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悠久历史堆砌成的名古建筑,人群拥挤尽显荒凉,压不住的孤傲。

作者:FNKA
更新时间:2019-08-13 00:52
点击:341
章节字数:477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茉莉回到晴美古宅的消息隔天一早就被送到了树林深处的木屋,兼职派送任务的是几只愣头愣脑的斑鸠,天色刚才蒙蒙亮,木屋里却空无一人,斑鸠们将信封放在门前便散去了,全然不管最终是否能够到达芽衣的手里…

至于这么重要的事,晴美二人为何不亲自上门,信中无解,即便是后来收到信的人,也无从得知。

与此同时,本该收到信件的芽衣却在遥远的另一半球,独自站在宏伟的布达拉宫脚下。

好几年前,芽衣曾与柚子来过一次,二人游历到此,柚子无意间吐露真心,美好的氛围仿佛笼罩了整个雄伟殿堂…如今芽衣只身再来,柚子曾在这里对她说过的话却都成了她梦魇般难以忘怀的记忆,揪得她心中苦涩,

柚子说,在她的面前,自己只要当一个普通的女孩便足矣。

“普通的女孩…吗…”看着依山垒砌的浩大宫殿,萦绕在耳畔的人们的话语声略显得嘈杂,却没影响到她分毫,芽衣不自觉任由思绪飘远…

说来有些可笑,身为魔女的芽衣已经活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岁数,“普通”可以说是与她毫不相干,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也早已忘却了自己与生俱来的一层女性的身份,“魔女”对她来说只不过是虚无缥缈的形容词罢了。

而这样的芽衣,柚子却愿意将她当作普通的女孩来看待——虽然这只是那个温柔的茶发人儿不经意间说出的话,芽衣却还是被深深触动了一番。

漫步在气宇轩昂的白色殿堂脚下,身边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尤衬得芽衣周围的低气压浓重…曾经与柚子一起时的景象仿佛历历在目,芽衣甚至还能够记起柚子那时的表情、语气,还有那双晶莹的眸子里藏不住的怜爱,芽衣对这样的情绪并不能理解得透彻,却好像慢性中毒一般,渐渐也变得无法自拔了…

“芽衣,这里真的好大啊!”柚子稍抬头,仰望高高在上的殿堂,眼里充满了惊异,

“嗯。”芽衣轻声应道,这一声很快又被路人的声音淹没,原本并肩的二人在人群中不得以拉开了些距离,不时还有人从她们之间穿过,

“牵着吧。”柚子见状,毫不犹豫地握住了芽衣的手,她的动作正好拦住了想要从这边路过的人,在这样略显混乱的环境中那人也被耗尽了脾气,绕过二人后很快又消失在人海中,柚子轻握芽衣的手,笑道,“走丢了就麻烦了呀。”

“好。”说罢,芽衣也收紧了手,回握柚子,两个人掌心的温度就这样轻易交融在一起,如此暧昧,却都浑然不自觉,

好不容易捱过了这一段拥堵的道路,过往的人稀疏了许多,柚子却还没有要松开手的趋势,芽衣淡淡望了一眼与柚子相握的手,一丝微甜的暖意在心底泛起涟漪,让她也不愿放开了。

“芽衣以前也来过吗?”柚子随口问道,说话时注意力还放在前方的路上,

“来过一次,很久以前了。”芽衣神情舒缓,不难看出她此时心情甚好,

“喔~”柚子偏头看着芽衣,开口问道,“芽衣,现在还会感到迷惘吗?”

“不会了。”芽衣记起了她曾与柚子说过,在刚接受自己是不老不死之躯这个事实的时候,她急切地想要知晓这样的力量会给她带来什么样的责任,好以此作为活下去的信念,可惜却是无果,这让她一直以来都生活在浑浑噩噩的阴霾之下,

但是芽衣没有告诉柚子,在她与柚子相遇之后,这样的阴霾好像不知不觉散去了一些。

这时,柚子忽然停下了脚步,拉着芽衣站定,一脸正色地对她说,“不管怎样,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看来是被眼前的人误会成自己在隐瞒了,芽衣微微一怔,听到这话她还是不禁心头一暖,“已经好了,真的。”

显然柚子没有立刻相信她的话,眉头微蹙,墨绿色的眸子里还存有一丝不满,芽衣看在眼里,情不自禁抬起了另一只没有被牵着的手,想要抚平眼前人的眉心,

“芽衣,你在我面前,当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就可以了。”

柚子自然不会知道这样简短的一句会给芽衣带来多大的触动,以至于芽衣还未触到柚子的眉,悬在半空中的手便止住不动了,眼前人的话好像能够直击中她的泪腺,让她蓦然感到鼻尖一阵酸涩,芽衣不经意地对上柚子的视线,又匆忙避开了,她不是很想让她看到自己眼眶里积蓄的泪,

无论是“普通”还是“女孩”,对芽衣来说都是十分遥远的,可是她内心深处或许还是在期待着,期待自己也能成为那样,或者,期待一个人能够将她看为那样。

“啊…芽衣?怎么了?”

柚子略显慌张的声音传入耳畔,随即她便感到全身被一阵温暖所包裹…

是柚子的怀抱,还带着一股让她迷恋的味道,周围的景色还有零星几个过路人好像都失去了意义,芽衣此刻只想一心感受这温暖。

“我…没事…”芽衣带着鼻音说道,即使是这样的动作,柚子也没有放开她的手,

“别、别哭了…”柚子全然没了刚才的气势,一手放在芽衣身后轻拍着,慌乱的神情显而易见…

那时候所感到的暖意是什么样的了?芽衣已经记不大清楚了,独自走在曾与柚子并肩的道路上,感受着形形色色的人从身边路过,芽衣仿佛又回到了遇见柚子前的模样,感情色彩淡薄的双眸中满是冷傲。

此时已是过了晌午,树林中的木屋依然是无人的迹象,原本放在门前的信封却不见了踪影…

“茉莉已经到家了啊。”柚子收起手中的信,缓慢地走在林间小路,看着地上树影微晃,一边自言自语似的喃喃,“晴美美估计气炸了吧…”

她的身旁还跟着一匹毛色锃亮的骏马,马背上挂着大包小包的麻布袋,里面装着一些野生的食材,看样子大都是刚采摘的…不用多久,一人一马就回到了木屋,柚子一样样卸下了马背上的东西之后,这匹高大的马儿随即转身离去,不出一会儿便消失在参差的树木间。

柚子终是回到了熟悉的木屋,这是她从小一直居住的地方,三年未归,还是曾经的模样,只是屋里少了那个让她心心念想的人。

“既然芽衣不在,那就做一桌好吃的等她回来吧。”柚子伸着懒腰,估摸现在已近饭点便向厨房走去,

木屋的厨房是半开放式的,在柚子学会料理之后这里几乎成了她的地盘,她来之前芽衣很少用,她走了之后亦是如此…柚子看着干净整洁的厨房,鲜少有使用过的痕迹,一目了然,让她不由得冒出了许多思绪,其中想得最多的还是芽衣这些年有没有好好的吃饭、是不是吃得健康。

“真是不让人放心啊,下次教她做些简单的好了…”柚子呢喃着,手上切菜的动作却是有条不紊,

通红的太阳由偏西至完全沉没的功夫,柚子已经做好了三两道菜,小小的木桌还被摆上了两副碗筷,看起来变得有些拥挤,柚子还在捣鼓正在炖煮的浓汤,这时,她听到了从木屋的玄关处传来的动静,不用想便知道会是谁,柚子不禁有些兴奋地放下了手中的勺,迈着略显急促的步伐向玄关走去…

芽衣离开了满是回忆的布达拉宫,在天色渐暗的时候回到了自家的木屋,还未进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从烟囱冒出的徐徐白烟,她深知这意味着什么,只是那个人离开得太久了,让她现在明明心中有数却不敢笃定…

“芽衣!”柚子兴冲冲地对来人喊道,眼眸中满是藏不住的喜悦,

“你,怎么…”再熟悉不过的一抹茶色出现在眼前,芽衣不由得有些…讶异,心中涌起的一些情绪让她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只得怔怔地望着眼前的人,

“我回来了。”柚子笑逐颜开,又露出了那个足以让芽衣心动不已的笑容,她看着她,眼底含有一丝宠爱,“不会再走了。”

“柚子。”芽衣低垂眼帘,轻声道,

“嗯?”

“出去。”

“啊?”柚子闻言便愣住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久别重逢,芽衣这是怎么了?

“我说出去。”芽衣沉着脸,抬手指着大门,

“芽衣,我…”柚子不明所以,也不知该作何解释,

“既然敢出去这么久,那么有本事的话,就别再回来了。”

“对不起…但是我是为了…”

“为了永远陪在我身边?为了永远喜欢着我?”芽衣似是愈发的怒了,眼神中都带着明显的怒意,“你知不知道这根本就是…”适得其反。

“芽衣…对不起…”柚子看着芽衣的眼睛,却看不见其中的愤怒,只是看见了那渐渐泛红的眼眶,她尽可能的低声安慰道,“但是我真的很想你。”

芽衣不再说话,收不住的泪流了下来,她却仍是毫不避讳地怒视眼前的人,

“芽衣,寄回来的信都没有看过啊。”柚子不介意她的沉默,动作轻柔地用指腹抹去了芽衣的泪,语气中不带疑惑,因为她知道答案,那些由她亲笔写下的信件都被丢在了她的床上,没有一点打开过的痕迹,此时的柚子只是自顾自地说道,“你让我怎么办呀,把这三年间想对你说的话再口头说一遍吗?”

“不说也无妨。”芽衣拍掉了柚子的手,冷漠道,“我不想听。”

这下轮到柚子沉默了,她不自觉蹙眉,轻轻牵起了她的双手,握在手心轻轻捏着,

芽衣依旧缄默,心中不禁有些不满,叫她不说她就真的不说了?

“芽衣,听我说。”柚子缓缓开口道,“我真的很喜欢你,以前是我没有意识到,或许这样的喜欢从见到芽衣那一刻就已经种下了,无论怎样,这份心情是绝对不会背叛芽衣的。”

芽衣怔住了,她着实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告白,虽是愣住了,脑袋却在快速地旋转,霎时间,那些曾与柚子相处时的回忆宛如走马灯那样在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她想要弄明白柚子口中的喜欢是何种喜欢,自己又是否对她也抱着同样的喜欢,

“不是对晴美美或茉莉那样的喜欢。”柚子仿佛看穿了芽衣所想,似是在补充又像是在强调自己的心意,言语中都透着坚定,“是想要一起做更多的事情那样的喜欢。”

“你不是逃了吗?”芽衣闻言,几乎是当即就想起了三年前与柚子亲近的那个夜晚,虽然眼前的人似乎还存在着误会,但是她后来“提起裤子就跑”也是事实,思及此,刚才流过泪的眼眸中又多了几分淡漠,

“我…”听罢,柚子自然也记起了那晚所经历的春宵,顿时烧红了脸,甚至连耳尖都带着一抹红,说话也开始吞吐起来,“我不明白芽衣是怎么想的…怕你…不愿看到我…”

这样单纯至极的辩解让芽衣不由得松动了些,但是表情依旧冷峻——此时此刻,两个人间的氛围有些不寻常,告白的人脸颊爆红,那模样像极了一颗正值成熟期的红樱桃…而被告白的人却是一脸平淡,甚至连自身的气场都是冷冰冰的。

“但、但是我会负起责任的…毕竟…非常、非常喜欢着你…”似是生怕在眼前人的心里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柚子急忙开口道,

“你不需要负什么责任,你也没做什么。”芽衣现在想要挑明了,她不自觉抗拒柚子在她所说的喜欢里掺入这种恼人的想法,可是这番说辞好像不是那么的恰当…

“芽衣…”果不其然,柚子听到这话顿时慌了,双颊的绯红一下子褪去了许多,她轻轻叫唤着她的名字,说不出别的话来,唯一能够代替言语表达她此刻心情的,应该只剩那逐渐湿润的眼眶了,

“哎。”芽衣见状,很快知晓了眼前的人又理解错误了,不由得轻叹一声,挣脱开柚子握着自己的手,不等她再说什么便反握住她的两只手腕,绕到自己身后,轻搭在后腰上,“别再放开了,嗯?”

这是许久未曾感受到的温暖,也是让她贪恋的气味,让芽衣难以遏制地动容了。

“啊啊?!”柚子一愣,还未反应过来身体便先做出了动作,她收紧了怀抱,后才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我知道了!”

柚子紧拥芽衣,眨了眨眼挤掉了蓄在眼眶的泪,她的额头轻抵芽衣的,弯弯的嘴角把她此时的好心情尽显无遗…两个人近在咫尺的鼻息融汇一起,颇有一种暧昧不清的感觉,如此氛围,就连芽衣也不禁被染红了脸颊,柚子看得入了迷,不自觉敛起唇,又不自觉轻触了一下眼前的薄唇,

两个人都没想到,这一触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积累了三年的思念似乎都集中在此刻爆发,柚子一心一意地吻着,芽衣也都全盘接受,两个人一路退到了门框旁的木墙上,让芽衣无路可退倒是方便了柚子,她索性松开了怀抱,将眼前的人禁锢在自己与木墙之间,大肆地品尝她梦寐以求的芳唇,

直到一方被吻到氧气不足,她们才终于打住了这泄欲一般的吻,两个人都在喘息着,却反而感到轻松许多。

“芽衣…”待呼吸平稳,柚子又重新搂紧了芽衣,双手环在她的腰间,低垂着脑袋,将脸埋在她的肩窝处,“我还有一件事没说…”

“什么?”芽衣的脸上温热犹存,深邃眼眸中透着一丝娇羞,只可惜藏起来的柚子都看不到,她的双手放在柚子背后,回抱着她,

“我…没能找到永远陪伴在你身边的办法…”柚子轻轻蹭了下她,低声说道,她不是怕死,只是怕她不在以后又留她一人在世间享尽孤独。

“嗯。”芽衣似乎并不意外,但是却十分坚定,“早就说过了的,晴美告诉你的办法只是谬论,人固有一死,但是,我也会尽量想办法的。”

“好。”

花前月下,少女相拥于深林间木屋,渲染了此刻氛围的也许不仅仅是二人间的暧昧,或许还有愈发浓烈的爱慕之意。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