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收藏家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19-11-24 00:12
点击:611
章节字数:495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卡特看似很平静的在维特家大宅附近待着,但其实他的心里有一点小慌乱。维特先生虽然很快就同意他们在22号进入宅邸观看他的收藏,但却提出了一个颇奇怪而且挺刁难人的要求——他希望所有前往他宅邸的人都穿着正统的复古服饰。


这对男士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时下非常流行男士的复古西装,卡特只要随便在街上买一套比较正统的就行,穿起来戴个男士礼帽还是挺帅的,也不会有行动不便的问题。


但女士就不一样了,虽说现在崇尚复古,但旧时代那种正统贵族女士的束腰裙,还有穿在里面的裙撑让不少爱美的女性却步。最近在流行的就是旧时代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皇家服饰,那种古典的裙装都非常华丽而穿着繁琐,而且还必须配搭行动不便的衬裙穿着,完全不是适合日常的衣物。加上因为做工复杂,大多价格非常昂贵,是只有有钱人才穿得起的服饰。


不过即使这样,合众国地区内还是出了好几十个不同的复古衣装品牌。复古衣装依然是一个很赚的市场,只是大多数的品牌在卖女性服饰的时候,都是选择在现代衣服中加点复古元素。现在最受女性欢迎的就是那种带有荷叶边或是领巾的古典衬衫,还有那种穿在外面的蕾丝斗篷或是下摆散开的英伦风大衣。在不会不方便的同时,还能带点古典的风味,是一种比较能平衡两者的方法了。


但是,这种混合现代与古典的服装显然并不是维特先生要求的「正统」古典服装。这就表示,卡特以外的两位女士不能穿着类似的款式来蒙混过关。


卡特不得不担心起来,达妮卡的身份使她必须穿着从头到尾遮得密密实实的深色衣服,只能露出脖子与脸孔。这在现在流行的正统古典服饰里很难找,古典服饰店里正在卖的正统裙子多半是维多利亚女王曾经穿过的款式,大半都会露出锁骨,有一些甚至会露出肩膀或是背部。虽然外出的时候可以用大衣或是斗篷遮着,但在进入宅邸的时候必定会脱下外套,这就导致了达妮卡不可能穿那种裙子。


而且达妮卡正是那个准备在宅邸内做「实事」的人,那么所有需要衬裙的裙子都可以不用考虑了,那些庞大的衬裙非常影响机动性。要达妮卡穿成那个样子,那么计划可以肯定最后必定会泡汤。


思来想去,卡特觉得只有女式复古西装是唯一比较符合的服装了,但这在现在的复古时装界是一个极难找的冷门装扮,没几间复古时装店会卖,甚至还很可能需要订做。他还是担心达妮卡在一天之内找不到合适的衣服。


但事实证明,他多心了。


「卡特教授,你真早。」雪柔笑嘻嘻的从停车场的方向走来。她穿着的是一条华丽的提臀深红色拖地长裙,还有做工复古的深红色大衣,头上戴了一顶红黑相间的女士用小礼帽。现在天上正下着雪,她还很优雅的提了一把边缘带着荷叶边的黑色洋伞,看上去完全就是名画里走出来的贵族小姐。


「……你这套东西用了多少钱?」卡特目瞪口呆,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这套衣服做工这么精致,肯定不便宜。现在时下最便宜的正统裙子都要价起码1000元,已经是合众国公务员一个月的工资了。


「100元,」雪柔气定神闲,在看见卡特那呆滞的表情以后,她心情很好的笑着补充了一句,「在租衣店里租的。」


这种不日常的裙子很多人都买不起,于是专为平民而设的租衣店便随之而诞生了。只需要100元就可以租到一条大概2000元左右的裙子三天。对于有特殊要求只需要穿特殊衣服一天的女士来说,租衣明显要比较便宜划算。


「……」卡特无言而对,「达……戈德温呢?」


「在我后面啊。」雪柔很自然的说,卡特这才注意到雪柔身后的黑衣女子。达妮卡身上是一条高领的黑色连身长裙,是那种中间束腰突出腰部身材,而下半身不穿衬裙下摆也会微微自然散开的款式。她的肩膀上也有一件只到胸部的短小黑色斗篷,头上还有一顶很低调的黑色小礼帽。


整件套装除了弯腰可能比较困难以外,完全符合所有严苛的要求。裙子从她的脖子开始包覆所有皮肤,下襬更是长至脚踝,完全把腿遮得密密实实,甚至还可以偷偷的在里面穿一条裤子,绝不会外露任何皮肤;不用穿衬裙使她的机动性不会被降低很多,自然不会太过妨碍计划;达妮卡的身高和严肃清冷的脸容让她穿出了一种维多利亚时代女家庭教师的味道,虽然这样穿着比较显老,但气质上倒是很符合维特先生「正统复古」的要求。


更奇妙的是,由于雪柔身上深红的服饰太过浮夸,对比之下,达妮卡的黑色裙装不但很低调,还很没存在感。只要卡特和雪柔联手唬弄维特先生,他就很容易忘记达妮卡的存在,而达妮卡就有机会慢慢脱队,并在维特大宅里自由的偷偷调查。


唯一比较美中不足的是,达妮卡非常不习惯这种感觉轻飘飘的衣装,即使里面已经穿了一条裤子,她还是经常忍不住会去压裙子的下摆,并总有一种裙子飘起来了而里面的紧身西裤也外露了的感觉。


「别压了,小达妮卡。」雪柔很自然的拖住了达妮卡的手,让她不要再弄裙摆,「这是厚重的丝绒,即使下摆散开了,也不会被一点点冷风吹起来的。」


「啧,这个维特先生还真是空闲,这不是没事找事做吗?」达妮卡对此感到难以理解以及难以忍受。她从小到大都没有穿过裙装,也不太喜欢裙装。相对而言,还是喜欢方便而机动性强的裤子,「这莫名其妙的要求还真是刁难人。」


「你就忍耐一下有钱人的怪癖吧,就一天而已,」卡特也很无奈,他也不太习惯穿复古西装。明明这跟他平常在穿的长西装外套差别不大,但就是有一种心理上的不适,弄得他整个人都比平常要拘谨很多,「为什么不找找看女士穿的复古西装?这个应该更合适吧?」


「卡特教授,维特先生要的是『正统』。」雪柔的眼神里带着怜悯,显然是把卡特当笨蛋了,「你觉得旧时代会有女士穿西装吗?」


「……不。」卡特打从心底里很厌恶雪柔这种说话方式,但为了不起冲突,他只好忽略心中讨厌的感觉,反正能看到达妮卡这种别开一面的形象他还是挺开心的,「我们需要再确认一下计划的细节吗?」


「重点就是那几个。」雪柔转了转手上的洋伞,「卡特教授跟我一起吸引维特先生的注意力,顺便观察有没有古怪的画作,还有把对方突然收购名画的目的问出来,而达妮卡伺机消失并尽快搜寻屋子就是了。如果维特先生突然记起小达妮卡、或是不愿意透露线索的话,我可以尝试暗示他,但不一定能成功。」


「原来你的邪术不一定能成功的吗?」达妮卡这才知道原来雪柔不一定能成功催眠别人,「那你之前在沙漠的时候不就是在赌?」


那个时候要是雪柔催眠失败,她要面对的将会是因陷入疯狂而爆发本能的达妮卡,那么那次事件的结局很有可能就要改写了。


「你不同维特先生,」雪柔松开达妮卡的手,轻轻的摇了摇手指,「你还年轻,个性也比较单纯,很容易就能接受我的暗示与催眠,就跟小孩子一样。维特先生的年纪已经40多了,社会经历也比较多,自然是比较难找位置入手。」


达妮卡总觉得雪柔好像在拐弯说她跟小孩子一样好骗,但想起前天自己乖乖搬回波士顿、认命接受雪柔在短时间内将会跟自己住在一起这个事实、还在她的薪水威逼之下把家务全揽在身上的事情,她就觉得一阵郁闷。


「记住,焦点要放在娜塔莉·维特小姐身上。」雪柔放下手,轻轻的拍了拍达妮卡还在无意识抓裙摆的手,「整件事情的重点都在她身上。」


雪柔跟达妮卡昨天除了四处找合适的衣服以外,还从政府那边弄来了维特家大宅的建筑图则。虽然这是维特家买下宅邸之前就存在的旧资料了,但还是比什么都没有要好。


从设计图上看来,这栋房子共有4层合共超过20个房间,加上不在宅邸范围内的花园杂物房,还有据说是后来加建的树屋,是一间大得离谱的宅邸,每一间房间都搜索的话肯定会时间不足,因此达妮卡只能选择其中比较有价值的房间来探查。


两人在讨论后得出了一些重点,娜塔莉·维特会去的房间都需要调查,其中重点在她的睡房上,这是她的私人领域,可以肯定里面一定能找到一些突破点。而其他有可能会有线索的地方会是书房、阁楼、还有地下室,这些都是比较容易有问题的地方,但碍于时间不足的关系,达妮卡需要自行从睡房里找到的线索出发,判断哪些地方需要搜索。


除了图则以外,两人还从进入过宅邸的杰克森那边收集到了其他情报。维特家有比較完整的防盗系统,而且屋子外围,屋内都设有监视器。尽管不像是博物馆那样严密,但要发现在收藏室里鬼鬼祟祟的人也是不费吹灰之力。比较幸运的是,这些屋内的监视器都只安装在收藏室里,走廊还有其他私人房间内都是没有的。如果想要不着痕迹的脱队,走廊转角处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整个计划非常简单,达妮卡需要在观看收藏的途中无声无息的脱队离开,并在引起保安或是维特先生怀疑以前归队。而雪柔和卡特就必须把观看的时间有多久拖多久,给予达妮卡充足的调查时间,并顺带从维特先生口中套出一点话来。


「小达妮卡,你记得贴身收着手机,必要时拿出来拍照,还有这对讲机也收着方便联系。」雪柔提醒道,「别像上次废墟城市那样,把手机放在包里,结果最后什么都没了。」


「知道了。」达妮卡小声的嘀咕。


在再三确认好了以后,三人就敲响了维特家大宅的门铃。没多久后,维特先生就从里面出来迎接了。


维特先生是一个中年发福的男士,穿着质料很好而且完全正统的复古西装。不同于达妮卡一开始的负面猜测,这位维特先生似乎真的只是单纯很喜欢古典,希望访客的衣装跟举止也能配合宅邸内的复古格调而已,并没有什么刁难人的意思,反倒真的就是如杰奎琳所说的,热情好客,并很喜欢显摆。


宅邸里的装修也是很复古,有一种洛可可式的奢华,给人的感觉就跟进入了城堡一样。


达妮卡在进入玄关的时候怔了怔,这个玄关似乎和图则上画的不太一样,图则上的玄关应该是一个更广阔更大的空间,但现在从现实看来似乎要小上了不少。她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记错了,或是玄关上的摆设太多导致到一种空间小了的错觉,但在雪柔不着痕迹的凑到她耳边说话时,她才发现那并不是错觉,这里的建筑的确跟她们找到的图则不太一样。


「玄关比图则上的尺寸少了不少,肉眼就能注意到,你要注意这里有可能会有密室。」雪柔脱下深红色的大衣,露出了里面露肩束腰的长袖礼服,并同时压低声量在达妮卡耳畔说话。这种行为令她的原本就很尖细声音听上去更飘了,几乎都变成了气音,还真的很像旧时代那些弱不禁风,小声说话的贵族小姐。


达妮卡有点不太习惯穿得这样浮夸的雪柔,但她还是一边把自己的斗篷脱下来,一边慎重的点了点头。


雪柔真不愧是经验老到的神棍兼心理学博士,只要认真起来,她的话术还是很强的,毕竟是能把几十个银钥匙高层暗示成神言教狂信徒的高手。她在介绍达妮卡这个秘书的时候只是轻轻一笔带过,就只说了名字和职业,连学历也没有提及。她也在话中有意无意的把重点放在自己和卡特身上,把什么都不知道的维特先生糊弄到找不到北,同时也把达妮卡的存在降到最低,为接下来的行动做好准备。


由于维特先生的收藏很多,原来在图则上是几个小房间的地方也有好几处都被打通,改造成一个个守卫森严的展览室。但即使是这样位置还是并不足够,他还有很多藏品是就这样放在走廊上的。看上去整个宅邸一楼都放满了各种透明的玻璃防潮展柜,给人的感觉真的就跟普通政府博物馆差不多,同时这也某程度上有利于达妮卡在没有摄像头的走廊上脱队,只需要在每一件藏品前都多磨蹭几分钟,就可以慢慢和雪柔他们拉开距离。


达妮卡对里面放着的五光十色珠宝不是十分感兴趣,不过倒是觉得很新奇。她家里值钱的古董大多都是神像一类的雕刻品,比较少能见到这些浑身都镶满闪闪发亮宝石的珠宝。维特先生也是有见识的收藏家,每一件珠宝首饰的来历他都十分清楚,说出来的故事也都能让普通人听入迷,看得出的确是一个非常钟爱古典珠宝的人。只是可能由于太过狂热的关系,收藏品当中还是有几件明显的赝品。


「这是古埃及艳后,克莉奥佩脱拉七世在勾引凯撒时配戴的珠宝,同时也是她的陪葬品。」维特先生的声音听起来很得意,滔滔不绝的他也没有注意到达妮卡和卡特在听到「埃及艳后」时的表情,「这可是我花了一点力气才买回来的宝贝,后来还专门买了一幅艳后的画像与之配搭。」


玻璃展柜上放着一幅精致的油画,画的就是埃及艳后的半身像,似乎是后来19世纪时人们根据史料重新拼凑出来的艳后容貌。克莉奥佩脱拉七世是一位梳着小发髻的黑发美女,鼻梁很高,面容轮廓非常深,皮肤带点巧克力的黝黑,眼睛上还画着很粗的黑色眼线,嘴角微微翘起。她的头上,以及脖子上都戴着浓厚古埃及风味的金首饰,跟玻璃展柜内的珠宝一模一样。她的肩上还有一条手臂粗,环绕她的脖子,正在咬着自己尾巴的黑色眼镜蛇。


达妮卡当然知道埃及艳后,还知道她的神秘陵墓就在开罗。当年开罗事件就是发生在她的陵墓之中,百多个考古专家在里面失去了性命,只剩下她跟卡特逃了出来,及后就只有合众国的政府人员去过那边收拾烂摊子,也没有任何其他人再进入过陵墓。既然无人再去挖掘探索她的陵墓,那么克莉奥佩脱拉七世的遗物是绝无可能出现在这里的,这必定是赝品。


她比较在意的是画像上的衔尾蛇,这是在宗教以及神话中一个非常常见的神秘学意象,更是炼金术中一个重要的徽记。象征的正是「无穷」的意思,就是数学中无限符号的由来。在古埃及的神话中,这更是代表了「再生」以及「永恒」。


结合达妮卡在陵墓中遇见的恐怖怪事,以及最后所看见那空无一物的棺材。她很有理由确信,埃及艳后这位古埃及法老的身分并不简单。


「是呢。」雪柔的声音使达妮卡清醒过来,即使这位埃及艳后有什么问题,也不是现在最重要的焦点。不过她倒是可以借被艳后惊艳到了这个理由,在这边多磨蹭一下。原本她就已经走得很慢了,这边更是在收藏厅前那条走廊的转角处,只要在这边停一小会,等到维特先生转弯走进另一边的走廊以后,达妮卡就能顺利脱队。


雪柔跟回过神来的卡特也知道要配合达妮卡的行动,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很快就把只顾着说故事的维特先生带走了,维特先生甚至还完全没有注意到还有一个人还站在艳后的画像前。


达妮卡在埃及艳后的画像前停留了一会儿,等到维特先生的说话声变轻了以后,她便马上离开了这个走廊,往楼上的方向移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