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骤雨

作者:真弥大魔王!
更新时间:2019-07-31 18:52
点击:757
章节字数:72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故事从这里开始。

亦将于此落幕。

沙弥香将胸口的领结拉好,她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正装出席什么活动,胸口有种闷闷的感觉,大概是时间已经走到六月的缘故。

是啊,已经六月了。

窗外的蝉和鸟同时鸣叫,下午两点正是一天中最安静的时节。沙弥香从桌上拿起钥匙放进包里。浴室的水声哗啦啦,她走过去,拉开玻璃门。

“我会晚点回来。”

“知道啦。”

明里很显然没有将沙弥香的话放在心上,依旧在倒着洗发水。沙弥香看着她因为泡沫眯起的眼睛,心中某个地方的弦被狠狠撩拨了一下。

不可以。

“回来之后,有话要和你说,不要睡太早哦。”

“好啰嗦啊,不是说要去看演剧吗?既然不让我陪你,就一个人快去。”

明里很有元气的起身,将玻璃门“砰”地关起来,沙弥香站在门外,露出了略带无奈的笑容。

既然答应了,就应该好好做到吧,明里。

沙弥香这么想着,和明里道别。

接下来——

是时候了,约定的时刻近在眼前,沙弥香轻轻攥住了左拳。她记得有个人说过,左拳的大小和心脏同等,用左手递出胸口的第二颗扣子,就是将心送给某人。

真是个幼稚的童话。

但时至今日,她终于想去相信一次,童话也有童话存在的意义。

童话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

读懂这句话,就能读懂世界吧。


来到演剧大厅的时间比预定早了半小时,沙弥香的目光四处逡巡,最终落在了角落的侑身上。

原来侑也来的这么早,但是为什么没去后台和灯子谈话,是害怕打扰到灯子吗?沙弥香这么想,然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学生会那种不正经的演剧开演前后台尚且一片混乱,更别说这种正式场合。

沙弥香走到侑身边。

“侑。”

只是单纯的喊了她的名字。

侑从神游天外中惊醒,转头看见是沙弥香,对她露出了略带疲惫的笑容。

“佐伯前辈啊。”

侑微微侧身让出里面的位置。票是灯子给的,两张恰好连座,沙弥香坐在侑身边,两人同时陷入沉默。

有什么要说呢?

两人都抱持着自己的想法,只是由于种种原因,无法开口。 

在这段无法被称之为爱情的关系中,她们三人都是受害者。

寂寞的受害者。

想用这双手触摸,拥抱到更多,想通过对方的存在来确认自己的存在。想通过曾经共有的经历来明确曾经的自己。想在时间的长河中通过命运共同体的某人保存自己的初心。

但,将自己对往事的追忆,对美好的索求全部寄托在旁人身上。

这样,真的是“正确”的吗?

没有人能来裁决正确与否,一切都需要她们自己来衡量。

“昨晚睡得好吗?”

有点尴尬的开场白,沙弥香秉持着作为前辈的态度率先开口。侑回复的很快,似乎已经在脑内构思过很多种不同的回答:“想到今天灯子要重新演出这部剧,紧张了很久呢。”

“害怕灯子爱上扮演你的演员?”

“那当然不是啦哈哈哈……”

侑露出略微带有苦恼意味的笑容,沙弥香顺着她的表情跟着笑了。

真神奇,原本如冰般凝结的气氛因为这个冷笑话有了松动,她们两人的肩膀不约而同的垮下。侑穿的是无袖连衣裙,在向沙弥香那侧倾斜交谈的过程中,她们的肩膀有了些微撞击。侑的体温透过沙弥香的薄衬衫传导过来,淡薄却无比暧昧的感情开始流动。

沙弥香突然记起和侑重逢的那个下午,侑抱着她亲吻她的后颈,低语些听不清的话。而她满心只有七海灯子。自私地靠着汲取侑身上灯子的气味获得安慰。

后来,侑生病了,她似乎第一次看清了小糸侑身上的脆弱,以及和自己同病相怜的部分,原来我们究其根本,都是同样的人。

再然后,她做出了决定。

而现在。

沙弥香似无意地将纤长的手指覆盖在侑的手之上。

“……”

侑的脸颊染上无由的粉红。

“你想看见怎样的灯子?”

沙弥香发问,她的手指交缠在侑的指间,单向的十指相扣。

“我只认识灯子前辈,不认识完美的七海学姐。”

不错的回答,但真的发自真心吗?

侑的手指卷起,温柔地将沙弥香的指尖包覆在自己的指腹中,轻轻摩挲。

“那这次演剧,大概会让你看见一个不同的灯子吧。”

“灯子怎么变都变不了太多。”

侑状似随意地回答,然后从反面扣紧了沙弥香的手指。

“佐伯前辈……”

侑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犹疑。

“如果可以,不要离开我。”

小糸侑一直是个懂事的孩子,这是她难得任性的请求,她偷偷看沙弥香的侧脸,对方没有任何表情的波动,但是——

沙弥香手指收束,紧紧地握住了侑的手。然后将目光转向舞台,她的声音听起来无比温暖:“灯子什么时候出场呢?”

“嗯,应该快了。”

侑用另一只手点亮手机屏幕,距离预定的开场时间还有二十分钟。还有人不断进入,但场中已经坐的七七八八。有很多人专程来看完美的新星七海灯子令人感动的再演出。

“换成以前,灯子肯定又会逃到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和学妹一起做些乱七八糟的事消解压力。”

沙弥香的目光依旧注视着台上,有几个像是道具组的男孩子正在搬运着病床和花坛,居然和当年用的一模一样。

她明白佐伯前辈的潜台词。

那么,为什么现在不做了?为什么现在你们没办法再分享同一份压力,你们现在,真的能算是以前那样的关系吗?

这句话真的很难回答,因为心与心之间已经有了隔膜。

“现在的灯子有更好的办法,人总是要慢慢变得成熟。”

这是成长吗?侑不清楚,她只是被动的接受着灯子的变化,追逐着她的脚步。但是很多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掌控范围,在那种时候,她只能用“灯子在成长”这种虚无缥缈的借口让自己安心。

“是啊,我们都在成长。”

站在台边的道具组男性按动按钮,幕布从舞台两边缓缓合拢,将一切遮拢进黑暗。这是最后的准备,也是舞台剧即将开演的预告。

接着,她们谁都没有再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流过,入场的人越来越多,其间沙弥香起身为稍微有些胖的奶奶和爷爷让了两次通道。尽管如此,她们的手还如同昭示主权般紧紧相连。

灯光突然暗了下来,清爽的女声响起,提示场内观众将手机关闭,保持安静和场地清洁。这些是从小到大听过千百次的东西,她们谁都没有在意。

侑和沙弥香在黑暗中接吻。

大幕拉开了。


【演剧,开始】


失去记忆的少女独自一人生活了很久,也很辛苦。失去记忆代表她连过往学习的内容也全部遗忘了。于是她只能一边打工,一边重新从头开始学习。尽管她天资聪颖,还是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达到过去的水准。

她读了一所普通的大学,毕业后在杂志社就职,做着底层社员的工作。弟弟依旧是沉默的弟弟,曾经的恋人也因为种种原因错过,生活和失忆前没有任何区别。

或许这就是生活,无论有再多的戏剧巧合,终究要归于平淡。

她也曾试着回想,但最终还是以放弃终局,就算想起来了,自己的生活会因为这些记忆发生变化吗?

少女失去了记忆,但已经清醒。

扮演某一个人、成为什么样的人、自己是谁、这些问题和记忆没有任何关系。哪怕失去了一切,只要这具肉体仍在,精神便永不会消亡。迟早会成为一个全新的自己。

怀抱着这样的想法,失去记忆的少女•七海夏奈,和当初医院里悉心照料她的护士•小糸纱由,结为了伴侣。

这是自然而然的结合。她触摸着身边纱由的身体,温暖又柔滑,带着少女特有的淡淡奶香气。

真是一个美好的清晨。

夏奈这么想着,起身穿衣服。今天杂志社要开会研讨新刊选题,她作为新入社员,虽然说不上话,但也必须要出席积累经验。纱由翻了个身,漂亮的粉橘色头发披散在光洁的背上,她呢喃几句梦话,之后睁开了眼睛。

“夏奈……”

“抱歉,吵醒你了吗?”

夏奈爱怜地俯身,在纱由背部落下几个吻。纱由像是小猫般口齿不清地“呵呵”笑了,然后将手臂反向举起,摸了摸夏奈的头。

“好困。”

“继续睡吧,反正是周末。”

“……早点回来。”

“我会的。”

她扣起衬衫的纽扣,顺手替纱由拉了拉被子。早餐做烤吐司和煎蛋,夏奈和纱由都喜欢。然后将昨夜因为喝酒没收拾的垃圾分类掉,紧接着开始打理自己,水乳、精华、隔离、防晒,一层一层打下去,最后将自己变为社会意义上的美人。看看表,到出门的时间了。

她蹲下身,和她们养的名为honey的狗狗道别。

“honey,我出门啦,到时候别忘记叫妈妈起床。”

做完惯常的一套后,她对仪式感的小小癖好被满足了。

打开门,暖融融的阳光扑面而来,还有清风夹杂着春天鲜花的芳香。她第二次感叹,真是个美好的清晨。

然后,就在灯子关上门,准备迈出第一步之时。

旁白响起:

你们是否有过这样的时刻,明明只是普通的一天、普通的世界、普通的自己,但在那个时刻到来之时,你清晰的感知到,自己的一生都会因为这一分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你已经不再是从前的自己,你有了第二次出生的机会。

对于夏奈来说,是第三次。

在踏出那一步之前,在鞋底接触到水泥路面之前,在空气压缩至极致之前——

她想起来了!

她想起来了。


然后,夏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站在这里。

她翘掉了至关重要的会议,发疯般将已经很久没联系过的前恋人的电话号码从通讯录中翻出来,然后在早晨七点半,连续拨过去二十通。

直到听见对方睡意朦胧的声音时,她心底某处发出一声长叹。

“喂,是夏奈吗……?”

夏奈想说话,但刚才大脑完全是一片空白,此刻想程式化地说些问候语,又觉得不合时宜。她仔细斟酌着“你好”和“好久不见”之中微妙的情感差别,一直到电话那端完全没有声音。

“我是七海夏奈。”

“答对了,恭喜你。”

“你是……佐伯早纪子?”

“你该不会又被撞到头了?”和刚才相比,早纪子的声音明显清醒许多,她声音中的关切让夏奈终于回神。

“你今天加班吗?”

“加班啊,这倒是没有。怎么了?”

“想见你”几乎立刻就要冲口而出,话到嘴边又被硬生生吞下,夏奈脑中极速寻找着能找的借口。

“你还记得我们从前一起吃的那家甜品店吗,嗯,今天突然想吃草莓蛋糕。”

“哪家,以前打工的店旁边那家?”

“对对,就是你说草莓蛋糕像木头渣那家——”

等等。

夏奈的表情凝固了。

电话那一头的早纪子也应景的沉默。

“我说那家草莓蛋糕像木头渣,应该还是我们在一起时候的事吧。”

良久之后,早纪子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依旧是一贯的平静,但夏奈记得,她听得出早纪子风平浪静下暗生的波澜。

“你还记得什么?”

“我还记得你说过,你最讨厌草莓蛋糕。”

夏奈听见对面的早纪子低声笑了一下,然后又是长久的沉默。

这几乎是对早纪子坦白自己已经恢复了记忆。夏奈记忆中的早纪子是个非常聪敏的女孩儿,她不可能想不到这一层。

那么,这沉默背后的含义。

“嗯,好啊,既然你想,那我们就在那家店见吧。”

电话那头传来肯定的答复。夏奈捏紧的手心松开了一瞬,然后又捏紧。

挂掉电话后,她抬头,太阳已经升高。鸟语花香已经无影无踪,骄阳的光辉洒满大地,在如此强烈的日光照耀下,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透明人。

旁白第二次响起:

不知道应不应该说,不知道应该说多少,不知道应该对谁说,是否应该毫无保留,但那样做是否又会陷自己进更复杂的局面?七海夏奈一直以为活在当下最重要,记忆不过是无关痛痒的过往,只能算是人生的点缀,但直到此刻,她才明白自己的愚蠢。

然后,台上的著名新星演员七海灯子仰头对天,黑瞳里满溢着迷茫。


“第一次看灯子表演,真没想到居然这么厉害。”

沙弥香在黑暗中轻轻鼓掌,第一幕结束了,剧院里一片漆黑,侑的声音从耳畔传来,声音分外轻柔:“灯子的演技一向出色。”

是啊,灯子无论哪方面都非常出色,简直完美,这是从相遇那刻就明白的事情。但这种陌生的情感表达,依旧用力攫住了沙弥香的心。

“话说灯子有给你剧透吗?”

“我问过,她一句都不肯说。”

果然。

沙弥香直视黑暗的舞台。

这只是短时的幕间过渡,很快,舞台上重新亮起来,汇聚成一束的白光打在灯子身上,此刻在她身前,将她温柔拥入怀中的是侑那天见过的松雪。

“我以为失去的东西便不必再挂怀,只注重当下的感受就能活的洒脱。”

“嗯。”

佐伯早纪子拥着七海夏奈,一只手抚摸着她的黑发。

“我以为我失忆就是永远的失忆,只要我还是我,那就能够沿着既定的方向前进一直走到终点,本该是我的,就会是我的。”

“嗯。”

“我曾经以为,后来的日子里我觉得不再爱你,一定是因为从前的我正像我自己的猜测一样,是在伪装自己以此来欺骗你的感情,我的性情没有受到记忆影响,我还是我自己。”

“……嗯。”

夏奈从早纪子的臂弯里抬头,她的眼中雾气迷蒙,泛着情感的巨浪。

“但是,我现在才明白,我失去的记忆对我,对我们,有多么重要。”

她将嘴唇贴近早纪子的耳畔,道:

“对不起!早纪子,对不起,我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我爱你。”

全场倒吸凉气声不绝于耳,甚至有了极小声的讨论,但台上的演员们恍若未闻,依旧在专注演剧。

“你考虑过纱由吗?”

“……我想过。”

“那,结果是?”

“我的过去不是假的,我的现在也不是假的。”

夏奈将脸重新埋进早纪子的怀里,她相信早纪子已经明白她的意思。

早纪子抚摸夏奈头发的手停下了,她扶住夏奈的肩膀,将她固定在自己身前,直视着夏奈的黑色瞳眸。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接受?”

“……我没有要求你接受,我只是把我想说的原原本本告诉你,仅此而已。”

早纪子盯着她,像是要看进夏奈最深的心底。夏奈无畏地迎上她的目光,早纪子从中读出了偏执——那是夏奈最初吸引她的特质。

仅仅一秒钟,她已经有了决定。

“你是个坏孩子。”

她迎上她的嘴唇。

“我从未想过你会真的放弃我。”

又是短暂的黑暗。不过这次时间更短,二十秒后舞台上就重新亮起。灯光变得温柔,夏奈和早纪子并肩坐在甜品店里,一人面前一块草莓蛋糕。

“虽然你不喜欢草莓蛋糕,但我却很喜欢呢。”

夏奈用透明小叉子切下一块送进口中,酸甜果香瞬间炸开,她发出满足的长叹,然后看向早纪子。

“居然把这样的美味称为木渣,你舌头没坏吧早纪子。”

“这句话八年前你就说过,”早纪子瞥她一眼,随即也吃下一块,预料之中的皱紧眉头,早纪子端起桌上的果茶一饮而尽:“过去八年了,怎么还是这么酸。”

夏奈开怀大笑。

今天是她找回记忆一个月整,和早纪子的约会早已不是第一次,但每次见到早纪子,她内心的平静和喜悦都会增加一分。在一次一次的见面中,她愈发确定了自己的心意。

然后她们继续闲聊,两人的聊天内容从相识时的趣事到打工时夏奈常常少算钱再到后来分开之后两人的生活,内容丰富无所不包,但只有一个话题两人默契的避开不去谈它。

小糸纱由。

她们可以一起欢笑,可以在黑暗中追回这八年逝去的时光,但小糸纱由像是她的另一种人生,另一条世界线上的可能。两个平行世界能相互影响吗?

草莓蛋糕在慢慢减少,早纪子干脆将自己那份推到夏奈面前,早纪子单手撑着头望着夏奈,夏奈脸上满足的笑容投射进她的心里。让她的嘴角也挂上了浅淡的笑意。

“好啦,吃完啦!”

“果茶还有最后一杯。”

早纪子将果茶推到夏奈面前,夏奈并没有客气,用酸甜的味道为今天的约会画上句号,夏奈起身,早纪子依然坐在原处。

“和她约好了?”

“嗯,就在店外见面。”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啦,去吧。”

早纪子挥手,夏奈看看腕上的表,离约好的见面时间只剩十分钟。

但缱绻的爱意又怎会被时间所阻断。

在早纪子低头看账单的瞬间,夏奈弯腰在早纪子发顶落下一个酸甜味的吻。

“再见!”

她三步并两步跳出店门,隔着玻璃窗露出微笑,对早纪子道别。

早纪子回以同样的笑容。

然后——

一人转身,一人扭头。

一秒过去,她们变成逻辑上毫无关系的两人。

夏奈在门外等待自己的恋人纱由,早纪子在店内等待今天约好谈工作的客户。

夏奈表情平静,蓝色的遮阳伞与她的白色连衣裙及藕荷色系带小皮鞋极为相称。而早纪子表情几可称得上沉重,这位客户非常难搞,如果今天还谈不拢,这笔单子就可能告吹。

五分钟过去,纱由还没来。而早纪子已经将资料和笔拿出,在纸上勾勾画画。

十分钟过去,纱由还没来。早纪子戴上眼镜,她并不近视,但商务洽谈中戴着眼镜的人总能让人感到信任。

十五分钟过去……

“抱歉夏奈!公交车来晚了,等很久了吗?”

是纱由。她从路对面“哒哒哒”跑过来,短短的橙粉色双马尾随着身体动作摇摆出可爱的弧线。她扶住膝盖大喘气,夏奈看见她粉色脖颈上的薄汗。

“我也是才来,倒是你跑这么快做什么,我又不会放你鸽子。”

夏奈从口袋中掏出手绢为她擦汗,又将手作扇子状为她扇风。没一会儿,纱由的呼吸就已平复,重新站直身子。

“嗯~总觉得今天夏奈身上好甜,买了新的香水?”

“才没有……喂你是小狗吗,好痒!哈哈哈……住手啦。”

纱由像只小狗在夏奈身上到处嗅嗅,夏奈笑着抱住她,纱由也笑了。

“可是真的很甜。”

“这里是甜品店门口,不甜才奇怪吧。”

用如此的借口轻轻带过,七海夏奈松开小糸纱由:“走吧,电影要开场了,要不要进去买点什么,珍珠奶茶?”

“才不要,医院里天天都在点,已经喝腻了。”

纱由拒绝夏奈的提议,然后牵住她的手。

“夏奈。”

“嗯?”

“我喜欢你。”

突如其来的告白。

夏奈依旧笑着,眼睛弯弯,是纱由最喜欢的表情。

“我爱你。”

“哇,这样看来我的程度居然比你轻?不行,那我也爱你。”

纱由顺势挽住夏奈的手臂,电影真的要开场了。

早纪子从资料中抬头,客户已经到了,正在看她提供的资料和报价。这是工作中少有的能喘息的时刻。

她的目光投向玻璃店门外,那里已不再有谁。


【幕间休息】


“……这剧本是历同学写的吗?”

得到侑的肯定后,沙弥香在心里第二次感叹,历同学真的是各种意义上的厉害。

无论是从前选自己出演灯子的恋人,还是新作的剧情发展,都是如此。

“佐伯前辈觉得这个剧本如何?”

“嗯,很好啊,历同学又一次颠覆了我对她的看法。”

“至少这个故事足够独特。”

侑的手心突然发热。

“我只想看到不同的结局。”

沙弥香笑着用拍了拍她的头,舞台上一片漆黑。

“离结局还有一段时间,期待吧。”


欢迎评论。下章结局,预计三天内更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我王一葉
我王一葉 在 2019/07/29 10:39 发表

感謝更新,等結局再評論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