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春、恋、花以外

作者:真弥大魔王!
更新时间:2019-08-01 10:18
点击:829
章节字数:882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幕间休息的后台依旧忙乱,道具组熟练地把甜品店的布局撤下,换成下一幕所需的场景。而主要演员则回到后台换妆换服饰,下一幕是整场剧的转折点,她们最重要的任务是整理好思绪,以便更深入的进入情景。

松雪的妆先灯子一步化好,她站在灯子桌边打理下套衣服的褶皱。

“早纪子。”

“怎么了夏奈?”

两个人不经意地用剧中的名字互相称呼,灯子先反应过来,接着松雪也反应过来搞错了,两个人同时大笑。

“哈哈哈,你好入戏。”

“还不是因为你先喊我早纪子。”

笑闹之后,是灯子先开口。

“你还坚持你原来的想法吗?”

“虽然好像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选这个剧本了,但我的回答不变,是的。”

松雪将裙子下摆拉扯平整,在确认过自己状态完美无缺后,她对着还在扣扣子的灯子说:

“这个故事不是你的风格,你也没有转型的必要。灯子,你不惜反对奈良老师都要选择它,是想对谁传达什么吗?”

真聪明。

不愧是剧团的王牌,无论是演剧里还是生活中,松雪都有一颗纤细通透的心。

“不,没想传达什么。”

松雪站起身,墙上的挂钟分针正指到十一,还有五分钟。

“那好吧。”

松雪不仅通透,更关键的是,她和曾经的沙弥香一样,绝不会对旁人不愿提及的事多问半句。

“接下来都是你的戏份,加油啊。”

简单道了句祝福后,松雪走出休息室。原定的剧本被毙掉,对松雪来说也是负担。她要再去台上看看,在心里稍微演练接下来的剧情。

灯子将衬衫的领子折下。

虽然很对不起奈良老师和松雪,但灯子绝不会因此放弃自己认定的剧本。

这不是为了向谁传达什么。

换种说法,这应该是与自己的心对话。她不是七海夏奈,但七海夏奈拥有她的全部特质——再加上沙弥香的一部分。

她想知道,沙弥香在面对这样的选择时,是怎样的想法。

故事终有结束的一天,但生活还要继续。

她不过是用了种隐藏极深的方法,向历、向侑、向松雪、向沙弥香、向普罗大众、最终向自己求解这个难题。

如果她真的能来帮我解决这个问题就好了。

灯子在心中默念某个名字。

“如果可以,我想……”

未完的半句话留在心底,时间只剩一分钟,到上台的时候了。

七海夏奈起身。

怀抱着过去的记忆和新生的感情,夏奈决定要在下个章节将自己的真心展露在全世界之前。


舞台上灯光昏黄,落日般的颜色,秋千和跷跷板是公园的标配。夏奈坐在秋千上,身边的早纪子倚靠着立柱,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聊天。

“你和家人关系变好了吗?”

夏奈笑着摇头。

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事会因为简单的失忆就产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又不是机械降神。和父母的关系是十几年积累的结果,就算她成为了新的自己,隐藏在普通态度下明显到不能再明显的不和谐也让她无所适从。

“没关系,除了家人还有很多人爱着我。”

这话倒是没错,夏奈外貌性格都很出色,从后来络绎不绝探病的人数中就能窥得一二。当时甚至令早纪子震惊,她本以为夏奈是个内向的孩子。

“包括我在内?”

“当然~”

夏奈用脚尖轻轻将秋千停下,然后拍拍身边的位置:“上来呀。”

早纪子顺从地坐上去。和夏奈皮肤不经意间地摩擦让她稍微有些脸红。明明曾经和夏奈什么都做过了,现在这样羞涩,根本毫无道理。

夏奈发现了她一闪而过的窘态,眼底露出一丝坏坏的笑意,她左手推动身边的立柱,小腿勾起发力,原本就微微晃动的秋千在短短几秒内飞起。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早纪子差点闪了舌头。

“你干嘛?!”

“一起荡秋千啊!”

理所当然的回答里夹杂着呼呼的风声,早纪子扭头看她,却正对上夏奈满含笑意,黑的发亮的瞳仁——

近在咫尺。

要用何种言辞才能描述这一刻的感觉?

不知道。

但手心里沁出的薄汗不会骗人,眸子里闪闪发光的眼波不会骗人,心脏处激烈的悸动不会骗人。

这就是爱吧。

心脏的鼓动已经超过风声,让她快要失聪。

既然如此。

早纪子的手攀上了夏奈的肩。呼吸间,轻柔而温暖的香气喷吐在夏奈的唇边。

“夏奈……”

宛如午后之梦的呓语,早纪子决定彻底放弃理智。

这里是公园如何,她们都是女性如何,这个世界容不下自己这样的存在又如何。

她只求这一刻真实。

吻落在夏奈唇上,这个吻持续了半分钟。谁都没有刻意去摇秋千,不受外力作用的器械自然而然慢慢停止,等到唇分之时,早纪子耳边已经恢复安静。

连着心跳一起,躁动已经平息,她感到心脏在缓慢而坚定的跳动。

“好甜。”

“唇膏的味道?”

“不,是夏奈的味道。”

早纪子这么回答她,明明已经二十四岁,这种情话说出来却自然而然,一点不显尴尬。

“喂,胡说什么。”

夏奈的脸也红了,在夕阳映衬下红扑扑地煞是好看。

糟糕。

世界再一次安静下来,她的眼中只有夏奈。

——

只不过这次的安静并没有持续太久。

夏奈的目光突然越过早纪子的肩膀,投向她身后的某处。

“夏奈?”

稍许陌生的声调落在夏奈耳中,比无声惊雷更加让她震撼。

你为什么在这里?

她想这么问,但问不出口。

小糸纱由站在路的尽头,那是到公园唯一的一条路。她逆着光,任太阳在她脸上投下深深的阴影。

“是夏奈吧,对吧?”

夏奈从秋千上跳下,她想抓住纱由,虽然现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她直觉一定要抓住纱由,一定要!

但偏偏因为这过分的震撼,大脑和身体已经脱节。跳下的瞬间,夏奈的左脚踝和地面来了个不合时宜的亲密接触。冷汗一瞬间流下,她没时间管,她要抓住纱由!

但纱由明显更加震撼,她的理智已经无法让她做出更多的选择。

她转身,向着来时的路飞奔而去。

“夏奈!”

早纪子也跳下秋千,她将跪在地上的夏奈扶起,夏奈脸色煞白,目光散乱。早纪子从未见过她这副模样,话到嘴边又怯了三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我要去找她!”

“可是你的脚……”

“我没关系,你先回去吧。”

到这时,夏奈勉强算回了点神,她对早纪子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眼泪从她眼中涌出。

“对不起……”

早纪子不知道夏奈在为什么事道歉,她此刻心乱如麻的程度一点不比夏奈少。夏奈摇摇晃晃站起,刻意避开了她的手。

“我还能走路。”

夏奈走路的姿势看起来还算平稳,不像扭伤严重的样子。早纪子伸出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

“我陪你去医院?”

“不,你回去吧,我要去找纱由。”

“可是……”

夏奈转身,然后握住早纪子的手:“没关系,真的不用担心我。”

早纪子看着她的眼睛。

早纪子突然很想问她:“和我相比,你更爱小糸纱由吗?”

但这句话过分不合时宜了,早纪子只能将它咽下,然后在喉头处硬生生地转换成简单的一个字:“好。”

夏奈松开早纪子的手,头也不回地向着纱由离开的方向跑去。脚步虽然虚浮,但一步一步,切实的拉近着她们间的距离。

早纪子站在原处,最初的惊吓过去后,她的心头只剩恐慌。

如果说之前自己和夏奈行至陌路的原因是失忆,那么这次呢。这次是夏奈完全了解前因后果后的选择吗?

她无法承受选择的重量。


夏奈的脚很痛,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停下,她给纱由打电话,得到的是毋庸置疑的关机。接着她又查看了纱由的社交网络,没有任何更新。

夕阳落下地平线,夜幕初升,明月从东方升起,她只祈求月光能再明亮些,能让她从路上的众多行人中分辨出自己的爱人。

夏奈沿着去公园的路找了一路,没有纱由。她突然想到纱由可能回家了,于是又忍着脚伤走回家。钥匙插进锁的瞬间她便明了,纱由没有回来。

她开灯,空荡荡的客厅,寂寂无声。

纱由会去哪儿呢?这么晚,她有休息的地方吗?她有没有带钱,会不会遇到坏人?……

夏奈越想越害怕,这份恐惧感和心底潜藏的愧疚催着她继续向前。逐个确认每个房间都没人后,她找来纸笔,给纱由留了张字条。

笔提起,又不知道该写什么。夏奈脑中一片空白。笔有魔力,她只能在纸上写下此刻最真实的想法。

“对不起。”

她放下笔,重新走进茫茫的夜色。

这是梦吗?

明明是夏天,明明街道上熙熙攘攘,夏奈却仿佛置身孤独一人的冬夜。

她想起刚从纷乱冗长的幻梦中醒来之刻,是纱由的微笑和摸头将她从不安的地狱中解救出来。在她不明白自己应当成为谁时,是纱由告诉她不用刻意去选择谁,去成为谁,要重视时间的力量,要成为自己想成为的自己。在出院后和家人依旧处的不很愉快,甚至怀疑自己时,是纱由告诉她,自己的笑很漂亮。

然后是顺理成章的约会、交往、牵手、亲吻。

夏奈还记得自己大学刚毕业工作还没着落的某天晚上,纱由约自己出来散步。走着走着就走到了现在这间房子前。纱由躲躲闪闪的问她要不要进去坐坐。

满头雾水,刚想婉拒,话还没说出口,纱由就满面通红地将一串冰凉的金属放进她的手心。

这是她们的约定,约定要因为彼此的存在而更加幸福。

但是现在……

夏奈穿过街道,人已经渐渐少了很多,她彷徨在人群中,拖着扭伤的脚,一步又一步。

没有。

哪里都没有。


沙弥香视线从灯子身上移开,她扫视一圈剧场内的观众,有动容者、有愤怒者、有不屑者、有叹息者。

但他们有相同之处:

所有观众的视线都投在那个拖着脚一步一回头,表情焦急又茫然,压抑着愧疚与不安的女人身上。

这大概就是灯子的魔力,也是做一个好演员的先决条件。

沙弥香一直都知道灯子可以做到。只要灯子愿意做,没什么她做不到。

沙弥香记起和灯子重逢那天去家庭餐厅的路上,她有心无意地提过想去看灯子演剧。那时灯子的回答她“饶了我吧。”

而此时,沙弥香身在这里的原因是。

“你想告诉我,告诉侑的事情,我会好好倾听。”

沙弥香目光回到台上,仅仅走神三十秒,剧情就已发生转折。七海夏奈身上的茫然被一扫而空,行走速度也加快许多。在她正前方,长年不灭的标志发出红光。

是医院。

是了,小糸纱由在医院工作,人在慌乱的时候最可能去自己熟悉的地方,既然不在家,那么在工作场所的可能会很高。

这家医院,是所有故事的起点。

她追逐着光芒,进入了位于幕布后方的“建筑”。

第三幕结束。

按照节目单上写的安排,下一幕就是终幕了。沙弥香听见周围低声的窃窃私语。

“那个七海灯子为什么要来演这样的故事?我记得她以前演得纯爱很不错。”

“大概是想突破自己?”

“或许是被谁逼迫?”

“谁能逼演员主演自己不喜欢的剧本?她不想演,还有很多优秀演员。”

“而且她的表演根本不像不愿意演,倒不如说是真正的全情投入。”

“你说的对,在这一点上……她快要超越表演的范畴了吧?”

众人沉默了。

这次终幕之前并没有像第三幕前那么长的休息时间,仅仅三分钟,台上亮起了星星点点的光芒。

勉强乘电梯到了纱由平时工作的科室后,她询问了纱由的同事。得到的回答是否定的,纱由并没有来这里。

是吗。

她拖着脚,移动到一间没有人的病房门口,然后靠着门缓缓坐下。脚踝肿得巨大,皮肤鲜红透亮,好像有血和生白的骨渣。她一步也无法前进了。

夜色已深,医院也到了熄灯的时刻。走廊上只剩几盏方便行走的夜灯,城市里遥远暗淡的光从窗外射入,披在她身上,像流动的星云。

她很累了,但思绪停不下来。

“是我错了。”

七海夏奈将头埋进臂弯,闭上眼睛。

真的是自己错了吗?

难道失去了记忆就真的只能容许这份失去,哪怕日后有找回的可能,也只能眼睁睁的让自己的过往被亲手放弃吗?

可是放弃并非出自自己的心意,就像圆被取下一个角,是否能说圆还是原本的圆?那么,当圆的一角主动回来后,圆又是否能够接纳原本属于自己的部分?哪怕在缺失的部分已经长出鲜血淋漓的肉芽。

每个人都在说,成长就是学会选择。但这世上大多数都是无法选择,只能靠拖延抉择的事。

无论是失去还是获得,都不是圆的本意。她只是被命运和天意耍弄的可怜人罢了。

旁白最后一次响起:

夏奈的记忆不是作假,她的时光也不是作假,所有的一切于她来说都是真实的,都有意义;早纪子和纱由都是她的真心选择,只是被时光阻隔,有些原本“正确”的东西也变成了“错误”。

“爱”是什么?

爱如果不能隔着恒久的时间依旧闪光,爱如果不能让人为它舍生忘死挑战极限,这样的爱对夏奈来说毫无意义。

她身体里属于过去和现在的两部分并存,同时爱着早纪子和纱由。

她再一次确认,自己无法做出选择。。

和早纪子的过往,和纱由的现在,她付出着等量毫无保留的真心。如果一定要选择谁放弃谁,那相当于对自己至今为止生命的否定,无论何种选择都是对自己的背叛!

舞台上灯光渐暗,最后化为纯粹的黑。灯子独自一人坐在舞台中央,所有人都看不见她的身影。

清澈中微带颤抖的声音响起。

“我不会欺骗自己。”

“因为纱由,我有了新的人生。如果没有纱由,我现在肯定还坐在病房里,一遍遍纠结自己应该成为谁,或者干脆带上面具,化成虚假的自己。”

“但我的记忆中,早纪子又是如此的鲜活。那是我初次体会到‘爱’的美好……是的,时间已经过去很久,我们本不该互相打扰,我现在仍然不知道她有没有新的伴侣……但这又如何?”

“这又如何?”

“被迫失去了原本属于自己的情感,我为何不能重新找回?”

“我现在拥有的情感,是属于我的,我为何不能保留?”

“为什么只有选择,只有失去,才算成长!”

最后这句近乎嘶吼,充斥的力量感让所有人动容,剧场里一片死寂。原本还有几个小声说话的都停下了自己的讨论。

下一刻,黑暗被划破!

全部聚光灯瞬间打开,漫天星河倾泻而下,七海灯子立于其中,宛若神明。

然后,对着沙弥香和侑,她露出了微笑。

“说起来很自私吧。我一直只想着自己的情感,谁受到了伤害,谁又因为我在黑夜里痛哭,我知道的清清楚楚。但我并没有爱上任何人的义务。”

“我只是想被珍爱,被保护,能被所有人承认,又固执地觉得不应该自我设限,当宝石被某一位收藏者细心珍藏时,它也失去了被世界惊叹的机会。”

“但是,当我爱上某人时,我又愿意将自己的所有奉献给她,我可以将自己的光尽数磨灭,甚至化为顽石。”

“或许有人会说我逻辑混乱,或是包藏私心的只顾自己,但是。”

穿过黑暗,灯子目光如炬,火焰在其中燃烧,直到让所有人颤栗!

“这一点都不矛盾。”

灯子对着天空伸出手。

七海夏奈和七海灯子,终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进为同一!

“这就是我可悲的,爱的形式。”


聚光灯熄灭。

全场沉默。


“这就……结束了?”

侑小声自言自语,可以听出来她对这个结局非常错愕。

没有。

沙弥香发现黑暗中的灯子迅速躺下了,然后,有一丝微弱的光出现。

是七海夏奈的手机。

屏幕闪动,上面佐伯早纪子的名字清晰可见。

然后,在手机的微弱光线中,小糸纱由出现,她脱下外套,披在躺在地上的七海夏奈身上。

最后,转身离开。


【演剧结束】


“开放式结局。”

“没错,是开放式结局。”

最后观众也没看出夏奈到底有没有找到纱由,更不懂纱由的行为到底是何用意。这是个没头没尾,看了后也只会一头雾水的剧目。

但沙弥香在笑。

灯子,你真的好傻呀。

沙弥香设想过无数次灯子的真心,她曾经想过灯子那段关于失去和拥有的表白是否为真,也想过灯子是不是只拿她当寂寞的调味品。

但时至今日,听了只有她和侑才明白的告白后,她终于明确了最初的推测。

谁都不能否认,这是灯子爱的形式。

“佐伯前辈?”

“你先回去吧,杂志社通知我加班,真对不起,本来约好要一起为灯子庆祝的。”

“不用道歉呀,今晚灯子本来就要和剧组一起喝庆功酒,我们还得排队,过两天也没关系。”

侑露出纯真的笑容。

手心的温度已经让她足够明确佐伯前辈的真心,开场前的吻更让她了解到,佐伯前辈对这样的关系无可自拔。

寂寞的受害者将一直沉溺其中,永远无法抽身。


侑离开后,沙弥香径直去了后台。


后台一片哄乱,沙弥香凭借记忆在内左冲右突,终于在熟悉的拐角之后看见了人群。

佐伯早纪子和小糸纱由在旁,对面是奈良老师。更外层的人沙弥香一个都不认识。灯子站在中央正和她们交谈。沙弥香站在最外侧静静等待。她知道只要灯子看到她,一定会过来的。

果不其然。

“侑呢?”

“我让她先回去了。”

灯子对后面投来好奇目光的松雪等人做了个稍等的手势,然后示意沙弥香跟她来。沙弥香跟在她身后,进了她的休息室。

“好累啊。”

沙弥香刚把门关上,灯子的拥抱便接踵而至,灯子从背后环着她的腰,头在她颈窝中寻了个舒服的姿势。沙弥香则抱住她的胳臂,静静地感受瞬间的温柔。

“亲佐伯早纪子的时候可一点没看出你累。”

“我可是专业演员!”

灯子下巴在沙弥香颈窝里蹭蹭,然后问她:“呐,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别装傻。”

是的,她们彼此都心知肚明。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改编的相当有意思,如果没有亲眼看见,我绝对想不到历同学居然会选择这个角度讲故事。”

“嗯~那我呢?”

灯子甜腻地向她要求表扬。

“完美无缺。”

“好高等级!”

沙弥香笑笑,她对灯子的宠溺永远是无限的。

“所以是来约我吃晚餐?”

灯子松开胳臂,和沙弥香面对面。

“晚餐应该和剧团的人一起吃吧?”

“如果沙弥香约我,剧团怎样无所谓啦,明天吃也没关系,主演不去也没关系。”

“我还没说要约你去吃晚餐呢。”

“不是吃晚餐,难道是去……”

沙弥香扶额,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啊。

灯子没有给她更多思考的时间,她将唇凑近沙弥香唇边,自己给自己来了个庆功吻。

“好甜。”

“唇膏的味道?”

“不是,是沙弥香的味道!”

她们同时笑了,灯子再一次抱住沙弥香,掩上门的房间分外安静,她们几乎能听见彼此的心跳。

沙弥香深深凝视着灯子的侧脸。

巧合让她们重逢,断裂的时间在见到灯子的瞬间被重新接续,世界染上色彩。如果这是命运,沙弥香愿意为此感谢上天;如果这是惩罚,沙弥香甘愿承受一切。

但是。

她感受着灯子的温度。

“灯子。”

“嗯?”

“……”

沙弥香斟酌着开口的时机,就在她准备出言时,一阵纷乱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是市谷先生的声音。

“要走喽,灯子!”

“好——就来!”

灯子很有精神的回答,然后对沙弥香嘟嘴:“都怪你不主动约我,你看,现在我被别人约走了。”

“快去吧。”

虽然嘴上这么说,沙弥香的眼睛依旧深深地,深深地,从未有过地凝视着灯子。她想把这一刻永久留在心里。

从前那个端庄明丽的少女,现在这个清隽明锐的女人,七海灯子,我还要记着你多少年呢?

灯子不觉有异,她在沙弥香脸上留下最后一个吻后,拿起包包对沙弥香挥了挥手。

“那等下次演出完我们再见?”

沙弥香点头,接收到信息的灯子满意地转身,市谷先生没有等急,但松雪肯定处在快要爆发的边缘。

“灯子。”

灯子在门边转头看她:“你要说什么呀……对了,你刚才是不是也有什么想说的来着?”

“不,没有,等下次见面吧。”

灯子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她的视线中,绮丽的黑发末尾挂着凉爽的清风。沙弥香突然感觉像是回到那个四月,她是不服气的优等生,一心想着超越七海灯子,而等真正与她相见,一切都不再重要。

对我来说,灯子是怎样的存在?

七海灯子,只要念起这个名字,就令自己的心发痛,欢愉苦涩交织,她从未领会过如此的爱意,她从未想过到这一刻,自己还会这样站着,任痛苦将自己淹没。

已经不清楚了。

为什么自己的心潮如此澎湃?

难道,还能够再——

“灯子!!!”

唇边溢出不自觉的呼唤,她对着灯子伸出手,如果还能再一次,不是为了挽留,更不是决心动摇。沙弥香只想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用这双手摩刻出永远不会忘记的形象,只是如此。

只想如此。

只能如此。

但有些东西不得不让她从幻梦中醒来,那天夜里气声的“我喜欢你”,绝不能被灯子发觉。这份心意,在灯子这里应当到此为止。

已经下定的决心不会被任何事情更改,这是佐伯沙弥香立身于世的根本。

所以。

所以。

所以。

只能如此。

她将所有心绪藏在风平浪静之下,对回头的灯子露出灿烂的笑:

“忘记说了,祝贺你首演成功!”

“沙弥香……谢谢。”

灯子露出温暖的笑容与她道别。

巨大的光影在头顶相融为白灰,世界与世界交叉之后又错过,窗外有一片树叶从梢上落下,沙弥香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秋天来了。


所以从那之后过了多久呢?好像已经快要忘记,又好像近在眼前。

——好冷啊。

从被窝的包围中醒来,沙弥香下意识的第一件事是缩的更紧。

但作为一个成熟的大人,怎么能在这种日子还赖床?

在冬天到来前,沙弥香与新的公司签了约,房子也租好了,在离公司很近的地方。换了城市和工作对她并无太大影响,或许沙弥香体内有她从未想过的冒险基因,能带她走向更广阔的天地。

熟练地煎好鸡蛋,沙弥香习惯性拿出两个盘子,在盛进一个后突然惊醒,随即露出苦笑。

和明里分手后,也过了一整个秋天。

现在她的手机不会再因为什么而亮起,她的心中也不再有任何令她纠结痛苦的东西。

她吃完早餐,来到玄关处穿鞋。今天虽然是个星期日,可还是要加班。工作很忙,让她几乎快要忘了之前那段不顾一切悠哉游哉的时间。

她推开门,冷空气直灌而入,她打了个哆嗦,今天真的好冷。

——不过,所幸还有太阳。

冬日暖阳最让人留恋。

她呵了一口气,将手心搓暖。脑中突兀跳出灯子的脸。

你会在哪里,做些什么呢?

她无意束缚自己的想象,仅仅如此而已,就让她感到幸福。

在春日之末,她再一次确认了自己的爱并非伪物。

在秋日之初,她再一次选择离开。

不过这次和从前那次不同。

她不再克制对灯子的爱意,也不再为当初的放弃而后悔。现在的沙弥香,终于能够用新的的方式面对自己的记忆和现实生活。

我们都在成长。

她深吸一口澄澈的空气,然后拍拍脸颊,工作是很重要的事,要振作!

怀着对灯子的爱意,她踏出了第一步。



END.


欢迎留言。祝所有看到这里的读者们都能幸福。
另,本章是故事的结局,不是本文的结局。
剩下两部分一周内放出。
可以期待,也可以不期待。
最后,还是想谢谢大家。
能够看到这里,非常感谢。
期待再会。
那么,再见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我王一葉
我王一葉 在 2019/08/01 10:49 发表

看的胃好痛,佐伯副會長派的現在漫畫進度看一次就胃痛一次,沒想到這邊又再繼續痛

镜之銮醨
镜之銮醨 在 2019/08/01 00:39 发表

不知道还说些什么。
故事停留在这里,觉得也没啥不好。她们三人的感情太过于复杂,虽然对于灯侑两人的后来有所好奇,但我还是偏心佐伯女士的。就算没有伴侣相随,能坦然地带着对某个人的爱生活,也是一种幸福。虽然希望她还能更幸福些。
不知道作者所指的本文的结局是什么,期待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