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你我她她共处一室愉悦谈天,悠愉生活几十年,友谊爱情地久天长。

作者:FNKA
更新时间:2019-08-18 10:51
点击:350
章节字数:44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一个慢节奏的小城市里定居,与邻里的关系融洽,每天早晨自然醒来等待自己的是溢满房间的新阳,还有属于城市的气息,不用再理会那些叽叽喳喳的雏鸟,即便是处在城市的喧嚣中,也有自己的一隅,那就是属于她和她最爱的芽衣的家…

柚子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生活,简单、却又甚是甜蜜。

“搬家啊…”晴美若有所思,随即关切地问道,“在林子里住得久了,不容易适应吧?”

原本做好了准备要跟某人软磨硬泡,没想到一经提出就被轻易地接受了,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柚子直感心间一阵暖意,芽衣的意思很明了,与自己所想的不谋而合,

“没关系,有芽衣在。”柚子笑逐颜开,眼角眉梢满是笑意,对她而言,有芽衣在的地方便是家,

“好像不错欸~”茉莉慵懒的声音传来,不知不觉她又靠到晴美的怀里去了,“前辈,我们也搬吧~”

“嗯。”本就有点想法的晴美干脆地同意了,她与柚子相视一笑,说道,“那就要做邻居了呢。”

“那些木箱都要带走吧?”茉莉指的是晴美那些旧友所留下的物品,这是她跟晴美第一次搬家,她便理所当然的想到了那些晴美所珍视的东西,“别忘了宅子外的樱花树唷,看来前辈最近会很忙呢~”

显而易见的,茉莉言外之意是打算将搬家的琐事全都推给晴美。

“你想什么呢?那些东西留在这里,你跟着我去就好了。”晴美当然不会跳进她的圈套,说完似是想起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对了,那棵树你自己想办法,我才不管它。”

“不管它?”茉莉很快发现了晴美话中的矛盾,笑着说道,“前辈嘴上这么说,还不是把它照料得挺好嘛~”

这话本意是想要逗弄晴美,可是话一出口,茉莉又不禁有些得意,记起了当初跟晴美撒娇想要种树时的情景,晴美表面上拒绝了她,结果隔天古宅外就出现了一颗傲然挺立的大树,似锦般的粉色花瓣还带着依稀清香,那不正是她想要的樱花树么!茉莉有些飘飘然,心中溢出甜甜的蜜意——这倔强的老魔女花尽心思栽培那树,不是为了她是为了谁?

“小东西。”晴美的手在茉莉的细腰上掐了一把,不爽地说道,“不要得寸进尺啊。”

茉莉被晴美搞得惊叫一声,她抓住那只来势汹汹的手,语气化为娇嗔,“前辈~怎么能对女朋友这么暴力…”

晴美轻叹一声,却又不能奈她何,挣开了茉莉的手反握在手心,缓缓开口道,“还不是因为女朋友不听话!”

一旁的柚子有些痴痴地笑望两个人,一边是自己无话不说的挚友、一边是一直放心不下的妹妹,看着两个人凑在一起时颇是有爱的画面,她也由衷地感到开心,不觉间又握紧了芽衣的手,感受着身边人以同样力道回握自己,她当真是满足得不行。

“真幸福啊…”柚子笑眯眯地说出一句,全然不觉自己吐露了内心的声音,

“噫…”茉莉闻言,挤了下眉,佯装嫌弃地说道,“柚子姐开始说糊话了。”

“欸?”听到自己的名字,柚子猛然回神,随即有些欲哭无泪地望向身边的人,那眼神仿佛是想要确认茉莉话中的虚实,

“嗯。”芽衣轻点一下头,眉宇间带着一丝困惑,似是在想柚子在想些什么,

“没、没什么啦。”柚子脸颊微红,与芽衣对视,让她蓦地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她骤然起身,说道,“也不早了,我跟芽衣就先回去了…”

“嗯?不留下来吃饭吗?”晴美诧异,以往的小聚都是吃过晚饭才散场,今天是怎么了?

“不了…我们回去…还有事…”柚子眼神飘忽,支支吾吾地说道,

“哈哈哈~柚子姐、也不用那么着急的嘛~”茉莉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啊啊…我们先走了!晴美美我们下次再约吧!还有茉莉…”柚子听罢,急忙打着马虎眼,牵着芽衣匆匆离开,

柚子的归家之意坚定,虽然几个人都没有讲明,但是精明如晴美,再看见身旁的茉莉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心中也有了数,脸上挂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晴美拖着茉莉来到门前给二人送行,目送芽衣和柚子离开,不禁感慨,若不是结识了柚子,如今她也不会有这样美满的生活,对自己来说,又有什么比永恒的友情、爱情更难能可贵的呢?晴美不经意地笑了…她想,那个不自觉中总是感染周围的柚子亲肯定不会知道,自己给别人带来的美好绝不亚于她自己所能感受到的。

“你在急什么?”道别了晴美和茉莉,芽衣一直任由眼前的人拉着走,对她这个行为疑惑得很…自己又不会跑掉,急着回去作甚?

“唔…芽衣你别问啦!回去啦…”柚子一手紧牵着芽衣朝扫帚走去,另一手抬起来,将通红的脸蛋藏在自己的臂弯…

芽衣大多时候还是顺着柚子的,只要是她想要的,芽衣便会尽自己所能的满足她——就像柚子深陷于她,她又何尝不是被柚子所深深吸引呢?

回家路上,芽衣侧身坐在扫帚的前端,感受拂过耳边的微风,淡淡望了眼以同样姿势坐在身旁的某个急切的人儿,“不吃饭,你就想要?”

“我、我回去会煮啦!芽衣不也是更喜欢在家吃么…”身边的人把话说得风轻云淡,柚子顿时烧红了脸颊,她觉得她好像在说“不吃饱怎么力气做”,

芽衣闻言,柳眉轻挑,不言而喻的好心情。这样的柚子让她觉得可爱、让她会忍不住想要逗弄,同时她又不禁觉得,三言两语就让柚子紧张成这个模样,或许前段时间的禁欲令是有些为难她了呢…

芽衣抬手覆在柚子放在两个人之间的手上,稍微使劲,让手的主人感受到自己的温度,芽衣贴近柚子,开口道,“今晚就将就一下吃现成的吧,回到家你会累得没力气的…”

芽衣的嗓音极轻,顺着风飘入柚子的耳中,让她直感脑袋里的血液都在沸腾,脸上的温度有增无减,柚子急忙将自己的手从在使坏的某人手中抽出,捂住泛红的脸颊,嗔怪似的从嘴边挤出一句,“芽衣!”

“你总是这样害羞,不愿看着我的眼睛。”芽衣的手追寻柚子的,轻柔地握住了她的手腕,

“芽衣…”柚子听罢,以为芽衣是有些不高兴了,只好缓缓抬起脸,微皱的眉下是一双含着委屈和歉意的眼眸,

只是她还未来得及对上芽衣的视线,便被一个吻堵住了嘴,刚才的消极情绪一时间全都烟消云散,眸中取而代之的是几分惊愕——此时的芽衣一反常态,带着些许侵略意味的吻跟在柚子身下时那般含苞待放的模样大相径庭,她少有的主动索取,让柚子着实应接不暇。

柚子沉醉在深吻之中,渐渐感到了一丝乏力,芽衣有意无意地让扫帚一直下降,不可避免的坠落感席卷而来,此时此刻,柚子只觉得自己仿佛要掉落深渊,极度的空虚感让她不自觉想要抓住些什么,于是她便不自觉紧紧拥住了眼前的人,殊不知自己已是羊入虎口…

也不知这扫帚究竟是降了多久,待脚尖终于触地的时候,两个人已然身处熟悉的树林,芽衣似是有所满足,停下了长吻,柚子依偎在芽衣的怀里,这才能够腾出心思环顾四周——她们不在家门前,甚至连木屋的影子都没见到,但是柚子清楚这里离家也不远了。

“怎么不直接回家?”一开口柚子便被自己低哑的嗓音吓到了,如此轻易就被挑起了欲望,可真是太羞耻了!

“你说呢?”芽衣把问题抛回给柚子,随即又吻住了她,并压制她向一旁的大树倒退着走去,

“嗯?!”柚子半推半就的一路往后退,很快便抵上了粗壮的树干,再退不得半步,她被动地接受眼前人的吻,心中还未降下的火苗顿时被加剧,

芽衣不再说话,她此刻仿佛化为了一片汪洋,汹涌、不遗余力的吻,似是准备要把柚子溺毙于自己之中…

“等…下…”

“不行。”果断地拒绝,

与在晴美家时不同,两个人的立场调换,现在是柚子央求着要回家了。

“我们回家再…”继续,

“树林、不会有人…”

芽衣掐灭了柚子最后一丝侥幸,同时柚子也深刻地了解到此时的芽衣是清醒的,柚子只得心中哀嚎,这个大龄魔女怎么能如此为所欲为!

对眼前人顺从的态度甚是满意,芽衣的右手不由分说地进入了柚子的衣衫下,熟稔地替她解开了胸前的束缚,然后循着皮肤、顶替文胸的位置,感受着那一手足以掌握的软嫩小团经揉搓变形、感受到那一点在掌心下逐渐变得坚挺,芽衣也难以遏制的亢奋了…

“哈啊…”柚子一手搭在芽衣的肩上作为支撑,一手捂着自己的嘴,抑制不住的喘息却还是从唇边漏出,欲盖弥彰的模样反而愈发暧昧了,

眼前人的手仿佛被火烫过,灼热的温度在柚子胸前的作乱、在她的小腹上游走,在各个敏感处不断给予刺激,让她的理智摇摇欲坠,逐渐深陷到不能自拔…

芽衣被柚子紧搂着,索性埋头在她的颈间,轻嗅属于自家恋人的气息,不时稍露舌尖舔舐、啃咬,留下遍地的淡红色齿印——她不如柚子那样善于种下吻痕,仿佛上天给她开了无数扇窗,唯独紧锁了这道门,她无论如何尝试也无济于事。

柚子对此倒也庆幸,幸好芽衣不是像茉莉那样的吸血鬼,不然这一趟下来,自己还不被她咬得满身窟窿…

这时,芽衣的指尖移到柚子身下,隔着一层微湿的薄布按在那一处轻轻摩挲,惹得柚子惊叫连连。

“芽衣…”柚子的话音有些发颤,她此刻无比想念自家的大床,想关了灯、拉起窗帘,好将自己发烫的脸藏在黑暗中,可是芽衣却丝毫不予她这样的机会,柚子不禁心中埋怨,芽衣真的太坏了…

此时正值日落时分,晚霞照映在大地上,余晖笼罩了整片树林,天色还未完全暗下,与柚子所想的黑暗环境相悖,芽衣能够将她的一切看得清晰。

“你说…谁欲求不满?”芽衣贴在柚子的耳畔低声问道,充满戏谑意味的问句,坏心眼显露无遗,

“不知道!”柚子感受着某人的指尖在身下作乱,有些恼羞成怒,只是不等她发作,她们身旁的一簇草丛中忽然传出了声响,虽然心知不会有人,而且有芽衣在,可是柚子还是难免被吓到,万一这时候跑出来一头熊那也太煞风景了吧…

“别怕…”芽衣适时的安慰,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歇,不知何时柚子身下的那一层薄布已被她用力量褪去,丢回家里去了…

柚子片刻的分心很快被芽衣唤回,不过与其说是被唤回,柚子此时的模样更像是沉浸在与芽衣的欢爱中无暇再顾及其他了…

某人所幻想的大熊终是没有出现,那只是一直正在觅食的野兔罢了。

沉沦过后,柚子气鼓鼓地回到家中,一进门便径直走向浴室,关上拉门时过猛的力道把溜进家里还在打鼾的小猫都吓得虎躯一震,芽衣像没事人一样在餐桌旁坐下,听到摔门声时却还是不经意地皱了皱眉。

看来刚才真是有些过火了…

芽衣喝了半壶茶的功夫,浴室传来的水声戛然而止,柚子的声音这时候传来,平淡的语气让人难以听出她的情绪…

“芽衣,我没拿衣服。”

“等一下,我去拿。”芽衣轻叹一声,起身去替柚子找换洗的衣服了,

将衣物放至浴室门前的小篮子,芽衣正想离开,浴室的门却在这时骤然敞开,一只手忽然伸出,拉住了芽衣的手腕,只听见柚子轻嗤一声,芽衣便被她拉进了浴室…

“真生气了?”芽衣对上眼前人的视线,问道,

“嗯。”柚子抿着嘴,似是下了挺大决心,不顾自己赤裸着身子就把芽衣堵在墙边,脸上的红晕不知是因为浴室中的热气还是因为害羞,她抱怨似的吐出一句,“欲求不满是茉莉说的…”

“知道了…”芽衣也不在意柚子身上还未干的水珠,直接伸手揽过她的脖颈,“刚才是我不对,不该在外面对你那样。”

“芽衣…”

“别再生气了,嗯?”

芽衣的吻落在柚子的唇边,带着几分安抚的意味,柚子的脸更红了,拧作一团的眉心终是舒展开来,芽衣看在眼里,又试探地问了一句,“饿了吗?先去吃…”

芽衣的话音未了,柚子便封住了她的唇,伸手就要剥去她那一身被沾湿的上衣,模糊的话音从柚子的嘴边飘出,“不想吃饭,想先吃别的…”

深林中小小木屋的美好夜晚拉开了帷幕,于是木屋主人原定的搬家计划由于身体欠佳,不得不延后了几天…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