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狭小房间暖色灯光昏昏沉沉,爵士音乐微醺香气,一个人的生活。

作者:FNKA
更新时间:2019-08-13 00:51
点击:397
章节字数:448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荒芜山林,陡峭的岩壁之上浩大古宅,尽显凄凉。在这座大宅旁,有一颗繁茂的樱花树巍然挺立于坚硬磐石上,仿佛是被人强行栽种下的,硬是在这不可能生长的地方苟活着,即便顶上数百米就是一片白雪皑皑,这棵树依旧绽放着淡粉色的樱花,满树烂漫、桂馥兰香…

这曾是茉莉喜欢的,那晴美便会让它一直盛开下去,无论多久。

茉莉的不辞而别好像顺势带走了整座古宅里的欢乐,甚至连同晴美的快乐一起,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今天是约了人的日子,为了显得不那么憔悴,她在脸上化了淡淡的一层妆,可是有些东西总是难以掩盖住的,譬如此时晴美的背影,挺拔依旧,却透着隐隐的忧愁,也不失为一种凄美。

站在一扇虚掩的门前,晴美踌躇片刻,还是缓缓抬起手推开了门,这间房内的面积不大,还堆满了大箱小箱的东西,可以落脚的几寸地方摆放着一张藤椅,显得十分拥挤。

箱是由木板钉成的,结实而又老旧,藤椅上也有不少磨损的痕迹,这房间里的一切仿佛都是历经沧桑,古老、却大都是被寄托了感情的。

晴美一进门便径直走向藤椅,在路过一台陈旧的留声机时,不经意地的使用了力量,顷刻间,它仿佛被赋予了生命,开始自顾自的运作起来,尽管已是有些年岁的东西,发出的音质却依然动人,虽然对于晴美来说,它的动人之处可能全然来源于正在播放的曲目——那是以前常与茉莉一起听的爵士乐。

随性地倚靠在藤椅上,懒散的模样有几分那粉色佳人的影子,神态却没能够像她那样洒脱,眼神淡漠地扫过房间里的各种物品,最终定格在搁置在最上层的一个木箱,那与其他箱子相比起来算是较新的,里面尽是茉莉以前送给她的东西——各种小玩意,甚至有些就是明摆着送给爱慕之人的。

茉莉走后,晴美就全都收拾了起来,就像房间里的其他东西那样,那些全是过去的友人曾给予或馈赠给她的东西,包括她现在正在坐着的这张藤椅。

晴美以前很少来,她总觉得怀念过去是一个不符合她气质的事情,可是最近她却总是自相矛盾的想要待在这里…让自己变得如此萎靡,肯定都是茉莉那个家伙的错,晴美固执地想道。

静坐了一段时间,她便发觉有人已经来到古宅门前,稍微顺了顺由于刚才的坐姿而凌乱的长发,舒了一口气,整理好了心情,这是晴美的习惯,个人情绪不会轻易外露。

准备好了之后她便让古宅的大门自行敞开来,这个时候会登门的访客她心中有数,无非就是住在东边树林里的那个冷淡又固执的同仁,即使二人已是相识多年,却也算不上是可以互诉心事的关系,若不是有了那个茶色头发的女孩在中间维系,或许她们再过百年也不会有更深的交集,

“比约好的时间早了不少啊。”待大门完全敞开,晴美也来到了大厅,她对伫立在门前的人说道,

芽衣不加修饰的倦容与晴美脸上掩饰作用的妆容形成对比,性格迥异之处一目了然,而即使是这样的芽衣,也仍是气场健在,站在偌大的门前丝毫不显得怯弱。

“还是没有她们的消息?”芽衣不擅客套,也没心情客套,一开口便是直奔主题,

“哈…”晴美不禁轻叹一声,微微摇了摇头,

“我不想再等了。”

“就算你这么说…茉莉那家伙肯定在刻意躲着我们。”

芽衣不语,两个人一时间陷入沉默之中…穿过了大厅,芽衣径直朝书房走去,轻车熟路,稍快的步伐把晴美落在后面,紧蹙的眉似是在诉说她内心的焦躁。

“柚子再不回来,就由我亲自去找。”

“所以说啊,柚子亲估计是跟茉莉在…”

“你不去的话…”芽衣骤然止步,冷漠的视线对上晴美的目光,缓缓开口道,“我会自己去。”

这下轮到晴美沉默了,迎上芽衣的眼眸,她也毫不示弱。

将近三年,过了一千个昼夜,对晴美来说,不长不短的三年就是一个周期,她已经可以放下离世的友人,再去接触新的事物,可是这次却不比以往,她现在不仅没有从那时的伤痛中脱离出来,甚至倍感心力交瘁,而晴美只是执拗地将这些一切都归咎于茉莉——并不是她对茉莉抱有什么特殊的感情,而是因为三年前同时失去了院长和茉莉,才会至今耿耿于怀。

“我知道了,那就从下个星期开始吧?”好不容易缓和的心情,又因为茉莉的失踪而变得烦躁,晴美不由得抓挠了两下头发,

“从明天开始。”芽衣不容置疑地说道,

“好好。”晴美慰籍道,“你也不用太担心了,以茉莉对柚子亲的态度,肯定不会有事的。”

只是晴美殊不知,自己出于好心的宽慰却让芽衣原本就皱着的眉更紧了几分。

言语间,两个人已经到达了书房,宽敞的房间中央放置了一个手掌大的紫色水晶球,周围没有多余的物品,晶莹剔透的球体仿佛摆脱了地心引力的束缚,凭空悬浮在离地一米多的位置。

芽衣直接朝水晶球旁边走去…这似是除了扫帚以外魔女一族的标配道具,可是要做出来着实不易,芽衣跟晴美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终于完成,然而实际用途却远不如她们预想中的那样,硬要说的话,就好比人们发明出的GPS。

由于没有先例,她们之前又不兴开发魔女的力量,导致了对这方面知识的匮乏,就结果而言,这玩意连茉莉的脚后跟都捕捉不到。

晴美之所以断定柚子是跟茉莉同行,是因为即使将追查的目标换成柚子,也同样是一无所获…显然柚子的反侦察能力不会是那么的优秀,那答案就只有一个,晴美几乎是当即便断言是茉莉掳走了她的挚友,让她怒火攻心,险些砸了那好不容易才做出来的紫水晶球。

“抱歉,茉莉那个家伙自己玩失踪就算了,还把柚子亲也给带走…”晴美看着正在操控水晶球的芽衣,不禁油然而生出歉意,却不自觉潜意识里已经将茉莉归为自家人,

“没什么,柚子会离开,也有我的原因。”芽衣平静地说道,即便在与晴美说话,她的目光也不曾离开水晶球,

对于柚子离家出走的原委晴美并不知情,芽衣也从未解释过什么,但是毫无疑问的,芽衣的情况比她要乐观得多,因为柚子常常会寄信回来,她跟芽衣都能够收到…但是,每一次被差遣来送信的尽是些千奇百怪的小动物,最离谱的一次是送到晴美手上的,是由一只身披鳞甲的…穿山甲送达的,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暗示!来自茉莉的暗示!天知道她是在自己这里顺走了什么东西用来使唤那些动物为她效劳。

最让晴美愤慨的却不只是这几近挑衅的暗示,而是即便如此,茉莉偏偏就是杳无音讯…

猜不透那人所想,才是让晴美最不爽的。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脑海里总是充斥着那个粉色的身影的?晴美看着紫水晶球内核的一片混沌,不禁陷入了思索,从茉莉总是趁自己不注意偷吻的时候吗?还是从她总是做一些暧昧举动的时候?亦或许是从收到她那些小礼物的时候?

好像都不是,晴美想起有一次去孤儿院拜访,茉莉不知是见到了什么,回到家后一直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

那时候的茉莉是令人心生怜惜的,仿佛变回了曾经住在孤儿院时的那般神情,无论是蜷在沙发上那娇小的身形,还是那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双眸,都让晴美在意得不行,

“怎么了?”难得的主动上前关怀,晴美走到茉莉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粉色的脑袋,

“看见讨厌的人了…”说罢,茉莉把腿放了下来,额头轻抵在晴美身前,

“这样啊…”晴美动作轻柔地抚摸茉莉的头发,“是孤儿院的人?”

“不是…”似是贪恋那温柔的暖意,茉莉伸出手揽过晴美的腰,把脸埋在她的小腹上,发出了沉闷又模糊的声音,“是把柚子带走的人。”

“嗯?”晴美听得不太真切,茉莉说话时的热气全都喷在她的小腹上,薄薄的衣衫起不到阻挡的作用,感受着一股股清晰的炙热,晴美脸上的温度也不禁随之升高,

茉莉不再出声,只是忽然站了起来,两个人脸颊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似乎只要茉莉稍踮起脚就会亲到,晴美不自觉想后退一步,却被眼前人停留在腰间的手环抱着,一时间难以挣脱开来,

“晴美…”茉莉看着晴美,刚才冷若冰霜的模样已然消失,宛如换了一个人,深邃眼眸流露出的尽是柔情,

这是茉莉第一次叫晴美的名字,莫名地让她感觉内心深处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悸动,异常活跃的心跳加速了血液循环,以至于她能清楚感到连耳根都在升温发热…小时候出于礼貌不让她叫,现在一叫就这么扣人心弦是怎么回事?

难道理智是这么容易消失不见的吗?

晴美还在寻思着,感觉脑袋乱糟糟糊成一团,而茉莉则是理所当然的欣赏着晴美纠结的模样,这跟她叫她的名字一样,是极其少有的,茉莉对此十分满意,甚至到了心花怒放的地步,不悦的情绪早已抛到脑后,她的嘴角勾起一抹显而易见的浅笑。

晴美思绪万千,最终还是被眼前人的一颦一笑轻易打破,看见茉莉的笑容,她不由得微怔——那笑说不上是甜美,但是很显然发自内心,微微扬起的柔嫩薄唇近在咫尺,似是能够生出诱人的魅惑气息,让人不自觉想要品尝一口。

晴美定定地看着她,不由自主舔了下自己的唇。

“晴美也想要吗?”茉莉看在眼里,笑容更深了,放在晴美腰上的手转而移至肩上,搂着晴美的脖颈,明摆着一副来者不拒的架势,

晴美轻哼一声,满是不屑,可是动作却表达出截然相反的意思,晴美贴上那双引诱她的唇瓣,稍带侵略性的吻着,一手攀上茉莉的后背,一手没入她脑后的粉色发丝,以便进一步加深这个吻,

“前辈这么主动,还真是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呢~”茉莉喘息着说道,明明是一张好看的脸庞,偏偏总带着一副轻佻的神情,竟也不显违和,

“你勾引的,还敢说。”晴美又上前吻住了茉莉,不再予她说话的机会…

水晶球内核的一团紫色在涌动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挣破外层的水晶,

“你在干什么?”芽衣抬眼望向晴美,开口提醒道,“别分心。”

“嗯?”耳边传来芽衣的声音,晴美这才回过神来,面对水晶球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没什么…”

“今天就这样吧。”似是有所察觉眼前人的心不在焉,芽衣已经打算离开,

“嗯…”不知是不是被刚才的回忆所扰,晴美直感心中有一丝躁动,总之不是能够静下心来操控水晶球的状态了,

晴美把芽衣送到大宅门前,看着她乘着扫帚远去,若有所思,以至于那一抹乌黑色已经彻底不见了踪影,她还是一动不动,就好像她不是为了送人,而是为了发呆才来到这里,

不知驻足多久,晴美突然回头,刚才还没有一点神色的双眸里多了一份惊愕,她的目光紧锁在通往二楼的阶梯上,仿佛那里站着一只不善的野兽…晴美转过身,三步并作两步快速穿过了大厅,几乎是小跑着蹬上台阶,不用多久便来到了二楼。

这一层楼的深处是晴美早晨待过的小房间,老旧的留声机播放着她再熟悉不过的爵士乐,典雅的旋律回荡在寂静悠长的走廊,清晰地传入她的耳畔,

再走近一些便嗅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一丝醉人香气,不用深想也能知道了房里有人,心中焦虑的晴美顾不得在意那饱经沧桑的木制门板,只当这是碍路的东西,大力推开了它,木门撞到墙壁后发出了响声,房里的人随即被吸引了注意,

“好久不见呀~前辈。”茉莉半躺在藤椅上,倚靠一侧的扶手,两只脚随兴搭在另一侧扶手之上,许久不见,仍是这般慵懒的模样,

“你还知道回来?”晴美站在入口处,门开后她没有再前进一步,但是即便如此,两个人间的距离也不过几米,

眼前人不变的不单是气质,简而言之,是完全没有一点变化,身高、相貌,甚至是那初有发育的胸脯,全然无异于三年前,晴美粗略地一眼扫过,心中不由得百感交集,各种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说不出是想念还是愤怒,让她一时间不知该作何态度,

“我回来了唷,前辈该对我说句欢迎吧?”茉莉笑着,眼角眉梢满是笑意,

“谁让你喝酒的?”对茉莉的嘴贫不予理会,晴美的目光停留在她手中斟了小半的高脚杯,

“我成年了啊,有什么不行?”茉莉脸上笑容不减,却还是放下了酒杯,“另一些更有趣的事也可以做了呢。”

茉莉走近晴美,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仿若三年前,樱色花瓣坠于磐石那样轻柔。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