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黑画册(中)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19-12-02 08:54
点击:538
章节字数:62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看到了这样的文字,达妮卡连忙看回画像,画中的女士是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但画上的人怎么看都不是雪柔。雪柔并不是短发,也没有那么高的鼻梁,只有一个小巧的鼻子。硬要说的话,达妮卡觉得那个微笑的嘴唇已经是最像雪柔的了,但其中那神秘诡异的气势比雪柔的要弱太多。


「你们觉得怎么样?」杰克森还在不安的坐着,她刚刚在低头看画的时候显然也是被这一幅最后的画给催眠了,「最后的那一幅画……就是那个叫雪柔·恩格尔的欧洲女人的画像,她会引导我们重新从后面开始翻看前面那些异形的画像。我试过了几次,只要顺着次序看画册就一定会被迷惑,而且被迷惑的时长还会慢慢的变长。」


「嗯,」雪柔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你是怎么知道这是一个欧洲人的名字?」


「现在也只有欧洲人会用中间名了吧?」杰克森的语气有点不太确定,「而且恩格尔也是一个很常见的德文姓氏,应该是欧洲人吧?」


「是吗?」雪柔笑了一下,旁边的卡特在听见雪柔的名字后几秒,更是马上就转过头盯着她。


杰克森看出了不对劲,「怎么了吗?」


「嗯,抱歉,刚刚没有自我介绍。」雪柔合上画册,轻轻把它放回桌上,并微微的笑了起来,「我的名字是雪柔·恩格尔,如你所言,故乡在西欧联盟。」


杰克森的的嘴巴夸张的张大了,达妮卡觉得里面说不定能塞一个鸡蛋。她马上把桌上的画册拿了回去,不停的来回看那幅女士的画像与就坐在杰奎琳旁边的雪柔,试图看出一个所然出来。


雪柔凉凉的说:「但很抱歉,我没有中间名,也不是短发的西方人。」


「怎么会……」杰克森的表情上充满了不可思议,「你跟画像上的女人完全不同!」


「嗯,我也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姓恩格尔的人在合众国内应该不多。」雪柔把手交叠放在桌上,「这个名字是画师自己虚构出来的吗?」


「她没有提。」杰克森有点慌张,显然没有想过居然会在这里遇到跟画像名字一模一样的人,「但、但是这幅肖像画应该是她自己原创出来的吧?」


「真的?」雪柔的话语有点轻飘飘的,「小达妮卡,你跟杰克森小姐一样认为这是原创肖像画嘛?」


「难道不是吗?」不等蹙眉的达妮卡作出回应,卡特也发出了疑问,「先不说那位跟你名字相似的女士,前面那些异形在现实之中并不存在吧?」


「卡特教授,你也认为这是原创?」雪柔敲了敲桌面,看了一眼那本黑色的画册,「初学者不可能画出这样的画。」


「为什么?」达妮卡对画一窍不通,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听有经验人士的解释,而雪柔就是那个比较专业的人士。


雪柔指了指画册上的女士画像,「初学者没有模特儿是不能画出这样写实而细节精细的画,这必须是临摹。可能是临摹照片,也可能是照着真人在画。总之,全都必定有模特儿。」


从画画技巧层面上来看,画师并没有充分了解对象的结构,只是在抓物体的边框再在里面画一些细节。虽然不是完全学不到东西的无脑描图,但这种错误的练习也学不了多少东西。真正的临摹是要在了解物体的构造上再去观察、研究,尝试用自己的方式做到一模一样,这才是真正能把临摹练习最大化利用的方式。


「我想要说的是,」雪柔撇了一眼桌上的黑色画册,「用这种方式临摹的画师可能临摹作品会进步得非常快,但这不代表她能原创,这种画师最大的问题是临摹可能可以很好,但一旦没有能参考的东西完全自己创作,画技就会下降一大截,不能跟临摹时的画技处在同一个水平。」


她的微笑渗入了些许杂质,变得令人不舒服了起来,「而她才画了两个多月,如果在做的都是这种练习的话,这个画师绝不可能原创出这样逼真的畸形肖像画出来,甚至是比较有经验的画师也不能。所以也就是说,这些诡异的画,都只能是在有模特儿的情况下画出来的。」


「即使是临摹,」达妮卡蹙起眉头,「也不一定是模特儿或照片,可能是某一些大师的原创名画。」


比起世界上真的有如此畸形的生物,她还宁愿相信这是在临摹某一个大师的一系列肖像作品。


「这倒是很逻辑,」雪柔对待达妮卡时语气比较温和,不像面对卡特时那般尖锐,「嘛,不过只是临摹就已经能画出这样的异形般的不舒服感觉,那么那幅原创的肖像画只会更逼真。在我们看到真品的时候,那种可怖的冲击力恐怕只会更加高吧?」


雪柔的话顺利令达妮卡醒悟过来,无论有没有模特儿,都反驳不了这几幅画必定有问题这个事实。


「就是这样,接下来的细节小达妮卡你去问吧。」雪柔在说完这些话以后,表情就变得兴趣缺缺起来,整个人向后依靠在椅背上,「当然,从现在的线索推断,这事件涉及的东西也不一定很复杂,就是其中的人物关系可能会比较乱就是了。」


达妮卡不置可否。她思考了一下,就开始问了起来,「你能不能透露一下维特小姐的朋友圈子?」


现在唯一能问而且会有突破口的,似乎就是维特小姐有这样一个转变的原因。但能影响年轻人思考的东西实在是太多,最有可能是朋辈的影响,但也需要考虑她自己内在的因素,可能是遭遇了什么令到心境有所转变,也可以是一些很微小的理由。


「她平时人比较和善,跟很多人都说得上话。但据我所知,大部分都是遇上才会寒暄两句的点头之交,真正会交心的朋友应该就只有四个。」杰克森依然是那副带点不安的规矩坐姿,「其中一个是我,一个目前在东方留学,好像已经没怎么联络了,另外两个都是她的旅行伙伴。」


「旅行伙伴?」达妮卡顿了一下,这个名词对她来说还是比较有新鲜感的,「是那种会一起旅行的朋友?你们是同一间高中的吗?」


「是的,但我们只是同一间中学,在上了10年级以后,因为升上的高中书院不同,一起旅行的次数就变少了,见面也跟着变得比较少,娜塔莉偶尔会跟我抱怨那两个人总是拒绝她的旅游提议。」杰克森想了一下,「可能是因为大家现在都已经是11年级生,1年后就必须考大学了吧……不过娜塔莉不用在意这种事情就是了。」


「不用在意?」杰奎琳的表情也变得疑惑。现在可不像是21世纪人人都可以上大学的年代,在大学学位非常少的情况下,大学生这个身份在这个时代代表的就是精英,能读上硕士甚至是博士的人更是精英中的精英,是平民通过免费教育翻身拥有好前途的大好机会。在合众国,几乎没有年轻人不在乎考大学这样重大的事情,会不在乎的,大概就只有家里做生意,非常有钱能一辈子衣食无忧的富贵人家。


达妮卡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你能说一下她的家庭背景吗?」


「她家非常有钱,能支撑她四处旅行,她还能时不时坐飞机。」杰克森马上就给出了这个印象,从能偶尔坐飞机这个讯息看来,几乎能马上确定她家真的是超级富豪了,「我去过她的家,是一栋四层高的别墅。她的妈妈……嗯,眼睛很大,大得几乎要突出眼眶。不过她非常爱娜塔莉,还是一个成功的生意人,最近似乎在搞跨区的生意,目前跟东方库洛卡米家的大小姐关系密切。」


「库洛卡米家?」听到这个熟悉的姓氏,达妮卡皱起了眉头,「是哪方面的跨区生意?」


「好像是服饰方面的,」杰克森忽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说起来,她的爸爸最近好像也在收购古典名画!包括一些东方的浮世绘、山水画好像也弄到手了,不知道这会不会相关。」


卡特也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坐直了身子。他显然也记得那位穿旗袍的东方校花,「库洛卡米家原本好像不是做服饰的吧?」


「原本不是,但在现任的大小姐上台后就开始了这一块,还自己下场做代言人,盈利一下子翻了几倍,这才吸引了维特家跟她谈生意……她早前还飞了过来专程跟娜塔莉一家人吃过饭,」杰克森想了想,「娜塔莉有跟我说过大小姐真人非常漂亮,是个很有气质的东方小姐。」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达妮卡蹙起眉头,从特意飞过来这方面看来,这个大小姐似乎是真的非常可疑。


「应该是9月中左右的事情,他们家也是在那个时候突然开始征求各种名画。」


达妮卡开始觉得事情的走向奇怪起来了,她突然有点在意大小姐电邮找她过去帮忙的事情。她的学士专业是生物科技,而硕士专业是神秘学,不论怎么看都与服饰商业没有任何关系,那么大小姐到底是想她去东方干什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