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石像鬼

作者:TS曳
更新时间:2019-07-28 10:17
点击:563
章节字数:53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六章 石像鬼


就在那对吸血鬼刚才对话的地方,躺着槙所说的托兰警戒者的尸体。据槙圣司说,这位警戒者逃过了吸血鬼突袭大厅,却还是死在了吸血鬼的手上,实在是让人难过。他摘下警戒者的斯坦达尔护符,攥在手心里。


“神圣的八圣灵在上,你将化作泰姆瑞尔的盐与土……”


这是最后对同道者的缅怀。小糸无言地安慰了一下他,示意会继续走到底,找到这些吸血鬼的秘密。


从瀑布背后的门开始,是一处典型的古代诺德墓葬。诺德人即是天际省的最早的住民之一。他们大多是典型的性情彪悍的、生长在气候恶劣的坏境下的北方民族。尤其是北部肆虐的暴风雪与阴云遮住太阳,他们大多皮肤白皙,但是被风雪虐得粗糙;他们大多是浅金色头发,以便将行踪掩藏于白雪之中;他们有着更为高挺的鼻梁以缓和刺鼻的冷空气,但嘴唇也时常为此干裂。他们有着坚定地信仰,崇拜着胜利与力量。


而古代诺德人传说中与有很长一段时间在与恶龙对抗,在他们的文化里,龙也是重要的一部分。他们会在墓穴的岩壁刻下屠龙勇者的传说、恶龙降世的噩耗;他们将龙的语言与古诺德语融合,作为墓志的一部分;他们将自己擅长的精巧机关饰以独特风格,而巨龙的爪痕就是其中的关键之一……


这道铁门有着不算难但是肯定会有的开门机关,洞穴另一头藏在冰雪中的废弃塔楼中,暗藏着铁门的拉杆机关。只有将这道机关打开,才能通过门旁边的铁链将门打开。大多不算困难,但足够把人累得不行。


古诺德人的墓穴会用黑石制成棺材,但是其中最不稳定的因素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从棺材里跳出一只肉身腐烂、白骨在外,但生前的铠甲却还在身上的尸鬼。比起其他行省也会存在的吸血鬼,尸鬼是天际省特有的不死族。可能是因为这里的寒冷气候造就了虽然腐坏但还是存在肉质的、更为强力的“骷髅”。再加上古代诺德人擅长龙吼之道,这些尸鬼处理起来就更加麻烦。


猎人与弓手小心地穿过这一段狭长曲折的古代诺德墓室,岩壁上排列整齐的长方形岩洞是地位较低的尸鬼的栖息处。若是躺在棺木里的,那么这种尸鬼生前肯定是更为强大的存在,无论是哪一方面。小糸侑不喜欢钻诺德人的墓穴,这里总有一股子霉味儿、还有尸臭,根据墓葬年代的长短,两者比例会有所不同——都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就是。


“啪叽”,就在穿梭在棺材堆里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小糸感觉脚下踩了一滩水。她低下头看去,紧跟着就听到后面槙圣司无奈的声音:


“这些诺德人的墓葬总是有这种水……”


槙指的就是小糸踩到的这一滩水,这种表面浮着紫色薄油的液体在昏黄潮湿的墓穴里有种说不出的恶心感,但是鬼才知道为什么诺德人的墓室里都会有这种液体。而这一滩水几乎蔓延了整个墓室,非常麻烦。小糸呼了口气,此时的她更在意那些粘在鼻腔里、一直存在的臭味。她没有吭声,小心地踩过水面继续向前走。槙圣司将背囊里的卷轴用手护住,生怕它们滑出去——这里放个火焰卷轴,那就等着后人来这里收他们两的焦尸吧。


比起刚才的吸血鬼、尤其是那只让两人警觉的男性吸血鬼,后面的尸鬼和骷髅等不死族生物都不在话下。穿过一道一人宽的石桥,墓穴景观终于结束,周围又恢复成天然的岩石洞穴。但是两人都升起一种让人不舒服的预感——在看到狭长走廊尽头,石壁上的火光闪过一道人形阴影之后。


“果然还有——”槙紧张地盯着那边,因为两人距离走廊尽头还有好一段距离,造成了这样单方面对峙的局面。


小糸沉吟一会儿,小心的潜行过去,躲在转弯处看了一眼,脸色沉重地回来说:


“大概……有五、六个。而且——”小糸眼眸暗了下去,“有一个我看他的穿着,感觉跟前面的都不一样。”


槙圣司倒吸了口冷气,话一时间给梗在喉咙处。刚才他们两人好生研究了一下那只没有化作灰烬的吸血鬼,发现他的装束也和以前见过的、可能是同一伙的吸血鬼不大一样,感觉要……更体面一点。而小糸侑刚才看到的吸血鬼,那只最不同的,穿的衣服比较下来相当于人类中的贵族,这并不是一个让人松一口气的好消息。


猎人自然不会贸然前进,她再自诩强大,也不会有足够的信心能干掉那么多吸血鬼,而且其中一只还摸不着底细。就在猎人想办法时,弓手刚才一直摸着背囊的手因为紧张忍不住抖了一下,但他也马上反应过来了什么。他回头看了看,看见不远处的石桥另一端,刚才才离开的诺德墓室。


“小糸,我有个办法——”槙挑了挑眉毛,兴奋地给同伴提议道,“我们把他们引到墓室里,我想那里足够装下那些吸血鬼,然后我们把那堆油点燃。”


猎人恍然大悟,但还是耐着性子补了个问题:


“那个墓室是足够大,但是不方便把握住时机。跑得不够快就困不住那些吸血鬼——啊,我想起来了。”


你到时候一定要抓紧我,槙。这是行动之前,小糸最后的提醒,脸上的自信让槙愿意无条件地相信她,即使是让他做一些可能让部分男人会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不过槙后来认定自己不是那种男人。


槙圣司在岩石隧道中掐算出适当的距离,小糸侑跟在他的身边,等待着接下来的好戏。弓手将弓箭向尽头的石壁射出去,金属箭头击打在岩石上的清亮声音在整个狭长空间里回荡,而那一头的敌人瞬间开始叫嚣起来。


眼看着那群吸血鬼从转角处冲了过来,两人赶紧扯开脚步往墓室里头跑去,而身为弓手的槙还要在后头负责时不时地放一支箭激怒吸血鬼继续跟过来。墓室大体呈方形,但是中央会有石柱将道路一分为二,逃离的时候难免会有所阻碍。等绕过通往出口的最后一根石柱,小糸回头望了下敌人的状况——幸亏有槙的帮助,大致都被引入墓室深处了。只是……猎人看到那只贵族在最后面,开始做下一步准备。


她喝下最开始准备好的力量药剂,接着猛地停下步伐,一手拉住弓箭手的胳膊往自己怀里扯,另一只手往膝盖那里一钩——槙圣司整个人被矮大半个头的小糸侑横抱起来,虽然是商量好了的,但是实际操作时还是吓得槙抱住了自己的长弓,整个人都僵住不敢动,生怕这个小个子队友没抱稳就把自己给摔下去了。


小糸侑沉住气,力量药水帮她解决了槙圣司体重的问题,现在就差临门一脚了——她迅速回想着灰胡子在修道院教授给自己的最新的吼声发音,感觉体内逐渐有股气息开始往咽喉处凝聚。而另一边的槙圣司却是切切实实地看到,有好几股白、橙色的气流在小糸侑周身疯狂地窜动,仿佛织了一层气网,将两人笼罩其中。槙与小糸眼神示意后,将准备好的火焰风暴卷轴握在手里——


“Wuld!”卷轴也在那一瞬间狠狠朝小糸背后的地面摔过去——


槙发誓自己实在是难以想象一道力量浑厚,响亮,似人又似野兽的吼声从小糸侑那纤细的喉咙那里发出,但确实是这么发生了,还伴随着一道猛烈的风。周遭光景眨眼间陷入仿佛线状的模糊,瞬息间又恢复成墓室外的景象。伴随着身后整个墓室炸开的冲天火焰,像一颗巨型火球一般膨胀满整个室内,将刚才还在背后敌人全部吞噬殆尽。火焰带出的热气流甚至还冲到外头的两人身上,惹得那一面皮肤一阵发烫。


“成功了、成功了,快看!小糸!这就是‘吼声’吗?太厉害了!”


“是是是、太好了——所以槙你能先下来吗?力量药水的效果快过了。”


槙激动地从小糸的胳膊上跳下来,怀里还紧抱着自己的长弓。此时的他也顾不得形象了,他只是觉得看着这火焰爆炸的场景,心里的兴奋简直比磕了斯库玛都还飘飘然,虽然槙并没有尝试过这种传说中的毒品。而站在后边的小糸一边揉着自己的胳膊,心里庆幸还好槙为了增加弓箭的力道带了好几瓶力量药水,否则今天这个计划就完成不了了。


火球像个极度饥饿、永不满足的恶魔,贪婪地啃噬墓室的每一角。似乎是引燃了墓室里的其他易燃物,大火持续了比想象中还要久的时间。直到火焰小到可以通行时,整个岩石墓室大多岩壁表面都铺上了一层焦黑的碳渍,看上去压抑非常。两人咽了咽口水,被这大火出乎意料的可怕威力给怔住了。小糸与槙两人分头去察看那些吸血鬼的情况,从地上发现了一大滩已经烧得漆黑,散发着更为剧烈的腥臭与呛人气味的灰烬,是属于比较低级的吸血鬼的。火焰的弊端带来的危害大致就是,他们现在根本就不清楚是否真的有杀死这群吸血鬼。


怀着更为谨慎的心情,猎人和弓手开始了旅行的后半段——


这个洞穴里的景观实在是复杂多样,离开了那一段天然洞穴隧道后,辗转间就到了尽头,小糸侑打量着周围那些整齐的灰色砌砖、角落四处散布的蜘蛛网;这一空间是目前为止见过的最为开阔的空间,风格像一座庄严的古代堡垒。房间高不见顶,用黑暗做天花板,将猎人与弓手困在这块长方体的古堡室内。周围还有一些老旧发黑的木制柜子,隐隐散发着霉臭味。槙圣司趁着小糸侑四处张望的时候,一个不留神就走到了屋子的更深处——


“小糸,你快来!”


远方深处传来槙的呼喊,弓手的尾音都有点颤抖,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东西。小糸侑看着远处的那片昏暗,循声赶紧跑了过去——


尽头是一道与槙圣司差不多高的木门,当然这还不算什么。让小糸吓了一跳的,是门两旁墙壁前对半放置的十座石像鬼雕塑——


雕塑下面都是差不多大小的方形石墩,不到两米高,但足够让身材娇小的小糸侑望酸脖子才能看到更上面的雕塑。这些石像鬼的颜色比一般石头要暗沉,让人看不出其材质;凑近看可以发现这个雕塑表面刻着细腻程度堪比人类皮肤本身的肌肤纹路;每个石像鬼都有着相当锋利的爪牙,仔细观察会发现每一只的张合程度,牙齿、爪子长度都不大相同;更别说这些石像鬼栩栩如生的狰狞表情,仿佛下一秒就要跳出石墩以及石肤的禁锢,彻底活过来。总之,是相当用心的一堆作品,就是放在这昏暗阴森的房间里格外渗人。


最诡异的是,这些石像鬼雕塑并非整齐划一地面对着走廊。有的背过去面对墙壁,而剩下的就会把那副可怕的面目对着走廊里的人,而且关于方向也没有顺序,杂乱无章地放着,不过只有这两种面向。


小糸侑站在中间一座雕塑前,这只是背对着小糸的。她看了半天,觉得有点毛骨悚然外,也没什么特别发现。然而这个时候又是槙发出了呼喊:


“小糸,这上面有画像!”


槙圣司站在最里头面对门左侧的雕塑前,这座雕塑是面对着走廊的,也是离门上壁灯最近的两座雕塑之一。他相当细心的观察着石墩表面,好像要用的眼睛把上面的图画吞下去一般。小糸侑凑了过去,灰黑色的石墩上面刻画着这样的一副图案:


一位头戴龙角头盔,全身布满严密铠甲的高大勇士,他双手持一把快跟他一样高的巨斧,身后带着数不清的跟随者。而大多数人都是简单的刻画出人形,其中有一位却画的很详细,看样子也是一位身材魁梧强大的勇士。这一群人面对着一群精灵一样的生物,但是和小糸以及她见过的精灵长得不完全相像。


这幅画有点抽象,小糸为此摸不着头脑时,天际大师(相对小糸而言)发言了:


“这应该是——伊思格拉莫带领阿特莫拉人、也就是后来的诺德人迁徙到天际省的故事。不过,这位一看就身份不一般。”槙发挥着自己的想象力解释着,顺带指出了那位过于显眼的跟随者,“这应该是第一个故事。”


他说完后,为了证明自己最后的结论是否正确,赶紧转身去看右边的图案——右侧这块雕塑也是面对着走廊:


画像的主角突然变成了刚才那位随从勇士,但是此时的他背后是一座堡垒一样的建筑,他的脚下都是士兵的尸体,他自己也身负重伤的样子——因为他的背上插着一把长剑。而他面对的敌人也只是普通样子的士兵,刚才的伊思格拉莫不见了,不知道是没画出来,还是象征着其他的东西。而且让人在意的是,这位随从勇士的身上、以及整个地面都故意用某种红色发黑的染料抹了全身,格外扎眼。


槙咂舌,感觉这不是自己看过的传说了,安静地没有再讲话,默默地转到第三个雕塑前:


还是故意涂抹出浑身染血的那位勇士,他跪在地上,向一位被故意涂抹得全身漆黑、身体仿佛幽影一般的生物作着乞求的样子。这个生物只有脑袋是有着实际的形状,上面顶着两个宽大的犄角。它的面容像一只骷髅,而且神情恐怖而狰狞。


“这是什么?”小糸指着那团黑色,她总感觉有点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


“……应该不是勇士之类的人物,不过这个故意刻画的很夸张的神情再加上故意没有刻出实际身体……我猜是魔神……”据说魔神在人间是没有实际的身体的。槙又开始蹭自己下巴,苦恼地倒吸一口气,最后非常不确定的说了一个名字,“莫拉格·巴尔。”


传说中暴力、支配与奴役的魔神,准确说来应该是迪德拉大君。


槙就着自己的猜想延展下去,一瞬间思绪开朗起来:

“对……这样就说的通了。我如果没猜错,这应该是讲述这个人转化为吸血鬼的故事。真是稀奇啊,虽然现在有研究说吸血鬼和魔神莫拉格·巴尔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却没有实际写出具体的关系。这、这真是大发现啊。”


他兴奋地转到第四个雕塑,却发现雕塑变成背对,像是故意把后面的故事隐瞒住了。这些雕塑看上去就重量不小,而石墩紧贴着墙壁,一时间恐怕是没有别的办法能够窥见得接下来的故事来证明刚才槙的推断。后面第五、六、七、九都成了背对着的雕塑。而第八个故事风格变得让人不寒而栗:


画面的主角变成了一个被钉在T形木架上的女性,她的身上涂满了刚才的红色染料,她的腹部和心脏处故意镂出了一个空洞,凿刻在血色的身体上。


小糸在后面看得头皮发麻,赶紧把故事拉到了最后:


应该是刚才的那个女人,仍然全身血红,她的长发化成了与魔神阴影相同的乌黑色。她,已然成了一只长有獠牙的吸血鬼。


且不说故事中途少了一段,搞得后面主角以及情节的转换莫名其妙、断了联系。小糸觉得光是那些刻意至极的上色就像是在迫切地暗示着让人脊背发凉的故事,看着实在是不舒服。而槙意识到了小糸的不自然,赶紧收了目光,朝尽头的木门走去:


“我想,这扇门背后,应该就是这个洞穴的终点了吧。”


说着,槙推开了木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zleijia
zleijia 在 2020/08/29 23:11 发表

小糸侑的龙吼hhhh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