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唤醒

作者:TS曳
更新时间:2019-07-28 10:17
点击:588
章节字数:71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七章 唤醒


这扇木门意外的非常容易就打开了,不过这时的两个人可能还沉浸在刚才浮雕故事的冲击之中,也没有多想就走进了下一个房间——


他们进入了一间采光比之前都要好上几百倍的房间,只不过顶头上方仍然有着厚实的天花板。房间朝着阳台那边的围栏跟古堡的风格相符,但绝不像是古代诺德人的手笔。显示着外边更远处风景的两扇对称的拱形落地窗被两尊石像鬼分别挡住,而在两者中间又是一道带着铁链机关的铁栏门。不过这个门比一开始那个要容易打开,拉杆机关就在附近。然而真正的惊呼声是在走到阳台之后——


收回之前的话,那座古堡房间的宽敞比起眼前景象根本就是毫厘较之千里。


整个天然洞穴大致呈一尊庞大的球形空间,只看上半部分的话。在这样广阔的天然空洞中间,一座圆型岛屿浮在云雾之上,下面已经是远远看去而望不见底的深渊,而岛屿上面与阳台底下的平台通过石桥相连。


小糸侑看着这间深处山体之中的庞大空间,只觉不可思议至极。而旁边的槙圣司也看呆了,从阳台旁边的楼梯走下去时差点摔下去。阳台下面的平台,也就是石桥之前,二人发现地上躺着一个人,衣着武器与之前看到的斯坦达尔警戒者相同。


槙赶紧跑过去,发现这个人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他和小糸脸色一沉,赶紧巡视周围——但再也没有任何人了。


“应该是刚才那群吸血鬼干的——但是,总感觉其中缺了点逻辑。”


那些被杀死的吸血鬼应该是最开始那两只吸血鬼谈话中的,在墓穴深处执行任务的。那么,他们那个时候在诺德墓穴附近,是要完成任务出来了吗?但是,这个岛屿平静非常,完全不像是……完成了的样子。


槙圣司查看着尸体,还没来得及继续想下去,就在尸体身下发现了一个笔记本。小糸赶紧走过去看看上面记录了什么,结果大致就是惊叹自己发现了这一奇妙的空间,而笔记本的主人,这句尸体的名字叫做阿达瓦尔德,是一名忠实的斯坦达尔信徒、优秀的警戒者。


为他做了最后的祷告,这些不幸的警戒者能重回生死轮回之神阿尔凯定下的循环中,或许算是最后的慰藉了。他在天际省这些年,也算是对这些接触过的组织有点感情。做着这个祈祷时,小糸突然目光一沉,她带着有点沙哑的声音问着还在为死者祈祷的槙圣司:


“槙,你说——阿尔凯制定了世间的生死循环,那么像吸血鬼这样的不死族,就是循环以外的生物了吧?”


槙有点没反应过来小糸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但还是向她回复道:


“这么说是没有错……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个?”他话刚一问出口,就往浮空岛屿那边看了看,勉强的笑容中带着一点悲伤,“是因为见识的那些吸血鬼吗?不过,我有预感,那里,可能也是——”槙眼神指了指岛屿方向,故意把话头掐掉了后半截。


“没什么,突然想到而已——我们快过去吧,我想赶快结束这趟任务了。”


她没有把脸正对着槙圣司,作出雀跃的步伐朝石桥那边走去,仿佛这样就真的能迎来完满的终点。槙的笑容变得有点难看,他望着小糸的背影,心里被同伴的逝去以及旅程的疲惫折磨。


岛屿外围是环岛屿修建的石墙,上面凿刻出十道尖拱形状的大门,而岛屿内环正好立有与墙上门洞对应大小的十座拱门,像花瓣一样将中央的一个方形石台围在花心处。地面上由这正中央的石台作为圆点,从圆点一步半远的距离为第一个同心圆到拱门再石墙,总共三个同心圆的凹槽。而径向也有五条凹槽将整个岛屿划为五等分,在这五条轨道上分别放有一个半人高的火盆,里面装着黑色的燃料,但没有火光。


“看来这是最后的谜题了。”


小糸与槙交换了眼神,开始在岛屿上收集信息。小糸径直走向最中央的方形石台,石台上刻着一块凸起的球形,中央有一个按钮。出于谨慎,小糸并没有闲心在没有解开谜题就乱动机关。她蹲下身,开始观察石台本身是否有信息——


“槙!”


槙圣司跑过来后,顺着小糸的指示朝石台壁上看去:上面刻着一行古怪的文字,槙伸手轻轻触摸过去,感觉文字上还蕴含着一丝罕见的魔力波动。就在槙还为这件事感到费解时,就听见小糸侑突然念了起来,只不过有点磕磕巴巴的,不太确定的样子:


“血线……即连接湮灭,君主将回归奈恩。”小糸侑的手指划过第一行文字,她的目光移回了上面的按钮。她的神情变得古怪起来,像是领悟到了什么,但又感到一丝抗拒。


槙圣司站在他的身后,看不清她的表情。他在听到小糸的翻译版本后,手捂住嘴巴,眼睛盯着那些古怪的文字,开始揣摩起这句话来:


“‘湮灭’与‘奈恩’很好懂,但是‘血线’是什么意思?单纯是指血液?‘君主’难道是那些吸血鬼的君主,还是……”太奇怪了,槙看了看文字,又看了看小糸,而且那一丝从未见过的魔力波动也让他很在意,“小糸你小心一点,我感觉这段文字有种奇怪的力量。”


传说中泰姆瑞尔大陆以及其他大陆所在的位面叫做“奈恩”,人们一般认为奈恩呈一种类似球体的形状;“湮灭”则是包裹着奈恩的一种无限的空间,众多魔神的领域就在这片浩瀚的空间之中。不过,湮灭在人们看来就是无尽的黑夜,且人们不知道这湮灭的空间到底具体延伸至何处。


“这些是精灵文——但是文字写法和语法都和我在部落里用的不大一样,感觉要……更复杂一点,这一句话是我按着设想的正确语序调整过的。”小糸挠了挠头,又作出松了口气的样子,“真不知道该不该感谢写这一段文字的人,如果他写得再难一点,怕是我们现在还要去冬堡请某位语言大师了。”


“真亏你还能想那么远——还有其他的文字吗?”槙看着猎人轻松的样子,眉头也跟着舒展开来,心里也没有那么紧张了。


“嗯,这里还有——”移到这面文字的右侧平面,同样是刚才的精灵文, “暴政将在时间的重建中结束——该死,真让我说中了。槙你记一下这串字。”


和刚才不同的是,这些精灵文字的末尾却多了一串从未见过的文字,根据刻痕的时间以及书写手法对比,像是后面有其他的人加刻上去的。槙感觉脑袋被新的一句话又搞得稀里糊涂的,但还是从背囊里摸出了笔记本与笔,一笔一划地将这串陌生的、仿佛符咒一样的文字画了下来。


“我发现这种文字的直线写法有点眼熟。”抄写的时候,槙突然说,他凑近了些使劲儿观察这些文字,但还是没能说出是哪里眼熟。


“这串字感觉不是最开始的精灵文的作者写的,希望它不会影响破解这道机关和预言。”


小糸摇了摇头,忍不住扶额:到头来还是要去拜托那位更熟悉多族语言的学者。天际省与威木省就这一点不同,天际省有着更为多元的地理环境,也有着更为复杂的种族构成,否则也不会爆发内战了。


“我想,刚才你说的‘血线’,恐怕是要作为召唤‘君主’的引子。但是,要是这样的话,这个按钮岂不是很多余?”猎人看着那个石制的机关按钮,感觉这一切都太奇怪了。


“要不按一下——你小心一点。”


接受了槙的提议,小糸拔出匕首,试图用匕首尖按下按钮——但这个按钮没有一点要按下去的意思。


“那看来是得用血了。”说着槙就走了过来,跃跃欲试的样子,但被小糸拦下了。


“我来就行。”毕竟都站在跟前了。


猎人转而收回匕首,在手掌中心划了一道口子,将手向按钮那里伸了过去,等待着血液滴落到按钮处——


“唔!”就在小糸的手伸到按钮上空时,血液都还没来得及滴下去,按钮突然变成了一根尖利的长锥,硬生生地贯穿了小糸的手掌还有皮制腕甲。小糸吃痛地叫了一声,下意识想把手从锥子上拔下来,却发现这个锥子像是把她的牢牢吸住一般,自己的血液从伤口处不断地流淌向尖锥那里。


“小糸!”槙跑上前来,想来帮忙,却发现小糸确实是努力想拔出手来,但一点用都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一点异常都没有的地面,随着小糸血液的失去,一部分凹槽发出了明暗不等的火焰一般的紫色光芒,而刚才寂静的五个火盆开始燃烧起类似的紫色火焰。小糸侑感觉这个尖锥还在吮吸着自己的血液,虽然并没有非常剧烈地失去,但是钻心的疼痛以及一丝晕厥还是盘踞着她的大脑。


“这些火焰——”小糸意识到这些凹槽其实是网络状的载体,这些紫色冷焰就是载物。槙从队友受伤的慌乱中回过神,他观察了一下这些线状冷焰,心里出现了和小糸一致的答案,“槙你知道怎么解开这个机关的吧?我感觉自己的手被这个锥子吸住了,一时半会儿走不了。”


“可是——”槙担忧地看了眼小糸那只还戳在尖刺上的右手。


“没事的,你快去吧。”小糸催促着,因为剧烈的疼痛,弄得她说话时都有点咬牙切齿的,额上还冒出了一层冷汗。


槙本来还有些犹疑,但是想到可能机关解开就能让小糸脱身,也就赶紧跑向了最近的一个火盆。


他和小糸的想法不谋而合:火盆只能在径向的凹槽上移动,移动到特定的某个位置会在点亮线路光焰的同时将火焰的亮度达到峰值。也就是说,将整个网络的火焰全部点亮至最高即可。就在槙将最后一个火盆推到了接近外墙的位置,好不容易将这条网络完成,从对面石桥那边却突然闪现出一道人影,落在岛屿的边缘。


“贴心的先生以及女士,一路上辛苦了,你们应该得到足够的休息了。”


那道人影的主人说话了,是一位陌生的男性的声音。两人吃惊地看过去——


一位穿着暗灰色衣衫的男人站在那里,他的衣服上有一半都被火焰灼烧似的,呈焦黑色。但是另一半衣服从依稀可见的繁复样式可以判断,这间衣服是身份的证明。男人的皮肤惨白得不像人类所有,他的身材高大健硕,远远看去大致比槙都还要高出一个头。他的嘴唇之下露出了尖利的獠牙,这一切都向两人宣示着,他是一名吸血鬼,且身份高贵。


小糸侑一下就认出了他,神色变得惊愕——这位吸血鬼正是她之前看到的、那群吸血鬼中与众不同的那位。相比那烧焦的痕迹就是那场火留下的,但是没有杀死他。而且,在她和槙忙活着解开机关时,这个阴险的家伙就一直蛰伏一旁。


“看来这位女士认出了我。”即使隔得很远,这位贵族吸血鬼还是捕捉到了小糸侑脸上不自然的神情,“还没自我介绍,我叫洛基尔,是瓦尔基哈的男爵。”


槙顿时感觉不妙,赶紧朝小糸那边冲过去——但这只名叫洛基尔的吸血鬼身形一闪,变成了一只漆黑的蝙蝠,眨眼间就飞到了小糸侑面前,又化成了刚才的人形。他的脸上带着笑意,但是眼神中的饥渴与恨意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猛兽。他看了看小糸侑那只动弹不得的右手,表情变得狰狞起来:


“感谢你们召唤了大君——这种话是不可能的,你居然用你那低贱的血液污染大君。”他的眼神中的怒火又瞬间消散下去,转变为一丝嘲讽与轻蔑的怜悯,“只可惜你们忙了那么久,还受了伤,却什么都不知道——真是可怜。”


这一切都来的太快,当洛基尔已经出现在小糸侑身边时,槙圣司却还在内侧的拱门处还有二十多米远的样子。他咬了咬牙,摘下弓,迅速搭上箭矢向那位吸血鬼的脖子射过去。洛基尔像是感觉到了槙那边的异动,他身形一闪,躲过了那一支箭矢。正当他朝槙看过去时,没想到对方并没有为箭矢射空而惊慌,而是又冷静地再次攻击过来——箭矢猛地刺入洛基尔的手臂。但是让两人惊讶的,是洛基尔就像是被虫子叮咬了一样,只是露出了一丝嫌弃:


“那些杂种会怕这些,但你要是觉得这样就能打败我,那就太可笑了。”


洛基尔摘下了手臂上的箭矢,一把扔到地上。


槙圣司迅速将弓收回,不甘心地拔出腰间的匕首,不顾一切地朝洛基尔冲过来。小糸惊呼出声,想阻止槙冲动的行为,却没来得及。


“伟大的友情——你比我想象中要蠢,为什么就不明白你救不了这位女士,也救不了你。”


面对槙圣司的冲击,洛基尔不慌不忙,他的手中开始准备好冰霜的法术——


“Fus Ro!”


洛基尔一瞬间就被一道强大的力量猛地推开,高大的身体直接撞到了拱门上。他怎么也没想到,吃惊地看向那个力量的来源——那个被尖锥困住的小糸侑,此时她因为血液的持续流失再加上用了力量强大的吼声而显得一脸疲惫。


“吼声?真有趣。”


嘴上还是那样逞强着,但是刚才龙吼的力量还残留在他的体内,他困难地站起身,身形还有些摇晃。


槙圣司趁机跑到小糸身边,试图将小糸还戳在刺上的右手拔出——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还一直在吮吸着小糸的尖刺,突然松了口,那种被吸取血液的麻木的酸意突然消失了。小糸的右手虽然得救,但是整个手都动弹不得,甚至变得有些惨白。


就在小糸的手被拔出的那一刹那,洛基尔正稳住了身形想朝两个人扑过来,瞬时间整个岛屿开始剧烈的震动,直接把还没站稳的小糸侑给摔到了地上。槙圣司看着眼前剧烈晃动的景物,又低头看去——石柱周围的地板突然破裂,露出了发着紫色光亮的深渊。还好两人被摔到了范围以外,否则就直接掉下去了。


一道约两人合抱粗的五边形石柱从深渊中缓缓升起,取代了刚才的中心,而整个岛屿的震动仿佛都是它出现的前奏曲。石柱最后停止上升,大概两米高。而它的彻底出现后,岛屿上的震动也消失了,瞬间恢复了平静。


“怎、怎么会——为什么你可以唤醒这道机关!?”


洛基尔不敢相信地吼叫着,发疯似的扑向了那道石柱。但是他找了好几圈都没看到石柱有打开的机关,他猛烈的击打着,想把石柱即碎一般,好像他所说的“大君”就在里面。但是就在他拍打着石柱时,石柱的表面却突然爆发出眩目的蓝色光芒,把最近的洛基尔直接击飞至更远处,而小糸只感觉到眼球像是被猛地捏住了一般疼痛,整个人也像是被猛兽朝着腹部撞击了一下,转瞬间整个世界变得一阵茫茫白光……


眼中的光景在白光消失之后,开始悠悠转醒。她先是在一片磨砂般的模糊中,看到不远处的石柱突然打开了。她定睛一看,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石柱、应该改为石棺之中,躺着一个身材修长的黑发女人。她穿着比洛基尔那件贵族服饰还要繁复华丽的暗红色衣衫,披着漆黑如墨的披风。她的面容精致而俏丽非常,是任何人看了都会赞叹的美人。只是美人的皮肤白皙得透明,表情平静得僵硬,不知道是不是活物。小糸侑还没来得及看到更多,那棺中美人本来没有一丝血色的嘴唇突然变得红润,最后颜色又变得些许暗沉,像是有血液涂抹在她的唇部一般——也就是这个时候,女人醒了过来。


她的身子一下子从石棺中滑落,但立即迈出一步稳住了身形。女人走出了石棺,整个人离开了棺中的阴影,露出了她背后的一卷金色卷轴。她睁开眼眸,看见了正好坐在自己面前,一脸不知所措、被这突然的变化吓到的小糸侑——她的眼眸像是夜晚深沉而不见底的湖水,泛着灰蓝色的色彩。她朝小糸侑缓缓走来,步伐轻盈得像是浮空飘过,掀起黑袍一角的翻飞。


“是你唤醒了我?”


她单膝跪地蹲下身来,在小糸侑的近跟前。她的声音像是有魔力一般,化作一双柔荑,温柔地抚摸过小糸的双颊到心间。小糸感觉此刻跟看傻了一样,看着她却愣是说不出话,她张了张嘴,话语却在喉咙间流转一圈又躲回了胸腔里。


直到很久以后,她才在恍惚间,从女人的话语里反应过来了什么。


而这个时候的女人并没有为小糸的沉默而感到不快,她自顾自地低下头,看着小糸右手被刺穿的空洞。她伸出手去,当指尖即将触碰到小糸时,另一边不远处却传来了洛基尔的声音:


“我尊敬的、伟大的君主,您终于苏醒了——”洛基尔的声音一下子闯破了女人无意间用温和的气息以及婉转的话语向小糸抛下的网,将她无声息间笼罩的网。小糸一下子从这种气氛中惊醒,而女人刚才还和煦如春风般的面容一下子变得冷峻异常。


她看向那一边正跑过来的洛基尔,那个男人嘴里还念念有词:


“是小的失职,让这个人低贱的血吵醒了你的沉睡——请您给小的一次机会,现在就铲除她和她的同伙。”


洛基尔瞬息间到了女人不远处,比小糸所在的距离要远上一点。他整个人跪在地上,埋着头不敢看他的君主。他的语气和行为都让人能真切地感受到他对女人怀着莫大的崇敬与忠诚。但是女人可能不这么想,小糸侑清楚地看到眼前的这位君主那双宝石般的眼眸中在那一瞬间闪烁起刺眼的血红色光芒。


这位才醒来不久的君主,带着陌生的眼光看着眼前跪在那里的洛基尔。她一言不发,抬起另一只没有伸向小糸的手,手掌上的空气突然形成了一团风,卷起寒冷与冰霜。她将小糸从未见识过的这道法术向洛基尔施展过去——


这位男爵的身体瞬间被抛到更远处,直直地撞到外围的石壁上。他的周围突然刮起了高度几乎达到洞穴顶部的风暴,寒冷的气流让小糸侑这样没有接触到的人都不禁后背一阵发冷。洛基尔显然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他本能地伏在地面,想与这场突然的风暴对抗,但上旋的冰风将他浑身冻得僵硬发紫。没过多久,他的整个身体就渐渐地被风撕成了破布一般的碎片,被风暴玩弄在半空中。两个呼吸间,连那些破布都看不见了,只剩下无尽的发亮的暗红色灰尘大小的物事在风中旋转着。


女人收回了施展魔法的手,风暴瞬间停息,从半空中洒下一堆血液冻成的冰渣。


小糸侑心里倒吸一口凉气,恐慌地看向眼前的始作俑者。但是女人的脸上平静得如深冬结冰的湖面,直到那位洛基尔消失都不为所动。她将目光流转,又看回眼前的小糸侑,刚才那冷漠的神情瞬间消失,恢复成一开始的温和亲近,仿佛刚才一切都没有发生。


她又伸出刚才就像触碰过来的右手,那只没有用来施展法术的手,轻轻牵起小糸侑的指尖,转而将她的手捧在手掌心中。她又抬起那另一只手,这次从手心中亮起的,是一团柔软温和的绿色光芒,她将这团光小心地覆盖在小糸侑右手的伤口处。伤口接触到了这道法术,开始发痒,麻木与疼痛开始消散——是治愈术。


“你,不是和我一样的,对吧?”


女人看着小糸侑,眼角噙着笑意。小糸看见她说话时露出来的牙齿——尖利的獠牙藏在嘴唇之下。而她说的一样,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小糸深吸一口气,终于把话里的每一个字都在嘴巴里排好了队列,再顺利地吐出:


“是的,我跟你不同,不是一名血族。”


这位吸血鬼君主并没有为意料之内的答案有任何动摇,她安静地施展着治愈的魔法。并没有等多久,小糸侑手上的伤口就完美的恢复了。小糸看了看眼前人,又盯着自己右手背上新长出的肌肤好一会儿,才小声地对她说了一句:


“谢谢你。”


如果没有发生刚才那种事,可能她的感谢之情还会更加明显。她现在心有余悸,对面前这个隐藏着危险的女人抱有戒心。


吸血鬼君主沉默着接受了小糸的谢意,她望着小糸,用那双灰蓝色的眼眸。小糸下意识地回应她的眼神,却看到刚才那一丝血红色又出现在湖水的深底。紧接着像是心脏定格了一下,又缓缓恢复,她的脑海内在此时掀起了旋风,将她整个人都弄得一阵晕眩。


她的眼前世界又变得一阵模糊,除了那一道刺目的红光。


“再见。”


这是小糸昏厥前,耳畔传来的最后一道声音,在她混乱的脑海里不断地萦绕、萦绕。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