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过夜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04 23:12
点击:622
章节字数:56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不论怎么样,重逢总是好事,尤其是达妮卡与雪柔身上近乎什么物资都没有的时候,身上还带着斜肩袋与背包、还有强力手电筒的卡特与威廉斯简直是天使降临、基督再世。四个尚在清醒状态中、而且满脑子疑问的人很快就达成了共识——他们需要好好的讨论一下目前的状况。


「等等。」威廉斯跟卡特就要向正方形房子里走去,达妮卡连忙出声制止,「先不要进去,里面可能会出现怪物。」


面对两人疑惑的目光,达妮卡显然有些惊讶,而她身后的雪柔轻轻的笑了一声,问出了与之前的对话完全不相干的问题,「你们两个在车子开走之后就瞬移了?」


「你们也有类似的经历?」威廉斯讶异了一下,很快就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我傻了,你们刚刚才突然出现在道路中间。」


「在我们这边看来,突然出现的可是你们。」雪柔摇了摇头,「四周太暗了,都不知道我们两批人到底谁是瞬移过来的。」


达妮卡偷偷的看了雪柔一眼,雪柔没有说的是,如果瞬移的是她们两人,肯定会立即就发现违和感,而不会像是刚才一样误以为敌袭。因此她基本上很肯定,不是她们这边的空间出了问题,而是正在乱走的卡特与威廉斯瞬移了。


「突然出现的应该是我们,可能我们之前乱跑的时候都已经瞬移过几次了,看来入夜以后这里的时空会变得非常不稳定。」卡特说出了达妮卡的心里所想,只是他用的词汇没有达妮卡那么肯定,「之前我们在车子驶出房子的那一瞬间就突然去了别的地方,因为不知道那是什么区域,四周的建筑物都长得差不多,又没有叉号,找不到回去的路,我们只能在道路上瞎乱转,转着转着就找到你们了。」


那个时候卡特跟威廉斯都是坐在吉普车的中排上的,前排只有戴维斯一个,而后排则是坐着西蒙。突发瞬移时,也的确是他们两人一起瞬移走了。


「所以你们都不知道车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达妮卡觉得事情开始有点麻烦,而且还进入了一个很混乱的状态。虽然今晚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情,但这些事情都无助于他们脱离这里,或是进一步了解这里危险的真相,反倒是扯出了更加大的谜团。


至于安德森那寻找古书的要求,那已经是次要中的次要了,没有任何东西能比生存重要,至少达妮卡现在还是这样想的。


「不知道。」威廉斯摇了摇头,「我是在卡特教授寻找路途的中途才恢复精神的,之前根本都没有在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先别在这里讨论。」雪柔指了指正方形房子的门,虽然语气看似正常,但达妮卡感觉到了她内在的焦急,「不论怎么样,我们都需要进去。据西蒙先生所说,地下城市的入口就在里面,那是危险所在的地方,无论如何都要走一趟。」


「你怎么突然就这么肯定危险就在里面?」卡特皱起了眉头,朝旁边的达妮卡使了一个询问的眼神,他并不完全相信雪柔所说的任何事情。


达妮卡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她当初也只是说进入地下是最后的下下策,并没有一口咬死危险就在那边,现在雪柔倒是突然就在卡特和威廉斯面前自爆了她认识幕后黑手这一事情,这令达妮卡有点不懂得应对。


「推理出来的啊。」雪柔的脸看上去似是很认真,之前表现出来的疲惫都消失不见了,借口也是马上张口就来,「既然西蒙先生是在地下城市的入口发现两位昏迷的女士的话,那么危险跟地下城市有关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吗?」


雪柔的这番推论倒是跟达妮卡之前所做的推论差不多,只是达妮卡相信,认识幕后黑手的雪柔应该是透过某种途径知道对方就在地下城市,只是她不方便透露这个行径而已。


这个理由显然没有说服卡特,他推了推脸上的眼镜就开始反驳雪柔的论点,「放在入口处不代表敌方就在地下城市,这也有可能是对方的陷阱。而且从之前种种的资料来看,地下城市是一个异常危险的地方,我不认为这会是一个好的决定。」


「但你也没有更好的方案了吧?」雪柔对卡特微微一笑,「现在我们还暂时没有物资上的问题,可以闯一闯。再迟一些的话物资不足,我们也可能没有力气再进入地下探一究竟了,那么到饿死也将不能走出这里,倒不如拼搏一下。」


卡特闻言看了看达妮卡,达妮卡显然知道他在想什么,立马就摇了摇头回应,这一切都被雪柔看在眼里。


「比起在这里吵架,」威廉斯终于找到了机会插入两人之间的对话,「我们不是应该先弄清楚双方经历了的事情?为什么戈德温小姐不让我们进去?还有怪物是指什么?」


「那是在车子开走后,在正方形屋子角落里出现的怪物。我不能用言语形容牠的外貌,但总之明显不是地球上应该有的生物。」达妮卡简洁的说出了事情经过,「怪物的战力很高,昏迷的布朗小姐被牠袭击后,手臂上穿了一个至今还未痊愈的大洞。」


在道路的正中央始终不是什么好说话的地方,众人便先移动至正方形房子的外墙后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里。达妮卡把背上的布朗放了下来,展示了伤口,手臂上的大洞的确是到现在还没有痊愈。懂一点急救的威廉斯也连忙跑过来帮忙看伤势,事实上队伍里的真正的医疗担当是已经死去的柯斯特,但现在这种情况也只能让威廉斯死马当活马医。


「这种怪物似乎是会选择直角90度的角落出现,所以我才会制止你们进入。」达妮卡想了想,最后还是选择隐瞒了这个情报是雪柔提供的这一事情,不然卡特大概又会没完没了的质疑这个情报的可信性,最后就会把雪柔其实是伪教主祭这个事实给捅出来,到时候又会是一大堆的麻烦。


「所以这座城市内几乎所有建筑物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角度,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情报是达妮卡说出来的,卡特完全没有质疑,并且很快就把角度跟城市内的建筑物一起联想起来,这个推论看上去也是挺可靠的,「那么我们可以确定住在这个城市里的文明一定跟这种怪物有关,你还有没有发现更多的东西?」


「……有。」现在轮到达妮卡蹙眉了,她需要找一个完美的借口解释「狼」跟「窥视时间」有关这个事实,但又不能透露这是雪柔给予的情报,真的是一个世纪难题。


她最后还是选择了最模糊,也最没有说服力的方式,「他们也许跟时间有关,这是我的直觉。」


「真的!?」出乎达妮卡的意料,卡特不但对此深信不疑,还似乎非常兴奋,他哆嗦着情不自禁的抓住达妮卡的手臂猛力摇晃。达妮卡反射性的用力甩开他的两手,并马上后退两步,她对于跟卡特有任何的身体接触这件事情非常反感,这种感觉强烈得她马上就掏出了口袋里的香烟,然后又收了回去。


「这会不会跟我之前有的时间倒退错觉有关?」意外的,不只是卡特,威廉斯似乎也相信了达妮卡这番话,大概是因为她曾经也有过类似的感觉,「这样的话就能大致上明白这个文明的大概特征了,他们很可能在祭拜时间与空间。」


达妮卡觉得眼前这状况有些出乎意料,她下意识的看了看就站在她旁边的雪柔。雪柔回以一个微笑,并在威廉斯与卡特不注意的时候,凑到达妮卡的耳边说了一句话,「你很受欢迎嘛。」


达妮卡下意识的觉得雪柔这是在不爽。从她口中说出来的话就被质疑,反而借达妮卡之口说出来的情报则是没有任何人怀疑,这的确是很令人不高兴的一件事,但也令之前一直被雪柔的「语言漏洞」所玩弄的达妮卡稍稍平衡了一些。


「我肯相信你就行了。」这样的雪柔显得比较无害,当理智上的危机感过去一段时间以后,原本情绪上相当浓厚的亲切感也就回来了。达妮卡忍不住这样低头悄悄的回了一句,说完以后她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就用这么一个暧昧的姿势说出了这样暧昧的话语。


雪柔没有回应,只是稍稍跟达妮卡拉开一点距离,也不再看向对方,「那么卡特教授,我们现在怎么办?你肯同意进入地下区域了吗?」


比起了解这个城市的文明是关于什么东西的,雪柔还比较关心什么时候可以进入地下区域。


「但达……戈德温不是说正方形房子里可能会有怪物吗?」面对雪柔,卡特几乎是瞬间就把之前的兴奋与得意忘形抛得一乾二净,马上就谨慎起来,这种差别对待也是明显得令威廉斯也为之侧目,并不禁猜测起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


「怪物的出现一定是有特别原因的。」达妮卡赶紧解释,并趁机透露了一点情报,「不然我们早上一进入房子就马上会遭到他们袭击了。」


「但那个特别的原因会是什么?」威廉斯检查了一番,还是不能在布朗手臂上那个大洞看出什么,急救她也只是略懂皮毛而已,「这伤口太离奇了,完全超出我能处理的范围,如果它没有引发什么额外的状况,我们还是先把它搁置在一旁吧。」


「可能跟布朗小姐跟柯斯特小姐有关,」达妮卡尝试作出了一些推论来引导卡特与威廉斯推理,「毕竟那怪物是在她们出事以后才出现的。」


「你的意思是,」威廉斯尝试理解达妮卡话里的意思,「在布朗醒来交代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前,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让她进入正方形房子里?」


「这只是我的推测。」达妮卡补上了一句,威廉斯跟布朗的关系比起他们三个不靠谱的后援要来得好,她也有点害怕自己的推测会引来威廉斯的反感,在这种时候内部互相怀疑是最差的状况,有卡特与雪柔这样一对就已经够麻烦了。


出乎她的意料,威廉斯没有说什么,反而是寻求卡特的意见,「卡特教授,你觉得呢?」


「这……」卡特本质上还是一个绅士,要他做出不让受伤的女士进屋休息这种事情还是比较有难度的,「如果正方形房子里会有危险的话,我们就干脆别进去,今晚就在这里过夜吧。这里是挡风位,而且是一个隐蔽的死角,只要不刻意抬头去看那些奇形怪状的建筑物,还是一个可以接受的位置。」


卡特的话里没有什么毛病,也算是一个比较合适的方案,大家也就基本上一致通过了。威廉斯背包里还有一些急救用品,她就将就着给布朗手臂上的大洞裹上纱布。雪柔和达妮卡也简单的了解了一下他们目前身上仅有的装备与物资,食物和水也的确是剩下不多了,但也勉强能熬到明天。


「如果真的要进入地下区域,」达妮卡这话是对这雪柔说的,但同时一旁的卡特也在听,「等到明早将会是比较好的选择,而且之后也需要去把布朗小姐她们的吉普车找回来。」


经过了一整天的突发情况,大家的身心都已经非常疲惫,不适合再在这个情况下再作任何的冒险与搜索,先好好的休息,等在天明过后继续行动将会是比较好的选择。


卡特也同意达妮卡的安排,雪柔却突然表现出了明显的焦躁,一向从容不迫的她第一次露出了这样非常明显急躁的表情。但也只有一瞬间,很快雪柔就恢复了平时的笑容,「那好吧。」


等威廉斯把布朗安顿好了以后,四人便围着非常微弱的柴火,简单的交代了在分开以后所发生过的事情,以及今后大致上的目标与行动。再次出乎达妮卡的意料,威廉斯很快就接受了戴维斯跟西蒙已经死去的事实,整个过程快得不像话,就像是威廉斯已经不在乎他们两个人似的,跟傍晚时那担心的态度相去甚远,甚至可以说是180度的大翻转。


这种态度有好有不好,在这种情况,快速走出伤痛才是上策,但太快就会让人觉得这个人已经开始失去人性,开始向「非人类」靠拢,这并非什么好事。


不过也可能只是因为威廉斯并没有亲眼见到两人的死亡,所以才会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进而态度冷淡。而且达妮卡为了她的精神着想也刻意对两人的死法做了隐瞒,没有亲身看见对方死亡并体验那种恐惧与诡异的感觉,这也许才是威廉斯冷漠的真正原因。


四人简单的分配了一下守夜的事情,睡不睡都没关系的达妮卡自然是负责守一整晚的夜。原本威廉斯还有一点内疚,想要分担一下达妮卡的工作量,但在听到卡特用仰慕的语气说的达妮卡是一个「不眠精英」,最高可以连续一星期不睡觉,还能保持跟平时一样的精神以后,她的这点内疚就烟消云散了。达妮卡也就顺利成章的成为了唯一的守夜人。


虽然很简陋,但卡特可以用自己的包包当作枕头,枕在地上还是可以很舒服的;威廉斯垫着背包,背靠着稍微弯曲的墙壁,在舒适度足够的同时,布朗还可以枕在她的大腿上,算是解决了问题。


雪柔就没那么舒服了,身上只有支撑架的她只能平躺在沙地上,或是学着威廉斯背靠着墙壁,但没有背包垫着,硬邦邦的墙壁还不如还能算是柔软的沙子,看上去就很难受。达妮卡有些不忍心,最后还是朝她招了招手,「你枕着我的大腿睡吧。」


此话一出,卡特那边便投过来了带点哀怨的视线。达妮卡按奈着马上站起身,离开卡特视线范围吸烟的冲动,朝卡特的方向回敬了一个锐利而厌恶的眼神。她现在身上的烟已经没有几根了,大多都报销在那场大火之中,她不能为了前男友这样无聊的视线而浪费手上一根可能很关键的烟。


雪柔笑得很开心,她也很不客气的就这样枕在达妮卡的大腿上,还自顾自的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达妮卡,你真好人。」


「没事了?」达妮卡轻声的问,刚刚雪柔跟她拉开距离的时候她呆了一下,但很快就被卡特的问题转移了视线。


「你在说什么呢。」雪柔笑了一下,「这么说来,昨晚在饭店里的时候,你也是没有睡觉的了?」


昨晚雪柔洗完澡搞定手链后就已经非常累了,她在飞机上最后只睡了4个小时左右,其他时间基本上都是醒着的。累积下来的疲劳非常可观,导致到即使昨晚达妮卡想跟她套话,她也只是「嗯」了一声就趴在床上睡着了。


「不,昨晚我有睡。」达妮卡有点尴尬,虽然那张双人床非常大,但她并不习惯跟别人挤在一起,最后还是坐在窗边睡了,「不要说话了,你还是快点休息吧。」


「那么,晚安,达妮卡。」雪柔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一字一顿的说。


「晚安,雪柔。」


四周安静了下来,没多久后大家就似乎都已经睡了,经过一整天的警戒与劳累也是非常累了,达妮卡也放松了下来,闭上眼睛闭目养神。她手上拿着卡特的强力手电筒,必要时打开就能观察四周的情况,而另一支手电筒则是收在威廉斯的背包里。


四周似乎一直都没什么动静,直到半夜2点的时候,一直闭目养神的达妮卡察觉到了异样,是那种存在在空气中的扭曲感。她马上睁开了眼睛,枕在她腿上的雪柔也是察觉到了达妮卡的动静,没多久就睁开了眼睛。


几乎就在两人想要站起身来的一瞬间,原来在微弱月光下还算是有一点光线的环境,突然就变成了海市蜃楼,转化成完全漆黑一片的空间。达妮卡心里在震惊的同时,还因为黑暗中传来的违和感而感到有点慌张。她急不可耐的抓住了身边的雪柔,摸到了身边人手臂上的温度以及熟悉的亲切感以后,心里才稍稍安定下来,并记起自己手上还拿着卡特给的手电筒。


达妮卡打开了手上的手电筒,白光照在凹凸不平的石壁上,一些怪异的符号与壁画马上就呈现在她们眼前,密密麻麻的铺排着,朝着两人的前方无尽的延伸下去,尽头则是完全的黑暗。


「我们瞬移了。」在达妮卡观察四周的同时,雪柔则是说得很轻松,甚至还带着明显的愉悦,「而且似乎被转移到地下去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