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战斗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04 23:12
点击:572
章节字数:483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达妮卡感觉到了空气扭曲了一下,那是一种跟在沙漠瞬移时差不多的感觉,不算细微,但也没到很强烈,硬要比喻就是一颗小石子被扔进湖里时所产生的声音,一种不大不小的扭曲感,也是只有她跟雪柔才会有的感觉,从雾气那边的方向传来。这种难以形容的扭曲感令达妮卡的兴奋感、紧张感与危险感都在高速的飙升。


那团雾气很诡异,一般雾是空气中的水份造成的,在沿海沙漠会比较常见,但在内陆的沙漠地区出现就显得比较奇怪了。沙漠中虽然日夜温差大,但因为空气干旱,水份太少,一般构不成雾气形成的条件,除非是人为。


雾气开始出现变化,发出盈盈的蓝光,有点像是扎堆的荧光棒在发亮,在还未熄灭的火堆之下,透露出了一种诡秘的感觉。


出于对于危险的本能,达妮卡后退了好几步。不幸的是,雾气出现的地方比她们更靠近出口,她们三人是不能像吉普车上那四人一样逃逸而去了。


达妮卡和雪柔的行李都在车上,现在车子开走了以后,两人也只有自己贴身收在身上的东西。紧张的达妮卡现在无比庆幸自己的手枪跟子弹都挂在腰带上。只是她两只手都正抱着昏迷的布朗,不能空出一只手去拿沙鹰,现下也只有先跟对面拉开距离。


「是牠们吗……」不同于达妮卡的紧张与兴奋,雪柔在看到雾气的时候反而更像是松了一口气。她从羽绒服里拿出了一本书本,封面是古旧的褐黄色,上面还有不少破损,边缘更是被磨破了。达妮卡一眼就看出了雪柔手上的书是一本中世纪的人皮书,但书本上没有书名,她也无从考究到底是什么样的古书。


「他们?」不明所以的达妮卡抓住了关键词,雪柔瞥了达妮卡一眼,脸上微微的有一点讶异,只是很快就转变为她招牌的神秘笑容。「嗯,达妮卡,我可以要求你做一件事吗?」


「……什么事?」达妮卡看着对方翻开手上的人皮书,一种不太妙的感觉油然而生。雪柔又从羽绒服里掏出了一小块水晶,如果卡特在的话,一定会认出这其实就是雪柔在利雅得的小市集里买的手链,只是现在它已经经过加工,珠子都不见了,只剩下那颗黑色的水晶。她不慌不忙的在火堆后一点的地上虚画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圆圈,然后自己站了进去。「帮我把那两位访客拖住,直至我把仪式完成,大概五分钟就行。」


「仪式?」达妮卡话音刚落,那团灰色的雾气便又起了变化,发出了诡异的嘶吼声,在小小的房间里起了阵阵回音。达妮卡敏锐的发现,那诡异的声音并不是地球上的生物应该拥有的声音,而是一种从异空间传来的怪异嘶鸣。奇异的是,达妮卡在听见吼叫以后,危险感反而变小了,但这并未消除她的越来越高涨的兴奋与紧张。


雾中的东西也显示出了牠的身影,先是头部,然后是身体。这怪物非常瘦,瘦得近乎没有形态,甚至可以说是没有身体,就像是一团不断变换着的,散发着蓝色光芒的液体。其姿态难以用地球上的语言来形容,至少不善言语的达妮卡不能找出正确的词汇,来描述她现在所看到的东西。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生物出现了以后,原本可以说是正常的正方形房间,瞬间便成为了城市之中违和感最高的地方。


那东西出来以后,奇怪的雾气也消散了。牠对着达妮卡张开了「嘴巴」,也不知道那东西能不能被称为嘴巴,或许它只是一个洞,里面的舌头——或者说是触手,暴露在空气短短几秒以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达妮卡袭来。那舌头的长度居然足以横跨整个房间的对角线,实在是杀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还抱着布朗的达妮卡一时反应不及,无法躲闪对方突然而且极快的攻击,只是那怪物的目标也不是她,而是在她怀里的布朗。布朗的手臂被触手触及,身上的衣服被粘液融化,而手臂更是被舔出了一个大洞。达妮卡慌了一下,但马上就发现这个大洞并没有流血,还在昏迷状态的布朗也没有痛醒。比起肉体上的伤害,这似乎更像是一个精神上的攻击。


一旁的雪柔没有空闲时间理会达妮卡的手忙脚乱,她用水晶在书本的某一页上虚画出了一个仅有些微压痕的复杂符号,然后便闭上眼睛,开始吟唱。她尖细的声音不见了,出现的是那泡在水中,音节非常奇怪的声音,身上的违和感也在疯狂的累积,几乎可以和敌方那个没有形体的怪物媲美。


那怪物在雪柔的声音出现以后,原本想要追击布朗的身影顿了一下,似是有些犹豫。没过多久牠就改变了攻击目标,向站着不动的雪柔扑去。达妮卡连忙把布朗扛在肩上,空出一只手来快速掏出了挂在皮带上的沙鹰,但速度显然不及对方快。


在怪物要得手的时候,雪柔事先在地上画了的圆发挥了作用,达妮卡看见了那摊蓝色的东西撞在了一幅透明的墙上,溅出了一些青绿色的脓液,并发出了异常的恶臭。脓液洒在地上的时候,石砖上发出了「滋滋」的声音,没过多久就气化消失了,也没在石头上留下痕迹。达妮卡不肯定那些脓液在她们的身体上会不会也是同样容易挥发,她还是再次后退了几步,后背贴在墙壁上,远离了正在吟唱的雪柔。


万幸的是,怪物的脓液与移动时产生的劲风都没有把地上还在燃烧的火堆熄灭。若果在战斗中突然坠入黑暗的话,身上没有手电筒的两人就只能在黑暗之中凭感觉战斗了。


那怪物转变成最开始的一团灰色烟雾,在空中很快就把自己的姿势调整好,并再次凝聚身体,向雪柔发起攻势。达妮卡朝牠开了一枪,子弹有点打歪了,只是落在怪物后方的相距几厘米的天花板上,牠的身影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便继续向雪柔的方向撞去。第二次撞击的时候,达妮卡清楚的听见了像是玻璃碎裂一般的声音。


判断出雪柔的圆圈撑不了多少时间后,她连开了数枪。明明极重的沙鹰有着恐怖的后座力,正常来说女性是不可能顺利使用的,但达妮卡却挥舞自如,后座力对她而言像是不存在一样,甚至即使是肩上扛了一个人也是一样。


第四发子弹终于命中了,但跟达妮卡想象中的不同,那子弹只是令怪物的攻击一滞,并没有瘫痪对方的行动能力,对方甚至都没有转变为烟雾,只是令牠稍微停顿了一下,并没有做成什么实质上的伤害。


达妮卡连忙放下肩上的人,让布朗先在地上躺一会儿。原本是想提防对方攻击没有反抗能力的布朗,但现在敌方的首要目标是正在吟唱的雪柔,布朗在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任何危险。她取出了手枪内的弹匣,快速的更换成了另一个同样带在身上的弹匣。


在达妮卡这么几个动作之间,怪物似乎也发现了圆圈是可以摧毁的,更是不停的在撞击那面透明的墙壁,圆圈在承受了四次撞击以后,已经失去了它所拥有的作用。怪物像是欢呼一样发出了令人不安的刺耳咆吼声,举起像是前爪一样的尖锐东西就往雪柔张着的嘴巴挥下。达妮卡刚好赶上,她右手把站着不动的雪柔圈了进自己的怀里,左手上的枪管在极近的距离之下,向着怪物开了一枪。


中弹的怪物仰天咆哮了一声,声音像是粉笔划过黑板的强化版,尖锐而凄惨,部分的身体化成了灰色的雾气。牠蠕动着向后退了一步,达妮卡也举着枪,带点慌张的抱着雪柔后退了几步,甚至还不小心的踩了布朗一脚。


即使被粗鲁的拉走了,雪柔的吟唱声依然没有停止,甚至连停顿也没有,就像是刚刚那惊险的情况从来未发生过一样,达妮卡连忙把她护到自己的身后。她现在跟敌方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的遮挡,相当于是处于危险的前锋位置,要是那东西继续攻击的话,她必定首当其冲。


在短短几秒的时间内,达妮卡在脑里预演了多遍可能会发生的战斗,最终的决定还是「敌不动我不动」。这东西未知的部分太多了,若是贸然发起攻势可能会发生糟糕的事情,而且她也需要好好护着身后那两个女人,既然如此还是先看清楚对方的行动比较明智。


达妮卡的空手格斗技术其实并不弱,虽然没有参加过任何测试或是比赛,但光是那惊人的力气就够吓人了。只是在科技逐渐恢复以前水平的情况之下,力气大跟格斗技术好并不代表能在危险之中生存下来,即使准头不好,枪枝很多时候还是比拳头要好使很多。


跟达妮卡预想中的情况不同,那东西并没有再继续攻击,只是停在半空中,对达妮卡发出了极难听的嘶鸣声。达妮卡也没有放下警戒,而是维持着举枪的姿势防备着。


同一时间,雪柔似乎已经完成了吟唱。她猛的睁开眼晴,怪物也察觉到了危险,居然一团蓝光似的飞越达妮卡冲了过去。警戒中的达妮卡虽然连开了好几枪,但都不及对方光一般的速度快,子弹都打在天花板上或是墙上了。


怪物的攻击太过快速而凶猛,雪柔只来得及举起手中的书本,并在千钧一发之际刚巧阻挡了飞过来的蓝光。怪物在触碰到书本的时候,吼叫了一声并停止了攻击,停在雪柔隔壁。达妮卡这时候才清楚的看见牠疑似前爪的身体部位,在触碰到书本以后正在雾化。雪柔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她的左手从衣袖里拿出了一个像是香水瓶一样的东西,并把里面装着的粉尘全都倒在了现在离自己非常近的怪物身上。


那怪物瞬间变回了原来那团诡异的灰色雾气,没多久就消散了。


「……解决了?」达妮卡花了几秒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她是不讶异雪柔居然能够做到如此壮举,但更令她不安的是,她对那瓶东西产生了前所未有,空前绝后的超大危机感——她知道,刚刚那瓶东西足以把她杀死。


危机感甚至在怂恿她先下手为强,那强烈的恶劣念头跟之前面对怪物时累积下来的兴奋弄得她情绪非常不稳,烟瘾开始发作。她摸了摸风衣的口袋,幸好里面还剩几根香烟。借助地上还顽强燃烧着的火,达妮卡如愿以偿的吸到了烟,头脑也慢慢的恢复冷静。


「解决不了。」雪柔瞥了不自然的达妮卡一眼,收回香水瓶,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随着声音恢复尖细,她的身上违和感也在慢慢的降低。「只是把牠送回了原来的地方而已,身为上级贵族的『狼』是杀不死的。」


「狼?」达妮卡有点不文雅的蹲在火堆旁,吐出了一圈白雾。「那只怪物?」


说起狼,各地的不同风俗与文化对于「狼」此一生物都有不同的解读。在旧时代的阿拉伯神话之中,跟狼能勉强扯上一点关系的就只有《一千零一夜》里能化身为鬣狗的食尸鬼,但那其实更像是狗,而不是狼。达妮卡无法用现有的神秘学知识去了解刚刚出现的怪物,还有雪柔口中的「狼」。


「嗯。」雪柔没有深入回答达妮卡的疑问,而是转而检查被扔在地上的布朗,并很快就察觉到对方右手手臂上的大洞。「还是被击中了啊,我还想着这可能会是我第一次无伤击退『狼』呢。」


「……所以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现在也不是能悠哉悠哉慢慢吸烟的时机,达妮卡在冷静下来后,就马上把烟灭掉了,她还有点心疼的觉得很浪费。「为什么牠要出现并攻击我们?」


「达妮卡,你知道吗?现在的你就像是一个好奇宝宝。」雪柔像是刻意一样,没有立即回答达妮卡的问题。她只是笑了一声,好心的拍了拍达妮卡的背,刚刚的打斗让她的衣服上都沾满了灰,在黑色的风衣上怪显眼的,但换来的却是达妮卡带点警戒的闪躲。


雪柔的手有点尴尬的提在半空中,但她却没有露出讶异的神情,只是收回手自顾自的解释,「那是猎人,专门猎食『生物』的猎人。至于后面的问题,你应该问布朗小姐,或者是死掉的柯斯特小姐。」


这个解释非常简洁,也只说了一半,并不能令达妮卡满意。


「是她们引来的?」达妮卡在闪躲过后,就顺势站起来,抱起了角落里的布朗。在经过之前的挖喉咙,还有怪物的奇怪攻击后,她很确定布朗的右手如无意外应该是废掉了。「她们是怎么招惹上这么强的生物?那东西可是连我的子弹也杀不死。」


「等等。」达妮卡的话语令雪柔脸上原本还存在的轻松消失了,她现在前所未有的认真。「不是有两匹狼吗?你不是开枪遣返了一匹?」


「你在说什么。」两人一同踏出了房子,沙漠中寒冷的夜风吹过,吹起了达妮卡身上风衣的一角,「从头到尾只有一只怪物啊,我的子弹击中了两次,但也只有特殊准备的子弹有用,普通的子弹只是让牠停顿了一秒。」


达妮卡说完以后看了一下漆黑一片的废墟,才发现她们现在没有任何光源,需要回屋子至少制作一个火把出来。


「那,」雪柔的语气带了一点凝重,「你刚刚把柯斯特小姐放到哪里去了?」


「她的遗骸扔在这里有点可怜,所以我包起来放车上了……」想转身回室内的达妮卡很自然的回答,在回答过后,她才意识到雪柔这个问题的用意。


「喔。」听到这个答案以后雪柔认真的神情便消失了,恢复到了她那笑笑无所谓的神情,并耸了耸肩。「那样的话可是没办法了呢。」


随着雪柔的话语终结,距离她们不远处的地方便传来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达妮卡瞇着眼睛向那个地方看去,黄白色的光芒淹没了她的视线,光芒散去以后,还带着一些黑夜中不能清楚看见的黑色烟雾。


达妮卡觉得,她好像因为一时的心软酿出大祸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