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黑画册(下)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19-12-02 08:54
点击:537
章节字数:59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你能详细说说维特小姐在加入绘画部之前及之后,有什么很奇怪的动作、或是地方吗?」卡特显然对于大小姐的事情非常在意,也不知道原因是不是因为达妮卡跟对方有过一段暧昧的时期。


「……没有。」杰克森苦思冥想了一会儿,「不,虽然加入前没有,但最近她的行为倒是奇怪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吗?」


「就是……她之前不太注重外貌的,而且因为经常户外活动,皮肤有点黑。但最近我们约出来一起逛街,我发现她的皮肤白了好多,整个人都漂亮了。」杰克森缩了缩,「我问了她,她只是说最近冬天她比较注重保养而已。」


「那……她在学校有恋人吗?」达妮卡皱起了眉头,为了伴侣而改变自己的人都不在少数,尤其是外表,每个人都想在自己的伴侣心中留下一个最美的印象。


「没有。」杰克森用力的摇了摇头,「我们学校是女子学校啊,一个男生也没有,要有恋人也应该是在外面有吧?」


「现在流行百合。」雪柔突然插了一句话,达妮卡像是触电了一样,跟杰奎琳一起马上转头看着她,「真的,合众国女性太多了,大家都想有个伴侣。」


「……那她在学校里有喜欢的人吗?」卡特换了一个问题,「正在追求或是暗恋都可以说一说。」


「这……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学校的,但她倒是在9月的时候曾经说过有一个喜欢的人。」杰克森露出了苦恼的神色,「但没有告诉我是谁,也只是提过一次,就没有再……等等,她在说有喜欢的人的时候是9月后期!现在想来,该不会是指人家大小姐吧?!」


「但是如果按这样的时间线推论的话,大小姐跟这些诡异的画没有关系吧?」达妮卡目前没有办法把这些诡异肖像画跟跨区服饰生意连上关系,但她想着想着就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服饰和名画除了都是有钱人的奢侈品以外,好像并没有什么能确实扯在一起的共同点,「这里有点奇怪,维特先生是原本就有收藏、或是原本就很喜欢画的吗?」


「这我不知道,平时也没有听娜塔莉提起。」杰克森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也没有听过他公开说自己喜欢画,收购也是九月以后才有的事情……不过他的爸爸原本就是一个珠宝收藏家,很喜欢收藏各种古典珠宝,多个古典名画种类好像也不是什么很可疑的事情。」


「难道其中有一些东方画作是从大小姐手上弄来的?」杰奎琳提出了这个疑点。既然维特家是在9月接触大小姐以后才收购的名画,那么老维特很有可能就是听了大小姐的意见、或是直接从她手上收了一幅很特别的画,才会造成这个突然对名画很有兴趣的状况。


「这我就不知道了,」杰克森露出了苦恼的神情,并摇了摇头,「娜塔莉没说,我也不会突然刻意去问。」


事情到这里就断了线索,整件事情整理一下就是就是9月维特家在跟库洛卡米家谈生意以后,维特先生突然收购各种名画;维特小姐则是突然有了喜欢的人,并对绘画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从而要求中途加入学校里的绘画部,然后在练习素描的过程中,画出了奇怪的画。


现在出现了两个调查方向,一个是维特小姐的神秘暗恋对象,她或许是因为喜欢什么人才学的画画,并产生了某种影响,最后画出了那些异形;另一个是维特家家中的名画,可能就是这些名画当中有一幅、或是一系列的奇怪画作影响了维特小姐的兴趣,导致到她最后画出了那种东西。


只是目前这两个调查方向都不能和画册最后的「雪柔·拉维妮亚·恩格尔」产生任何关系,这个名字就像是突然冒出来一样,让人摸不着头脑。不过维特先生突然收购名画的动机同样也是让人想不通就是了,这或许也可以是一个调查的方向。


在达妮卡沉思整理时间线与线索之际,雪柔却问出了完全不相干的问题,「我记得你们学校在艺术方面还是挺有名的吧?甚至还有艺术展呢,能说说关于这方面的事情吗?」


「这个……老实说,我不喜欢绘画部的气氛。」杰克森有点奇怪雪柔问的问题,但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反感,「里面的气氛说不上友善,可能是绘画人特有的骄傲吧,我总感觉其他人都看不起我们这些新来的部员,尤其是可能是因为我们是差不多10月开头才加入的。」


她沉默了一下,最后还是接着说下去了,「绘画部里只有一个干事真正对我们很好,只是她似乎也是在被其他人排挤,那些人居然要她自己一个人完成需要在画展上展出的巨型肖像油画。那幅画非常大,要花很多天时间去画,圣诞假根本就是白放了。」


「有点排外吗?」雪柔低头思考了一会儿,「艺术展何时举行?」


「在12月23日,就是平安夜的前一天。」


「公众人士能参加吗?」


「可以的,那天是开放日。」杰克森点了点头,然后又困惑的发问,「你要去吗?」


「当然要去了,我对你们绘画部的画很感兴趣。」雪柔的语气很愉快,达妮卡总觉得,雪柔想去画展的目的并不是想要调查。


卡特也发言了,但他这话却是对着雪柔说的,同时也问出了达妮卡先前就很想问的问题,「我们有办法以什么名义见见维特小姐吗?不然找她的家人也行。」


无论他们在这个会议室里谈多久,不亲自去问问当事人,或者亲自去寻找线索的话,也只是在纸上谈兵而已。杰克森始终只是对方的朋友,即使是好朋友,不是本人或是家人的话,还是会有很多的事情都不知道的。


「我们没有警探的特权,但只要有适当的借口,或是确保事后不会轻易露出马脚被发现,有很多事情上头都是只眼开只眼闭的。」这话是杰奎琳说的,雪柔问完后,就还原成那慵懒的样子,看起来就没什么动力,所以杰奎琳就只能无奈的代替她稍作说明,「先搞清楚,这个弄服饰生意的有钱维特家是那个『娜塔莉』珠宝品牌的老板对吧?那么这位维特小姐想必是跟母姓?」


末日后,在女性数量比男性多,而且世界渐趋男女平权的情况之下,孩子跟母姓也已经不再是什么很稀有很奇怪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整个家庭都会以女方的姓氏为标准,男方在对外的时候通常也会使用女方的姓氏,整体来说跟入赘差不多。除了维特家,达妮卡也算是其中一个跟母姓的活生生例子。


「是的,当初娜塔莉的妈妈创立品牌的时候,就是直接拿她的名字来当作品牌的名字。」杰克森点了点头。


「如果是那个维特家的话,」杰奎琳把手臂放在桌子上撑起了下巴,「我倒是有一个提议,老维特先生是个很热情好客、很喜欢显摆与结交朋友的收藏家,偶尔还会邀请有品味的上流人士到家里去欣赏家里的收藏。你们三个都是上过名牌大学的人,可以伪装一下,然后找一个合适的借口过去拜访,只要能进去,就一切都好办了。」


「杰奎琳小姐不去吗?」卡特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以为杰奎琳也是在末日研究机关兼职的员工之一。


「不,现在的我只是一个义工而已,之前也是因为恩格尔没有找到助手才稍微帮一点忙,」杰奎琳连忙胡乱的摆了摆手,有一点想和这边的事情撇清关系的味道,「我原本应该在洛杉矶的加大改学生们的论文的,只是担心恩格尔才特意飞了过来,没想到摊上这种事情了。」


她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达妮卡,然后又盯着旁边的雪柔,「幸好我过来了,不然这个人应该会把手上的储蓄都挥霍完吧?短短的一星期内就买了一间房子,一辆车,还有一个不便宜的车位。更要命的是,之后还被通知降职了,废墟城市的报酬缩水了一大截,我看着都替你这么多年的积储心疼。」


达妮卡听着有点呆愣,但她还没想清楚这当中的信息量的时候,尖细的声音就从旁边传来了,「杰奎琳,你管得真多。」


「没钱的时候别找我借就是了。」杰奎琳冷哼了一声,也没有再盯着她们两个不放,「如果没有什么问题了的话,我就先把小丽贝卡送回去了,你们三个在这里自便吧。」


「等一下,」雪柔有点慵懒的举起她的左手,制止了杰奎琳站起来的行为,「回去之前,你先告诉我,这事情私人性质的味道很浓厚,跟会关系到公众安危、或是考古性质的一般任务完全不同,解决了到底有没有薪水?」


「有,因为这本画册还有你的名字的关系,上头已经认定了这事情不寻常,可能是某一些更大问题的一部分。」杰奎琳轻轻的拨开了雪柔的手,站了起来,「……所以你是因为不确定事后有没有钱收,才把问题都推给旁边的秘书问?我把你叫来,就说明上头已经把事情归类为需要解决的异常了。」


「我可不想当白工,之前南部那边可是出过类似的问题。而且沙漠的事件也是先骗我解决问题有酬劳,然后到出薪水时才发来降职降薪水的通知。尽管没报酬我还是会照去一趟的,但这可完全让人开心不起来。」对于杰奎琳的问题,雪柔不置可否。


她在杰奎琳无言的目光下看向同样站了起来的杰克森,「那杰克森小姐先留下联络资料吧,之后我们可能还会有需要联络你的时候。另外,画册就暂时放在我们这里。」


「喔!」杰克森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在小纸片上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并带点紧张的递给雪柔。


「写上名字吧。」雪柔接过看了看,又把纸片递了回去。


「好、好的。」杰克森连忙写下「丽贝卡·杰克森」这样的文字。


等到杰奎琳与杰克森走出会议室以后,雪柔才坐直身子,并重新把画册翻到最后的那一页,开始对比两种字体,同时把达妮卡乱飙的思绪唤了回来,「小达妮卡,别胡思乱想。房子是我的,记得每月缴租,还有乖乖定时替我保养车子。」


「……」雪柔说了这句话后,达妮卡所有的小情绪就瞬间烟消云散,又开始觉得雪柔是想恶搞她才会做出这样一连串的事情出来。她本想反驳什么,但看着雪柔认真的动作,最后磨蹭了一下还是干巴巴的只问出了案件的相关问题,「你怀疑杰克森小姐?」


从杰克森的表现来看,她并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就只是一个很普通的高中生,因为担心朋友而前来派出所求助。


「没有,」雪柔没有移开视线,杰克森的字体很工整,是那种乖乖女会写的正正方方的英文,跟画册上娟秀有自己特色的字体完全不一样,「只是确认一下而已,留个心眼总是好的。」


「我想去调查一下库洛卡米大小姐的事情。」卡特冷不防插了一句,「这当中怎么想都好像不对劲,大小姐参与在其中的可能性很高。」


「喔。」雪柔合上画册,把杰克森给的字条拿在手上把玩,笑容也开始变回了之前恶意满满的状态,「说起来,这种辅助类的闲职居然是让你这个『天才神秘学家』来做,呵呵,卡特教授你最近得罪什么小气的上司了吗?是不是老混蛋安德森?」


卡特的脸瞬间就黑了下去,他还瞄了一眼旁边的达妮卡。达妮卡看见这个表现就明白事情的因由了——最近卡特因为她的事情不停向安德森求情,还适逢大学的寒假不用上课,安德森可能被烦出脾气了,才直接把他打发来这里眼看不见为干净。


「嘛,多一个人多一分助力,不过这一次跟沙漠那次不一样,现在是我在做决定下指示,不是小达妮卡。」雪柔微笑着说,卡特的脸明显更黑了。


达妮卡也对雪柔有些洋洋得意的语气感到无语,她对于领导权在谁手上其实没什么意见,但雪柔对这点似乎有些微奇怪的执着。从透露年龄以后,雪柔就已经开始有意无意的提醒达妮卡自己是她的长辈,大概叫她「小达妮卡」这样长而拗口的称呼也是在凸显自己的权威,这也是可以应用在同样是27岁的卡特身上。


虽然卡特即使生气也是比较斯文的类型,不会造成什么危险,但造成气氛尴尬也不是什么很好的事情。她万万想不到上次沙漠事件是她跟卡特之间气氛不佳,而现在居然是雪柔跟卡特之间出现冲突,有种怪异的微妙感觉。


不过让她单独和卡特待在一起,或是让雪柔和卡特单独待在一起,她也会觉得很不舒适就是了。


达妮卡轻咳了一下,把两人的注意力带回来,「卡特,我们不确定大小姐会不会参与在这件事情里面,现在就从她那边开始查就有点偏离正轨了。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找一个借口进入维特家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画,并尝试向维特小姐亲近的人套出相关的线索。」


「喔,对了,」雪柔总算收起了恶意,「距离23日的画展只剩下两日了,我们需要这两天就进去维特家。」


「……为什么要对这个艺术展这么执着?」尽管卡特还是黑着脸,他还是很有礼貌的向雪柔问出了这条问题。这是卡特好的地方,他从来不会在公共场所发脾气,除非那个人真的太讨厌,「展览跟我们要查的事情似乎关联并不大,你是觉得圣玛丽亚学院有什么问题吗?」


「这都想不通吗?你这么天才,自己好好想想吧。」雪柔轻飘飘的说,看起来并没有给出明确回复的意思。


眼见卡特就要爆发了,达妮卡连忙帮忙解释,「维特小姐是富有人家的千金,她真的对绘画有兴趣的话,大可以请双亲帮她雇真正的艺术老师1对1指导,但她却选择了在报名截止以后,求老师让她进入学校那种以兴趣为主流的社团。这说明绘画部对她来说可能会有什么特殊的意义,里面可能会有值得关注的线索。」


这事情看似很普通很简单,但实质上当中扯出来的问题已经不少,维特家、圣玛丽亚学院绘画部,还有远在东方的库洛卡米大小姐,这些都必须依次慢慢的调查清楚,才能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如果你真的很在意大小姐的事情,」达妮卡知道卡特还在对大小姐的事情耿耿于怀,才会忍不住质疑雪柔的话。当然,不排除这里面有带上什么私人感情,「我可以联络一下小镜,让她在暗中调查一下。」


「谁是小镜?」对于达妮卡的话,雪柔马上就给出了反应,「不是美洲人?」


「嗯,我的学妹,现在她在东方开私家侦探事务所,地址跟大小姐的公司总部在相同区域,好像还混得不错。」达妮卡解释,「我还有跟她联络,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定期给我发一些日常的电子邮件。」


「东方人吗?」雪柔沉默了一会儿,「那么『小镜』应该不是她的姓氏,这是她名字的意译?」


「你懂东方的语言?」达妮卡也不太惊讶,雪柔会的东西不少,而且外貌太东方,会东方语言并非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对,她的姓氏读音有点尴尬,我又发不准她名字的读音,最后就只好意译,叫『小镜(Mirror)』了。」


「哦。」雪柔的语气马上冷淡了下来,「所以你想找她帮忙?」


「……是的?」达妮卡带点困惑的点了点头,雪柔说这句话的语气有点奇怪,对她的态度似乎出了一点微妙的变化。她不太敢继续跟这样的雪柔对话,只好转而问卡特的意见,「卡特你觉得怎么样?」


「好,」卡特自然也是知道小镜这个神秘学系学妹的,他的情绪稍稍缓和了下来,「那我等等就用神秘学教授的身份问问维特先生能不能拜访?用什么借口?」


「他不是收购了几幅东方的浮世绘和山水画?」雪柔哼了一声,达妮卡总觉得她好像在生气,「随便说因为神秘学研究课题的关系想见识一下好了,既然这个人这么好客,到时候我们不说他也会自动带我们把收藏全都看一遍的,那么我们就有时间套话,顺便干别的事情了。」


「干别的事情?」达妮卡总觉得雪柔在说的不是什么好事,她现在的表情给她的感觉很古怪,像是不爽,又像是在愉悦的笑,反正就不是平常会出现的表情。


「当然,」她这样说,用微妙的眼神看着达妮卡,「我们需要一个体能好的人,偷偷的在宅邸各种房间里好好调查一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