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异变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1-13 17:56
点击:624
章节字数:74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两人在这么一段话后就再也没有提起相关的事情,达妮卡也只是默默的拉着雪柔的手在废墟里调查。


因为有很多的房子都是又矮又狭窄而且奇形怪状的关系,达妮卡这样的一米八二很难进去,通常都是雪柔一个人钻进去,然后再出来告诉她里面什么也没有,导致了达妮卡全程就像是在逛街的一样。


「达妮卡,这里面没有任何东西。」雪柔开始觉得自己是一个复读机,每次出来以后都会重复一下这句话,这简直是在浪费时间,「不要说家具,连壁画文字也没有。」


「那不要看了。」达妮卡的回答有些冷漠,她的态度已经恢复正常。事实上,只要不是面对一年前那个事件的相关人员,她还是能把自己的情绪控制好的。「我们已经连续找了四十多间房子,接下来的房子大概也都是一样,反正看不看其实也没有关系。」


「嗯。」没有出乎达妮卡的意料,雪柔果然从一开始就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对于达妮卡这样无所谓的论调甚至连惊讶的脸庞也没有,「我先用粉笔打一个叉号。」


「我们还有一个小时,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达妮卡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接近下午3点半了,「说起来,你不需要吃午饭吗?」


两人从11点多开始,就一直在沙漠的烈日下调查,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这么久的时间了,达妮卡也忘了午饭这样的事情。


「我喝水了。」雪柔答非所问,用手上的红色粉笔在房子的外墙上大大的打了一个叉号。


虽然在大太阳底下,但穿着浅色衣物还有遮阳长袍的雪柔出汗量不多,甚至还保持着干爽。旁边的达妮卡就更夸张了,明明是一身的吸热长袖黑衣服,却比雪柔更干净,额上就连一滴汗也没有。


「那随便你。」达妮卡停下了想从包包里拿出干粮的手。「想去哪里?」


「嗯……」雪柔突然露出了神秘的笑容,说出了跟现下的问题完全不相关的话。「卡特教授其实对于超自然现象很狂热对吧?刚刚空间异常的时候他没怎么说话也没什么惊讶的神色,似是在忍耐什么,那个时候我就在猜了。」


「……是的。」达妮卡有点讶异雪柔是怎么看出来的。自从那次事件以后,卡特对于超自然现象有一份执着,只是这份执着不在不熟识的人面前表现出来,这份执着甚至使他在一年内,从神秘学的助理教授升上了正教授。


末日后的教授、特别是做末日研究、神秘学、考古学相关研究的教授,除了少数专注在教育上的以外,全都很早死,导致到这些专门领域的教授们通常都很年轻,但再年轻也通常需要至少30岁才可以成为正教授,20多岁就当上的人少之又少,现年27岁的卡特可以说是非常努力了。


「那说不定他等等会在我们刚刚驶进来的那个高处那里,我猜他一定会想再体验一次那瞬移的感觉。」雪柔说着,把粉笔收回自己的袋子里,「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达妮卡总觉得对方是刻意让她难受的,明知道她对卡特避之不及,还是要拉着她向卡特的方向跑,「你是不是故意的?」


「什么故意的?」雪柔装傻,一副不明白达妮卡在说什么的样子,「你也不是真的想他被盯上吧?不过去看看吗?」


「……那走吧。」在剩下的队伍人员中卡特可是一个比较给力的助力,达妮卡也不想他那么快就退场。


达妮卡很熟练的拉起了雪柔的手,她们先是原路返回停着吉普车的房子,再回到拱门所在的地方。雪柔也没有什么意见,就只是安份的被达妮卡拉着走。达妮卡也没有发现,自己的心情不知不觉在这种气氛中好了起来。


两人到达拱门的时候,还真的撞到了从废墟外面回来的卡特。他虽然戴着帽子,但脸色在烈日底下还是被晒得有点通红,也不知道有没有兴奋的成份在里面。


「达妮……戈德温?」卡特见到达妮卡的时候眼睛明显亮了一下,「你怎么在这里?」


「……刚好把房子都看完了,不知为什么想来看看拱门。」达妮卡下意识的松开雪柔的左手掏出了烟,过了好一阵子才把烟收回袋子里。而雪柔这个人,在达妮卡陶烟的时候就走开了,达妮卡想再拖着她的手也拖不住。


「……你在这里干什么?」达妮卡心里骂了雪柔几遍,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应付起自己的前男友。


「我们这边调查的道路很短,很快就到达废墟的边界了,本来想再去远一点的地方多调查看看,但中途我想测试一下瞬移的规则,便让威廉斯小姐陪着我试了一下。」卡特简单的说明了一下情况,「现在威廉斯小姐应该正在往这边赶。」


「你自己一个人走出了废墟?」达妮卡抓住了卡特话中的重点,「这种危险的事情下次不要再做了,我们没有联络手段,你们一旦落单很难说会不会遇到危险。」


「但不走走看有些东西是不知道的。」卡特的声音带着明显的亢奋,「而且你不是说了会回到一开始的地方吗?我们也在车上经历过了一次,我觉得没有问题的。」


「你……」达妮卡对于卡特的缺心眼有点无言,一年前的卡特还是比较谨慎的,果然一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算了,下次不要再这样行动。这种东西我们在车上的时候已经体验过了,不需要再测试一遍。」


「但果然离开废墟是会回到我们一开始来的原点的!你的空间循环猜测是对的!」卡特看上去非常兴奋,达妮卡泼冷水的话语也无法阻止他,「其实我走了九分钟的时候有点害怕折返了,只是原本就在眼前的景物就像是海市蜃楼一样消失了,我就回到了那个拱门外的高处,跟之前一样,没有任何预兆,没有任何特殊的感觉,但就是瞬移了!这种体验实在是太美妙啦!」


「知道了。」达妮卡的语气冷了下来,不过卡特对超自然现象的狂热某程度上是她造成的,所以达妮卡也没有过多的责备。


之前有不熟识的人卡特不太敢表现出来,事实上他一进入废墟就已经非常兴奋,只是在其他队员面前忍耐着。现在只有达妮卡一个人在听他说话,他一高兴就马上把自己的发现全都吐出来了,达妮卡只好把话题扯回调查上。「你们那边的房子调查得怎么样了?」


「什么东西也没发现。」卡特总算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在达妮卡面前又变得有点拘谨。他一直都很在意达妮卡的心情,难得没有看见她不耐烦的样子就不小心得意忘形了,「因为我比较矮,所以都是我进去调查的,只是房子里面什么都没有,一丁点的线索也没有。」


「我们也是一样。」达妮卡简单的回复了一下,「反正也差不多了,等威廉斯小姐也来了以后,就一起回去吧。」


「嗯。」卡特乖乖的点点头,接着又担忧的问,「恩格尔对你没有搞什么小动作吧?我总觉得她是冲着你来的。」


「她打不过我。」达妮卡回复得非常简洁,在最初因为心情好而存在的耐心过去以后,她对卡特的态度也回到了平常的冷漠,「不用你担心。」


「你还是小心一点的好,对方可是会类似催眠的技术,你力气再大也没有用。」卡特还是有点在意,比起达妮卡差劲的态度,他更担心她的安危,「我们今天都找不到线索,可能要在这边待一阵子,要是她在中途暗算你就不好了。」


「呵。」达妮卡用鼻子冷笑了一下,说的话也带点嘲讽的意思,「约翰,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还是你从时空异常开始就沉醉在你的超自然现象里了?」


「嗯?」卡特呆了一下,从学校的重逢以来,达妮卡都没有叫他的名字,之前都是喊姓氏的,导致这一下的「约翰」让他有点反应不过来,「不知道什么?」


「连雪柔都清楚的东西你居然不知道。」达妮卡看着他摇了摇头,「还以为你会了解我。」


「……我从来都不了解你。」卡特有点委屈,达妮卡叫他的名字当然不会是想重温旧梦。他也不认为他们之间能再有什么可能,但就是想帮上一点忙,大概是一种想赎罪的心态吧。


「你不觉得奇怪的吗?」虽然嘴上很嫌弃,达妮卡还是提醒了一下卡特,「如果这个文明的人平常都是住在奇形怪状的屋子里,而这批屋子当中突然出现了一间像我们的房子一样正常的方形建筑物,这代表着什么?」


卡特一下子便理解了达妮卡的意思,「那栋房子有古怪?」


「你说呢?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为什么我这么急着从房子里出去吗?」达妮卡又用鼻子嗤笑了一下,「而且我什么都没说就直接让你们出来调查,连调查的方向跟道路也没怎么说清楚,你不觉得奇怪吗?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吗?」


「是有点,但如果是你的话,我觉得你会有原因的。」卡特对于达妮卡有一种盲目的信任,就像是达妮卡自己对雪柔没来由的亲切感一样。这让达妮卡有点无言,也稍稍有一点感动。


「……我之前说过了,这事儿很大机会是一个陷阱。」达妮卡对卡特的态度缓和了一点,语气也不再那么嘲讽,「危险知道我们来到了这里,即使我们不去主动调查,他也一定会自己找上门来,这个调查也只是一个形式,怕那三个人不服而已。」


只是,达妮卡并没有说明分组的另一个目的,事实上,分组也是为了让人分散开来,让危险有更好的机会下手。


在这种不明的情况下,只有被袭击了,才能尽可能快速的找到线索。


「真的是一个陷阱?」卡特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但这也太荒唐。首先这样的意外事前准备功夫都一定很大,其次是他想不出对方是为了什么目标才必须弄这么大的功夫。


「不知道,只是很有可能是而已。」达妮卡看着卡特的脸,右手的食指动了动,她又想抽烟了,「之前就已经说过了吧,这个废墟,还有《死灵之书》都是鱼饵,来吸引倒霉鬼上钩。那么为什么要吸引倒霉鬼上当?难道倒霉鬼沃特就是他的目标?既然花了这么大的功夫,他的目标自然是某些更有价值、更值得准备这么久的存在。过去的失踪事件恐怕也只是为了更大的猎物而做准备的,故意把后勤的几个人放走也是让人上钩的一种方法。」


「更大的猎物是什么?」卡特觉得这番言论没什么毛病,但他真的想不到对方的目标会是什么,「难道是大学?」


「不知道。」达妮卡自嘲的笑了笑,最后还是点燃了一根烟,「《死灵之书》的手稿这个情报其实从一开始就是假的也有可能。做好心理准备吧,废墟里很有可能根本没有《死灵之书》。」


卡特认真思考起了达妮卡的考虑,达妮卡见卡特不回话,看了看远处在拱门旁边的雪柔。「雪柔可能有些古怪,但她其实没什么恶意,你可以不用那么提防她。」


「……」卡特抿了抿嘴唇,最后只露出了一个苦笑,「才没几天,你跟她就那么要好了吗?这让我怀疑你中了恩格尔的邪术啊。」


要不是答应了他的追求,卡特还一度以为达妮卡是一个女同。因为高挑的关系,达妮卡在大学时期女性追求者也非常多,甚至还有校花跟她其实是情侣这种奇奇怪怪的八卦,令卡特忍不住胡思乱想。


因为不明原因,在末日以后,男女比例严重失衡,即使距离新秩序成立已经经过了100年,世界上的女性的数量仍然是男性的1.8倍。在那之后,社会上领导者的角色也比较多是女性,在现在的12个政府之中,就有8个区域的最高领导人都是女性。


在数量的失衡之下,虽然稀缺的男性变得炙手可热,但女性之间的恋情也变得非常普遍。尽管政府并不支持这种恋情,但女性数量太多,在不妨碍孕育后代的情况下,他们也不会过于干扰。


「只是有亲切感而已。」达妮卡虽然不太喜欢卡特说到雪柔时的怀疑与不信任,但真正想想有问题的其实是她自己而已。如果最后队伍真的因为雪柔这个危险存在而出了什么问题,阻止卡特举报雪柔的达妮卡难辞其咎。


「希望你不会后悔。」卡特叹了一口气。


等到威廉斯气喘的跑过来以后,达妮卡便很自然的把在拱门旁边等着的雪柔拉回来。四人一同走回那间正方形的屋子时,已经是差不多5点正了。只是他们四个准时到了,其余的两个人还是没有回来。


过了30分钟后,那两个男性也还是连影子也看不见。


作为现在四人中唯一一个不知道达妮卡算盘的人,威廉斯显得紧张而担心。她怎么说也跟西蒙和戴维斯共事过一段时间,还是会顾及同事情谊的。相反,其余三人都无暇担心,而是处于紧张的状态,不单单是因为这很有可能就是达妮卡的「危险自己找上门」已经实现,也是因为,黄昏已经来临。


黄昏,就是象征着黑夜的到来,到第二天的日出之前,这都是奇怪事件最容易发生的时间。


原本在沙漠中的日落是非常美丽的一个景色,但在废墟的诡异建筑物渲染之下,天空中的橘红再美,照落在令人不舒服的椎体建筑物上也会变的诡异起来,紧张的众人自然也不会去欣赏。这种时候不适宜外出,威廉斯也很聪明的没有嚷着要找西蒙与戴维斯,时间就在这诡异的沉默之中推进着。


幸好日落的持续时间并不久,只有大约两分钟左右。直至太阳完全下山,废墟城市被黑暗与刺骨的寒冷所笼罩,众人才松了一口气,并着手准备过夜的事情,这个时候威廉斯才开口。


「我们需要出去找他们。」她的脸色很不对劲,虽然已经穿上了羽绒,但还是有点发青,大概是今天被很多事情吓得神经有点衰弱了,「现在太阳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应该没问题了吧?」


「你的脸色不好,就我们三个出去找就行了。」达妮卡蹲在地上搅动着眼前的篝火,给她白皙的脸上映上了不少火红色,看上去没那么冷漠了,「而且我们需要有人待在这里,万一他们回来了也有人可以照应。」


这个区域的沙生植物很多都被之前的团队捡走当柴火了,为了以防万一,他们从利雅得那边带了些柴枝过来,但也带得不多,省着用也大概只有四天的份量,食物倒是可以撑上一个星期,甚至更久。


「我很担心他们。」威廉斯靠近了一点篝火,整个人的生气回来了一点,但还是有点病恹恹的,「……你们三个行吗?三个人的话不能分组,可是要分散行动了哦。」


「可以的。」雪柔就站在门旁,尖细的声音并未为威廉斯带来安全感,「只是不能找太久,也不能去太远,再晚一点的话就太暗了,会看不清楚道路,一旦迷路后果就很严重,给个时限吧。」


「8点。」达妮卡面无表情的看了看手上的手表,她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现在是6点半,我们找到8点没找到人就一定要回来,9点之前一定要回到这里来。」


「……我想可以不用找了。」卡特的带点惊讶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达妮卡站了起来向门边走过去,雪柔也探头看了看外面的情形。


外面依然是黑漆漆的一片,只见房子入口的左手边有两个正在晃动的白色小光点越走越近。达妮卡认出了那是手电筒的灯光,走近以后,就发现那是两个人影,手电筒的手柄似乎正挂在背包上,照着附近还未完全暗下去的环境。那两个人影都把两手放在背后,像是在背着什么东西。


「西蒙先生?」因为那边的灯光照着地面的方向,在昏暗的光线之下,达妮卡看不清楚对方的面貌。她的右手探进了黑色风衣的内侧,在结束和雪柔的谈话以后,她就一直把沙鹰贴身的放在腰带上,这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戈德温,是我。」对方的声音是西蒙那低沉的声音没错,但谨慎的达妮卡并未放松警惕,反而握紧了手枪。


直到卡特的灯光照到对方的脸容后,达妮卡才放松了警戒。那的确是西蒙与戴维斯,而且看上去似乎也没遇上什么事,好手好脚的,只是吃了不少沙子看上去有点狼狈而已。


但是,这次回来的并不只是他们两人。


「我们找到维妮亚与柯斯特了。」西蒙的声音带着一点喜悦与得意,等到他们停在房子前时,达妮卡才看清楚他们把背包背在前方,而背上背着两个女人。


xxx


石造的地面被铺上了防水布还有睡袋,而那两名正处于昏迷状态的女性,就被西蒙与戴维斯安置在上面。威廉斯也认出了她们正是早上出发的维妮亚·布朗与芙萝拉·柯斯特。


她们两人的情况还算得上很好,没有外伤,甚至连擦伤也没有。就是现在她们脸上毫无血色,甚至连嘴唇都是白色的。达妮卡脱了皮手套,露出了底下的黑色布手套,并摸了摸她们的手,那触感冷得像块冰。如果不是还有轻微的呼吸,达妮卡甚至怀疑她们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你们在哪儿找到她们的?」达妮卡把皮手套戴回去,把她们挪近一点火堆以后,才总算正眼看着一旁刚穿上厚衣服的西蒙与戴维斯。


「在地下城市的入口。」西蒙说着,拿起了水壶喝了一口,「我们在四点半时到达了上方那一带,原本是想走的了,但刚巧那边的地形就是我之前去过的那一块。抱着最后的希望,我便带着戴维斯走进了那一边的那栋正方形房子。那边的房子比这边的要大上不少,而且还残存一些壁画,的确是我之前探索时去过的那一栋。」


「所以说,」达妮卡双手抱胸,皱紧了眉头。从西蒙的话语中可以推断出,他所说上方的那边距离这间房子还是有一定距离的,回来应该需要超过半小时。这样的话,4点半还继续探索就等于是无视了达妮卡给的忠告和指示。「你们到4点半还在调查?」


「对。」西蒙说得毫无愧疚之意,他的心情看上去很好,似乎在为自己的擅自行动救到了两人而高兴着,没有在意达妮卡越发冷漠的脸色。「但我们找回了她们两个啊!当时地下城市的入口处是关着的,而她们就趴在了那上面,应该是在想要进入城市的时候昏迷了吧。」


「地下城市的入口在正方形房子的里面?」


「是的。」西蒙点了点头,「就在房子的正中央。之后我跟戴维斯就一人背起一位女士,慢慢的走了回来。」


「黄昏的时候你们在哪里?」达妮卡的语气已经开始不善,她最不喜欢这种自作主张的队友,恐怕以后她也不会给好脸色这两位看。


「就在路上啊,我们就是希望在天黑之前回来,才决定直接走的,不然应该更晚才抵达。」西蒙不是很在意这件事情,既然黄昏时他在废墟里行走也没有什么事,这就证明黄昏没有危险,「不然我们现在说不定还没到这里呢。」


「等等。」察觉到一些东西的达妮卡转向了戴维斯,「这些都是真的吧?」


「都是真的。」戴维斯点头,瞄了瞄就在达妮卡旁边的柯斯特,「我们的确是调查到了4:45才开始回程,那时候我有看表的,而且已经是马不停蹄的背起人就马上回来了。」


「你们在调查那些建筑物的中途有回来这里过吗?」达妮卡问出了一条耐人寻味的问题。


「有。」西蒙斜眼看了达妮卡一眼,他不太明白达妮卡问这种问题是想干什么,「2点多的时候回来过,因为忘记了拿干粮。」


「用了多少时间?」达妮卡追问,「还有,你们当时的位置在哪里?」


「大概是半小时左右。」戴维斯回想着,「那时候距离西蒙探索过的区域很接近了。」


「那么,」达妮卡旁边的柯斯特突然不安的呻吟了一声,打断了达妮卡的话语,只是雪柔随即便过去处理,让达妮卡继续说了下去,「从那里到达那个地下城市的入口要多少时间?」


「我们当时就是直走过去的,大概10分钟左右。」戴维斯皱了皱眉头,他不太明白达妮卡需要这些情报干什么。


「呵呵。」达妮卡笑了,一旁的卡特跟威廉斯也察觉到了不对劲,连忙捂住了嘴巴,「你不是说你们找到人以后马上就带回来了吗?」


「对啊。」西蒙有些疑惑,「你问这些干什么?」


「你们4:45开始从那边回来,抵达这里的时间是六点半,总共走了1小时45分钟。」达妮卡换了一个姿势,从原本的跪坐变成了盘腿而坐,听到这里戴维斯已经是脸无血色,他知道达妮卡接下来要说什么,「而从你们给的讯息来看,你们从那边走到这里,需要40分钟左右。我就当作是背着两个女性不方便好了,也应该只会用大概一个小时。那么,多出来的45分钟,你们干什么去了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