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狗吠声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06 19:51
点击:675
章节字数:46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等到达妮卡开始后悔的时候,她已经提着行李站在波士顿火车站的月台上了。


她觉得自己太过莫名其妙,雪柔这样无礼而不理会别人想法的举动,正常人根本就不会理会。她倒是很自觉,明明前一天还在生气的抽烟,后一天就提着行李从郭威治回来了。


自从被雪柔催眠过了以后,达妮卡觉得自己好像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只要雪柔认真点要求什么或是认真点下指示,她就会听话照着去做,带着一种对于她的嗓音跟嘴巴的怪异迷恋。


「小达妮卡。」


达妮卡才刚出闸,就听到了那欠扁的尖细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雪柔在一家小吃店旁站着,朝她招手。她身上穿了一件深红色的斗篷,脖子的位置上还有一团白色的毛毛;下身是一件很常见的黑色长裙,脚上则是一对黑色的平底长靴,左肩上还挂着一个小小的白色包包,看上去很淑女,也有点圣诞节的氛围。


在末日后,各种带有宗教意味的传统节日在西方也是很好的保留了下来,只是人们对其的重视程度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强。现时的街上节日气氛也不怎么浓厚,这在遥远的东方也是差不多的情况。


达妮卡一看清楚雪柔的身影,马上就转过身朝相反方向走。她现在还在气雪柔把她唤回来,并不想看到雪柔,更不想跟她接触。


只是才走了几步,雪柔轻飘飘的声音就从身后传了过来,「无视我可是会扣薪水的喔,你的月薪里已经有四分之一被扣起来当租金了呢。我记得,你家的古董已经被你全卖去付那高昂的医药费了吧?」


达妮卡只好停住了脚步,黑着脸回头朝雪柔所在的方向移动。这种招数实在是太阴毒了,她感觉到自己的财政命脉掌握在雪柔手上,而且现在还从同伴变成了这种上司下属的关系,指不定以后她在雪柔面前会变得越来越弱势。


「乖。」雪柔看见达妮卡站在她面前,虽然对方黑着脸,但她还是满意的绽放了一个笑容,「这样才对嘛。」


「……」达妮卡呆了一下,旋即又露出了懊恼的表情。她快要被自己气死了,在雪柔的这种笑脸底下,她根本就不能对她生气,只能气自己冲动裸辞。


雪柔没有理会达妮卡那复杂的内心情绪,只是带着她走到了火车站旁边的停车场,并在一辆比较怀旧的车辆旁掏出了车钥匙。达妮卡对汽车没什么研究,看不出这是什么品牌的车,但从其干净的黑色亮面,能看出它的主人似乎对它很是细心保养。


「你会驾车吗?」刚打开驾驶座的门,雪柔就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问了一下达妮卡。


「不会。」虽然心情有点微妙,达妮卡还是快速的回应了雪柔的问题,并顺利的收到了雪柔惊讶的表情。


合众国土地面积非常大,如果是郊区住宅的话,相近的邻居距离自家超过一公里远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而且由于是「合众」,每一个地区的公共交通工具都是分开来的,由不同的公司营运,有些比较贫穷的乡郊地区甚至没有自己的公共交通工具。


公营的有地面上的长途火车与内陆飞机,可以到达大多数的合众国地区。但火车也不是万能的,有一些偏远小镇可能因为不适合铺设路轨,或是各种原因,火车并不能抵达。


在种种因素之下,公共交通工具严格来说是不如自己驾车的,家里有车或是租车一定会方便很多。这种情况导致这里很多人即使没有车辆,还是会去学一学驾驶来防一手。


「……之前外祖父不让我学,」看到雪柔那带着疑惑的眼神,达妮卡只好很不情愿的做出了解释,「他说我不用学,我就没学了,一般外出都是坐公共交通工具。」


「……这样啊,」雪柔沉默了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指了指副驾驶座,示意达妮卡带着手上的皮箱坐上去,「本来还想享受一下小秘书给我当司机的待遇,现在没办法了呢。」


提着行李的达妮卡听到那遗憾的语气,脱口而出:「有需要的话我可以找时间去学。」


说完以后她又开始后悔了,脸上浮出了淡淡的红晕,她还是第一次这样对别人有求必应,里面潜藏的意思跟之前在废墟保护陷入危险的雪柔的意味完全不同,达妮卡自己也察觉到了。


「不用了。」有点出乎达妮卡的意料,雪柔摇了摇头,「其实这样也挺好的,主管载着自己不懂驾驶的小秘书四处跑,有种可爱的感觉。」


「……」达妮卡决定之后还是找个时间去学车好了。


车子驶上了道路,向着城北的方向进发。达妮卡卖掉的那间公寓距离火车站其实不远,用走的也才30分钟左右,驾车就更不用说了,10分钟内必定会到,之后在波士顿地铁开放以后也只需要15分钟左右。今天达妮卡原本就是想要走回公寓去的,但现在既然雪柔特意来接她了,她就只好跟着上车。


雪柔的车子因为太怀旧,内里没有暖气,只有一个收音机,可以播放音乐或是收听电台节目。雪柔也非常自然的,就打开了收音机,调到了其中一个频道。


「下一则节目,我们会来讨论最近城市里一个很有名的都市传说——生存在地下的红衣女鬼,节目还会请来亲眼目睹女鬼的地下铁建筑工人,跟我们说说第一手资料……」


达妮卡觉得室内有点闷热,为了通一通风,她便打开了车窗,顿时寒冷的冻风与冰雪呼呼的吹在她的脸上,那呼啸的风声更是微微盖过了收音机的声音。


「别吹风了,虽然才10分钟的车程,但这么冷会生病的。」雪柔目不斜视,但她的眼角余光还是看到了达妮卡的举动,「话说现在都在下雪了,你还是这种装扮啊,不冷吗?」


达妮卡身上的衣服跟之前在沙漠时的穿著一模一样,还是那黑色的风衣、黑色的紧身西裤,以及手上黑色的皮手套,浑身的黑色看起来就很成熟,但同时这些衣服看上去也比较薄,似乎并不御寒。


「我不会生病,而且只能穿类似的衣服。」达妮卡这么说着,还是把车窗关了一半,冷风集中从上方吹入令到副驾驶座那边更加寒冷了,但她却没有把车窗关紧,「除了头部跟脖子以外,其他部分都不能外露,你也不会想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的。」


「是吗?」雪柔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也对,你的手捏起来就像是空气一样。」


「只要你一看到里面,就明白这是什么一回事了。」达妮卡随口回复了一句,雪柔让她想起了那些令她不太愉快的往事。她拿起了烟,似乎想靠着开着的车窗来一根。


「别抽。」雪柔突然抬手,制止了达妮卡点火的动作,「吸烟危害身体健康。」


「我不是说了吗,我不会生病……」达妮卡有点想甩开雪柔的手,结果雪柔却在路旁把车子停下,直接转过头来看着她了。


「别抽烟。」她这样说,神情带点认真,嗓音也变柔了,眼神里透着复杂的情绪,「你不会生病,但我会。如果我们要长期在一起合作的话,我不想吸入太多二手烟。」


「……好吧。」达妮卡只好放下了手上的打火机,并把烟收回口袋里。她侧头看着雪柔满意勾起来的嘴唇,那效果神奇地跟抽烟的效果差不多,原本不愉快的心情慢慢就平复了下来,连带之前的郁闷感也消散了。


「知道自己最主要的工作是什么吗?」雪柔把左手放回方向盘上,重新发动了汽车,并在前面的路口拐了一个弯。这边进去已经是达妮卡比较熟悉的区域,那间她卖给了雪柔的公寓就在离这里很近的地方。


「跟着你?」达妮卡其实不知道所谓「秘书」的工作准确来说是什么,但也知道应该是跟助手差不多,需要跟着上司并辅助她。「类似打杂?」


「嗯,你上班时要处理的是各式各样我不想干的琐事。」雪柔点了点头,并在达妮卡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笑了一下,「还有就是,行动部的员工都不算是编制内的人员,一般来说只会接任务出外勤,大概就是四处跑这样的感觉吧。」


「那我的上班时间是?」达妮卡分神看了看外面的景物,意识到她们快要到达目的地了。


「一般来说,任务是公司分发下来的。」雪柔又拐了一个弯,目的地就在前面,公寓内有一个挺大的停车场,「所以情况应该跟你之前呆的考古团队差不多,就是有任务才会需要工作。」


雪柔熟练的把车子停在了其中一个车位上,两人双双下了车。天空飘着微微细雪,在寒冷的冻风加成下,离开车子后气温显得更冷了。


达妮卡慢慢的跟着雪柔上了楼,她的公寓在三楼最接近楼梯的那间房子,属于一个比较方便的位置。雪柔显然已经早几天来过了,跟达妮卡一样对楼里的环境很是熟悉。


在到达二楼的时候,达妮卡就已经听见了狗吠声——那是从她的公寓旁边传来的,就是那个住着少女与金毛寻回犬的位置。雪柔也听见了那凶狠的吠声,当中渗透着极多的敌意,她回头看了一眼还是一脸镇定的达妮卡,「原来你的邻居有养小狗?」


「是的,应该是去年或是今年上半年搬过来的新邻居,我之前没有看到过她。」达妮卡对此已经完全习惯了,一旦她待在这里,隔壁的小狗只要是在清醒状态就会狂吠,吵得不得安宁,「之前都只是在这里小住几天,现在长住恐怕是要被投诉了。」


「牠对你很凶嘛。」雪柔的笑容开始变质,她越过了达妮卡的公寓,向着狗吠声的源头走去,「这就足以说明你真的完全不合格了。」


达妮卡皱起了眉头,她有点听不懂雪柔到底在说什么。之前雪柔在废墟城市的时候也有说过她一句「不合格」,但至今她依然没有解释这是什么意思,也没有正面回答过这个问题,「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雪柔的回答跟当时一模一样,此时她已经站在隔壁公寓的门口。狗吠声也随着达妮卡越来越靠近而变得非常的响,同时也越来越凶。那只金毛寻回犬似乎就在大门附近待着,只要有人开门,牠就会毫不犹豫的冲出来攻击。


雪柔磨了磨手掌,朝手心呵了一口气,看架势似乎是想要解决狗吠声太吵的问题,「看好了,小秘书。」


达妮卡本想说反正不是投诉他们,不用理会那只小狗,但站着不动的雪柔却把自己的气势散发出来了,一时间空气里的违和感节节升高。明明是下雪的冬天,达妮卡却觉得空气中的水气在沸腾,水蒸气使得空气扭曲了起来,更起了一层薄薄的雾。


眼前的景物就像是被高温烤过的一样波浪形的扭曲着,也像是被移到了深海一样,泡在水中而在水的折射下不停的怪异地变换。有时候达妮卡觉得眼前的景象像是潜水时看见的海中被遗忘的都城,又有时候像是夏天晨雾中的幻象,在迷蒙之中折射出奇异而变幻的颜色。


她感到了熟悉的压力与压迫感、轻微的危险感,还有更多令她眷恋的亲切感。眼前雪柔的形象变得模糊起来,有一瞬间并不是她之前所认识的样子,而是一个长着蝙蝠翅膀、有着管状嘴巴、长舌头与尖牙,眼睛正在燃烧的红色人形怪物,正恶意的看着身前的公寓大门。


她眨了眨眼睛,雪柔就恢复到了平常的状态,扭头微笑的看着她,并指了指身前那扇门。


狗吠声消失了,整个走廊安静了下来。良久,屋内就传来少女的惊呼声,「可可,你在做什么,那里不可以钻的……你怎么在发抖!?不!那里不能躲!你是不是生病了,怎么这么害怕……欸!快出来……」


「原来主人在里面啊,这样响的狗吠声都不管,我还以为家里只有狗狗没有人呢。」雪柔回到达妮卡身前,用手在她眼前晃了几下,「看呆了?」


「……没有。」达妮卡顿了一下,然后才摇摇头。「你下次别这样,有人路过看见就不好了。」


「正常人只会看到一闪而过的景象,怀疑自己看错了而已。」雪柔轻轻的笑了一声,并从口袋了拿出了一条钥匙,递给了达妮卡,「以后那只狗应该会怕了,不会再这样嚣张了吧。」


看着雪柔用自己异常的力量对付区区一只狗,而且目的还只是阻止牠继续吠叫,达妮卡有些无语。更神奇的是,雪柔这种方法居然是解决问题而又不跟邻居起冲突的最佳解决方案。最后她只好胡乱应了一声,接过雪柔手上的家钥匙,「你有动里面的家具跟摆设吗?」


「你说呢?」雪柔看着达妮卡开了门,门内是非常简洁的白色装修,木造的地板,而门旁并没有任何鞋柜,「我才买了这个房子不到一个星期,你想要怎么装修?」


「……你可能会加点什么家具嘛,里面这么空荡荡。」达妮卡不太甘心的说,她没有脱鞋,就这样穿着长靴走进了屋里。雪柔见状也没有把自己的靴子跟斗篷脱掉,只是轻轻在门外拨了拨身上的细雪,就进了屋。


公寓里的东西少得可怜,最显眼的就是那个摆在客厅的大书柜了。可惜现在上面什么书也没有,全都被达妮卡拿回了老家。客厅里还有一张老旧的沙发与一个小茶几,上面摆着两个杯子与一个电热水瓶,这就已经是客厅里的全部东西了。


「你的生活还真是闷。」雪柔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沙发上面,前两天上来的时候她就注意到这一点了,那时候她才明白为什么达妮卡这么舍得连家具把这间房子卖掉,因为里面根本就没几件家具,「除了看书,什么娱乐也没有,而且看的应该还是非常厚重的学术书吧?」


「是的。」达妮卡把皮箱放在地上,看着沙发上的雪柔,「原本想买一部电视看新闻的,但因为手机也能看,最后就没有买了。」


虽说科技大退步,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末日前智能电话非常流行,人手一支,结果末日后这种非必需品反倒是最先回复原本的科技水平,但也不是人人买得起就是了。


「这样啊。」雪柔才坐了没多久,就又站了起来,看着走廊上的其中一扇门,「不过这里的冷冻库我倒是挺喜欢的。够大,而且够冷,一看就知道能储藏很多食物。」


「……你知道的。」达妮卡下意识的看向了冷藏室的门,「我只吃肉,而且不论生熟,这个冷藏库花了我很多钱,而且每月的电费也很可观。」


达妮卡对生活没什么要求,唯一一个比较相关的就是她一个月只需进食一次,而进食的时候能生吃好几头牛跟羊。因此最后她花了大钱,把空置的房间建造成了一个跟商业餐厅差不多的大冷藏库,方便自己的进食习惯。


「真巧。」雪柔笑了笑,「我也是差不多的情况。」


达妮卡向雪柔投过去一个疑惑的眼神,雪柔只是微笑,并没有回应,明显就是想她开口问。达妮卡也不想自己开口去踩雪柔布下的陷阱,最后只是把话题扯开,「所以你来接我是有什么要事要说吗?」


「傻瓜,」雪柔露出了怜悯的表情,「你的公寓钥匙在我这里,我不来你是想暴力破门而入,然后我去派出所接你吗?」


「……」达妮卡闻言似是很冷静的掏出了烟,然后在雪柔压迫的眼神下悻悻然的把烟跟打火机收了回去,「那你可以在这里等我,不必特意去接我吧?或是把钥匙放在信箱也行……」


她越说越觉得不对劲,最后看向雪柔的表情也变得怀疑起来,「……你是怎么知道我今天会回波士顿的?」


「你说呢?」雪柔恢复了平常的笑容,「你以为我是怎么知道你的电话号码与电邮地址的?」


「……」达妮卡其实知道合众国一直都在关心她的事情,但这样被雪柔明点出来后,她突然觉得有很多道视线在看着自己,有点毛毛的,总觉得浑身不对劲。


「至于为什么特意去那边等你,那是因为我想用新车兜风一下。」雪柔大条道理的说,达妮卡这才知道原来那辆车的表面很亮滑不是因为细心保养,而是因为是新买的,「对了,那辆车今后也是由你负责啦。」


「……为什么?」达妮卡觉得这个要求很不合理,「秘书的内容应该不包括帮你保养车子吧?那车子该停在我这里还是你那里?停在你那里我要特意走一趟,停在我这里我又不会驾驶,太麻烦了。」


「因为我不住在波士顿。」雪柔突然放下了一个重磅炸弹,成功令达妮卡再次摆出了错愕的表情,「所以这辆车跟车位严格来说是买给你的,但既然你不会驾驶,那就让它放在那里,定时保养就行。」


「但是……」达妮卡这下是彻底搞不清楚雪柔搞这些事情的目的是什么了,「我还以为没有工作的时候我都必须跟着你……那你叫我回来这边的意义在哪里?」


「这个问题嘛……从另一个角度想,即是你很想我留下来了?」雪柔闻言又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微笑着看向达妮卡,「既然这是小秘书的希望,那么我就勉为其难的在这里屈就一下吧。」


「……」达妮卡现在只想让雪柔滚蛋,但可惜这里已经是雪柔的物业,要滚蛋她也只能自己滚。


正当达妮卡思考着乘下一班车回郭威治的时候,雪柔的电话响了起来。她也不再逗达妮卡了,安份的看了看来电显示,接起了电话,「喂?」


达妮卡看着雪柔原本愉悦的笑容慢慢的凝固,最后变成了面无表情。这好像还是她第一次看见雪柔不笑的样子,有一种奇妙的新鲜感,冲散了她想回老家的念头。


「我知道了,马上就到。」在雪柔挂上电话后,看见了达妮卡有点好奇的样子,又恢复了平时的笑容,「我现在是必须要在波士顿住一小段时间了,你记得要把所有我不想干的琐事都做完喔,包括所有的日常生活琐事。」


「……」达妮卡这下真的是彻底无言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