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新工作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06 19:51
点击:719
章节字数:612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奥莉维亚神情恍惚的醒来,缩在自己的床上,身上被着厚重的被子。


外面正刮着暴风雪,即使是已经关上了窗户,还是能依稀听见那呼呼的可怕风声,把原来正在熟睡的她吵醒了。


「明天还要上学……」她迷迷糊糊的嘀咕着,虽然现在学院已经在放圣诞假,但距离圣玛莉亚学院画展举行的日子已经只剩下一个星期了。身为绘画部的干事之一,奥莉维亚除了一些杂项需要处理以外,还需要在画展开始之前,把手头上正在画的一副肖像油画画好。


那幅肖像画由于太过巨大,不能带回家画,因此她只能每天上学争取尽早完成了。


「……」就在奥莉维亚要再次闭上眼睛陷入睡眠之际,她突然就因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而瞪大眼睛,瞳孔在见到窗外的微光以及映在玻璃上的树木黑影后猛然缩小,神志瞬间清醒,再也睡不着。她抬起手,眯起还不适应光的眼睛,看了看床头上的闹钟,现在上面指针正指着凌晨3点26分。


奥莉维亚坐了起来,即使室内没有风,她依然觉得寒冷刺骨。冬天的夜晚似乎要比日间冰冷,已经达到即使穿着厚重,也不能抵御严寒的地步。


即便寒冷如刀一般刺痛着裸露的面部皮肤,奥利维亚依然想要下床去饭厅喝水。她双脚轻轻的下地踩着拖鞋,看向地板的时候,发现身后接近窗户的位置,多了一个模模糊糊的黑色人影,似是一个站着的、短发女性的形状。影子有点像是她在绘画部认识的两个短发新人,但好像这个身影要更高一些,而且现在还在摇晃。


「……」奥利维亚没有尖叫,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害怕的行为,她就只是安静的回头,看看这个不速之客是什么东西。如果是某个小偷,那么她只要大声叫喊就可以了。这间公寓的隔音很差,而爸爸跟后母的房间就在她的卧室隔壁,绝对是能听到她的叫喊的。


然而,她并没有看见任何人或是东西,只有开着的窗帘、外面正在下的暴雪,还有比刚才更加冰寒的气温,似乎想要把一切都冰封。


奥莉维亚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先下了床,越过房间中众多的油画画布与画框,走到饭厅喝了一杯热水。她打开了饭厅的灯,柔和的光照在饭桌上,没有任何异常。喝水的期间也非常顺利,除了奇怪的冰冷室温以外,什么奇怪事情也没有发生。


正当她把自己的杯子洗好放回原处时,突然听到了一阵模糊的呢喃,与一阵鼓动的耳鸣声响。那嗓音像是成熟女人的声音,带点低沉,又带点神经质,似乎在不断的重复同一个名字。


「谁?」奥莉维亚下意识的询问了这么一句,在等不到回音以后,就抄起了饭厅角落里放着的直伞,握在手上。声音从里面传来,她在通往卧室的走廊上探了探头,自己睡房与洗手间的门都是虚掩着的,父母卧室的门则是关着。


她没有惊醒还在睡的父母,只是不动声色的关上饭厅的灯,并小心翼翼的往里面靠近。奥莉维亚听出来了,声音的源头在洗手间里,的确是在重复叫唤一个人的名字。


「Sher……Eng……」那声音在重复之中带着不少复杂的感情,有爱,同时有更多冷冰冰的憎恨,以及跟声音一样断断续续的疯狂。就像是一个深情的单恋者,在得不到而因爱成恨后,疯狂的重复着喜欢的人的名字。


奥莉维亚双手抓紧手上的雨伞,默默的在心里数了三秒,就转身一脚踹开洗手间虚掩的门。


喃喃声瞬间消失,洗手间里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


她安静的打开了灯,里面的环境瞬间一览无遗,但还是什么异常也没有。奥莉维亚垂下眼帘,拿着雨伞揭起了浴帘,浴缸里面是空的,门后也没有能让任何人站着的空间。镜子里映照出来的也是她一个人带点机械质感、毫无表情的脸,整个洗手间里除了她以外,没有其他的活物。


「宝贝,怎么了?」成熟而低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那是后母带点梦幻的模糊声音,应该是被她的踹门声吵醒了。奥莉维亚转头,便看到那个熟悉的短发女人正穿着睡衣,睡眼惺忪的指了指她手上的雨伞。「你怎么拿着雨伞?」


「我刚刚听到了奇怪的喃喃声。」奥莉维亚在垂下雨伞的同时,垂下了眼帘。


「喃喃声?」后母打了一个呵欠,「那是你爸的梦话吧?刚刚我醒来的时候他还在说什么『好吃』。」


「不,那个人在呼唤一个人的名字。」奥莉维亚并不打算说出异象的经过,因为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支撑她的观点,洗手间里所有能藏一个人的地方都被她找过了,就是什么也没有,「可能是我听错了。」


「那就快回去睡吧。」后母又打了一个呵欠,眼泪从眼眶里慢慢的渗出来,「你先出来,我上个厕所。」


奥莉维亚沉默的移开了身子把洗手间让了出来,在后母进入洗手间以后帮对方关上了门,再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两道门同时遮蔽了室内的灯光,她的房间里就只剩下街外微弱的光线,满室的画作、还有那严寒气温与暴风雪的呼呼声。


她正想回床上躺着,但在走到一半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洗手间的光照了进来。地上出现了一小块被暖光照射着的区域,同时也勾勒出了奥莉维亚与她后母的影子,还有很不寻常、已经微微结霜的地板。奥利维亚的瞳孔缩小了,她再次紧握手中的直伞,身后的方向又传来了那低沉、深情又充满恨意的喃喃声,这一次非常的清晰。


「雪柔·恩格尔……」


那是跟她后母极为相似的,冰冷的声音。


xxx


屋外传来了几声狗吠,加上寒冷的天气,达妮卡·戈德温关上了家里精致而复古的玻璃窗户,并拉上窗帘,室内的气氛马上就幽暗了起来,有点中世纪吸血鬼古堡的味道,但依然阻隔不了那几声特别凶狠的吠叫。


在郭威治这个小镇里,几乎所有的家庭都会养狗,除了戈德温家。只要达妮卡待在老家里,附近的狗只总会对着她的别墅狂吠,吵得她心烦。


戈德温家的别墅座落在小山上,已经跟山下的市区相隔5分钟的路程,理论上是不会听到那些狗只的吠叫声。但可惜戈德温家的别墅范围没有被铁栏栅围着,只有一些半人高的木栏栅,主要是用来圈养一些牛羊的,范围不大。达妮卡也不会特别去管栏栅以外的宅邸范围,这就造成了总有些不长眼的主人喜欢带着狗只来山上散步的情况。


对此,达妮卡也很好奇为什么这些人不会觉得烦躁。每次散步到达她家,这些该死的狗就会开始吠叫,她有时还能听见那些年轻主人呵责的声音,但雷打不动的,她们就是会每天照着这条路线遛狗,即使是现在这白茫茫的下雪天也是一样。


狗吠声渐行渐远,在达妮卡终于觉得安静的时候,她才在书房里靠近书柜的地方打开了家里的电脑,准备开始浏览电子邮件。


她在老家里重复这个行为已经有几天了。雪柔一语成谶,安德森果然把过错都推在她身上,把她弄成是这个沙漠任务失败的最大责任者,还把剩下的一万元酬金扣下了,显然是在欺负她不会辞职,也不敢离考古这个圈子太远。


达妮卡二话不说,马上就把一早写好的辞职信扔在安德森脸上,痛快的欣赏了对方黑得犹如锅底的脸后转身离去,顺便还把波士顿那间小公寓连里面的家具一起快速低价卖了,拿到了一笔足够她应付之后半年开支的小钱。


用那笔钱付了违约金以及预付了半年外祖父的医药费用以后,达妮卡就坐火车回到自己在郭威治的老家去。原本心情很好的她还想坐刚建好的地铁去波士顿火车站,但进了地铁站才被告知工程出现问题,地铁要延后开放,不过这也阻碍不了她的好心情。


只是达妮卡在老家快活不到两天,就不得不老实起来了。安德森这个小气鬼在圈子里发了话,弄得达妮卡投简历的几间合众国大学都不敢收她,连打杂也做不上,达妮卡只能无奈的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关于神秘学,或是考古的工作可以做。但这些相关的职业通常都必定跟某一些大学有关,而那些大学通常都跟米斯卡塔尼克大学有联系。简单来说,就是受到了安德森的影响,不收她。


达妮卡觉得自己果然还是太冲动、太不理性了。至少应该先找工作,找到以后才能痛快的扔辞职信还不会让自己处于困境。这样下去半年后要再交一次外祖父的医疗费用时,她还是会处于财困的状态。之前家里比较值钱的古董都已经被她卖掉换钱,这样下去,她说不定还得冒险去当违法的夺宝者。


想了那么多,在电脑开启后,达妮卡还是马上回过神,开启了她的电邮地址。新电子邮件总共有两封,最上头是卡特寄过来的,大致上就是在说他会跟安德森谈谈,不会再针对达妮卡。


虽然卡特在她辞职后已经道过歉,她现在看到卡特已经不再情绪失控得想要抽烟了,但这不代表她会接受这个男人的恩惠。那种感觉总觉得有点恶心,她跟卡特已经是再也没什么可能的了,这不只是不喜欢的问题,还有诚信的问题。


不过卡特的建议也是对她有利的,达妮卡想了想还是没有直接的回信拒绝,只是删掉这封电邮。


第二封有点意外的,是一个不怎么熟的学妹寄过来的。达妮卡记得对方好像是姓库洛卡米,是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东方人,同时还是一个家里非常有钱的大小姐,就是一个白富美。她是达妮卡硕士时期的文学院院花,专攻英文文学,后来甚至还在大学论坛上当选过校花。当时达妮卡有幸在兼职助教的时候,跟这位穿着大红旗袍的大小姐有过互动,两人就这样认识了。


……然后不知怎么的就被传绯闻了。


当时她被卡特质问的时候还一头雾水,不过两人其实完全不熟,在那个学期结束以后就没有再碰过面。达妮卡也没有想过对方会知道她的电邮地址,还会寄电邮过来。


电邮的内容还很奇怪,先不说她居然知道达妮卡去了阿拉伯沙漠,甚至还知道她最近辞职了的事情,邮件的主要目的就是让她过来东方发展。达妮卡这才知道东方有名的库洛卡米家族集团,由这位文学大小姐继承了。


她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慎重的回复了邮件,说外祖父还在波士顿医院里吊着一口气,不方便过去发展。


两封信都不是什么人事部送过来的电邮,这还是让达妮卡有点失望的。她不死心的刷新了一下,意外的还真发现了一封新的邮件,只是这一封邮件比上一封大小姐寄来的信更加奇怪。


那是一封录取通知书,来自合众国政府的末日研究机关,职位是行动部助理主管的秘书。但达妮卡清楚的记得自己并没有申请这么一个职位,甚至连对方正在招聘也不知道,对于这个非牟利机构更是算不上熟悉。


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她打开了附件。就像是知道她不清楚这个机构的样子,附件的内容非常详细,告诉了她这个机关里所有真实的情况,甚至还不惜自黑把内部的问题都详细的纪录在里面:


合众国政府的末日研究部是一个名不副实,而且经常被人诟病的多余部门。当初2214年时政府在人民的反对下执意成立,但之后却发现这个特殊部门除了增加政府的行政费以外,基本上没有任何的作用——一般学者都会留在大学里做研究,最后就导致大学里做的末日研究也比这个部门强。


后来,这个部门半脱离了政府,成为了一个合众国政府跟私人机构合办的非牟利机关,并为了早日破解末日的秘密,招募人才时不论背景,只问才能。除了研究末日以外,异常事件调查和遗迹维护、研究、记录等等都交给了这个机关,并让它跟几间不同的大学合作,末日研究机关这才变成了一个比较没那么废物的机构。


这个机构因为薪水非常优渥,遗迹相关的工作基本上是不缺人手的,但却没什么人前去应征异常调查的行动部职位。除了因为里面辛苦的出差工作很多以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里面的员工并不是编制内的员工。虽然有职位,但只能算是按任务计算酬劳的自由职业。更令人退却的是,这个部门经常有人在出差期间发疯,搞到最后要进精神病院。


传言能留在里面都是一堆怪胎,正常人难以接近。到现在,行动部里的员工在整个合众国里也只有寥寥的50人左右,人数还在持续的减少中。


看完以后,达妮卡还是觉得这份邮件非常不靠谱,而且还有一丝很不爽的感觉。大概是因为这封电邮有一种强迫她接受这份工作的意味,一来就是通知书,像是她连选择权都没有。


她并不是怀疑这是假的,毕竟人家附件上有货真价实的官方印章。但这样莫名其妙的直接发录取通知书,很难不让人相信这是一个陷阱。达妮卡认真的想了想,最后觉得应该是她最近在到处乱投简历,所以才会冒出这样奇怪的电邮。


她正要把这个电邮地址拉黑,响起来的手机却打断了这个动作。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一个不认识的电话号码。达妮卡本来不太想接陌生人的电话,但因为对方可能是打来通知她去面试的,最后还是在电话响了一会儿以后接起来了。


「喂?」


「小达妮卡。」


对面传来一声细细的笑声,即使是经过电话过滤,还是达妮卡所熟悉的尖细女音。


「雪柔?怎么是你?」达妮卡记得自己并没有跟雪柔交换过电话,雪柔也没有主动提起交换联络方式的事情,所以理论上她们是失去了联络手段的,雪柔不应该知道自己的电话号码。


「你看电邮了吗?」雪柔没有回答达妮卡的问题,而是把话题扯向了别的地方,「我刚刚给你发电邮了。」


达妮卡压下了问「为什么你知道我的电邮地址」的冲动,在电脑上刷新了一下,但并没有任何的新邮件。


「看了,但看不到你的邮件。」


「怎么可能?」雪柔的声音带点不可置信,但很快她就找到了问题所在,「那不是以我自己的名义发的,而是以末日研究机关行动部助理主管的名义发的。」


「……什么!?」达妮卡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封开玩笑一样的电邮居然是你发的?不对,所以你真的是什么末日研究机关的助理主管吗?」


「我没有和你说吗?」雪柔的声音听上去很愉悦,看来听见达妮卡惊慌失措的声音对她来说很愉快,「那么你现在知道了啊。我还可以跟你说,之前让安德森把你叫去废墟城市调查的事情,当中有一部分原因是我推波助澜出来的。」


「……」达妮卡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了,「这……」


「别说了,小达妮卡。那是通知书,不是询问你意见的邮件,这是上头下来的决定,你没有任何选择。」雪柔又笑了起来,她似乎心情真的很好,对于这种捉弄达妮卡的事情乐此不疲,「我建议你还是在上班的日期之前乖乖搬回波士顿,不然到时我看不见你的话,你就这辈子都别想回到这个圈子里了。我可不想在通缉名单上看到『达妮卡·戈德温,盗墓者』这种文字。」


「……」达妮卡还没从震惊之中恢复过来,只是傻傻的说。「可是我已经把公寓卖掉了……」


「那个的话,」雪柔的声音听上去气定神闲,「我就是那个买下你的物业的人,这么便宜的物业还真是谢谢你了。看在你是我的秘书份上,我给你打个折吧,租金就从每月的薪水里扣。」


「……」达妮卡感到自己快要原地爆炸了。


xxx


雪柔挂掉了通话,并朝眼前的金发女子晃了晃手上的手机。「结束了,她现在大概正在窗户旁抽烟平复心情。」


「你才刚接触她没多久吧?」长着一头金色卷发的杰奎琳·史丹福轻轻的拨了拨颈后的头发,「怎么这么了解她?」


「不为什么,小达妮卡有点太单纯、太像人类了……或者是她潜意识里非常渴望成为人类。在废墟的时候我就已经留意到了,她在催眠之下坚定的说要召唤,但又不肯正面看她父亲的画像,甚至还会害怕;在看见我扔在腐尸池里的卷轴后,第一时间是失望,但却又随即露出松一口气的表情,她的潜意识在矛盾,一方面想遵从本能,另一方面思考又太人类。」雪柔笑了笑,并向后靠在椅背上。


她摆了摆手,「平时看起来理性的样子,其实她比任何人都要感情用事,就是靠抽烟刺激思考来压抑情绪。可惜她的本能是情绪的一部分,所以才会有理性盖过情绪与本能的情况,现在的她还是太弱了,两个主要能力只觉醒了一个。」


「不论怎么样,至少现在弥赛亚就是归你管了。」杰奎琳也笑了笑,「上头也是挺着急的啊,一听到你能催眠弥赛亚并激发她的潜能,就二话不说的把她扔给你了。」


「因为距离预言所说的末日已经剩下一年了吧。」雪柔又笑了一下,「只可惜,他们的算盘是不能打响了。」


「你要把她献给神使大人?」杰奎琳感到自己在心跳加速,她其实心里嫉妒得发狂,很想雪柔就这样点头,她非常讨厌这个素未谋面的弥赛亚,这个居然能直接称呼雪柔名字的女人。


就连她认识了雪柔这么多年,熟悉到雪柔终于肯叫她「杰奎琳」了,她还是只能叫雪柔的姓氏,只能叫「恩格尔」。


「不,」雪柔摸了摸脖子上的黑色水晶,有意无意的看了杰奎琳一眼,「你不觉得,比起『召唤』跟『献祭』,『造神』还比较有挑战性的吗?」


「你的意思是?」杰奎琳露出了不解的神色,巧妙的把失望遮掩了起来。


「比起让她为了无谓的正义感牺牲自己拯救5000万人,」雪柔把玩着黑水晶,露出了疯狂的笑容。「我更想让她为了一个人而牺牲整个世界,包括她自己在内。」


她把手机扔在了办公桌上,上面正是一张达妮卡的照片,当时她正慵懒的靠着吉普车的窗户上,脸上是面无表情的严肃,「让我们看看,『救世主弥赛亚』到底是会成圣,还是会入魔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漆雕开
漆雕开 在 2020/04/03 22:04 发表

哈哈哈哈哈,大雪天还雷打不动的上山遛狗,也就天然的达妮卡察觉不到异常吧

漆雕开
漆雕开 在 2020/04/03 21:42 发表

所以BE是指情感线BE,达妮卡去做救世主了呢,还是世界被牺牲掉了呢?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