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再遇(下)

作者:TS曳
更新时间:2019-07-28 10:19
点击:523
章节字数:54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九章 再遇(下)


“多灾多难的天际省,前有巨龙,后有吸血鬼。”


一进哨塔,就听见老老实实地坐在一层书柜旁的槙、可怜的槙被布条蒙着眼睛,嘴上这么念叨着,后面还紧跟着敌人还没来就吓破了胆子的马车夫的尖叫。


“槙。”小糸向他打了声招呼,就又听到槙那一串如落珠一般滴滴答答的问话:


“小糸,你去哪儿了?那个护卫说附近会有龙袭击,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确实是说可能会有龙,等确认安全后再走。你好好地在这里休息一下,毕竟在马车上坐了两天了。”明白槙现在这样还是因为突然致盲的原因,小糸侑轻声细语地坐在他旁边安慰着。


“如果会有战斗的话,我也想同你一起——最好是不要有。”槙整个人感觉还是没有摆脱那种沮丧感。


“我也想好好休息一下,就可以到白漫了。”说着就靠着一旁的书柜,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槙圣司循着声源把脸朝向好友那边,要不是眼睛前面蒙着布条,他或许此时是在观察想象中的好友那副带有一丝倦怠感的面容。他选择安静的闭上了嘴,让朋友能在战斗之前好好休息一会儿。此时哨塔壁炉的火光映在他的脸上,但他仍然觉得白漫平原的风溜进了烧塔内部,整个人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哨塔的气氛因为那只不知道躲到哪里去的龙而异常凝重,平日里那些喜欢漫无边际地聊着天的守卫都一言不发,不安地注意着天空中的动向。就连看不见这些场景的槙圣司,都能感觉到变得沉重的空气。他有些无奈地偏过头假装自己能看见小糸侑,却觉得坐在对方身边就没有一点紧张感。该说真不愧是经历了海尔根袭击的人吗,还是因为有过与龙的战斗经验的龙裔。


他想起在威木省刚遇见小糸侑那会儿,大概九年前,那时的他才十三岁,跟随着族人父母从北方高岩迁居到这片以森林、沼泽为主的土地。在东北角的边境领地首府阿兰森纳,他还记得那时的小糸看上去比现在还要幼小。但是,那时的小糸就已经是部落里排得上号的猎人了。这位猎人同所有波思莫族人一样,生来对森林怀抱着深厚到常人无法真正理解的感情,同时对狩猎有着无与伦比的热情。小糸一直都是一名冷静从容的猎人,不会因为猎物的强大而退却,也不会因为弱小的猎物就轻视,都用着一种……爽快利落的方式结束战斗。槙还记得他头一次看到小糸侑砍下猎物头颅后,自己很不争气地吐了一地……


现在想来,自己的这位老朋友总是能带来惊喜,现在也是。就算是到了异乡,也能完美融入其中。


正在槙陷入回忆时,远处的山巅传来了一道响彻整个天空的嘹亮嚎叫,虽然他没有亲身经历过,但这种时候用脚趾都能猜出来这道不同于寻常野兽的吼声是怎么回事——


小糸侑在听到吼声时,瞬间睁开了眼睛,她熟练地将腰间长斧卸下,握入手中:


“你们在哨塔里面好好休息。”


猎人奔出了塔楼——


一直在哨塔外严阵以待的戴尔芬是第一时间捕捉到天空中龙的身影的人,当她感觉身边没多久就迅速接近了一个人,她转头看去,正是神情冷静而严肃、做好了战斗准备的小糸侑。而另一边,训练有素的白漫城卫兵也及时地锁定了巨龙的飞行轨迹,集体将箭矢搭上了弓箭。


从平原边际的山头划出一道庞大的黑影,转瞬间蹿入天空。小糸奔出哨塔后立刻寻找到黑影的踪迹,只见在她奔向戴尔芬的途中,巨龙的翅膀用力一扇,将自己的身影瞬间放大了数倍,朝这边俯冲过来——


还没等人们反应过来,一条灰白色的、身形宛如小山包一般庞大的龙就结结实实地落在了哨塔顶部,就连哨塔都装不下他的身形;巨龙落地时掀起了一阵灰尘,还有一只停留在塔顶的黑鸟;有力的龙尾下马威似地在塔顶扫过去,将顶上的桌子以及哨塔墙头的砖块轻松损毁。巨龙伸长了脖子,又一次发出了架势逼人的吼声,震得人耳膜欲裂,但隐约中又觉得每一道吼声的发音都不太相同。卫兵在扛过这道吼声之后,赶紧重振攻势,将手中的弓箭射向塔顶的白龙——


感觉这些箭矢就像是刺向了一块无动于衷的石头,这条巨龙挥动着翅膀、摇晃身体,转眼间就卸掉了绝大多数箭矢的攻击,只有零星一两只箭矢幸运地刺中了龙鳞覆盖下的身体。但就像是一块石头一样,感觉这些箭矢对于龙来说就是细如发丝,不痛不痒。没有再给这些弓箭上场的机会,白龙张开了它的巨口,施放出一片来势汹汹的火焰,像是警告又像是挑衅地喷在一众守卫近跟前,吓得他们连连跳脚慌乱地躲开。


巨龙振翅一挥,巨大的身影又瞬间同天空融为一体。投下的大片黑影盖在所有人的脸上、所在地面上,如一块巨石,带着嘲讽意味地压在众人心里。


戴尔芬不知道什么时候将手中的长剑换成了弓矢,全程焦急地向塔顶的巨龙发出攻击。在巨龙又飞入天空,她心烦意乱地看着射向天空的箭矢无力地在半空中落下。她一下子想起身边的人好像从一开始就没有动静,她撇过头去——就看见小糸侑就那么呆呆地盯着飞在天空的龙,手上拿的长斧比那只半途落下的箭矢都还显得无助,这下把她气得咬牙切齿:


“怎么了?‘龙裔’?你打算用你手中的斧头去够到天上的龙吗?”


小糸侑自始至终专心地用目光跟随着巨龙的踪迹,没有心思去理会戴尔芬的话,更是无视了她咬在牙齿间、讽刺十足的‘龙裔’二字。


“女士,你的敌人不是我,奚落一通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小糸侑用左手食指竖在嘴唇前,作出嘘声势,“一种武器也不会一直起作用。”


戴尔芬被她的话噎住,敷衍地压过心里火,重新将注意力放到天空——


这条狡猾的白龙在天空过于灵敏地滑翔了好几圈,完美地躲过了所有的攻击,让众人一下子拿它没了法子。就在这时,戴尔芬眼睁睁地看着前一面还无动于衷的小糸侑,在龙稍微飞低的那一刹,提着斧头箭矢一般冲向了前方平原方向。


小糸侑只是通过之前遭遇龙时的直觉判断,那些龙好像是冲着自己来的。这一结论在修道院的灰胡子口中也隐约得到了证实,所以,只要小糸侑脱离人群,就能将伤害减少至最低……


正如猎人预判那样,那只巨龙盘旋在更为平坦的平原处、哨塔约一公里外的无人地带,来躲过人们的攻击。而就在这时,本来空旷无人的地带,突然冲过来一道渺小地身影,连带着一股强烈的气息——


“都瓦克因……”


巨龙喷出两道鼻息,原本悠游自在的姿态立即变得凶猛异常,像是好不容易发现了期待的猎物,朝那道地面上的身影冲了过去。猎人一下子听清了巨龙吼声中的细节,还来不及惊讶就看见天空中的敌人改变了飞行的轨迹,如自己意料中那样。她灵活地变了步伐,开始假装往回跑,心里开始预估巨龙的落地点。而天空中的龙感觉这样行迹反复的猎物是在挑衅自己,它冲了过去,翅膀划过猎物的脑袋顶——


小糸有惊无险地躲过这一攻击,要不然就脑袋开了花。因为巨龙的阵势而被带入空气中的尘土草根眯得她一时间睁不开眼,就在这时,脚下的大地突然剧烈震动了一下,带起又一阵尘土和劲风,差点将她扑倒——


女孩瘦小的身形在近在咫尺的巨龙身前,怕是仅仅长过别人的翅膀宽,巨龙都好像是用那双浆果般鲜艳的红眸不屑地看着眼前人。小糸侑可没有那么好心,等待敌人先行动手。她盯着尘土,目光越到巨龙的身体,锁死了认定的弱点,提着手中的斧头奔向巨龙的脖颈。盯住了颈下没有被龙甲覆盖的软肤,狠狠地凿刻下第一道开战的痕迹。一瞬间紫红色的血液从脖子伤口处流了出来,伴随着一声哀嚎。


猎人趁势将斧头挥了过去,但被巨龙刹那间低下脖颈,斧尖一下子砍如颈背坚硬的鳞片中,只激起一撮灰,没有造成任何有利的伤害。白龙又嚎叫了一声,猛地抬起头,直接把抓着斧柄的小糸侑拔起,荡在空中。抓住机会的龙剧烈地甩动脖颈,将脖子上的敌人连带着武器摔到了地上。


原本没有将眼前这人放在眼中,又被这一下反应过来、被激怒的巨龙张开那副足够把两个小糸侑嚼在一块儿的巨口,边侧的长牙尖还反射着冷光,打算一下子把眼前人吞食入腹。一支冷箭破空袭来,硬生生地刺穿了巨龙的嘴角——是身后赶来援助的戴尔芬,她赶紧朝小糸侑的方向跑去。


巨龙因为突然的疼痛发出凌厉吼声,它的愤怒瞬间攀升到顶峰。泄愤一般用头颅朝小糸这边砸了过来。躺在地上的小糸一个闪身躲过了这一击,并在巨龙头颅垂下来的一瞬间,右手挥动起一直握在手中的斧头,朝巨龙的眼睛砍去——


龙敏锐地发现了小糸的攻击,将脑袋一偏,张口想啃咬小糸的武器连带整个人。斧头砍向了巨龙口腔中的牙齿,就在小糸想继续用力,但一下子注意到巨龙闭口的趋势,赶紧撒手脱身。手刚好从巨龙口中惊险退出,留在口中的斧头就瞬间被巨龙的利齿将整个斧柄折断咬碎。巨龙剧烈地摇晃着脑袋,猎人暗叫不好,再侧身一翻,残余的斧身用一角直直地砸入了身旁的地面中。


小糸侑咬了咬牙,将腰间备用的匕首拔出,想要重新站起身来。但巨龙没有在趁着优势占尽的局势有一丝松懈,将攻势重新对准眼前这位还没完全站起来的对手。他再次张开嘴,小糸只感觉这一刹那一股灼热的空气从巨龙口中扑来,紧跟着则是眼前一片火光明亮——


远处突然蹿来一只黑色蝙蝠,在接近小糸的同时化作一团黑影,又转瞬变成了一道身材修长纤细的人形。猎人只感觉腰间突然被一双手臂揽住,没有丝毫温度的皮肤就算是隔着皮甲与衣物都能感觉到一丝凉意。本该陷入火海的眼前,在落入一具冰冷的怀抱时,世界同一时间随着那双幽深不见底的灰蓝色开始天旋地转。


猎人本来以为自己幸运的话就要裹着一身烧伤躺着去白漫城了,但此时的她在慌乱下躲开那双注视着自己的眼眸,低下头愣愣地盯着怀抱中那颗黑色披风的领结,感觉整个人都浮在空中一般,脚下空荡荡的没有实感。这时,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还是那张一瞬间就可以圈住自己全身的温柔大网:


“看来,我出场的正是时候。”


声音好像还带着幽空地穴的浮岛下的云雾,让人感觉不像是真实。她抬起头,就看见眼前女人那副如梦似幻一般的和煦笑意。


头一次被人如此亲密的抱在怀中,但小糸侑却不认为腰间的手有一丝占便宜的感觉,就那么不得不这么做的、维持着距离感地揽住,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如果无视手掌传来的微弱颤抖的话。


女人一边抱着怀中人,脚下借着俯冲落地的力道变换着脚步,用优雅得恍若身处宫中舞会一般的旋转,借着惯性灵敏地躲过了巨龙口中喷吐的火焰。在躲过火焰的范围之后,她利落地松开了手臂,将因为被拦腰抱起而一只半悬在空中的小个子猎人妥帖地放回地面。


还没等小糸侑从这突然的变化中回过神来,就在女人察觉不到任何具体感情的凝视中,那些赶来的卫兵纷纷拔出武器,朝巨龙攻击过去。这条狡猾的巨龙赶紧从密集的攻击中脱身,翅膀扇开众人,又躲回了天空。


抬头看着重新飞入天空的巨龙,以及天空中还在作用的太阳。女人挑了挑眉,将整个身体笼罩在宽大的披风中,将兜帽戴上,再接着对小糸侑开口说:


“只是现在不是叙旧的好时机呢。”


“你……”为什么在这里,小糸的问话梗在喉咙中,她又闭上了嘴,换了个念头,改口说,“等这件事解决之后,再跟你说。”


眼前的女人嘴角的笑意未曾改变,好像这一切都是她精心安排好似的,那般游刃有余。她隐藏在兜帽阴影下的灰蓝色双眸少有的泛起波光粼粼,宛若日光下的湖水。


“乐意奉陪。”


简单的话语让小糸侑放下了心,再次抬起头,准备专心地解决掉这目前的危机。


“你有什么办法解决它吗?”


听到女人的问题,小糸都有点懵:我还想问你呢?


“嗯……如果能让他乖乖地待在地面,就可以趁机攻击它的弱点,眼睛。只是——”嘴巴上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着问题。


这条龙仿佛有着与地面生灵一样甚至是更高的智慧,懂得及时的躲开攻击,既可以躲回天空,落地时也能够借着庞大的身躯以及灵活的颈部在近战中占尽优势——比之前交手过的、只会机械式地攻击生物的龙类更加棘手。


女人又深深地望了一眼旁边的小个子猎人,一个想法了然于心,披风下的双手开始法术的蓄力……


巨龙在天空盘旋了好一阵,就在两人头顶上方的高空,就是不肯下来。等待在地面上的众人耐心被逐渐消耗,还要时不时地警惕着突然从头顶上方扫下来的火焰。就在巨龙又一次喷吐着火焰袭来时,一道冰矛猛地射向巨龙的翅膀,硬生生地将翅膀戳开一道口子,伤口周围还残留着丝丝雾气。翅膀受伤的巨龙如山岳倒塌一般,从空中坠了下来,落在人群中。但在落地的一瞬间还是挣扎地用尾巴扫开卫兵。眼看着巨龙先是咬住一位冲上去的卫兵,将整个人甩入了天空,紧接着又用翅膀砸向提着武器攻击过去的戴尔芬。


小糸侑在攻击中察觉到什么似的回头看去,就看见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到了身后远处。她抬着右手,掌心中还萦绕着冰霜魔法残留的冷气——


紧接着冰霜法术的范围一瞬间自女人右手手心中炸开,还没等小糸侑反应过来,像刚才那样用冰凝结成的长矛刺向了地面的白龙,交错之间将巨龙的翅膀牢牢地钉在地面。女人手上又一道法术施放过去,一阵寒风朝巨龙脚下的地面扑了过去,将巨龙的脖颈、脚连带土壤瞬间冻结。


立刻领会到女人意图的小糸侑,赶紧重新握紧了匕首,趁着巨龙还没挣脱开粘连的冰霜,朝着眼睛用力地刺了过去——


最后是在突然的魔法中回过神来的戴尔芬用长剑费力地贯穿头骨、插入虚弱的巨龙的头顶,结束了这一切。


眼前的山岳终于彻底坍塌,巨龙的尸身开始燃烧起熊熊火焰,没过多久就把坚实的甲壳、鳞片连带着下面柔软的肉体尽数焚毁,转眼间就剩一摊巨型骨架。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吭声的戴尔芬惊呼出声:从巨龙焚烧的火焰仿佛化成一阵橙白相间的光气,止不住地朝小糸侑涌去,将猎人的身躯尽数包裹、趁机钻入其中。光芒令人眩目,眼中的小糸也因为光的渗入,浑身散发着白色的温润光晕,不像是在凡间。


“龙裔……”


戴尔芬痴痴地看着这道光芒,下意识地将心中作下的答案吐露而出。她看着眼前这个小个子的眼神都变了,变成了难以言喻的崇敬与归属。


远处的女人注视着这一切,她的目光看上去仍不为所动,但身体实际上因为激动而忍不住地微微颤抖。此时的她确切地认定,自己的选择并没有做错。这么想着,藏在披风下面的手摸了摸藏在背后的那副卷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