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你我她她共处一室愉悦谈天,悠愉生活几十年,友谊爱情地久天长。

作者:FNKA
更新时间:2019-08-17 11:46
点击:321
章节字数:454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恬然平淡的日子总是流逝匆匆,对于某一些生活在远离人烟之地又不受岁月影响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前辈~你是怎么回事?”茉莉皱着眉,向独自坐在偌大餐桌前的女人走去,话音中不乏听出她的不满,“怎么能对体力不支的女朋友不管不顾,自己过来享受早餐。”

“我起来的时候叫过你了啊…”晴美闻言,不紧不慢地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当她抬眼望向来人后不由得一惊,还未来得及咽下的一口差点就被喷出,虽是被她克制住了,却还是难免呛到,“咳!你…就不能穿点什么再出来?”

此时此刻,映入晴美眼帘的是不着寸缕的茉莉,甚至连脚都是光着的,稍有些凌乱的粉色短发、细嫩的肌肤上几处惹眼的红痕…

晴美猛然意识到自己愈发深陷其中,只得悻悻地收回了视线——虽然已是多年以来的枕边人,身上的每一寸地方都是了如指掌,但是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如此突如其来的一幕还是把晴美吓得不轻。

“反正又没有别人。”茉莉满不在乎地耸耸肩,相比起眼前人的反应,她倒显得淡定许多,看着故作镇定的晴美,她的嘴角不经意地扬起,笑着说道,“如果前辈想要的话,我不介意在这里做啊~”

“来个头,我还没饥渴到那个地步。”听到茉莉戏谑的话语,晴美心中的欲望顿时淡去许多,就当是为保住她作为前辈的尊严,此时可不能被那只撒泼的小野猫勾引了去,“下次不要再光着脚出来了,地上凉。”

即使深知眼前人的体质不一般,晴美还是情不自禁唠叨了一句,说她矫情也好、溺爱也罢,她就是见不得茉莉这样不注意。于是晴美便理所当然的使用了力量,被丢在她们卧室一角的睡衣随即“赶”了过来,落在茉莉粉色的脑袋上,

“唔,要不然交给我也行啊~”茉莉穿好了衣服,在晴美身旁的位置上坐下,依旧弯着嘴角,稍露出了两颗尖利的牙,笑得妩媚,

看见晴美正在使用刀叉的手明显地一颤,茉莉才心满意足地停止了对她的语言调戏,然而正当茉莉准备吃下今天的第一口肉时,晴美冷不防地开口了,语出惊人,让她感觉这一刻仿佛时间都停滞了…

“茉莉。”晴美用叉子戳弄装点餐盘的红樱桃,一手手背支撑着脸颊,模样散漫语气却略显得郑重,“我很喜欢你。”

“哈?!”茉莉闻言,立马皱紧了眉头,小嘴还保持着微张的状态,那模样很是别扭,“突然间说什么…”

纵然是茉莉,也是听不惯这种甜腻的话语的,自己爱挂在嘴边是一回事,听到别人说是另一回事,更何况是从眼前这个情欲寡淡的老魔女口中听到,茉莉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我也没怎么说过。”晴美莞尔,眼前人的窘态被她尽收眼底,让她不由得想要捉弄一下,“说不定你很想听呢?”

晴美不是不知道,就算茉莉平常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其实也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不然也不会藉由一些暧昧不清的话语,去观察别人的反应了,再者说了,恋爱中的女孩子,哪一个不喜欢听到爱慕之人的告白?

只听见茉莉“啧”了一声,脸上少有的染上一抹红晕,与在床上时不同,是羞出来的,“谁、谁想听你说这种酸掉牙的话…”

“你不是老对我说吗?”晴美挑眉,眼里满是笑意,尝到了语言调戏的甜头,她似乎也变得欲罢不能了,“嗯?我们家的小蝙蝠是这么容易害羞的吗?”

茉莉似是有些恼羞成怒了,小蝙蝠一词显然是在质疑她的业务能力,口中的小舌不经意间划过左侧的利齿,那里仿佛能够释放出一种迷情激素,那无论是对晴美还是自己,都是有着奇效的…

“晴美~你现在是在勾引我吗?”茉莉扯出一个狡黠的笑容,起身走近晴美,

“嗯,是又怎样?”晴美从容地应道,随即向来人张开了怀抱,心想着反正已经见到了自己想看的,就让眼前的小家伙占点便宜也不是不行,

事实证明,晴美还是太低估了她眼前的吸血鬼,亦或许是掌握了太久的主权,使她忘了茉莉上位时的魄力,不等晴美有所反应,茉莉就将她拦腰抱起,晴美措手不及,只得紧紧环住眼前人的脖颈,以保持平衡——实际上这个怀抱是颇具安全感的,茉莉虽然比较矮小,力气却是与之成反比,就算是晴美想要逃,也不会是那么容易。

晴美不禁笑出了声,她贴在茉莉的耳边,悄声道,“小蝙蝠,这么急?别忘了今天柚子亲她们要来…”

茉莉冷哼一声,应道,“不管,反正芽衣姐也经常因为这事放我们鸽子,让她们在大门干等着也不错。”

“那可不行,要是等得倦了砸了我的门怎么办?那可是很贵重的。”晴美有意无视了茉莉愈发急促的步伐,还在用稍有些低沉的嗓音在她的耳畔点火,

“那种问题对你来说根本无关紧要吧?”终于回到卧室门前,茉莉抱着晴美,没有空闲的手,索性抬脚踹开房门,她把她放在床上,动作有些粗暴,柔软的大床却能够弥补,不会让晴美感到不适,

不等晴美回应,茉莉便欺身压了上去,一手胡乱无章法地抚摸她的腰身,一手急不可耐地探入衣下,晴美没有穿文胸,茉莉便轻易地就能握住了一侧的柔软,那是她的手难以掌握的,却是她最爱的…茉莉埋头在晴美的颈间,稍露舌尖舔舐那一寸柔嫩皮肤,似是准备做点什么,小小的动作充满了仪式感,

晴美自然明了那是什么,不过是这只粉色的小蝙蝠要进食罢了,可是她却还是不由得绷紧了小腹——茉莉的小舌拭过的地方被留下了温湿的唾液,她的尖牙不时地触到那片肌肤,仿佛带着催情的功效,让晴美不仅忽略了之后要忍受的刺痛,反而感到下身一股热流涌出,无法遏制地难耐了。

“晴美…”茉莉的尖牙抵在晴美颈上的血管,隔着皮肤都能感到突突跳动的脉搏,让她有些不能自已,

多年以前长达数千个日夜的离家出走让茉莉了解到了吸血鬼的种种,在确定了这一变化不会危及到晴美后,她才回到了她的身边,即使变得力大无穷,对于她时,却总会不自觉一轻再轻,似是恨不能把所有的温柔都用在她身上了,茉莉心想,或许自己这看不见尽头的一生都注定要栽在晴美这里了。

“哈啊…?”晴美想回应,哪知道一开口便是抑制不住的娇喘声,这让她羞得更甚了,茉莉的抚摸实在是…太舒服了,强有力却不会让她感到疼痛,还会不时地挑逗顶上那一点,下面的温湿已然成片,让她着实羞赧得不行,

茉莉自然不会错过这一声,她不由得笑弯了眼,要知道就算是吸血鬼的唾液,最多也只有稀释血和凝血的效果,晴美之所以能够如此享受,全都归功于她的手巧。

“晴美,我好像真的很想听你说告白的话呢~”茉莉咬破了晴美的皮肤,享用美味的同时,指尖还不忘在晴美的胸前作乐,“只不过…是在床上~”

此时此刻,在古宅卧室里,缠绵的两个人在享尽肌肤之亲,爱欲正值浓时,而古宅大门外,远道而来的另外两个人只是无言地伫立门前,一方神情淡漠、一方满是困惑。

“芽衣,你说晴美美她们会不会是不在家啊?”柚子收回了放在门上的视线,转而偏头望着身边的人,

“约了我们今天过来,自己却不在这里吗?”芽衣眉头微皱,若不是拗不过满怀期待的柚子,她才不情愿大老远跑来这片荒芜山林,现在来到这里,迎接她们的竟是这紧闭的大门吗?

“嗯…”柚子仰望着高大的古宅,有些踌躇,“要不要叫一下啊?”

“不用。”芽衣开口道,话音很是清冷,“你叫破喉咙她们也听不到的。”

“说起来…上次寄来的那封信…”柚子的余光瞥到不远处的收件箱,忽然记起了这茬,想了想她寄出的时间,这几天也应该收到了,“也不知道晴美美有没有收到呢。”

“信?关于茉莉的那一封吗?”芽衣闻言,很快便有了印象,只是浮现在她脑中的,是柚子大半夜不在自己身边而是坐在书桌旁挑灯夜战的身影,思及此,芽衣眉间的细纹又不自觉更深了几分,

与此同时,二人所谈论的信件正垂挂在实木椅的边缘,摇摇欲坠。这是晴美被茉莉抱走之前所坐的位置,亦或许是有意不让茉莉发现,反扣的信纸上还有几条不规则的褶皱,是被压过的痕迹,信上的字体娟秀,即使篇幅较长,也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更何况里面的内容是让晴美颇感兴趣的呢?

薄薄的纸张终是敌不过从窗户溜进来的微风,被迫离开了平滑的椅面,然后无力地落到地面上,从皱起的部分还能看到一段带着颜文字的话,

「茉莉从小时候开始就不擅长应付很正式的对话噢~如果很正经的告白的话,她也会不好意的唷(●ˇ∀ˇ●)还是有像小孩子的一面呢~」

大门外的两个人还在静静等待,大床上另外两个人正在进行中的妙不可言的羞耻游戏也近了尾声。

“茉、茉莉…”晴美偏过脑袋,结束了这个带着浅淡腥味的长吻,略急促的呼吸让胸口不住地起伏,圆滚滚的雪乳跟着微微晃动,这是唯有茉莉能够目睹的美好,她看直了眼,又不自觉想要凑上去,

“等下…别、别再来了…”晴美见她这样,急忙腾出一手挡住了胸前,茉莉的吻便落在她的手背上,“柚子亲她们到了。”

“不管,我还没够。”茉莉脱口道,随即拿开了晴美的手,一副誓不罢休的模样,

“听话,一段时间没碰面了,你不想见见她们吗?”晴美支撑起身子,在茉莉的唇角留下一吻,然后使用力量打开了古宅的大门,

“唔…”茉莉的眸中存有明显的不情愿,她握着晴美的手,亲吻掌心,“嗯…”

茉莉的回答模棱两可,好像是答应了,索取的动作却没有收敛,晴美说要去浴室简单地冲洗一下,她便像一颗牛皮糖似的随着去了,结果在水雾缭绕的空间里,赤裸肌肤浑身被浇湿的二人又是一次遏制不住的沉沦,待最后终于打理好出现在古宅大厅时,已然经过了一个多小时。

晴美微笑着与兴致盎然的柚子寒暄,语气稍带一丝倦乏,心中还在腹诽正亲昵地挽着柚子的茉莉——当真是一只克制不住自己欲望的小野猫!

“好久不见呀柚子姐~我好想你呢~”茉莉轻拽柚子的手臂,目光却极其隐晦地扫过一旁端坐着的芽衣,

“是呢,茉莉有好好听晴美美的话吗?”柚子笑道,浑然不觉身边二人眼神间的互动,

“当然有喔,前辈和我每天都过得很开心啊~”看见芽衣只是镇定自若地饮茶,茉莉一下便自觉无趣,不再观察这边,

看来过了这么些年,就算是芽衣也已经有别于当初那个醋坛子了呢,毕竟自己深爱的对象是晴美,这早就是在座几个人都心知肚明的事了,这时,茉莉似是想起了什么,唇边不经意地弯起一个弧度,

既然芽衣不会吃醋,那偶尔看看晴美吃醋的样子也不错呢,茉莉心中想道,

“柚子姐~我…”茉莉的话音未了便被从沙发传来的一道声音打断,

“柚子,来一下。”芽衣开口道,平淡的语气让人听不出她的情绪如何,

“嗯?怎么了?”柚子闻言,随即望向了芽衣,刚想朝那迈出脚步,后才发现自己的手还被茉莉挽着便对她说道,“我过去一下哦。”

“啧…”茉莉见到柚子这般见风使舵的模样,不禁腹诽,却还是松了手,

“坐下吧。”说罢,芽衣轻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着柚子在身边坐下,似是不满意二人中间留有的间隙,她不动声色地往柚子那边挪了一下,随着她的动作,两个人的一侧大腿贴合在一起,仿佛隔着布料都能隐约感受到彼此的体温,

“芽衣?”柚子不禁诧异,身边人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模样,毫无波澜的眼眸中看不出喜怒,那这又是哪般?

“这样…”芽衣微侧脑袋望着柚子,伸手揽过她的小臂,“不行?”

“欸、欸?!”这动作与刚才茉莉的如出一辙,被接受的人反应却是大相径庭,一头雾水的柚子只觉得受宠若惊,顿时红了脸颊,话音也不由得渐小,“突然怎么了…”

“没什么,我想这样罢了。”见她不拒绝,芽衣便打算重新端起茶杯,只是她的指尖还未触到陶瓷杯的柄,就感到挽着柚子的手被一阵温暖所包裹,掌心及指缝间炙热的温度,是柚子在与她十指相扣…

略带疑惑地目光投向身边的人儿,只见她低垂着脑袋,被染红的耳尖在茶色头发的缝隙间若隐若现。

“我、我想这么做!”柚子用不大不小的音量说道,她身旁的芽衣却足以听得清晰,

“有些不方便呢…”芽衣一手拿过茶杯,饮了一口后缓缓说道,“不过既然你想的话,就这样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