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尖叫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04 23:10
点击:554
章节字数:69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室内顿时一片寂静,只剩下篝火燃烧时那劈里啪啦的声响。


西蒙听完达妮卡的话后木着一张脸,戴维斯的嘴唇已经开始哆嗦。达妮卡在说完这一番话后,喝了一口水,语调还是那样的冷漠,「那45分钟你们去哪里了?」


「……没有。」戴维斯说出来的话带着颤音,也开始语无伦次起来,跟一开始那沉稳尽责的样子很不相符,「就是从那边走回来而已……天空的变化也没有异常,我们也看到了日落……我、我的时间感很好,我确定我们回来的时候没有用超过一小时……也没有迷路……」


「我们就真的只是走回来而已。」在达妮卡质疑的话语前,西蒙的气势也低了下去,「因为背着她们两个,所以就没有看时间。」


「是吗?」达妮卡的冷淡语气令西蒙与戴维斯有点无地自容,「所以说,那45分钟你们到底去那里了?」


「你们中途有做什么耽误时间了吗?」威廉斯主动替两人解围,在两人回来以后,她的气息也已经好了许多,脸也不再是青色的了。


「有!中途因为天黑了,就放下两位女士从背包里拿出了手电筒,但只是很短的时间……」西蒙急忙回答,但回答过后便泄了气,「……应该大概只有5分钟左右。」


「还有40分钟呢。」一旁的雪柔凉凉的说,她把柯斯特安顿后好,便顺势坐在了达妮卡隔壁。


威廉斯瞪了她一眼,「那么恩格尔小姐,你认为这事儿会是怎么一回事?」


「威廉斯小姐,你不是说过这边有时候会有时间混乱吗?而且还有一开始把我们困在这里的空间异常。」雪柔露出了一个令人不舒服的微笑,「那么你觉得这三件事情有关联的概率有多少?」


篝火的灯光突然闪了一下,暗了下去,室内变得阴暗,连带众人映在雪白墙上的影子也摆动着扭曲变换,似是什么吃人的妖魔。众人心头一跳,等到达妮卡添加了一点柴火以后,室内才回到刚才的亮度。


达妮卡原本认为这两人隐瞒了什么,或是去了其他地方,毕竟45分钟可不是短时间。只是听过雪柔这番言论以后,她又突然不是那么确定了。


「其实……」威廉斯哆嗦着摸了摸自己的胸膛,感觉到心脏正在里面激烈的跳动着,「可能是他们两个迷路了,所以才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


「对、对!」西蒙也不自觉的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因为中途天黑了,所以走了远路也不知道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达妮卡嗤笑了一声,「刚刚戴维斯先生不是说他的时间感很好,很确定你们两个只走了一个小时的吗?」


「他只是在这里压力太大说错了而已,别看他个子这么高,其实是一个挺胆小的人来的,我们就别吓他了,哈、哈哈!」西蒙拍了拍戴维斯的背,打着哈哈,「总之我们应该是迷路了吧。」


「是吗。」达妮卡瞥了失魂落魄的戴维斯一眼。她觉得这件事情并不简单,但无可否认,从客观科学的因素来看,威廉斯所提到的迷路可能性还是有的,「下次请不要再无视我的指示。」


「知道了。」西蒙有点心悸,为了不再被达妮卡揪着这事儿不放,他连忙把话题带到其他东西上,「今天你们找到了什么线索了吗?我们这一边除了找到了维妮亚跟柯斯特以外,其他什么也没有找到。」


「我们都是一样。」达妮卡的语气还是不太友善。「不过等这两个女人醒了以后应该就能问出一些线索了。」


干坐着等两人醒来也不是办法,在有点紧张的气氛之下,众人味如嚼蜡的吃完了他们的晚饭,达妮卡跟雪柔也跟着吃了一点,但都不多。原本是想讨论一下明天的行动方向的,但由于大家都不想想起刚刚所发生的怪事,最后在话题带偏了的情况下,众人开始讨论关于床位的问题。


虽然从外形上看,屋子很大足以容纳车子跟所有人,但实际进去以后,达妮卡发现这里还是有点小。原本放下车子以后六个人挤挤也是没有问题的,但现在多了两个人,八个人就完全睡不下了,需要有人去车上睡。


「我睡车上吧。」达妮卡跳上了吉普车的后排座位,二话不说就把车上的位置抢了,「你们睡地上会比较舒服。」


威廉斯蹙眉看了看达妮卡高大的身形,提出了异议。「戈德温小姐,你这么高,在车里睡可能连躺下来都做不到,还是我来吧。」


「她没关系的。」一直不太吭声的卡特反而支持达妮卡的决定,「你让她跟别人一起挤她反而会睡不着,还是接受她的好意吧。」


「即使是这样,地上也只能躺六个人,还有两个伤员。」不等威廉斯开口,雪柔也打开了吉普车的车门,还刻意的选了达妮卡所在的后排,「我是这里最娇小的,我也睡车上吧。」


「……随便你。」达妮卡看了看雪柔带点得意的表情,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主动的挪到角落,让雪柔有足够的空间坐下来。


只是才刚上了车没多久,两人又不得不下车——因为维妮亚·布朗醒来了。


醒来的布朗有点迷糊,惨白的脸色在篝火的作用下终于恢复了些许红润。「……弗雷迪?这里是哪里?」


听到对方叫自己的名字,西蒙激动的上去抱着了她,在西蒙的怀抱之中,布朗原本还有点颤抖的身子也放松了下来,看来是放下心来了,「没事了,维妮亚,你安全了。」


「布朗小姐。」达妮卡也走过去蹲了下来,「你能说明一下发生什么了吗?」


「戈德温!」西蒙有点愠怒,达妮卡这个举动再他看来实在是太急了,「你就不能再等等吗!?维妮亚才刚醒来……」


「嘘!」一旁的戴维斯忍不住拍打了一下西蒙的背,他实在是太大声了,弄得旁边还在昏迷中的柯斯特不安的翻了个身,滚到吉普车的前轮附近去了,现在离她最近的威廉斯连忙过去安抚,「你这是要把柯斯特也吵醒吗?!」


「……弗雷迪,我没关系的,这里就是城市里面了吧?」布朗自然也不是什么脆弱的人,这从她行为以及容貌都可以看出来。她是个短发女生,黑色的发丝只长到肩膀,脸庞线条坚毅,而且轮廓分明。在最初的迷蒙过去以后,表情很快就恢复了坚定,并挣脱了西蒙的怀抱。她带点疑惑的看着达妮卡,还有她身上的黑色长风衣,「这位是……?」


「我是达妮卡·戈德温。」达妮卡的声音清冷,维持着蹲着的姿势,朝布朗伸出了手,说出了那个她讨厌的名字,「……米斯卡塔尼克大学安德森校长派过来的后援。」


她原以为以布朗的性格会非常激动的拒绝和她对话,但出乎意料的,布朗只是看上去有点困惑,最后还是木讷的跟达妮卡握了手,「……我是维妮亚·布朗,跟弗雷迪·西蒙一样,是历史学家。」


「下次请不要擅自行动。」达妮卡见状,便冷淡的提醒了一下,西蒙几乎是马上的瞪向达妮卡,就要再次出口指责她了,却被布朗挡了下来。


「对不起,这次的确是我的错,还为大家造成了巨大的麻烦。」她这样说着,咳了两声,并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有些呼吸困难的样子,西蒙连忙拍了拍她的背帮她顺气,「只是……虽然我知道自己擅自行动了一天,但事实上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我的记忆中断在凌晨我们刚出利雅得,进入沙漠的那一刻。」


「失忆?」达妮卡跪坐了下来,布朗这个回答显然在她意料之外,「你们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了吗?」


「不知道。」布朗摇摇头,又重重的呼吸了一下,「或许在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以后可以想起来,不过我们还是先弄清楚这里的失踪事件的真相吧。」


「……」达妮卡沉默了一下,西蒙也欲言又止,他是不知道该怎么跟眼前的人说明现在时空异常的严峻情况,而达妮卡则是在思考,该怎么在不惹怒布朗的情况下,把安德森交代的寻找古书的目的说出口。


「说起来,」幸好布朗这个人似乎不太懂得观察别人的情绪,没有发现达妮卡跟西蒙在分别对她隐瞒着一些事情,「后援不是有三个人吗?除了你以外的呢?」


「……这是神秘学家约翰·卡特教授。」思考中的达妮卡怔了一下,随即介绍了坐在门边的卡特,然后再指指靠着吉普车的雪柔,让布朗跟着她的手转过头,看着那个倚在车旁的娇小女性,「那是洛杉矶加大的语言学专家,雪柔……」


才说到了一半,一声划破天际的尖叫打断了达妮卡的话语。此刻正看着雪柔的布朗瞪圆双眼,原本还好好的眼珠暴凸出眼眶,惨白的眼白充满了血红色的血丝。尖叫使她的嘴巴张了开来,就在她前方的达妮卡察觉到了她的嘴里有着淡淡的血腥味。


突如其来的尖叫也使西蒙吓了一跳,原本蹲在布朗旁边的他失去平衡,向后仰并跌坐在地上。在这短短的时间中,布朗飞快的把原本还抓着脸的右手塞进了嘴里,尖叫声瞬间变得模糊不清,但布朗不断往喉咙里塞的右手,跟她嘴角流出的唾液还有淡淡的血丝使眼前的情况变得更加诡异。


「住手!」达妮卡愣了几秒钟,在看见布朗做出匪夷所思的动作后,马上当机立断的用双手抓住她的右手,并尝试着把她的手掌从口腔里拉出来,力度之大甚至让布朗的手腕短短几秒便因为血液通过不了而变成尸体般的青紫色。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不论达妮卡怎么用力,布朗的右手还是分毫不动,她的力量也只是堪堪阻止了布朗的手掌继续向下深挖。从她嘴角流出来的已经不只是透明的唾液,还有一些黑色、当中夹杂着丝丝血红的粘液。


看着还在呆楞着的众人,让达妮卡忍不住咆哮,「把她弄昏!不然她会把自己的喉咙挖穿!」


西蒙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爬起来用手刀朝布朗毫无防备的后颈劈去,只是布朗的左手朝后脑一挥,便抓住了西蒙偷袭的那只手,并用力的捏着。


「嘶……」西蒙倒抽了一口凉气,布朗这种力度并不是正常的力度,他有一种自己的手要被捏爆的错觉,巨大的痛苦以及手上快速扩散的恐怖麻痹感导致他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好、好痛……」


「达妮卡!」卡特站起身跑了过来,也顾不上说名字还是姓氏。他朝着布朗的后脑就是一记,但不知道是力度不够,还是布朗的身体已经出现异常,这一记并没有令她昏过去,「啧……」


此时的布朗已经翻着白眼,更多的粘液从她的嘴巴里流了出来。甚至还有一些沾在达妮卡的皮手套上,呕心的腥味令她频频蹙眉。


「让开。」雪柔尖细的嗓音响起,她一把推开卡特,手上拿着的帐篷支撑架朝布朗的头顶挥落,发出了硬物碰撞的沉闷声响。


布朗终于松了手,并翻着白眼倒在了防水布上。达妮卡也放松了力度,把她的右手从喉咙里捞了出来。她的手上正抓着一把带着湿气,黑色的海绵质感的东西。那东西的表面显露出了些许深红色、深青色、类似于血管一样的管状物体,还散发着极浓重的血腥味,似是某种肉块。


「这是什么……」西蒙按摩着自己被捏得麻痹的手,目瞪口呆的那被抓出来的肉块。巨大的惊吓使他没有功夫去指责雪柔下的手太重,还有达妮卡那几乎把对方右手废掉的力度。达妮卡没有理会他惊恐的话语,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雪柔一眼。她记得,刚刚是在看见雪柔的脸以后,眼前这个人才突然发疯的。


还拿着支撑架的雪柔察觉到了达妮卡的视线,摇了摇头。


原本已经安静过去的房子里,突然又传出了一声惊呼。威廉斯的呼喊吸引了达妮卡的注意力。刚刚他们4个人在处理布朗造成的骚动的时候,威廉斯跟戴维斯都在照顾柯斯特,只是现在只剩下威廉斯还待在柯斯特的身旁,而戴维斯则是走到了吉普车的后车厢,靠近门口的位置。


「怎么了?」达妮卡放下已经晕过去没有意识的布朗,长腿跨两三步便来到了威廉斯的旁边。


「她吐了……」威廉斯有点呆愣,但并没有失去冷静,马上就把柯斯特从睡袋上拉了起来,让对方维持一个坐着的姿势。在姿势改变的情况下,柯斯特还是没有醒过来,但她的脸色越发惨白,而且嘴角跟刚刚的布朗一样,流出了越来越多的黑红色腥臭液体。


「你扶着她。」想到什么的达妮卡绕到柯斯特的身后,两手穿过她的腋下,没多久就摸到了对方胃部的位置,在稍下的地方用力按压了起来。


昏迷的柯斯特作出了呕吐的动作,嘴里吐出了更多的黑红色粘液,难以接受的腥味令众人纷纷皱起了眉头。只是跟疯狂挖自己喉咙的布朗不一样,柯斯特在达妮卡的催吐之下还是没有吐出相似的肉块,这使得达妮卡不由得心急了起来。


她加重了手上的力度,但柯斯特还是只呕出粘液,甚至连胃液也呕出来了,就是没有那类似于肉块的东西。随后,更令人惊恐的事情发生了。


原本正在干呕的柯斯特,突然从下半身开始溶解。当威廉斯发现的时候,她的两条腿都已经化成了血水,一丁点的肉都没有留下来。同一时间,柯斯特终于睁开了眼睛,混浊的绿色眼睛转了一圈,刚巧看到了拿着支撑架从昏迷的布朗那边走过来的雪柔。


她发出了高昂的尖叫,凄厉的声音令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毛骨悚然。达妮卡惊愕的发现,她原本还在按压着的小腹,在几秒钟之内变成在她指间流走的,一滩血红色的血水。


柯斯特凄厉的尖叫很快就中止了,因为她的声带也融化成为了腥臭的脏水,而没有融化的,就只有在篝火的灯光下冒着惨绿的眼珠,身上的衣服,还有那些金色的发丝。


尖叫过后,一时之间,室内非常安静。


雪柔最先回过神来,她没管其他已经傻掉的人,小心翼翼的绕过地上的血水,用支撑架轻轻的碰了碰达妮卡呆了的脸庞,「达妮卡,你怎么样?」


「……没事。」钝器冰凉的触感令达妮卡回过神来,她带点厌恶的拍了拍手,皮手套已经吸收了不少的血水与粘液,连带里面的布手套也湿了,那种触感令人不舒服,「……布朗小姐有没有融化?」


「……没有。」卡特的声音从雪柔后方传来,他显然也已经冷静下来,「她还是昏迷着,手上拿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达妮卡站了起来,顺带也把僵硬的威廉斯拉了起来,并用手上的皮手套帮她把身上的粘液擦了擦,然后毫不犹豫的,把手上的皮手套扔在了地上,只留下里面的布手套,「这里不适合扎营了,趁着时间还早,我们得走。」


达妮卡早就想离开这栋房子了,但是碍于没有理由,这里也没有其他更好的栖身之所,她不便提出。她对于房子的不安在柯斯特融化的时候到达了最高点,而且没有任何下降的迹象,只能快快让人离开这里。


「走、走去哪?」戴维斯所在的位置比较远,因此刚刚柯斯特融化的时候他并没有直接的直视过程。虽然受的惊吓比其他人都要轻,但也是被尖叫声跟血水吓得够惨的了。他现在整个人都是惶恐不安的颤抖着,跟他强壮而高大的身形不搭配,「外、外面那些诡异的房子吗?」


「你想跟柯斯特小姐的眼珠子和头发一起睡?还是想跟布朗小姐喉咙里挖出来的东西一起睡?」达妮卡反问,她的语气稍微有些焦急。也许是她的态度太过冷漠,令戴维斯不由得对她露出了惊恐的眼神,「……别发愣了,西蒙先生跟威廉斯小姐应该要好一阵子才能缓过来,这里就靠你帮忙收拾了。」


幸好之前拿出来的物资不是很多,除了柴枝跟沾着血水、粘液的防水布和睡袋不能回收以外,其他的东西简单的收拾一下就可以了,唯一麻烦的是受到精神冲击的西蒙跟威廉斯。


其实站在雪柔身后的西蒙也没看清楚多少,没多久就恢复过来了,虽然还是木着脸。威廉斯的状况比较糟糕,她跟达妮卡一样是直面看着柯斯特惨死的,受到的精神创伤也自然比较多。幸好的是她还会自己走路,只是沉默不说话而已,直接被达妮卡简单粗暴的拉上了车扣了安全带。


「戈德温,」卡特帮忙把西蒙从地上拉起来后,看着还在地上昏迷的布朗干瞪眼。西蒙在这么一件事情过后,已经不太敢再接近布朗了,「布朗小姐怎么办?」


「你跟西蒙先上车,他们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吓得不轻,你去陪陪他们,特别是威廉斯小姐。在把人带走之前我还要看看布朗小姐手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跑进她的喉咙里。」达妮卡把威廉斯塞进车子后,皱着眉头关上车门,并招手示意戴维斯过来准备开车。只是柯斯特的遗骸就在驾驶座附近,戴维斯根本不想靠近那摊血水,迫不得已达妮卡只好花费了几分钟用防水布跟柯斯特的衣服把那边清理了一下。她想了想,还是把柯斯特的眼珠子跟头发包起来,放到后车厢里。


等戴维斯关上驾驶座的车门后,一旁的雪柔早就站在昏迷的布朗身旁,并戴上了卫生手套,她还贴心的递了一双给达妮卡,「我扳开了她的手指,这东西像是什么的肉块,或者是内脏。」


「你快回车上,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达妮卡很顺手的接过卫生手套,戴在布手套上后谨慎的戳了戳那黑红色、软软的肉块,触感跟一般在菜市场里能买到的猪肝差不多,只是上面多了一些能清楚看见的粗大血管形状的物体,那血管甚至还微微跳动着,散发着令人不安的腥味,「……这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雪柔摊摊手,在这种情况下,她居然还能对达妮卡露出微笑,「我刚刚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讨论?」


「好。」达妮卡也不啰嗦,她把布朗身上的血污擦干净后,便轻松的把人打横抱了起来,准备扔车上让卡特照料。


「那就走吧。」雪柔脱了手上的卫生手套,跟在达妮卡旁边,「等等还要把火灭掉。」


达妮卡把声音放轻了一点,轻到只有雪柔一个人能听见的程度,「等一下你跟我解释,为什么她们两个一看见你就叫得那么凄厉。」


「这我也不知道,我明明没有做什么能让女士尖叫的事情。」雪柔又无辜的耸了耸肩,一副什么都不清楚的样子,她的语气带了一点失望,「你在飞机上看到我的时候就为什么不尖叫呢?我比较想听你的叫声啊。」


达妮卡有点无言,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只好草草结束对话向车子的方向移动。只是她才刚迈出第一步,雪柔就又突然不动了,还抓着达妮卡身上的黑色风衣,不让她继续往前。达妮卡有些疑惑的转头,却看到了雪柔微微瞪大眼睛,似是有点惊讶,但没多久后又变成了了然。「……我想,我知道为什么她们一看见我就尖叫了。」


达妮卡还未能作出回应,原本还在门口边的车子突然发动,发出了不小的声响,这个时候就轮到她瞪大眼睛了。她正想询问戴维斯这是怎么一回事,吉普车却突然快速后退离开房子,急切得甚至把就在后车厢附近的门框撞崩了一小块。还抱着人的达妮卡快步跑向车子,却看见了驾驶座上的戴维斯眼睛充满了血丝,那极度惊惧的表情让还在车外面的她也不自觉的毛骨悚然。


短短几秒,戴维斯就马上把吉普车驶出了屋子,也不管有三名女性还在车子外面,就绝尘而去。达妮卡虽然当下有点错愕,但很快她也察觉到不对劲了。


刚刚吉普车驾驶座那边遮着的墙壁角落,形成了一团令人不安的,诡异的灰色雾气。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