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溶解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1-13 17:56
点击:603
章节字数:542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为什么你不说你有手电筒?」在沉默一会儿以后,达妮卡还是忍不住在采取任何行动之前,先问了这个她很在意的问题。「刚刚你肯说的话我们就可能不必回来了,还遇上了这种事情。」


「因为我觉得你抱着伤者,还要勇敢的站在我前面为我开路这种行为实在是太帅气了,就没有说……」雪柔依然还是那种很不负责任的回答。不同于一开始还有的收敛与客气,在点明了身份以后,雪柔已经完全的把自己的本性暴露了出来。


「他还未死?」达妮卡打断对方的话语,很识相的马上转移话题,在这种地方跟雪柔理论这种无聊的问题实在是太不明智了,即使她觉得非常不爽。


「……嗯,好像是的,他还能自己站着。」被打断的雪柔只是顿了一下,很快就跟上了达妮卡转得非常生硬的话题。她的表现从刚才起就和达妮卡一样平静,完全没有一个正常人在看见这种奇怪画面以后会有的惊慌,「嘛,被『狼』袭击了吧?那种大洞一看就知道是『狼』的舌头才能造成的伤害,虽然其实并不算肉体上的伤害,不过都贯穿成这样了,即使勉强还活着,他的精神大概也崩溃了吧?」


「……正常人要是弄成这种样子,除非意志力坚强,否则都是很容易精神崩溃的吧?」达妮卡说完了以后,才突然觉得目前的情况有种奇怪的感觉,明明是如此惊吓而匪夷所思的场面,她们居然还能在这里进行一些无聊的对话,也不知道是因为身份的关系有持无恐,还是单纯的就是心大。


「你说,他这样一动不动的,如果你一枪打过去的话,他会闪避吗?」雪柔笑得带点恶意,并且跃跃欲试。


「你是在开玩笑吗?」达妮卡发现,雪柔的确不会对「正常人」抱有任何足以致命的恶意,但也绝对不会抱有任何单纯的善意。一旦对方进入「非正常」的状态,她就会毫不保留的展示自己的恶质本性,甚至很可能在对方落水的时候多扔几块石头下去,就是因为好玩。


「反正这人支撑不了多久。」雪柔像是没有任何良心一样,说着一些令正常人会感到毛骨悚然的话语,「还不如给他一个痛快,说不定他心里还会很感激我们呢。」


「你……」达妮卡有点生气,但雪柔说的话也是事实。在西蒙这样糟糕、而且经历不明,没有任何医疗的状态下,是不可能支撑到她们把失常解决,并把他送到医院去的,「好歹也算是相识一场,你这样说难道就没有任何心理压力的吗?」


「相识一场……那么你觉得他能认出我们吗?」雪柔斜眼看了一眼达妮卡,白光从前下方映照上去令她的脸看起来有点反人类,违和感很大,怪可怕的,「来测试一下吧。西蒙先生,你还记得我们吗?」


「……」被刺眼白光照射的西蒙没有一点反应,就只是站在那边,似是已经完全没有了知觉,只有还在微微起伏的胸膛在显示着他「似乎」还有生命迹象。


「看吧,这人没救了,没有任何反应。」雪柔好像很遗憾的摇了摇头,很快就单方面宣告了不治,「即使不给他一个痛快,我们也不能带上他。先不说他很快就会完蛋,一个布朗小姐就够我们烦的了,我们没有多余的力量照顾他。」


达妮卡总觉得有什么地方很不妥,但雪柔都这样说了,虽然是很刺耳,但的确有她的道理。达妮卡挣扎了一下,还是选择不再深究,「那既然我们都有光源了,就直接走吧,别进屋了……」


话音刚落,原本还在雪柔手上的白光就熄灭了,四周恢复原来的黑暗,两人又要重新适应昏暗的环境。


「没电了。」雪柔简洁的解释了原因,「其实刚刚只有2%电,我原本还想着拍照后可以在吉普车上充电的。」


「刚才你为什么不早说!」达妮卡加重了部分语气,雪柔能听出她话里明显的焦虑,还有一点点被欺骗的愤怒。


「我还没说你就把话打断了啊,我以为你不想知道。」雪柔的语气非常欠揍,还未恢复视线的达妮卡甚至还能想象出她现在摊手的模样。


「……」


不论怎么样,两人现在这个模样也是需要先弄出一个火把了,没有光源太过危险,而屋里还没烧完的柴火就是最后的希望。只是不知道站在门边的这个西蒙现在是什么样的状态,还有布朗小姐到底还能不能进入有90度角的房子,会不会有危险。谨慎的达妮卡在再三考虑以后,决定自己一个进去屋子,让雪柔跟布朗就在离屋子稍远的地方等着。


「拿着。」雪柔把头上的黑色发圈拿了下来,一头过肩黑发便宛如瀑布一般散了下来,加深了她身上的东方气息,还带点那东方画像之中长发美人的味道。即使月光很微弱,不太能看清楚,还是无损那种东方出尘又空灵的气质,「柴枝没有东西捆着的话会很困扰的,用腰带的话太长了。」


达妮卡忍不住多看了雪柔几秒,才慢吞吞的接过发圈,转身准备工作。


进入屋子的时候很顺利,西蒙就像一尊恐怖的恶趣味雕塑,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站着。达妮卡有点心虚的无视他进入了屋子,屋子里还剩一些还在燃烧的柴火,旁边还有一些之前来不及收拾的零碎柴枝。


达妮卡快速的用发圈把那些零碎的柴枝绑在一起,而正在燃烧的也不放过,可以直接拿起就用。但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平常制作火把时需要的助燃料和布料,这些临时造出的劣质火把会烧得非常快,而且非常容易烧伤自己。虽然达妮卡本人是不怕火,但她需要抱着布朗,这样的话火把还是得雪柔拿着,不然的话就需要想办法把手腾空出来。


只是现下也没有办法了,达妮卡简单的思考了一下,决定待会儿让雪柔帮忙,好歹尝试用她风衣的腰带把布朗固定到她的背上去,让她空出至少一只手方便做其他事情。


当达妮卡手上拿着火把出来的时候,雪柔跟布朗还是待在原来的地方,似是没有任何异常。雪柔看见她出来以后,先是微微一笑,然后很快的又指了指左手边,即是达妮卡的右手边。


达妮卡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边,那边只是漆黑一片,即使用手上的火把,还是什么也没发现。她朝雪柔投去疑惑的目光,雪柔摇了摇头,指了指地板。达妮卡这才记起,刚刚她进屋子前,西蒙就是站在她刚刚看的那个位置上。然而,刚刚她看到的就只有空气。


她连忙朝地上看去,然后几乎是反射性的后退了一步,地上有一滩难以形容的肉酱,就像是之前融化成为血水的柯斯特一样,西蒙——应该说,原本应该是西蒙的东西,正在慢慢的融化解体,只剩下那双蓝色的眼珠子,瞳孔正无神的看着退避的达妮卡,地上还有一些沾着血红色的黄色短发。不同于柯斯特的彻底被稀释为完全液体状的血水,西蒙的依旧很浓稠,似真正的血液那般黏黏的,当中还能看见些许未融化的肉块和比较深色的内脏。


达妮卡没有过多的停留,她其实很讨厌这些黏稠而恶心的液体,还有恶臭的气味。要是像柯斯特那样稀释的血水她其实还可以接受,布朗吐出来的虽然也很恶心,但量少,现在地上的这个西蒙她是真的不行。


她小心翼翼的绕过那滩肉酱,回到雪柔正在坐着的地方,「……你看见了全程?」


「没有,」雪柔这样回答,「你在里面工作的时候会遮挡着那些火光,光线忽明忽暗的,我不是很看得清,到发现的时候,他已经融化一半了。」


「那你为什么还能笑出来?」达妮卡看向雪柔的脸色有点不高兴,但手却是一刻不停的在工作。她放下捆在一起的零碎柴枝,左手高举着还未熄灭的火把,而右手则是单手解下自己风衣上的腰带,原本被腰带束出腰线的风衣马上变得松散,「算了,先帮我把布朗绑在我的背上,这种劣质的火把太热了你拿不动,必须由我来拿。」


「达妮卡,你真是一个好人。」雪柔笑得非常开心,「在这种紧张的时候居然什么事情都自己抢先揽上身,我真的就是什么也不用做,真好。」


「……那就拜托你说话时不要卖关子。」达妮卡抱怨了一句。在花了不少时间以后,她总算可以在一边背着布朗的同时,一边拿着她们现在的临时光源前进。只是用来固定的绳索只有一条腰带,还是不太稳定,需要达妮卡至少一只手来托着布朗的身体,幸好这对臂力惊人的达妮卡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


「嘛,有一些情报现在并不是透露的时机。」雪柔在忙碌完以后,才笑了笑的回应达妮卡的抱怨。「不过我对这些人会融化成液体这一事实很有兴趣,原本以为这是『狼』的新影响,但现在看来似乎错了,这现象应该是根据某些事实来决定融化的程度的?柯斯特小姐是完全的液体,西蒙先生则是像泥潭一样的浓稠,当中一定有一些有趣的因素造成这样的状况。之前还未见过这样的死法,有机会一定要研究一下,一定会很有趣。」


达妮卡对于雪柔的恶劣兴趣不予置评,由于火把是拿在她手里的,因此走在前面的也依然是达妮卡,雪柔只是跟在后面,达妮卡也就顺理成章的变成带路的那一个了,两人便警惕着走上了房子左边的道路。


事实上达妮卡并不清楚西蒙跟戴维斯所说的入口在哪里,现在两人都已经死去,更是只可以靠自己的方向感来辨认方向。幸好她的方向感非常好,而之前在调查过的路上一路留下的粉笔叉号也起了作用,让她能一路上都毫无障碍的认清四周环境。


「这里就是西蒙所说的地区了吧?」一个小时后,达妮卡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因为路上花了不少时间确认跟寻找西蒙与戴维斯留下来的红色叉号,她们还是花了比想象中要多的时间。这句话达妮卡虽然说出口的是问句,但她的语气其实是肯定的。


雪柔没有回答,她在这个废墟里其实没什么方向感。其一是因为四周很黑,火把的光照范围比较小,而且穿透力不强,除了达妮卡所照着的范围以外,基本上其他地方都是看不清的,雪柔也需要不时抓着布朗的衣服才能清楚确认达妮卡的位置和她接下来要走的路。


其二是因为这里的建筑物虽然在外型上略有不同,但除非有必要,否则稍微正常一点的人,都很难长时间强迫自己去仔细观察分辨那些奇形怪状的诡异建筑物。即使是在日间,雪柔也需要比较长的时间分辨自己的所在地,完全不及达妮卡那种天生就很好的方向感。她在日间时也只是偷懒任由达妮卡拖着走,晚上就更不用说了,她不会在这种时候还去无聊的质疑达妮卡所说的话。


「你打算怎么找布朗小姐的车子?」她抛出了另一条关键的问题。背着昏迷的布朗令达妮卡行动上有诸多不便,但若果找一个地方放下布朗,就势必要留下一个人照顾她,以免有什么意外发生。只是夜间并不像日间,不但不适合分头行动,而且没有任何装备没有据点,长时间的分头行动就意味着完全失去联络,失去联络就意味着单独行动,单独行动就意味着死亡率大大增高,「要不我们先找地下城市的入口吧?那边明显比较好定位。」


达妮卡明显的皱起了眉头,她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不行,我们身上什么物资也没有,现在去房子的话太危险了,至少一定要手头上有一点东西才可以进去冒险。我现在不累,还可以继续背着她。车子肯定不在室内,不需要进入那些建筑物的话,还没有行动上的问题。」


「好吧,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既然把活儿全揽在身上的达妮卡都说没问题了,雪柔这个大闲人也没什么资格再说话。只是在进入这个区域以后,她明显的看上去比刚才在原本那个区域的时候要焦躁很多,达妮卡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两人身上都没有粉笔或是可以留下记号的东西,如何分辨哪些地区已经搜索过就变成了一个很考观察力与记性的活儿。在这种昏暗的环境下,这种分辨将会是加倍困难的工作。即使超人如达妮卡,也没有办法在没有记号的情况下清楚的辨认出已经搜索完毕的地区。


「怎么办?」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搜索以后,达妮卡的方向感虽然还没有彻底迷失,但已经进入了偶尔需要靠「直觉」的地步。更糟糕的是,不要说车子,她们现在连地下城市的入口,那栋标志性的正方形房子也还没有找到,「没有装备在这里简直是寸步难行。」


柴枝虽然还没有烧完,但都已经剩下不多了。再这样下去,等等她们可能真的需要在漆黑一片,只有微弱月光的环境下行动。


「你累吗?要不然我们先休息一下,等到天明再行动?」达妮卡借着火把的火光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是午夜12点,她们的确是已经搞了很久了。


「这种地方什么安全保障也没有,你能睡着?再说布朗小姐半夜醒来怎么办?」也许是精神崩紧太久很累了,又或许是发型上的改变,令雪柔的脸孔在高处的橙黄火光下显得比较柔和,即使是看着她那两片薄薄的嘴唇,也没那么多违和与奇奇怪怪的感觉,「没事,我还能撑。」


「不,我说真的,我可以守整晚夜。」达妮卡认真的说,沉稳的女低音现在听起来格外的可靠,「我可以连续好几天不睡眠也能维持精神,这事情卡特也知道。」


之前卡特阻止威廉斯跟达妮卡换车上的位置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比起睡不睡都无所谓的达妮卡,身为正常人的威廉斯的睡眠质素自然是比较重要的。


「知道了。」雪柔轻飘飘的说,她尖细的声音倒是很适合这个语气,都像是会随风消散的类型,「即使你看着,在这种环境下我也睡不着,倒不如争取时间多搜索一会,至少把正方形房子找出来。」


「你……」达妮卡在火光下打量雪柔娇小的身体,「真的不累?」


「不累。」雪柔马上回应,她的声音带上了一点达妮卡能明显感觉到的急躁。


「那好吧,我们再在附近转转,一小时后不行的话至少等到天明再作打算。」达妮卡见她坚持,便作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你还是需要休息的。」


雪柔不置可否,也算是默认了达妮卡所说的话。只是事实证明,雪柔坚持继续搜索也不是完全错误的选择。


这次才半小时,两人不但找到了那栋正方形的房子,更在正方形房子的门口正前方被一阵突然出现的强烈白光照射,刺眼得两人只能瞇起眼睛。


以为是敌袭的达妮卡紧张感瞬间飙升,雪柔也下意识的拿起支撑架防备。在这种敌方能清楚看见她们而她们看不见敌方的情况下,主动权可是在对方手中,她们处于非常不利的状态。只是达妮卡准备先发制人夺下光源的下一瞬间,她就认出了那是他们所带来的强力手电筒所制造的光芒,硬生生的制止了攻击的念头。


「达妮卡?」虽然平时不想见到卡特,但达妮卡不得不承认此刻卡特的声音听起来犹如天籁,即使他的语气听起来惊喜中还带点惊吓,还不自觉的亲密地叫了她的名字,「你们……」


「吓死我们了!你们怎么突然出现在道路的中心!?」卡特文质彬彬的弱气声音很快被威廉斯惊慌的女音所打破,虽然没有夸张的尖叫,但她的声音依然因为吓了一跳而增大了不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