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进入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19-08-04 22:57
点击:593
章节字数:45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废墟城市其实并没有一个特定的入口,它的四周没有围墙,之所以说这边是一个正式的入口,是因为这里有一个像是欧洲凯旋门一样的巨大半圆拱门,看上去比较像是入口而已。


在进入废墟的一瞬间,达妮卡便感觉到了令人难以忽视的违和感。那恶心的感觉像是整个人都泡在粘液里似的,不但浑身不自在,还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窒息感。相较起来,雪柔身上那种视觉错觉图般的违和感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达妮卡看了看坐在旁边的人,跟她不太一样,雪柔进入了废墟像是如鱼得水一般,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不少。雪柔察觉到了达妮卡的目光,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怎么了吗?」


「……没什么。」达妮卡瞇了瞇眼睛,她开始有些不确定自己的直觉,雪柔现在这个状态,不像是对于这些怪事的真相什么都不知道。


她压低了声音道:「等等我们好好的『谈一谈』吧。」


「嗯?」雪柔有一点不明所以。


「你们感觉怎么样?」威廉斯不安的摆动着身体,眉头紧紧的皱着,她显然也敏感的察觉到了异常。「这里让我不太舒服。」


「就是因为这样我们之前才把营地定在距离比较远的位置上。」西蒙因为有了经验,看上去比较镇定。同样是第一次进入废墟的戴维斯也跟威廉斯一样,眉头深锁。卡特反倒看上去像个没事人似的,似是不受影响。


「这里的确很有压迫感。」戴维斯肯定了西蒙之前的描述,正在驾车的他把注意力都放在了道路上,但也无法忽视旁边那些怪异的屋子。真实看的感觉跟在照片上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向各种方向倾斜的圆锥体让人非常不舒服,几乎颠覆了一切正常的建筑常识。


「说起来。」威廉斯转过头,看到了后座上正在跟雪柔对视的达妮卡。「我们瞬间移动了,在我们之前出发的人应该也会瞬间移动吧?」


听到这句话,西蒙跟戴维斯两个人也竖起了耳朵,这是他们现在比较关心的事情。西蒙之前也有提到过,只是当时达妮卡并未作出任何的意见,只说对方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你是指先走了的那两个人?理论上是的。」达妮卡回答得有点心不在焉,事实上她也并不关心那两个擅自行动的人。「只要她们走的路线跟我们一样,就必定会走进影响范围里,等等说不定就会遇到。」


「希望她们没事。」威廉斯见达妮卡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西蒙听到达妮卡的推测以后,绷紧的脸也稍微放松了一点。


「戈德温,」戴维斯的声音从驾驶座传来。「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


「先安顿下来吧,找一个可以停车的地方……找一间房子吧。」达妮卡打量了一下车外的建筑,也看见了那些奇怪的形状。「最好是有足够位置的,停车的地方也会是我们过夜的地方。」


「我们为什么不直接驾车去调查?这样不是快一点吗?」西蒙有点不解,在最初遇见异象的震惊过去以后,他对达妮卡的不信任也慢慢的累积回来了。


「废墟范围太大,我们在没有线索的情况下,可能需要每一间房间都调查一下。这样的话,所有人一起行动的话就太费时间了,最快的方法就是分组调查。」达妮卡斜眼看了一眼西蒙,她心里正在打着一些算盘。「驾车反而会让大家一起行动,降低效率。」


「这是什么理由啊……」西蒙咕嚷了一声,但也没有干涉她的决定,驾车一起调查的确是很浪费时间。


六人在沉默之中绕了废墟城市一转,最终在拱门入口的左边找到了一栋正方形的房子,就是之前西蒙提到过的,废墟里唯一比较正常的房子。达妮卡在看到这栋由白色石头建造而成的房子时有一种不太妙的预感,眉头蹙得老高,但四下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先不说那些那些奇形怪状的屋子装不下6个人,要是真的在里面扎营,恐怕还没开始调查达妮卡一方的精神就会先受到创伤。


四周除了诡异的房子以外没有任何遮蔽物,达妮卡想了想还是让戴维斯把车子停在屋子里面,以作安全。房子的入口虽然有点小,但胜在没有那种必须人手开关的门,似乎是被风沙吹飞了。在小心驾驶的情况下,戴维斯还是顺利的把吉普车驶了进去。


「这一边指南针没有用,我刚刚试了,里面的指针只是在疯狂乱转,只能请大家多认路了。」等车停好了以后,达妮卡率先跳下了车,带着一点迫不及待的意思,「不考虑太多了。我们就分成两个人一组去调查吧。」


「我们要怎么分组?」威廉斯也跟着下了车,并发出了疑问,「而且我们都不知道要找什么,至少也得有一个大概的概念,还有路线怎么分配?」


「现在就是什么线索也没有,所以才更需要寻找。一般来说,遗迹中违和感越重的地方,就越有可能是关键所在的地方。只是这里到处都是违和感,很难判断有问题的地方在哪里,所以我们要把觉得有问题的房间都搜索一遍。」达妮卡一口气说完以后,指了指还在车上慢吞吞的收拾着的雪柔,「雪柔跟我一起,剩下的你们自己分组吧。」


「……那我跟卡特教授一组吧,刚刚我们也是一直坐在一起的。」威廉斯对于达妮卡那模糊的解释无言了一下,但还是配合的快速决定了队伍的组合。


跟着下车的西蒙听见两人的对话以后也发表了意见,「这样分组会不会有问题?战力好像不太均衡,遇到危险怎么办?」


如果单纯从外形上来看,雪柔、卡特的确看起来都比较纤瘦,似乎在战斗方面都不强的样子。威廉斯和达妮卡算是中等,而西蒙与戴维斯则是看上去队伍中战斗力最高的两个人。


「也没有吧。」威廉斯拿起了自己的背包,「你知道我的实力的。」


「我跟达妮卡在一队没什么问题啊。」雪柔也下了车,用轻快的语调附和着威廉斯的话语,「我这样弱小的队员能跟强大的她在一起再合适不过了。」


达妮卡挑了挑眉毛,如果她猜对雪柔的真实身分的话,雪柔的真实能力恐怕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高。随后跟下来的卡特也露出了不相信的表情,这句话恐怕也只能骗骗那三个后勤。


「这不会有问题。」达妮卡自己也反驳了西蒙,「再说,如果对方是空间异常这样无形的危险,那么战力再高也不会有什么帮助。」


「……那好吧。」西蒙觉得有点没面子,只是他现在也想不到可以更好反驳达妮卡的理由。即使看上去柔弱,能被派过来的基本上都不会是手无搏鸡之力的弱者,「我跟戴维斯一组,需要找的是让人特别难受的地方对吧?」


「你可以这样理解。」达妮卡颔首,但她的话非常模棱两可,让其他人有点不知所从。「那么,之后的事情就在探索的时候自己判断,外面有三条路,我们就一组选一边吧。在5点之前回来这边集合,日夜交替的时刻,还有入夜后都可能会发生怪事,那时候还是全部人都待在一起比较好。」


「知道了。」这样的安排威廉斯还是赞同的,「我们要怎么联络?」


「联络不了。」达妮卡晃了晃手上小小的机器,威廉斯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达妮卡就已经把后车厢里的对讲机拿了出来。「刚刚再尝试了一下,用不了,只能听到杂音。」


「那……大家小心一点吧。」威廉斯有种不安的预感,明明有很多安排还是不太清楚,但达妮卡似乎迫不及待就要出去。


「两人一组应该比较有安全保障,拿齐装备就出发了吧。」达妮卡挂上身上的是一个古旧的斜肩包,「还有,探索过的房子用粉笔做一下记号,免得之后别的组别会重复搜索。我们之后也应该没什么时间画地图,就只能请你们尽量记一下路了。」


交代完以后,也不管剩下的人还有没有问题,她便拉着雪柔的手,离开了这栋正方形的屋子。


xxx


拉着雪柔的手走了十分钟以后,达妮卡才总算放开了她,雪柔的手腕处多了一大片她用力过度留下的红色。


「怎么了?」即使被拉痛了,雪柔也没有生气,反而是好奇达妮卡这样做的原因。她大致上猜到了达妮卡让大家分散行动的真正用意,也知道达妮卡一定会强制要求自己当她的搭档,最后也猜中达妮卡会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正方形房子开始调查,但她没有想到,达妮卡没有自己一个人跑走,而是这么急的拖着她走,像是有话想说的样子,「这么急的把我拉出来,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达妮卡暗暗的把手伸进斜肩包里,握着里头的手枪。原本因为车上人多,对于雪柔突然精神百倍的异象她只有些许不安。但现在单独相处了以后,她突然感到有点紧张。在这里的雪柔跟之前的雪柔完全不同,像是找到了自己归属的地方一样,雪柔气势比之前在利雅得的时候要强上了不少,连带违和感也是以倍数在增长,再加上现在跟她在一起的只有知道她身份的达妮卡一个人,雪柔也就不必再压抑自己的异常,这自然给到了达妮卡压力。


她尽量保持冷静,看着雪柔依然微笑着的脸,「你有什么目的?」


「我的身份你不是猜出来了吗?」雪柔没有直接回答达妮卡的问题,她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对方收在斜肩包中的右手,脸上却是维持着好奇的心态,没有半点惊慌,也没有让达妮卡找到任何破绽,「为什么突然问得这么直接?」


「我想不通。」达妮卡眯起了眼睛,她还是没有去点破雪柔的身分。「有什么好处吗?」


「你是觉得,我们这些人做事需要有好处才会去做的吗?」雪柔笑了,在沙漠的大太阳、以及她刻意显摆的情况下,达妮卡能清楚的看见雪柔那异于常人的舌头。那东西甚至不可以说是舌头,而是一条湿答答的触手,原本是舌尖的末端分叉开来,成了数条小的触手,表面还布满了难以形容的粉红色肉瘤。她还看清楚了,雪柔口腔内的牙齿都是像怪物一般稀疏的锐利尖牙,并不是正常人应该有的牙齿。


「这并不能制造恐慌。」达妮卡尝试猜测着对方最有可能的目的,同时迅速的拿出了手枪,并向后退了一步。让她害怕的是,看到舌头的时候她感到的不是那潜藏的危险及扭曲常理的恐怖,而是跟遇上时空异常一样的兴奋,还有一种强烈的、让她眷恋的亲切感,原本还在的危险感瞬间减弱了不少。这种诡异的感觉让她的理智下意识的警戒,并拿出了武器。


「所以你是在保护他们吗?」雪柔无视达妮卡手上的手枪,进一步把那恶心的舌头伸了出来,而语调则是变得异常轻柔,咬字非常不清晰,「达妮卡·戈德温,你真是天真又矛盾,不合格。」


「不合格?」达妮卡没有移开手上的枪枝,雪柔这些云里雾里的话,让她突然又不确定自己猜雪柔的身份猜得对不对了,「什么意思?」


「就字面上的意思。」雪柔在说完这句话后,马上便收回了舌头,也收敛了自己身上的异常,「告诉你吧,这里的情况我也不清楚,刚刚遇见时空异常那惊讶的表情不是装出来的。至于我的目的的话,你就当成是接近你吧。但我对你、还有那些平凡人没有任何的恶意。」


「接近我对你有什么好处?」达妮卡在雪柔收回自己舌头的时候第一时间觉得的不是安心,而是失望,感觉比起雪柔,她更想跟雪柔的舌头共处,这种诡异的感觉令她打了一个激灵。


「那是因为,」刚收回舌头的雪柔身上异常感非常大,如果说进入废墟是泡在粘液里的话,现在的雪柔就像是在粘液深处被捞出来一样,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不对劲。她张了张嘴,之后又变成了一个令人不爽的微笑。「……先不告诉你好了。」


「……」这种说一半又不说的行为令达妮卡很不高兴,但她直觉觉得雪柔没有骗她。在这么多事情过后,她也没有厌恶雪柔,反而是感觉更亲近了,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再狠下心攻击雪柔,「不要对我耍小手段。」


「从来没有。」雪柔耸耸肩作无所谓状,然后又笑了,「是你太多心而已,不过有时候逗逗你,看你的反应还挺好玩的。」


「……」达妮卡收回沙鹰,随即又飞快的把手伸出来抓着雪柔的右手,并脱口而出。「不要离开我身边。」


说完以后,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好像说得太暧昧了。


「我不会的。」雪柔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达妮卡发现,看过雪柔的舌头以后,她居然开始喜欢雪柔那种不自然但张大嘴巴的笑容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漆雕开
漆雕开 在 2020/04/03 14:29 发表

人不要,我只想要舌头!

Pluvia
Pluvia 在 2020/03/02 22:58 发表

更喜欢跟她的舌头共处可还行wwwwww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