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荒凉墓地黑暗中的娇艳玫瑰,冰冷和火热的交融,生与死冰与火。

作者:FNKA
更新时间:2019-08-13 00:50
点击:366
章节字数:47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这似是谁都知道的道理,却又谁都无法反驳,好比这世上有了晴美、有了芽衣,却仍然难以断言是否还有另外的甚至更多的魔女,她们不会刻意寻找,也不会大肆宣扬,同样的,谁也不能确定,除了魔女之外又是否还有其他拥有特殊力量的群体存在于世…

“前辈,又变成这样了呢,这是第几次了?”茉莉两手揣在衣兜里,粉色的短发被罩在连帽衫之下,淅淅沥沥的雨水淋不到她,只得顺着帽衫边缘往下流,最终滴落在她的脚边融入到泥水之中,

“要你管,不打伞的话就给我走开。”晴美蹲在一旁,低垂着脑袋,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与茉莉不同,晴美的上衣只是一件单薄的无袖T恤,没有能够遮风挡雨的布料,可是她似乎不是那么的在意,雨水无情地打湿了她的头发,然后由发梢滴下,再落到她的手背,

她的面前是一块崭新的石碑,以雕刻在上面的文字来看,那也可以说是某个人的墓碑。

阴沉的天气与墓地的环境相互映衬,让人光是站在这里都会不由得感到心情低落,不大不小的雨点落在身上虽不觉什么,却是显得如此哀伤…在这个常年日光惨淡的地方,竟长出了一大片的玫瑰花丛,虽然茂密,却起不到点缀这里的作用,清一色的绿叶中只有零星的几点红色,只是这红是鲜艳至极的红,仿佛只要轻触一下就能滴下鲜血,反而给这幽静墓园添了一丝阴森的气息。

茉莉站在晴美身旁纹丝不动,全然没有要离去的意思,她的视线停留在墓碑上,扯了下嘴角,却没有出声,

“你回去。”晴美见身边没有动静,又再一次开口赶人,

“不要,冒着这雨坐在扫帚上肯定会感冒的。”茉莉淡淡说道,

“那你到屋子里去。”

“不要,那个看守的老头怪瘆人的。”

“我说你啊!让我一个人…”晴美听着这狡辩一般的说辞,不禁有些恼了,猛地抬起头怒视茉莉,却看到她眼底那份少有的坚持,

“不行哦,前辈。”茉莉开口打断了晴美,“我不让。”

“哎…抱歉…”晴美收回目光,语气稍缓和了一些,“你应该…也不好受吧…”

“谁知道呢?”茉莉开口道,脸上依然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只是话音听起来少了几分平日里的洒脱,

墓碑中央精心刻制的纹样是茉莉曾居住过的孤儿院的标志,这块墓碑的存在,是向世人宣告了院长的离去,也意味着晴美再度失去了一名友人,如此情景历经数次,也许是习惯了,亦或者是麻木了,悲伤依旧,却没有了泪水,看着墓碑前自己所带来的一束混色的百日草,一丝苦涩在心底泛滥开来,晴美不自觉蹙眉,

“茉莉,好好悼念过了吗?”

“当然了。”

“那我们回去了。”说罢,晴美站起身,深邃目光紧锁墓碑,似是想要将这场景铭记于心,片刻过后,才毅然转身离去,

“好~”茉莉应道,然后快步赶上晴美的步伐,她这才舍得将手从兜里抽出来,亲昵地挽着晴美的手臂,语气中带有浅淡的魅惑之意,“回去…睡觉?”

“我没那个心情。”晴美说道,可是话一出口,又稍感不对,身边人的话语听起来似乎有些微妙,“你别老动歪脑筋。”

“欸~我这是很单纯的欲望啊,说什么歪脑筋。”茉莉不满道,眉梢却是带着笑意,愉悦的神情与附近荒凉的氛围显得十分格格不入,

眼神扫过身边的粉色脑袋,懒得理会,雨水不断地划过脸颊,晴美不禁心中埋怨这鬼天气,暗自决定不用扫帚回家,带着茉莉向坐落在墓园外围的简陋小屋走去…

经过一个个墓碑便到了繁茂的玫瑰花丛旁,由于常年未经人打理,即使开出的是美丽的玫瑰,看上去也与路边杂乱无章的野草无异,茉莉所说的看守的老头就住在不远处的小屋里,晴美打算借那扇摇摇欲坠的木门,直接接通自家古宅的书房,这样超乎现实的事情要是被人目睹想必会受到不小的惊吓吧?可是对于晴美来说,仅仅是等同于拿起钥匙打开家门罢了。

这时,茉莉却突然站定,拽着晴美的胳膊让她也不得不停下脚步,晴美诧异,回眸便看见茉莉正直勾勾地盯着一簇绿叶中盛开着的一朵玫瑰,因为是野生玫瑰,枝杆上细密的刺十分尖利,可是茉莉却仿佛没看见一般,朝那朵鲜红的玫瑰伸出了手…

“喂,干嘛?”晴美在茉莉触到花之前便抓住了她的手腕,

“嗯?没…”茉莉似是如梦初醒,略显匆忙地抽回了手,从她的表情看不出什么异常,可是刚才的举动是怪异的,晴美临走前不忘瞥一眼茉莉想要下手的玫瑰——那是一朵普通的玫瑰,只是那娇嫩欲滴的红看起来让人十分不适。

回到古宅的书房,晴美径直走向花瓶,古典的陶瓷花瓶上有不输给古宅大门的精美图案,它被放置在茉莉经常占据的沙发旁,晴美顺势拾起躺在沙发上的几支彼岸花,轻放入瓶中,花是使唤野猴子从山林外带来的,正值盛开得艳丽的时期,晴美不禁望得出了神…

“前辈~去睡觉吧~”茉莉一如既往地赖在沙发上,像是一滩液体,毫无形象可言,慵懒的语调将晴美的思绪拉回现实,她也干脆放纵自己倚靠在这张沙发上,

“你的脑袋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啊。”晴美将脑勺搁在沙发的靠背上,目光涣散的看着天花板的某处,出口的话不带质问的味道,更多的是从心底里的感叹,即便是同居多年,晴美也依旧猜不透茉莉所想,现在又不是春天,这个粉色的小家伙怎么总是想对她动手动脚的…

“想的是前辈啊。”说罢,茉莉猛地起身,嘴角勾起一抹意义不明的浅笑,跪在沙发上缓慢向晴美逼近,“真的看不见我的心意吗?”

“既然要谈心意,那你好歹给我正经一点吧?”晴美一手食指拇指并用掐着茉莉的脸颊,强行让眼前人收起了那张让她不爽的笑脸,奈何茉莉仍然来势汹汹,使得晴美的身子也在不断向后仰去…

暗自较量片刻,晴美的背已经触到了沙发的扶手,茉莉也没有要作罢的趋势,晴美自然也不会服输,只是此时两个人都忘了放在一旁的花瓶,这刚被插上鲜花好不容易展现了用武之地的易碎品被晴美的肩头碰到,下一秒传入她们耳畔的是一声清脆的瓷器破裂声,如此动静才终于给两个人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画上了休止符,

“我一直都很正经啊。”茉莉扁扁嘴,漫不经心地说道,“前辈你早点服从不就好了。”

“谁会服从你啊!”晴美推开了眼前的人,走到花瓶残骸旁暗自惋惜,正想伸手拾起一片,沙发上的人又忽然出声,

“欸!”

“干什…”话音未了,被分散了注意力的晴美被锐利的棱角划破了指尖,一道细小的伤口渗出了丝丝鲜红,晴美抬眼望着茉莉,眉头微皱,一副“看你做的好事”的模样,

“我想叫你不要碰的呀。”茉莉耸耸肩,目光不经意间扫过晴美的手指,一时间竟像是魔怔一般,被那一抹红深深吸引…

晴美“哦”了一声,倒也不恼,没发觉眼前人的异样,她的注意力又放回到满地的碎片,然而正当她想把受伤的手指放入口中时,手腕却忽然被人钳住,着实把她吓了一跳,“又干嘛?!”

没有任何回应,粉色的脑袋忽然窜到她眼前,控制住手腕的力量大到她无法反抗,随即晴美便感到指尖被一阵温湿包裹,柔软而又湿滑的小舌在舔舐她的伤口,晴美不禁瞪圆了眼,

“喂!”出手摁住茉莉的脑袋,却是一动不动,这与眼前的娇小身躯十分不协调的力量加重了晴美心中的疑虑,手上的动作不由得温和许多,似是在安抚她,晴美轻声道,“茉莉?”

“前辈…”茉莉含着手指,眼帘低垂,模糊不清地说道,“我好像…”

“什么?”尽管心中紧张,晴美还是轻柔的语气,生怕眼前人会逃掉似的,暗暗使用力量关闭了门窗,她甚至隐隐感到茉莉在轻嘬那道伤口,就像是在渴望血液一般…

“晴美…”茉莉少有的直呼其名,低沉的嗓音给此时氛围添了几分暧昧气息,松开了晴美的手指,一手不容拒绝地捏起晴美的下巴,朝她的唇畔袭去,

“唔…”晴美不得已接受了这个吻,而茉莉却没有调情的意思,急不可耐地撬开她的贝齿,灵活的舌随即闯了进来,几排牙齿不时的相互碰撞,两个人都是那么的不甘示弱,就在她们吻得不可开交时,茉莉悄然地稍露齿尖,咬破了晴美的下唇,一股腥味顿时在二人的口腔间化开,

“嘶…你这家伙…”晴美吃痛地咧嘴,刚才激烈的较量让她的面色潮红,此时的茉莉只是在轻舐正在渗血的唇,她这才有了喘息的机会,“牙齿…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最近吧…”茉莉一反常态的专心致志,似是有些忌惮自己的牙,不再像刚才那样强吻晴美,

“还有呢?”

“你也看到了~力气比你大…还有…不能见血…”

“不早说!”晴美闻言,心中涌起一阵怒火,为的是眼前人的刻意隐瞒,也有不满她妄想独自承受这样的变故,愈想愈气,索性一拳落在茉莉的肩头,却又不舍得用力,

“好痛啊~前辈。”茉莉娇嗔道,随即扯出一个笑容,试图让晴美安心,

“怎么办?”沉静如晴美,此刻也不由得慌了神,茉莉的笑不但没有起到安慰的作用,反而让她更清楚看见那两颗明显异于常人的尖牙,

“听天由命咯,吸血鬼听起来也挺酷的。”茉莉不以为然的说道,想起了幼时的经历,她倒也觉得情有可原,毕竟自己连亲生父母都不曾见过,

“我应该早点察觉的…”回忆起初见面时就感到怪异的她的低体温,晴美不禁懊悔当时没有深究,

还未从院长离去的痛苦中缓过神来,又要接受这样的打击,仿佛是在宣告茉莉身患重症,晴美直感胸腔中有一种不知名的痛楚,不等眼前的人有所反应,她便主动吻了上去,茉莉没有什么作为,这让晴美一下便占据了上风,而她却还不满似的,用魔女的力量把二人的位置直接移动回沙发上,此时的茉莉坐在沙发上紧贴着靠背,晴美一条腿半跪在茉莉的腿间,将她禁锢在自己双臂与沙发圈起的极小范围里,全然一副上位者的姿态,

茉莉倒是不在意,索性环住晴美的脖颈,任由着她对自己肆意妄为——晴美想要加深这个吻,那她就尽量收起利齿、晴美想要把碍事的衣物褪去,那她就主动地解开纽扣。

此时此刻,茉莉只是希望晴美不要再露出一副受伤的表情了,不要因为这样的事而染红了眼眶…

“前辈现在可真不像样啊~刚才在院长的墓前都没掉眼泪呢。”茉莉眼里含笑,一字一句的说道,“难道说…我比较重要吗?”

“闭嘴啊…”不想再听到她口中那些令人难堪的话语,晴美干脆把眼前人那微微敞开的胸襟再往下拉,张口咬住稍露出头的粉肩,强压住了怜香惜玉的念头,松开嘴后稚嫩的皮肤上便留下了一圈清晰可见的齿印,

晴美的泪水和不安甚至是眼底蕴含的各种复杂情绪此刻尽显无遗,茉莉全都看在眼里,心是暖的,可是笑容却渐渐凝固…自己再继续这样陪伴在她身边真的好吗?以后还能控制住对血的渴望吗?对未来的各种设想一时间涌上心头,适合的答案却怎么也想不出来,

“前辈…做吧?”千言万语全都卡在喉里,好不容易挤到口中却变成了苍白的求爱,“想做什么都可以哦~”

“混蛋…”猜不透眼前人所想,却感觉自己的全部都被看穿,晴美讨厌极了这感觉,想要再粗暴一些好给这个似乎永远都不会长记性的粉色人儿一个教训,奈何心中怜惜,想法落实到行动后都成了轻柔的抚摸,只好口头上逞强,“你逃不掉的。”

“晴美,我是真的喜欢你啊…”茉莉由着晴美的手缓缓向下,最终停在她的腿间,感受晴美的指尖一路寻到那最私密处,期待更甚于羞赧,一心认为只要了无遗憾她就不会再有后顾之忧,只有这么做了,她才能更好的实践那个不算是办法的办法…

“我…知道…”晴美说道,隔着一层微微被浸湿的薄布摩挲的动作变得更缓,一直以来茉莉总是挂在嘴边的告白她又何尝不知,只是她实在无法忍受自己一点点筑起的铁壁就这样被人打破,思及此,晴美手上的动作骤然停止,一时间竟难以再继续下去…

不得不承认,茉莉确实把这铜墙铁壁开了一道缝,这是从未有过的,即便是交往至深的好友,晴美也总会不自觉保有一线距离,谁都不曾发现的藏在铁壁深处的那个自我却在不觉间被眼前的人所知晓,她不知该如何形容这样的感觉,那是与跟柚子相处时所感的快乐截然不同的感觉。

古宅外,与周围环境尽显违和的樱花树上落下了一片粉嫩花瓣,随风在空中旋了几圈,又悠然落下,宛如此刻落在晴美湿润的眼睑上的一吻,茉莉顺势吻去了微咸的泪,留下一个柔和的笑,然后便逃似的离开了偌大的书房,晴美被茉莉一推便跌坐在地上,显然用自己的力量封锁起来的空间关不住那个落荒而逃的家伙,一时不知究竟该如何应对,晴美只得愣在原地…

就像是捡回来的小猫不想让爱慕的饲主目睹自己的死亡,在知晓自己临死之际会悄然离去那样,茉莉消失之后便再也没有她的消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