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搜索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1-13 17:56
点击:583
章节字数:59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当达妮卡三人跟着车胎的痕迹以及火光的定位来到爆炸现场以后,现场只剩下在诡异建筑堆之中,正在燃烧的汽车残骸以及一地支离破碎的白色石头。爆炸造成的冲天热浪使得夜晚的沙漠也热了不少,寒冷的夜风也不能吹散这闷热的气浪。


雪柔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事故现场,旁边的达妮卡可就笑不出来了,车里可是有活人以及大量的物资,现在可能都化为低等的燃料了。她把怀里的布朗扔下,就马上跑去吉普车的残骸那里进行搜索,以及几乎不可能会有的救援。


「没有人能在那种事故中活下来吧?」雪柔没有加入搜索的行列,这样热的地方她可没能力进入,只能找一块比较干净的地板坐了下来,并把布朗拖到她的脚边照顾,「除了『狼』以外。」


「『狼』到底是什么?」现在的达妮卡很烦躁,除了是因为雪柔这种只说一半不解释的行为以外,还有一种对于这个搜索行动的矛盾心态。她一方面巴不得卡特从此在她眼前消失,但另一方面又不想对方真的出意外。这种心态跟以前她对着外祖父时有着很大的相似性,但不同的是,外祖父拥有她想知道的知识,而且也姑且算是唯一的亲人,而卡特对她却是什么功用利益也没有,也不是什么亲人,这才是达妮卡最为不解以及烦躁的问题。


「其实我比较好奇的是,」雪柔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为什么你会不知道?这对于你来说应该是像本能一样的东西才对。」


雪柔一直觉得达妮卡这个人很有趣,她身上矛盾的地方太多了,多到雪柔搞不清达妮卡的真正目的是想要做什么,甚至觉得达妮卡一定是在小时候出现了什么致命的差错,才会造成现在这样怪异的状况。


「我没有那种本能。」达妮卡头也不回的说。经过这次战斗以后,她对雪柔的戒备高了很多,并且有点后悔没让卡特及时举报雪柔了,那个瓶子带给她的巨大压力,再多的亲切感也掩盖不了,「你在飞机上说自己对神秘学不擅长什么的,都是骗人的吧?」


「哦,那个嘛。」从雪柔的语调听起来,她现在的心情应该很好,「我没骗人,我的确是没什么神秘学的知识啊,不属于神秘学范畴的知识倒是知道很多。」


「所以『狼』到底是什么?」达妮卡再三发问,她无视了吉普车还在燃烧这个事实,徒手便拉开了车门,然后又马上把手撤回,并轻轻的甩了甩,显然是被那滚烫的温度吓到了。


「牠们是住在时间中的狩猎者。」雪柔观察着达妮卡,果然在听见「时间」一词的时候,对方的动作不自然的顿了一下,「会盯上任何窥视时间的人。」


「你的意思是,」达妮卡拿了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把打开的车门卡住,确保车门不会再次关上,「布朗小姐跟柯斯特小姐都窥视时间了?」


「明显。」雪柔顿了顿,带点兴致的看向依然在忙的达妮卡,「窥视未来或是过去都会引来这些猎人。至于为什么一看见我就高声尖叫……我比较倾向于她们看到了我的过去。」


达妮卡皱了皱眉头。虽然很荒唐,但只要雪柔对于怪物「狼」的说明是正确的,她这个身份说这种话的可信度便高得吓人。更具说服力的是,在「狼」出现的时候,达妮卡的确是感觉到了跟他们瞬移进入废墟城市范围的时候类似的感觉,但空间却没有变化,那便很有可能就是因为时间出了问题。


「但……」达妮卡一边思考,一边探身进入吉普车内部。由于太热,而且车身还在着火,她只能略略快速的看了一下车子内部。让她稍稍感到安慰的是,车子的后座以及中间的座位都没有人,或者说没有尸体,「她们是怎样做到的?用什么方法去窥视时间?」


在跟雪柔套话的时候,达妮卡的搜索动作也没有停下。但汽车的残骸之中,只有靠左的驾驶座上有人,虽然已经烧得脸容溃烂,面目全非,但仍然可以从对方的体型、还没彻底烧烂的衣服等,判断出这是已经死掉的戴维斯。除此之外,吉普车内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尸体或是活人。


那么其他三个人去了哪里?


「这不好说。」雪柔看着达妮卡灰头土脸的从超热的汽车残骸中钻出来,「窥视时间有多种方法,这当中还有一些属于神秘学的范畴,你应该比我更熟悉吧?」


「你在说预言学?」达妮卡转而走到车尾的位置,打开了后车厢,里面放着的物资大多都是易燃物品,正是烧得最起劲的部分。里面的东西都被弄得乱七八糟,原本包裹着柯斯特遗骸的防水布更是被烧得什么都不剩。达妮卡在外围快速的找了一下,勉强能用的也就只有露营的支撑架,但也只能当成近战的武器使用。对于有沙鹰的达妮卡来说,这东西根本没用。


只是,她想起了在布朗挖喉咙的时候,雪柔挥舞支撑架的画面,鬼使神差的就把支撑架拿了下来。


「嗯。」雪柔依旧是盘腿坐着,笑笑的看着仍然在忙的达妮卡,「不知道原理是不是都差不多,但能确定的是她们看的不是未来,而是过去。」


「说了这么多,」达妮卡用力挥舞支撑架,让这些滚烫的铁支更快的散热,「你对她们所使用的方法有没有什么猜测?」


「那么你呢?」雪柔反问,看着正在乱挥的达妮卡,「你有没有什么看法?」


「我还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你所说的话,你所说的东西太匪夷所思了。」达妮卡半真半假的说。事实上她认为雪柔所说的话没有什么很大的毛病,只是在看见瓶子过后,她对雪柔的信任也在不知不觉之间下降了不少。也许是情绪上的亲切感被理智上的危险感盖过了,一下子头脑清晰了,就不再盲目的相信雪柔所说的话。


想到这里,达妮卡开始觉得卡特的催眠邪术论其实还是能站住脚的,也许真的就是她中了雪柔的邪术,之前才会直觉上觉得她没有危险。


她把散热后的支撑架向雪柔的方向扔了过去,「这个给你拿着,当武器。」


「会很匪夷所思吗?嘛,说不定你经历过的那次开罗事件更加匪夷所思呢。」雪柔稳稳接住了支撑架,也稳稳的接住了达妮卡不满的目光。她笑了笑,也就不再提过去的事情,开始解释,「我第一次接触牠们的时候,媒介就是一种成分不明的药物,服用后会产生幻觉,从而得以窥视过去,以及一点的未来。从现场情况来看的话,我想,那吐出来血肉模糊的肉块大概就是关键了吧。」


「所以那个背后的人让她们两个吞下那么恶心的东西,故意让我们找到她们,目的就是要用『狼』杀死我们全部人?或者是利用她们看见你之后的疯狂行为来分化我们?」达妮卡原本想把手探进后车厢的深处,看看自己的斜肩包还有没有救。但在高温跟还在燃烧的车子零件之下,她最后还是放弃了,选择先用沙子把一部分的火苗扑熄,「这是我想出来唯一比较合逻辑的理论了。」


「分化就夸张了,我不认为对方能随意操纵『窥视时间的人能看到的东西』。反而是第一个比较有可能,但我不觉得对方的目的是『杀死所有人』。」雪柔笑了笑,突然转移话题。「你之前不是跟卡特说了这事儿很大机会是一个陷阱吗?」


「……当时你不是离得很远吗?为什么会听到?」达妮卡说着,她觉得自己已经有点麻木,之后雪柔掏出更神奇更怪异的特异功能或是东西的时候,她也完全不会惊讶。


「有很远吗?」雪柔又开始了装傻,「嘛,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某程度上的确可以算是一个陷阱,因为我就是那个目标猎物。」


「什么!?」达妮卡的动作顿住了,她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明显的惊讶神色。因为身体太靠近火源,停下动作后差点把自己的风衣也烧了,她连忙轻拍外套灭火。


「怎么了?」雪柔似乎觉得达妮卡惊讶的神色很好玩,咯咯的笑出了声音,「堂堂『神言教』的主祭不配当猎物吗?」


神言教教如其名,就是聆听并执行「神所说的话」的宗教组织。他们的最高领袖就是主祭,同时也是所谓的「神眷者」。相传是唯一一个可以清楚听见并理解唯一真神的声音的人,并被真神允许能使用「神的语言」。神言教的所有宗教恐怖活动,基本上都是主祭在跟「神」沟通过后才敲定执行的。


也可以说,神言教的一切活动都由主祭一个人说了算,即使主祭假借「神」的名义,也没有人会知道。


「……不是。」达妮卡收回了惊讶的神情,继续她的灭火工作。她从雪柔会的邪道催眠术就知道她与神言教有关系,应该就是新闻上在逃的主祭或是邪法师。在看到那构造奇特的舌头以后,便很肯定对方一定是身份最高的主祭。只有主祭,才被允许拥有神的嘴巴,说神的话语,「我以为对方的目标是我,毕竟我对时间空间之类的超自然现象有着非一般的兴趣。」


「别傻了,这个时空失常应该是某些不可控的因素造成的意外,他只是利用这个意外而已,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能力操纵时间与空间。如果他能操纵,那么我们必死无疑,连挣扎都不必了,只是在浪费力气。」雪柔难得语气认真了一点,说的话也比较长。「至于你,你会在这里出现对对方来说会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意外。他现在应该还不知道你来了,你可是底牌。」


「其实你知道幕后黑手是谁,是吧?」达妮卡突然意识到了,既然雪柔这么清楚对方的习惯与正在进行的行动,那么她很大机会知道对方是谁。


雪柔突然神秘的笑了笑,「他是我教的辅祭之一,就是你们在说的邪法师。」


「所以到底是谁?」达妮卡有点受不了雪柔这种故弄玄虚,说话经常只说一半,然后另一半就故意拖延或是不了了之,而且那通常还是很重要的情报,这种感觉真的不好受。


「我说了啊,就是我教的辅祭之一。」雪柔很欠打的耸了耸肩,可惜正在忙着灭火的达妮卡看不到,「你到时候就会知道的。」


「……」


「对方不可能使用『狼』杀死所有人。首先,据我所知,『狼』只能在90度的角落里出现,若果我们不在那间正方形房子里,那么『狼』就没有能力现形。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缺点,毕竟我们这里有正常人,选择在正方形房子里扎营的概率是非常高的。」没有理会达妮卡的无言,雪柔好心的继续解释前面的推论,「然后,更重要的是,对方知道我有能力和『狼』作战。引『狼』过来可以杀死其他人,但不一定能杀死我。所以我比较倾向于,他是想在和我进行最终大决战之前,先把不安定因素都铲除掉。」


「对方到底做了什么,才令你明知这是一个陷阱还要跳下去?」达妮卡换了一条问题。她在两只手套都沾上不少沙子以后,终于把后车厢里的火灭掉了。她连忙伸手进入后车厢,可惜最后只能拉出来一个烧焦了的黑色袋子。借着前座那还未熄灭的火光,她很快就看见了里面的东西也都已经被烧毁得差不多了,达妮卡脸上微微的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他拿了我最重要的东西,」雪柔坐着有点无聊,便揉了揉布朗那被舔了一个大洞的手臂。只是那个大洞还是没有任何愈合的迹象,她也很干脆,揉了几下就马上就撤手不干,「我必须讨回来。」


「所以之前你说的什么目的是想要接近我,那是骗人的吧?」达妮卡又开始算旧帐,她还很清楚记得早上跟雪柔单独说话时的那些对话。


「没骗你。」雪柔笑了出来,「我从没有说过我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啊。」


「……那么你要夺回什么东西?」达妮卡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要接近她,就是想不通这里面到底可以有什么好处。她再三确认了车上没有还能用的东西以后,就走到了雪柔坐着那块空地上。


「一块水晶。」雪柔不玩布朗的手臂以后,便转而拿出了在利雅得市集买来的手炼,放在手上把玩着,「一块很重要的水晶。」


「好吧,一块水晶。但比起这个,我们现在有更严重的问题需要讨论。」达妮卡看着坐在地上的雪柔,虽然她说的话很荒唐,也很疯狂,还经常玩语言漏洞跟故意只说一半,但在这种严峻的情况下并没有需要特意欺骗的理由,一定的可信度还是有的。「车上只有一具烧焦的尸体,是戴维斯先生的,其他人不知道去哪儿了。还有,物资除了你手上的武器以外,都不能用了。」


「是喔。」雪柔的语气跟达妮卡一样,没有任何的起伏,像是只是在陈述事实,没有任何情绪在里面。「车子也完蛋了呢,现在即使解决了时空失常的问题,我们还是没有回去的手段。」


达妮卡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地上一派轻松的雪柔。「……你好像,并不紧张?」


「你也不紧张啊,我为什么要紧张?」雪柔也站了起来,微微一笑,把支撑架架在自己的肩上,「所以,你一定是想到什么了吧?给我说说。」


「……」达妮卡觉得自己今天对着雪柔无言了太多次,「布朗小姐她们驶过来的车子应该还在废墟里,要是找到的话,里面也应该有物资可以用,车子也可以戴我们回去。」


「都只剩下我跟你了,要物资有什么用?我们现在只需要一支手电筒就够了。」雪柔摇了摇头,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仍然躺在地上的布朗,「啊,你想救布朗小姐?」


「……你还记得她是个正常人就好。」达妮卡把人抱了起来,「走吧,既然西蒙先生在地下城市的入口发现了她们,那么从常识推断她们应该也是把车子停在附近了。」


「对,『常识』。」雪柔特意在「常识」两字上加重了语调。「如果这事情没有常识可言怎么办?就像是突然出现的『狼』,还有时间混乱跟空间混乱。说不定造成戴维斯先生以外的人消失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些没有规则可循的失常呢。」


「总好过等死吧?」达妮卡反问,并转头看了看雪柔。「如果找不到,我们还可以直接直捣黄龙,进去地下探一探。」


城市的地下范围到现在几乎都是谜一般的神秘存在,对达妮卡等人来说就是一个未知的魔窟。不像地面,地下环境目前除了西蒙所说的狭窄环境以外,其他一切都是在迷雾中。


在没有任何情报之下,对于谨慎的达妮卡来说,最好还是尽量避免有关地下城市的任何探索,这可能比分散行动还危险,所以她才会想利用分散的诱饵方式引诱危险上门,让危险自己透露线索。但事到如今,再坚守这个规则也没有意义。而且从西蒙发现布朗与柯斯特的地方来看,危险也透露了自己跟地下城市有关,那么在走头无路的时候,进入地下城市就是一个最后的选择。


由于汽车残骸在她们不熟识的区域,加上没有手电筒四周真的是太黑了,微弱的月光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达妮卡再三考虑了以后,还是决定先回正方形房子,在那边仅余的柴火里弄出一个火把以后,再从那里开始前进。


一反刚才的多话,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多说什么,主要是因为四周太黑了,正方形的房子也不像刚刚的爆炸现场有强烈的火光定位。她们需要专心赶路,达妮卡还需要留意着怀里的人的动静,不可以分神推论,这才造成了一路的沉默。


「等等。」前面就是正方形屋子了,借着月亮的微弱光亮,走在前头的达妮卡停下了脚步。「房子外面好像多了一点东西。」


她们在离去的时候太匆忙,并没有把屋子里的火弄熄灭,借助从门边透出来的光亮,可以看见门边的黑影里似乎多了一个人,正站在门边,但火光太弱,达妮卡看不真切,也不太敢贸然接近。


这种在折返时突然出现什么未知的东西,可是恐怖片最喜欢使用的手段。


「……西蒙先生?」达妮卡尝试辨认对方是什么,最后靠近了一点,试探似的说了一声。站在房子跟前的人看体型似乎是西蒙,但又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刚刚搜索吉普车时都是靠那强烈的火光,现在没有夜视能力的达妮卡也不敢贸然下定论,就在她要再次开口发话的时候,一阵白光在旁边亮了起来。雪柔安静的举起了她手上的手机,在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底下,她们终于都能看清楚了。


那个人的确是西蒙,只是他眼睛暴凸,双目无神,破烂的衣服上满是红的发黑的血迹和土黄色的沙子,焦黑的皮肤上都是青黑色的脓液,有些甚至是恶心的蓝绿色,在手机惨白的手电筒灯光下还会反光。达妮卡认出了那是雪柔口中的「狼」的攻击手段之一,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西蒙的肚子没了,中间是一个中空的大洞,而肚子的其他内脏在没有肌肉跟脂肪支撑以后,都破损而摇摇欲坠的挂在那个中空的洞上,乍一看似是被开膛破肚的尸体,但仔细看就会发现很多不对劲之处。


比方说,这个西蒙看起来好像还有呼吸,似乎还活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