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再遇(上)

作者:TS曳
更新时间:2019-07-28 10:18
点击:573
章节字数:638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八章 再遇(上)


小糸侑再次醒来时,头顶上方洞穴的空洞投射进来的已经是第二天的阳光了。她眨了眨眼,只感觉从后脑勺到脖子的脊椎都有股酸痛感。明明已经睡了一觉,却还是很疲惫。视线开始从洞穴顶下移,眼前的景象一点都没变,只是那些紫色的光焰消失了,整个浮岛在仅有的日光照射下显得冷清异常,空中还扬着肉眼可见的光尘。


她咬了咬牙,与太阳穴的疼痛做着对抗。猎人想起了昏迷以前发生的很多事情,大多关于那个从石棺中苏醒的女人。但没有想很久,她猛地抬起头,赶紧站起来寻找——


那座石棺早就空了,杵在那里,像一张幽深巨口,在日光下露出它积蓄有上千年的地下阴影——不巧,石棺正对着日光投射进来的方向。小糸接着光芒隐约看到石棺底部浮现出比灰色石棺本体颜色更深的一大片凿刻文字形成的凹槽,她下意识钻入石棺,趴在女人躺过的石棺底部,才看清楚了上面的内容……


猎人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后,终于走出了石棺,她开始寻找自己的同伴:槙圣司躺在不远处的拱门下,她都不知道槙圣司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就这样躺着了,从那个女人醒来之后,槙就一直没说过话的样子。


“槙!槙!!”


小糸侑趴下去用耳朵听了听槙圣司的鼻息,他好像只是睡着了一样,呼吸感觉比想象中的弱一点,但也算稳健有力。她尝试着拍打槙圣司的脸,摇晃了下他的肩膀——在这一番折腾后,槙圣司的眼皮子终于动了。


“小、小糸?”


他缓缓睁开眼,眼神空洞地盯着径直上方,却没有看向身旁一脸担忧的小糸侑。槙圣司原本迷惘的神情在醒来后没多久就突然变得惊恐起来,使劲儿地关上眼皮又张开。他晃动着脑袋四处张望,想找什么东西,此刻却像一只落入陷阱不知所措的猎物。小糸侑被他的奇怪的举动吓了一跳,但他接下来的话立刻将她本来就不太好的心情从地平线打入谷底:


“我、我……我看不见了!”


他的眼前一片黑暗,无法改变的黑暗,将他的视野全部吞噬,此时的槙圣司又想溺水者,拼命想抓住浮木却一次次被水浪淹没殆尽。


小糸侑赶紧握住他的手,让这位可怜的小伙子能够冷静下来。她迅速地从槙圣司的背囊里找了一条干净的布条,看来是他预防受伤的情况准备的,结果没想到用在了自己突然失明的眼睛上。出于各种考量,猎人用布条将槙圣司的眼睛盖住。她一边包扎布条,一边询问槙发生这些事的原因: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小糸侑心里隐约有了个答案,就在那道石柱散发出的光芒上,在石棺女人醒过来以前。除了那道光芒以外,就没什么可疑的事物了。


“你知道石柱上的光吧?”果然,小糸侑应了一句,槙把话继续讲了下去,“那个光是某种魔法被触发的结果——我一开始就觉得那小的石台上有诡异的魔力波动,这样看来这些魔力来自石柱。后来我就彻底昏了过去——之后发生了什么?”


给布条最后打结的手微妙地停了一下,又继续动作。看着槙被布条遮盖住的双眼,小糸的表情变得复杂。她迟疑了一下,庆幸着槙此时看不见自己古怪的表情,小幅度地沉着声音回复说:


“我也昏了过去——醒来后发现这个石柱被打开了,但是里面的东西不知道去了哪。”语气像是也在努力回想的样子,但是小糸说这些谎话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虚,“那只吸血鬼也不见了,但是他不可能留我们活下来。我感觉事情已经超出了控制,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可怕。”


猎人的沉下去的声线好像化成了一双手,拼命压制住她自己脑海里不断喷涌而出的关于石棺女人的一切以及最后发现的那一大片文字。


另一边,自从失去了视觉后,原本是正常人的弓手的感知致命地下滑,而此时的他显然还没有适应这一落差。也因此,并没有感觉到小糸侑的异常,槙的表情只是变得更加难看了,他晃晃悠悠地站起身,在小糸的搀扶之下。他一筹莫展,最后挣扎似的踱步几圈,在腿脚回复以往的利索之后,对小糸说:

“我明白了。现在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去城镇——我需要赶紧给伊斯拉恩写一封信,把这里得到的消息告诉他。”


伊斯拉恩就是‘黎明守卫’的领袖,也是邀请槙的那位前·斯坦达尔警戒者,据槙后来讲述,他们曾经在警戒者组织里共事过一段时间。当然,不用说都明白,这封信需要小糸代笔了。


在小糸的搀扶下,两人开始寻找洞穴的出口。临走以前,小糸侑再次看了看石棺的方向,心里暗自下了一个决心……


在晨星城将写好的信先一步交给信使后,小糸侑依照槙的安排,雇了一辆前往裂谷城的马车。槙圣司在寄出信后,表情很是纠结一阵子,还是不放心地决定亲自回一趟黎明峡谷的黎明守卫堡垒。而对于好友的失明以及无法言说的欺瞒抱有深切愧疚的小糸,只好打消了原本预定好的离别,担负起了护送好友去裂谷的责任。


“我听车夫说,路上会经过白漫城,到时候我们再去找神庙的祭司看看吧……”


小糸同马车护卫一边把在晨星城购置的路上要用的干粮、水袋等行李搬到马车上,一边对坐在马车座位上的槙说着后续的安排——之前两人去问过晨星城领主屋的法师,但对于槙的失明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还不打算为此感到灰心的小糸就这样劝慰着脸上愁云遍布的槙。


“小糸你应该还有别的要紧事情吧……”


坐在平稳地行驶在路上的马车上,小糸侑对面的座位,槙圣司惴惴不安地开口说。不知道是因为白地忽然吹起的冷风,还是因为他心底不太明亮的寒冷,将他的话语都弄得发着抖。不过,说着这句话的槙圣司,脑海里确实浮现起一开始与小糸在裂谷告别时,说要去找灰胡子修行吼声之道的事。一定是自己耽误了朋友的行程,害得她现在得照顾自己这样一个……废物。


“……没关系的。”小糸轻轻摇了摇头,温和的话语没有被冷风给带跑,她望着槙,给予他能够信任和安心的目光,“等送你到安全的地方也不迟,不是吗?而且,这样正好也顺路,之后我会去白漫领的溪木镇一趟——总之,不会觉得麻烦,我很乐意帮助槙。槙你也不要多想,让我履行好这份难得的、作为朋友的责任,好吗。”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槙还是皱了皱眉头,反复思考了会儿小糸的话,决定不再给朋友造成更多负担的他选择舒展开眉头,恳切地对面前的朋友说了声谢谢。


如果在天际省旅游的话,马匹与马车算是最好的代步方式。


天际的马匹不像南方西罗帝尔的那样,有着修长健美的腿,它们大多腿脚粗壮以至于差了些美感。但是,天际省的马也因此耐得住这里严寒气候与山地路途,成为旅行首选;至于马车,主要行驶在帝国与各地领主修建的、城市与城市之间的主要道路上,减少了穿越平原、丛林时野生动物等造成的麻烦,沿途有巡逻的士兵(数量很少,很难遇见,但总比没有来得好),还可以欣赏天际省的风景。如果能承受马车的费用的话,确实是更为安全的旅行方式。


不过马车上除了看风景,以及在沿途休息时下车活动手脚以外,需要一直坐在并不算开阔的木制马车上,伴随着些许颠簸的道路一起膈应自己的屁股——小糸侑是这么评价马车旅行的。猎人在心里腹诽这让人坐着不是、躺着也不行的路途,悄悄活动着坐麻了的屁股。还好多花了一些价钱包下了这辆怎么想都不值二十金币的马车,不然跟其他人挤着坐的话,体验想必更差劲。


白地领的雪山地带异常难走,马车小心地绕开沿途的山路、洞穴甚至是巨人领地,车轱辘在白雪上留下一串孤单的痕迹。不过,天际省说到底还是太大了,要离开城市长途旅行还是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其中一项选择就是雇用雇佣兵。小糸看了看坐在车夫旁边的那位穿着厚重板甲的勇士,那就是所谓的马车护卫,不会跟乘客坐到一块儿。


去往白漫城少说都要三天,沿途上除了巡逻士兵外就没有见着其他的活物——如果那些跑到道路上袭击的狼群不算的话。遇到这种时候,马车护卫的作用就大了;再加上如果乘客是冒险者,那就更妙了。


槙表面上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但总觉得有点萎靡不振。可怜的小伙子,看来还是没办法在几天以内接受这一打击。小糸担心着他的情绪,都不敢跟他多聊在幽空地穴里那些没有想通的东西。


其实关于地穴里发生的事,还有很多疑点,多到小糸侑一个人无法完整地梳理清楚:


首先,地穴的年代似乎是非常古老,连同石棺中的女人。她使用的语言并不是现代语言,而是小糸自己都不太使用的傲尔特莫语、所谓的高精灵语。若不是波思莫与傲尔特莫关系密切,她在那个时候可就真的没一丁点儿办法了。


另外,根据那个已经被杀死的吸血鬼贵族洛基尔所述,他们要找的应该就是石棺里的那位女人、被称作“君主”的血族。甚至为这件事做出了洗劫警戒厅这种危险行径,可见这位君王的重要性。


但让人疑惑的是……为什么那个女人在醒来后却一声不吭地杀死了自己的同类?她和古堡中的石像鬼下讲述的故事有什么关系?而且她……


小糸侑抬起自己早就愈合好的右手,盯着手背上新长出的那块违和感满满的皮肤,她想起那位吸血鬼君王长睫毛下深邃的眼、想起那副姣好的面庞如沐春风或是冷若冰霜时的模样、她为自己施放的温润的治愈光芒——还有那石棺下面藏着的、不知道是否被自己以外的人知道的文字。自己并不是故意要欺骗槙,她与那个女人非亲非故,隐瞒她的存在对于小糸侑来说没有一丁点儿好处。


但是……脑海中又闪过那些文字,像是成群结队地在自己记忆中招摇的爬虫。可能,自己就是所谓的烂好人……吧。


诸多谜团与已知交杂在一起,加上没有整理清楚的情绪,变得粘稠起来,像一堆没有混合匀称的浆糊,就这么一股脑地糊在小糸侑的脑子里。啊,还可以再撒上类似于“致使槙失明的魔法到底是什么?又是什么人用什么目的施加的”这种问题作为美妙的佐料——


所以,还是要立刻找到那个吸血鬼君王。


拨开所有的混沌,源头还是在那位已经消失的吸血鬼身上。她此刻又在哪里?醒来后立即消失的她……究竟会去做什么?

脑海一不小心就被以那个女人为中心的迷雾占据,就连什么时候脱离了白雪气候,进入白地领与白漫领交界的平原地带一隅,小糸都没有注意到。当然,更别提根本就失去了视力的槙圣司了。直到——


“那里的马车,停下来!”粗犷严厉的喊声硬生生地打断了小糸侑的疑思。


眼前就是交界地带的哨塔,正要接近时,身穿轻型链甲、外头围着标志性土黄色外襟的白漫城守卫拦下了小糸一行人的马车。坐在车上的小糸安静地等待着车夫与卫兵交涉,目光移向一旁简陋得用石块堆积起哨塔:整个哨塔大概有五名守卫,此时的他们纷纷提着本应收好的武器,两名守卫在哨塔门口观察形势,不过还有一个穿着与卫兵不符的人、看体型应该是女性,站在哨塔门前的阶梯之下;而另外三名则在哨塔附近游走,其中一位就这么拦下了路过的马车。猎人感觉事情可能不是普通的检查那么简单,因为这些人都不约而同地注意着天空。若她的感觉没有错的话,那么来自天空的威胁就只有——


“先生,我只是像以前那样做着马车生意而已,你应该见过我的,我经常走晨星城-白漫城这条路……”


被卫兵吓得手忙脚乱的马车夫,生怕自己说少了,那卫兵手上的剑就横到自己脖子上似的。但是那边的卫兵只是从结实的头盔里渗出一句不耐烦的话:


“谁说你有问题了——我们接到通报,附近龙冢的巨龙突然复活了,在这一带行走可能会遭到袭击。你们先停在这里,等确认没有危险之后再走。”


“龙?”


简单的词语夹杂着两道声音,一道来自于已经被又一可怕消息吓着的车夫,一道则是坐在后面的小糸侑。一时间被这熟悉的“老朋友”的消息给震撼住,她不得不悄悄甩了甩脑袋,将那团迷雾放下——


还不等卫兵将怀疑的目光投射过来,小糸侑迅速地调整好状态。她简单地拍了拍槙的肩膀示意坐好,就先行跳下了马车。这位白漫城守卫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位个头不高、一头橘发、面庞干净得娇气的女孩快步走来,身上的皮制轻甲以及腰间仿佛闪烁着寒光的长斧又像是在暗示着女孩与秀气面容不匹配的身份。


“请问,这个消息是真的吗?”


这位感觉弱不禁风的女孩子并没有像马车夫那样露出惊恐的神色,也不像那边的马车护卫秉持半信半疑的态度而不加多问,她对“龙”的存在没有一丝质疑,但对于这可能会面临的恐怖生物这态度也过于冷静。


“这个消息是那边那位女士告诉我们的,她可是龙临堡过来的人。” 卫兵说的龙临堡,则是白漫城领主的宫殿。言下之意就是,这女人是领主的人。守卫面对着眼前人过于从容的问话,搞得他都有点不太确定要不要告诉她肯定的答案。他指了指哨塔那边那位一开始就注意到的女人,小糸侑露出一副果不其然的表情。


向卫兵道谢之后,她与马车的护卫稍作交涉之后,将吓走半个魂儿的马车夫,以及坐在后边还没搞清楚情况的槙安排进了哨塔内,将马车停靠在哨塔旁的阴影下。


小糸侑转身朝卫兵指向的那个女人走去,却发现对方好像就是在等着她一样。她隐藏在兜帽下的目光藏不住锐利,就那样大刺刺地瞪着小糸侑,其中复杂的情绪让小糸侑一时间解不出来,更感到疑惑不已。她总觉得眼前这女人好像认识她——


“我听卫兵说,‘龙’的消息是从你这里传出来的。”走到女人跟前,明显地感觉到她目光中的打探,这让小糸侑很不舒服,但还是耐着性子询问要紧事,“我是路过这里的冒险家,我的名字是小糸·侑。”


因为她和槙的名字对于泰姆瑞尔大陆的人来说都非常怪异,以至于介绍名字时一定要多加强调发音。


“戴尔芬,我知道你,你就是白漫城内传说的‘龙裔’,我在法仁加那里见过你。”


这位名叫“戴尔芬”的女子口气冷冷的,似乎对于话语里的传说不屑一顾一般,就像是在讲昨晚听到醉酒人讲的荒唐玩笑。如果仅仅是这样,小糸侑还不至于觉得不舒服。但是她口中提到法仁加,这位龙临堡的法师与她也算是有过帮助上的交情,这就让她对眼前这个女人感觉不大好。


“是吗?我为我的疏忽向你感到抱歉,我之前在龙临堡初来乍到,吓得实在是没有多余的精力顾及周围。”不舒服归不舒服,小糸还是说的大实话。之前的她正是因为“龙”的事情进出过龙临堡好几趟,在逃离海尔根后,那时的她才刚刚甩掉“叛军”的不光彩头衔。


“看来你比我遇到的那些大老粗要会说话。”感觉戴尔芬又打量了自己好几眼,才见她脸上的冰冷消散开来,“请原谅我对你的质疑,因为你的身份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语气上感觉客气了一点,但是那份警戒心仍然高筑。


“身份?”这样的情景下,小糸猜不到答案就没得救了,但还是出于慎重,还是重复了这个关键字眼。


“是的,他们、包括法仁加、我多年的朋友都说你是传说中的‘龙裔’,但是我还是不太相信。尤其是,看到你本人之后。”


小糸顺着她的目光偷偷自胸前而下到脚尖,全方位地瞄了自己一眼。虽然眼前这人说话过于直接,但小糸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突然成为了传说英雄这样、小孩子床前故事的剧情。


“啊,是,我能理解。但是,灰胡子……霍斯加修道院的那些隐士们也是这么说,我也就、不得不相信了。”


提到灰胡子时,戴尔芬的神色变得怪异起来,像是有两种极端的矛盾心情搅在了一起。小糸侑感到好奇,但下意识又觉得此时不要问出口比较好,只好云淡风轻地装作没有注意到这一异常。


“比起那些人,我还是更相信自己的眼睛。所以,你要证明自己的身份的话,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戴尔芬顿了顿,目光逼人地瞪着小糸侑,像是要把小糸侑表面的皮甲、肌肤划开一般,“我接到消息,附近的龙冢有龙复活了。现在它藏了起来,但是不用等太久就会袭击有生物存在的地方。到时候击败了巨龙,就知道你是‘龙裔’,还是‘骗子’了。”


“谢谢你的消息,不过——”面对眼前人带着些许刺激意味的话语,小糸侑挑了挑眉,将戴尔芬如刺般的目光尽数挥开,“你要明白,我此时选择留在这里战斗,并不是向你证明‘龙裔’什么的——我只是路过这里,帮个小忙。”


就算没有人拜托她这么做,面临着可能的危险,任何人都不会撒手不管的,与什么‘龙裔’无关,仅此而已。


不过,之后可能要一起与龙战斗,还是一同加把劲儿吧。猎人这么说着,就无视了戴尔芬转变为讶异的眼神,向哨塔内走去。想着这个,猎人一边走着,步伐轻快了点。


从远处的山林里飞来一只漆黑的蝙蝠,悄悄地落在哨塔顶。此时注意力全在天空的人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为什么白天会突然钻出这么一只夜行性生物——


毕竟,即将面临的,是比这庞大数倍、强悍数倍的巨龙。


“多灾多难的天际省,前有巨龙,后有吸血鬼。”


走进哨塔,耳边就传来槙的感叹。小糸侑笑了笑,朝他旁边的座位走去,心想他的总结也没什么错。而且,此时她的心里,出乎意料的没有对龙的恐惧,只是又浮现出那团迷雾……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