刚才晴美二人离开后,柚子便有些按耐不住自己的小心思,与芽衣相扣的手开始不老实的做起小动作来,她勾起拇指,用指尖轻刮芽衣的手心,这样的感触让芽衣直感心头一颤,仿佛柚子的指尖附带某种魔法,能够透过这样的小动作轻易地撩拨她的心弦。

与晴美茉莉不同,柚子和芽衣已经许久没有亲热过了,主要是因为严冬时怕冷的柚子总会不自觉靠近芽衣,温暖的被窝里紧挨在一起的恋人,总是有些暧昧的,可是柚子终归没有那么好的体力,连续几夜的春宵过后她便有了些纵欲过度的倾向,后来芽衣就明令禁止了她睡前的毛手毛脚的行为——以分床睡来要挟。

然后柚子便真的老老实实地忍耐到了现在,更准确地说,是忍耐到晴美和茉莉离开吧…

“芽衣…我…”柚子的舌还在芽衣的口中胡搅蛮缠,唇瓣分分合合,宛若藕断丝连般,不时还黏连着一道晶莹的银丝,

“停、停下…这里不是我们家…”在柚子猛烈的进攻下,芽衣这番说辞尽显苍白,

“我不要…刚才,茉莉说了…”热烈的吻没有停歇,柚子的手也开始探入芽衣的衣下作乱,她含糊不清地说道,“芽衣看起来好像欲求不满。”

欲求不满?这一词传入芽衣的耳畔,好像是当头棒喝,让她怔住了好一会儿,过后一阵不满涌上心头,难怪柚子在她们离开之后就有些不对劲,这莫非是被那个粉色的小矮子摆了一道?

“我欲求不满?”芽衣倏然起身,摁住柚子的肩头将她推倒在沙发上,“你作为我的恋人,这种事也需要道听途说?”

“嗯?欸?”一心陷在刚才的长吻中的柚子突然被中断,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便一下倒在沙发上,眼前是一脸正色的芽衣,她不由得面露茫然,“我、我没有…”

“没有?”芽衣望着柚子,希望从那双总是丰富的眸中看出什么,“你想要的是什么?”

“我…”面对芽衣,柚子一时间竟有些瞪目结舌,仿佛有什么卡在喉里,吐字都是那么困难,最后好不容易说出口的也是细如蚊声,“要你…”

“知道了。”芽衣闻言,微微扬起了嘴角,眼眸中的严厉也不禁软化了些许,她俯身在柚子的耳边轻声道,“回去会满足你,在这里不行。”

“好…”柚子听罢,随即双手并用捂住了发热的脸颊,不敢再看眼前的人,芽衣怎么能、怎么可以让她说出这么羞耻的话啊!又不是在家里,要她等下怎么面对晴美和茉莉啊!

正如此想着,让她心中纠结的两个人便回到了大厅,芽衣早已重新端坐在一旁,只有她还保持着双手掩面的姿势,别扭地坐在沙发上,

“咦~柚子姐这是怎么了?”眼尖的茉莉自然是一过来便发现了端倪,从柚子的指缝间还能看到分明的绯红,即使芽衣只是面无表情地在喝茶,她也能知晓了事情的一二,看来是自己刚才对柚子说的话奏效了呢~

“没、没事…”柚子自知脸上的一片通红是瞒不住了,这才缓缓放下手,只是依旧不敢去看身边的人,眼睛紧盯自己的鞋头,

“可是脸好红呢?”似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这一乐子,茉莉刻意在柚子身旁的位置上坐下,出口的语气貌似关怀,眼神却满是探究的意味,

“啊!那个!晴美美我帮你端!”感受到身边人的视线,柚子有些坐立难安,看见晴美端着茶杯走来便像是见到救星一般,局促地起身向那人走去,

柚子离开后沙发上俨然只剩芽衣和茉莉,同坐在一起,两个人的神态却不尽相同——芽衣无论何时总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就连坐姿都是教科书般的端庄得体,相比之下茉莉就差得远了,她好像是一个软塌塌的娃娃,一沾沙发便悠哉游哉地倚靠在上面,慵懒的姿态一览无余。

“柚子姐还是老样子呢~”茉莉的声音不大,显然是单独说给芽衣听的,

“是啊,你也没变呢。”芽衣的眼神落在茉莉身上,淡淡说道,

“欸~不要说得这么生疏嘛,好像我们很久没见过一样。”

“回敬你罢了。”

“还是一样爱吃醋呀~”茉莉迎上芽衣的视线,嫣然一笑,

“我没有吃醋,我也不需要吃醋。”芽衣淡淡说道,“退一万步说,就算你要争,柚子也只能是我的。”

“哎呀~我才不跟你争呢~”茉莉脸上笑容更深了,看着眼前这个所作所为对不上口中所说的人,她甚至有些想要笑出声,

“说什么呢?”这时,晴美走到茉莉身边,轻敲了一下那粉色的脑袋,刚才被柚子夺走了茶杯,心中还存有疑惑的她在看见茉莉一脸坏笑之后便了然,肯定是这家伙又欺负她的柚子亲了吧?

“前辈~怎么能打我…”刚才还在咧嘴笑的人随即撅起了嘴,嗔怪的意味浓重,

“你这家伙,又捉弄柚子亲吧?”说罢,晴美又弹了下茉莉的额头,算是替挚友报了仇,

“呀…”也不知晴美哪来的力气,区区指弹额头就让茉莉都不由得将脑袋后仰了些,“前辈你真是!”

这边两个人还在争论不休时,另一边的柚子也已经将几个茶杯放好,她连同茶杯底下的托盘一起递给芽衣一杯,还不忘嘱咐道,“还有点烫哦。”

芽衣接过并道谢,看着柚子似乎因为专注于端放茶杯而忘却了刚才的羞赧,她也只是不经意地轻颤了下睫毛,没有再说什么。

“对了。”这时,柚子似是想起了什么,一屁股坐回原先自己的位置,坐在茉莉和芽衣中间,看着站在茉莉跟前的晴美开口道,“晴美美刚才怎么一直不开门?”

“啊?呃…”被问及的人一时语塞,在她寻思如何作答时,却被身边的人接了话茬,

“没事呀~前辈赖床了,我好说歹说叫了好久唷~她都不肯起来。”茉莉笑道,语气很是不以为然,丝毫不见撒谎的痕迹,

“喔~这样啊。”柚子很轻易地相信了这番说辞,“晴美美会赖床真是很少见呢。”

“哈哈,是啊…”晴美微笑回应,一手却在其他人看不见的角度掐着茉莉胳膊下的软肉,

芽衣目光轻描淡写地扫过这几个人,心中有些感慨茉莉看人之准,常年的同居生活让芽衣没有多在意柚子的变化,现在看来还真是跟从前一般单纯。

虽然没有很确切的证明,但是从晴美二人刚从楼上下来时的模样来看,显然是刚做过什么——晴美的脸上虽是一副无事发生的笑容,藏在发间的颈上却贴着一片全新的创可贴,垂落在身后的发梢也未干透,明摆着是刚出浴的样子,而她身旁的茉莉在望向她时眼底还存有一丝迷离,如此想来,这两个人做过什么耗时间的事情也十分明了了。

她们的聚会很和谐,像是许多年前几个人初见面时那样,欢声笑语,让每个人都不自觉心情舒畅,她们所谈论的话题也很简单,兜兜转转又会绕到女孩子大都会在意的那个方面上…

“还是晴美美好呢,发育到最好的时期就定格了。”柚子轻叹一声,望向晴美胸前的丰盈时眼中还带有一丝羡慕,

“还好吧?我倒是觉得挺麻烦。”晴美也顺势低头瞅了眼,并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吹捧的地方,

“我很喜欢啊~”茉莉打岔道,全然不顾身旁的晴美投过来的眼神,“手感…啊!前辈你又敲我!”

“不然你想说什么?”晴美瞪了她一眼,

“哈哈哈~说得也是呢~”这时,柚子反倒笑出声来,“手感是挺好的。”

“别连你也笑啊,真是的…”晴美有些无可奈何,

“欸~你怎么不敲柚子姐…”

“柚子。”

“啊?那、那个…芽衣的也很好哦!”

“我不是那个意思。”芽衣闻言,脸色一沉,却还是耐心地提醒道,“茶要洒了。”

“呃…”柚子略显尴尬,只好埋头专注于手中的茶杯,

“哈哈哈哈哈…芽衣姐果然是深藏不露呢,什么时候来三p啊~”茉莉忍不住爆笑,两个人一唱一和似是正中她的笑点,以至于她笑得眼角都渗出了泪,

“你这小混蛋,乱说什么啊。”晴美抬手拍了下茉莉的大腿,真不知道怎样才能让自家恋人这张管不住的小嘴停下来,

“咦~前辈这是吃醋了吗?要4p的话也可以喔~”茉莉顺势握住了晴美的手,轻轻把玩着,

“不要跟我说这种蠢话。”晴美无奈,却还是任由茉莉握着自己的手,

“话说回来,柚子姐也是相当被爱着呢~”茉莉往旁边一倒,靠在晴美身上,

“欸?还好吧…”话茬忽然落在自己身上,柚子不禁有些羞涩,偷瞄了眼身旁的芽衣,感觉脸上又升温了,

四个人之所以能够在相识几十年之后还像曾经那般欢聚一堂,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她们都拥有了永恒的时间,无论时间如何流逝,对于这几个女孩都不会再有影响…茉莉在成为吸血鬼那一年便停止了生长,而身为普通人的柚子,在离家那三年间的某一时刻也成了这样,这其中的原委是后来经过几个人调查才得出的——被魔女眷爱之人会获得永生。

忽然记起了晴美那年随口的一句“和魔女做过的话就能够不老不死”,柚子不由得唏嘘,如今想来或许真的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经历了太多的传播途径,才成了晴美口中这般模样。

柚子一眼捕捉到了身边人藏在乌发下那有些泛红了的耳尖,不由自主轻笑一声,牵起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眼底柔情似水。

“是啊,毕竟是被魔女深爱着的人。”晴美自是不知柚子正在想些什么,她笑着说道,“柚子亲超罕见的哦。”

“这么说我也超罕见的吧?”深知晴美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松口说什么情话,茉莉便常常有意无意地调侃她…仗着自己是打破了那座铜墙铁壁的人,她愈发的肆无忌惮了,

“谁知道呢?”晴美淡淡说道,此话一出,果不其然瞥见了茉莉很是不满的表情,她强忍着笑意开口,“你是吸血鬼吧?是在靠你自己的力量也说不定啊?”

“前辈怎么这样。”茉莉随即皱起眉,坐直了身子望着晴美,双眸中满是哀怨…调侃归调侃,总还是有些期待的,显然晴美的回答与她心中的答案背道而驰了,

“你们冷静一下啊,听我说听我说…”柚子开口阻止了这俩人打情骂俏,晃了下与身边人紧扣着的手,有些兴奋地说道,“我跟芽衣打算要搬家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