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神言教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06 19:51
点击:574
章节字数:413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两人离开公寓并坐回了新车上。因为事出突然,雪柔只能在车上交代一些原本想在公寓里说明的东西,「我们现在要去北角区的派出所,提供情报的是一个高中生,据说情况并不复杂,只是有些诡异。」


「诡异?」


「嗯。」雪柔提高了车速,达妮卡感到了吹进车子里的冷风变得更强了,像刀子一样刮在她的脸上,「她好像提到了一个人名,详细情况我们可能要过去了解以后才知道。」


达妮卡皱起了眉头,这机构给她的感觉是越来越奇怪了,她也突然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说起来,行动部的异常调查应该还包括伪教的吧?」


达妮卡想起来了,之前跟米斯卡塔尼克大学跟「政府部门」合作剿灭神言教,指的应该就是末日研究机关行动部。


「是的,但那种任务很少会交到我的手上,不过一般来说,伪教这种东西能跟任何种类的任务扯上关系就是了。」雪柔也没有再玩什么花样,简单概要的说明状况,「如果你指神言教的话,那班人被抓了多少我也不会在乎。」


「你不在乎?」


「我为什么要在乎那些疯子?」雪柔讽刺的笑了一声,「我唯一在乎的,就只有……圣物。」


看着达妮卡蹙眉思考的样子,雪柔觉得有点好笑,罕见的没有磨蹭就说出了真相,「神言教的成立只是一个意外。」


「意外?」达妮卡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她想起了之前在新闻上看到过的内容,「新闻可是说你们在搞恐怖活动,企图散播恐惧与绝望呢。」


而且依神言教那种规模来看,无论怎么样都不像是一个意外成立的组织。但仔细想想,又或许是雪柔的暗示太强烈,所以教团内的规矩与纪律才特别的好。


「哈哈哈!」雪柔大笑了起来,张大的嘴巴令她透露出了一丝丝的违和感,但很快就散去了,「这新闻真是优秀,这样运用言语漏洞,强行让不明就里的人理解成另一个意思。」


看着达妮卡呆滞的神情,雪柔收敛了放肆的大笑,接着解释,「今年4月之前都没有这个组织,这原本就是一个小乌龙。当时我弄到了一个能大批向群众发放心理暗示的法术,便随心的在纽约一个语言学研讨会上测试了一下,没想到威力那么大,造成了一批狂信者。」


达妮卡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什么反应。事情发生的理由太荒诞了,居然纯粹就是雪柔一时的兴起,更可怕的是雪柔居然可以这样毫无心理包袱的,靠着邪术控制一大批普通人的思想,还能愉悦的笑出来,这使得达妮卡不由自主的把身体挪远了一点。


「当时的詹姆斯就是被暗示得最厉害的那个人,我的那番话把他内心深处最阴暗的情感激发出来了。」雪柔嘿嘿的笑了几声,话里带着极其浓重的恶意,「你别露出那样的表情。研讨会那帮人可不正常,美其名是研讨会,实质上是『银钥匙』在纽约分部的高层聚会,想要玩点刺激的,例如活生生分食一个人。当时那边只有我一个人不是银钥匙的成员,而且还是特意被邀请过去的特约嘉宾……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


达妮卡知道有这个组织,小时候那个帮她整容的医生便曾经是这个神秘组织的其中一员。「银钥匙」是一个存在已久的伪教,分布在合众国内各处,主张时间虚无说。其中一个用来吸引信众的谬论,就是「由于时间是虚无的,只要信仰并借助伟大的力量回到过去的时间点,就可以让人死而复生。」


她感觉没那么不适了,并突然发现雪柔有着吸引别人把她当活祭品的体质,也不知道跟她的复杂血统有没有关系,「你这也太倒霉了吧?」


「我觉得挺幸运的,至少对方手上所有珍贵的文献和咒文我全都收走了。」雪柔愉悦的说着,「不过也是倒霉的,我把他们一锅端了以后,对方就处处密谋,企图让那些人反暗示变得清醒,并在暗中把我做掉。」


「所以詹姆斯后来是反暗示了,才会背叛你?」


「事实上那个过程很复杂,不过你这样理解也可以。」雪柔嗤笑了两声,「詹姆斯这个人挺有才华的,但狗就是改不了吃屎。8月的时候杰奎琳刚巧没空,我就让他当我的助手出任务试试。结果那间制药厂居然跟银钥匙有关系,詹姆斯那个极端一神论者在看见『狼』以后就疯了,深信他一开始所崇拜的时空主宰者才是真正的神,而我只是一个在替伪物办事的人。」


她转线,驾驶着车辆越过了前面慢吞吞的公共巴士,「不过我也是大意了,没想到他举报神言教的目的就是要让我忙起来,然后从我手中把圣物偷走,还做了一个假货把事情瞒过了两个月,让他在沙漠做好了召唤的布置,差点就让他成功了。」


「等等,詹姆斯背后的人有机会是银钥匙吗?」达妮卡把事情连接在了一起,这似乎是一个可行的推论。


「应该不是,」雪柔啧了一声,「要是他们有那些知识,早就自行把第二次世界末日召唤出来了,不会把一切的希望交托在白痴的詹姆斯身上。我对银钥匙的了解不多,只能确定对方应该已经掌握了『门』的法术,而且开发出了能随机窥视时间的奇怪药物,不过也不知道那种用处不大的药品是不是失败品,还是他们真的打算使用这种奇怪的东西。」


「等等,」雪柔的话提醒起了达妮卡一件事情,她语带不善的问,「你有伤害人吗?」


「你指的是什么人?」雪柔用眼角余光看了看脸色开始变得阴沉的达妮卡,「献祭的话,一般市民没有那个资格,而且只要我一天还存在,神使大人就不需要祭品。但若果是某一些多管闲事的闲人,我也不会那么好人的放他们走。」


「所以就是有?」达妮卡感到有些不高兴,那种感觉就跟当时在沙漠之城,雪柔对西蒙见死不救还说风凉话一样。她有种微妙的感觉,就像是同族的族人被跟自己相似的异族人伤害了,而她则是夹在中间,两面都不是人。


「你的正义感真强,明明自己也不是人类……」雪柔的话中带有调侃的意思,但她瞄到达妮卡脸上原本还算温和的不快变成可怕的阴霾以后,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这样的发言不妥。


她连忙在路边停下了车,看着达妮卡,正要说话,达妮卡就整个人逼过来扯起了她的领子,低沉的女声带着可怕的暴怒,「你说什么?」


「抱歉。」雪柔只能举起手道歉,她没有见识过情绪爆发的达妮卡,但从对方一有情绪波动就会马上抽烟压抑的行动来看,让对方爆发本能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她尝试把话题带回之前达妮卡问的问题上,让她忽视自己一时失言,「我没有伤害任何人,顶多就是把他们某些记忆模糊掉而已。」


「我不信。」达妮卡并没有相信雪柔所说的话语,而且她也没有察觉到在暴怒之下,自己在说的其实并不是英语,而是另一种神秘的语言。


「你这个人真是……」雪柔听到达妮卡的话后,那一刻的表情很复杂,像是惊喜,但更多的却是无奈,「我发誓,我做过最夸张的事情,也只是让成员在纽约,用匿名跟广告电话的方式,宣传2250年就是第二次世界末日的消息……因为这件事情,我也被降职了。」


「……」达妮卡原本处于爆发边缘的情绪稍稍安定了下来,「……到处散播谣言,你活该。」


「……呵。」雪柔闻言沉静了一会儿,才嗤笑了一声,并重新发动了车子,「小达妮卡,你该多动动脑筋了。」


「你又想说什么?」达妮卡没有管雪柔的禁烟令,刚刚雪柔的一句话令她的负面情绪一下子飙高,现在逼切需要冷静下来,便就在半开着的窗旁点燃了一根烟。


「你觉得我会想说什么?」雪柔说话的语气带点嘲讽,显然也是生气了。两人沉默了下来,车内就也就只剩下收音机那激动的男声在说话,似乎还是那些奇奇怪怪的灵异节目。


「我告诉你,那真的是吸血鬼!知道为什么地下铁要延迟开放吗?那就是因为工人们很多都出现了记忆缺失和贫血的症状,而那些高层为了不影响地下铁开放后的生意,故意用掩口费把事情隐瞒了起来……」


冷静下来的达妮卡不甘心的思考了一下。的确,神言教的危险性似乎并没有合众国新闻报导的那样高,只是一个异常的宗教组织,甚至还不会主动吸纳信徒。


这样一想,其实上头并没有任何的逼切需要把这个组织灭掉,但却把对付它的优先度提早了。这就证明,神言教必定是有什么东西威胁到了上面,才会被这样提早对付。最有可能出现问题的,就是在那个唯一被积极传播的谣言上。而这,就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一年后真的会再次世界末日吗?」达妮卡撇了撇嘴唇,把手上吸了一半的烟弄熄,拿在手上把玩着。她总有种谁先说话谁就是输家的幼稚想法,但实在是看不惯雪柔身上那阴沉的气氛,只好自己先示弱。


「你不是说那是谣言吗?」雪柔的态度稍稍温和下来,冷哼了一声,目不斜视的继续看着道路。


达妮卡不作声了,一昧的示弱只会令雪柔得寸进尺而已。


「哼。」雪柔在红绿灯前停了下来,「你不用担心,之后就不会再有这些破事了,那批人全都被抓了起来。我也懒得再经营,一个詹姆斯就已经够麻烦的了。」


「……嗯。」达妮卡的语气也放缓了一点,气氛也就慢慢的缓和了下来。


雪柔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正在驾驶的她只好示意达妮卡帮忙接起电话,「帮我看看来电显示。」


达妮卡顺从的拿起雪柔小小的包包,在一堆杂物之下顺利找到了她的翻盖手机,「来电显示是『杰奎琳』。」


「啊,是她啊。」雪柔安静了几秒,似乎在思考某些事情。「对方是之前跟你提起过的史丹福教授,你接起来后开扬声器吧。」


习惯用智能手机的达妮卡不太懂这样传统的手机,接通还好,只要打开盖子就行,但要开扬声器就有点手忙脚乱了,花了好几秒她才让史丹福教授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对面似乎是等待太久了,雪柔在喂了一声以后便听到了她急躁的话语,「我的小姐,你怎么接了电话不说话?」


「抱歉。」雪柔没有解释,只是一边目不斜视的看着眼前的道路,一边回应着史丹福的话。「出什么事了?」


「你的声音怎么这么小?」史丹福的声音很中性,在电话中不仔细听的话还不知道对方是一位女性。


「你猜为什么?」雪柔的声量提高了一点,原本有点沉闷的表情消散了,她很自然的露出了一个令人不舒服的微笑,并更加自然的说出了气人的话语。旁边的达妮卡也有点被她的笑容渲染,不知不觉心情便变得没那么沉重了。


「……得了,我不想听也不想知道,」对面传来了史丹福的抱怨声,她似乎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缠。「我打来只是告知你一声,这案子现在是非你负责不可的状态了。」


「为什么?」因为史丹福说她小声,雪柔在提高音量的同时也下意识的把脑袋往左移了一点,右边的达妮卡也只好把电话再往雪柔的嘴边靠,在电话壳快要接触到雪柔脸颊的时候又不自然的缩了缩手。


她总觉得这种行为有一种说不出的暧昧感觉,也许是雪柔的嘴巴太过特殊,才会令她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受。


「报案人所说的话很奇怪。」史丹福的声音打断了达妮卡的思绪,「那人完全不认识你,没有听说过你,但却在描述情况的时候准确的说出了你的全名。如果只是名字还可以说是巧合,波士顿内叫雪柔的一定不止你一个,但她说的是『雪柔·恩格尔』,连名带姓,这就杜绝了巧合的可能性……你是不是又乱试咒文了?」


达妮卡马上意识到,这个史丹福教授显然也是知道雪柔底细的人。也就是说,对方跟雪柔的关系非常亲近。她顿时有一点茫然若失的感觉,内心空洞洞的,还突然非常后悔刚刚跟雪柔吵架了,只好带点不安的看向雪柔的脸。


「没有。」注意到达妮卡不自然的动作,雪柔也快速偷看了对方一眼,两人的视线刚巧对上,就这样相互对望了0.1秒。


达妮卡马上心虚的移开视线,但脸颊上淡淡的红晕出卖了她。雪柔也不愧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脸皮跟安德森一样厚,绝不觉得尴尬。她面不改色的看回眼前的道路上,一本正经地和史丹福继续谈话,「这怎么可能,我前不久才刚从利雅得回来,也没有找到什么新的卷轴跟书本。」


「也对,我们昨天才见过面,我还是专程从洛杉矶飞过来看你的,那机票真的是贵死了。」史丹福那边传来不少杂音,达妮卡隐隐的听到了她大声的喊了什么,然后才再次靠近话筒继续说话,「总之,你快过来就是了,米斯卡塔尼克大学的人已经到了。」


「知道了。」雪柔说完了以后,就示意达妮卡把电话挂掉。


达妮卡干咳了两声,才把电话的盖子盖上,「米斯卡塔尼克大学的人是怎么一回事?」


「那是来『辅助』我们的人。」雪柔的言语之间渗入一点厌恶情绪,说出来的话也像是吃了灰一样,「这是官方的官话,实际上就是不放心我们这帮疯子,所以才要让邻近的大学派几个人来『辅助』,如果我方只有一个人,辅助人员就会有两个;我方有两个人的话,辅助人员就会有一个。这种制度监察的意味很重,不过若是大学出了事情,我们也会过去辅助就是了。」


她的手指敲了敲手上的方向盘,「现在离我们最近的是米斯卡塔尼克大学,所以就是让米斯卡塔尼克大学派人过来了。」


「……你这么说让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虽然现在达妮卡除了校友的身份以外跟学校什么关系也没有了,但一想到又要跟大学的人一起共事,就有种很不舒服的尴尬感在里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