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错误

作者:沙幕天
更新时间:2019-07-21 10:45
点击:909
章节字数:75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Blake知道自己犯了错。

她站在自己刚认识一天的男人的厨房里,身旁是他那自己五年未见的女儿,现在她是否怨恨着自己也不可知。她答应了要为这个女孩做一顿饭,只是因为想要和她待在一起。

只有一件事不在Blake的计划之中,那就是她压根儿不会煮……任何东西。

盯着炉子,她一只手握着平底锅检视着冰箱里的东西。里面有一卷生菜,Yang肯定不会吃这个。还有几瓶果汁和一盒牛奶,看到这些令Blake露出微笑,因为这让她想起了Ruby。最后,她找到了目标。

肉。

然而,撕开包装后,她看到的是红红的生肉。她后退一步,盯着这令人不快的生食,然后嗅了嗅。真是难闻——应该是某种野猪肉,如果要猜的话。Blake向来对生肉不感冒。她只记得上次吃生肉的情景。那些是她长久以来希望忘记的记忆。

不过这次可不是为了自己,Blake把东西放在案板上,用手开始撕扯它。生肉冰冷且黏糊糊的,当她把手伸进袋子里拉扯时,她拼命忍着让自己不要退缩,最后从里面拿出一大块肉。

回头望过肩膀,Blake看见Yang坐在对面,双腿弓在椅子上,正别有兴致地审视着自己。

“偏好什么口味?

Yang挑起一根眉毛。“两面都煎就行*。”(*译注:原文是over easy,不下厨的人应该是听不懂的。)

“好、好的。”Blake点头,尽可能地表现出理解的样子,然后又回到自己的任务中。『那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她打开炉子,炉火跃然而上。Blake把平底锅放上去,拿过她所能找到的第一瓶调味品。是盐。然而当她把瓶子倒立摇晃时,发现出盐的速度远超自己预料,看到肉上满满的白末,Blake吓得差点松开拿瓶子的手。

Blake拿起肉拼命地抖动,然而这对味道已经有不可弥补的损伤。

怀着一种挫败的感觉,她准备将肉放回平底锅。“你不用先放点油吗,这样就不会粘锅了?”

“啊,”Blake盯着平底锅,不知道Yang说的油是哪种油。“我当然要放油。”

“Blake,”Yang叹了口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对吧?”

她头上的耳朵塌了下来。“是的。”

Yang淡紫色的眼睛盯着Blake,其中一闪即逝的光芒让Blake露出微笑。“你不能对肉两面煎(over easy),那是鸡蛋的做法。”

“噢,”Blake盯着自己手中的肉。“那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因为我想看看你会不会继续设法做下去。”Yang走上前从橱柜拿出一个容器,将里面的东西洒在锅上,然后调小炉火。“而且,用胡椒粉或者一点大蒜盐来对野猪肉调味是最好的,能让它变得更好吃。”

“你要向我展示怎么做吗?” Blake问道,她手中的肉被Yang拿走放在锅上。

“总要有人告诉你。我从小就在学——边学边把自己烧糊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我最终弄懂。没有其他的办法。不管怎么样,Ruby总不能每天都吃饼干吧,而且当我开始训练时,也需要食物。”

Blake退后一步, 看着Yang从锅里拿出铲子开始倒弄起来。她把铲子叼在嘴里,腾出手在肉上撒一点胡椒和香料, 然后再用铲子将肉捣碎。这一系列动作看上去要花费不少力气。

“Summer教你的吗?”Blake问,不知自己提起这个合不合适。

谢天谢地,Yang只是点头然后继续干活。“是的,妈妈从来不会让我们挨饿,而且我觉得她很喜欢让我待在厨房,弄些有趣的事情——比如我们会一起唱歌,还有锅铲大战之类的。她总能让事情变得很刺激。”

“你要知道,” Blake忍不住说道,“这一点我也能在你身上发现。你很擅长缓解紧张的气氛。”

Yang轻声笑了笑, 她把铲子压在肉上,发出咝咝的声音,浓烟从锅里冒出来,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野猪肉的焦味。她分别以两只脚交替为重心摇摆着身体,背后的金色长发可爱地跃动着。

“我从来都不喜欢紧张的感觉。爸爸在妈妈死后状态很差,而Ruby并不需要这郁郁寡欢的一切。我会去做能让她露出笑容的事情,设法让一切再度欢乐起来。虽说并不容易,不过我俩有时候也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她知道Yang想念Ruby——即便她们说得不一样。从第一次见面Blake就能看出,Yang有多么努力地在保护着她的小妹妹。如今,Ruby独自在外漂泊不知所踪,这对Yang来说必然是煎熬。

不过,Blake很享受现在这样简简单单的对话,不愿让它就此结束。“你在Beacon时从没做过饭吗?”

Yang咯咯笑道:“我知道怎么做啊,只是在发生过那么多事情以后,我就从来就没有真正喜欢过做饭。在学校饭菜都是替我们做好了的,我没有……必要去做饭。而且Ren会负责我们的夜宵,哪有我发挥天赋的空间。”

“嗯。”Blake嗯了一声,看着Yang工作。从她动作的方式来看,很明显Yang知道自己在做什么。Blake有些沮丧,她之前从不知道Yang还有这样的一面,主要是因为自己没有真正开口问过。Yang在Beacon时就像一本打开的书,或说看起来像是。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在任何时候告诉任何人任何事情。Yang Xiao Long将自己热爱的一切展示给所有人看。然而,真实的她却似乎有些被封锁起来。Blake想要知道,她想要知道一切,只是她不确定自己是否还有资格去问这些。“你有教过Ruby什么东西吗?”

Yang的肩膀僵了一下。“没,我也许应该教一些,但我可不想让她把自己烧糊了。”她似乎放松了些, 翻转锅里的肉,咝咝的油炸声填满了整个房间。“Ruby没什么耐心——至少在她开始设计新月玫瑰之前是这样。在那个年龄, 我敢肯定, 如果她尝试做饭肯定会把自己整出大量烧伤。”

“我猜那就是你在学习中总结出来的惨痛教训。”Blake打趣道,很高兴看到Yang露出微笑。

“事实上,远不止如此。”

“不止?”

Yang耸耸肩。“妈妈做的饼干也是最好吃的,有时我会趁她不注意打开那该死的烤箱企图偷拿一块。不是什么光彩的时刻。”她将肉翻个面,开始煎煮它的另一面。看着她忙乎的样子,Blake忍不住盯着她右臂残留的部分。这感觉很奇怪,它好像使得Yang的身形变得非常瘦小。没有哪一天Blake不希望自己当初在Beacon陷落时没有和Weiss分开。她本来可以找到Yang的——她们本来可以帮上忙的。如果她和她的小队待在一起而不是去做她总是在做的事情的话,一切都会不一样——

“打住。”Blake猛地抬头,淡紫色的眼眸凝视着自己。“我知道那副表情。”

Blake眯起眼睛。“什么表情?”

“Blake Belladonna那‘一切都是我的错’的表情。”

“Yang我只是……我忍不住这样想。”她现在并不想提起那些事。她们的谈话轻松愉悦,Blake只想和Yang停留在这个时刻——无论它或许有多么地易碎。但她无法看向Yang,见到她这种状态,她无法不感到抱歉。“我应该更加拼命地战斗。我本该做到更多的。我只是——”

Yang别过身子,开始稍微用力地捣弄锅里那块可怜的肉,她的力道太大,导致戳穿了那块肉,铲子在金属锅面上铲来铲去。“你受伤了,Blake,我看到他刺伤了你——我只想把他的头给打爆。”Yang的声音就像是从牙齿缝挤出来的一样,Blake发誓自己可以看到她金黄头发上的怒火。

“我应该和Weiss待在一起。如果我不单独行动你就不会受伤。这是我的错,Yang,这是——”

锅铲重击在炉子上的声音打断了 Blake的道歉,同时它也折成了两段,铲头飞过房间落在地上。紧接着Yang抓住锅柄把锅摔在地上。Blake畏缩了,看着滚烫的肉散落在地板上,平底锅撞在远处的墙上, 撞击声很尖锐, 那声音在锅落到地上的很久以后似乎才消失。

当她再次看向Yang时,她的眼睛早已变得血红,Blake看着她大踏步靠近自己。她一步都没有后退,她内心深处的一部分并不怕Yang对自己动手,但是那双眼睛带来的恐吓感却丝毫没有减弱。

“这跟你无关,Blake。我他妈从不在意我身上发生的事情——你怎么就不明白?”

Blake本能般地触碰她的右臂。“我并不——你的手臂。”

“没错,这糟透了!”Yang叫喊着,“我不会对你说谎,Blake——这完全毁了我的生活。我不能打猎,不能骑车,我花了好几年去重新学习几乎所有一切,然而还是有些事情我做不到,但那些都不重要,Blake!”Yang的左手抓住餐桌旁的椅子,椅子开裂了。“我爱我的队伍,爱你们所有人。你……曾是我的搭档。你曾是我最好的朋友。Blake,你对我来说意味着整个世界。你看着我……你接受了我,而且你对我毫无所求。你不想让我改变,你忍受我的胡说八道,让我想要变得更好。不仅如此,你还和我交心,我非常在乎你。”眼泪开始从Yang的脸上滑落——即使那双眼睛依旧火红。Blake感觉自己从未像此刻这样如此动摇过。她的身体无法动弹——甚至都不知为何自己还有力气站着。“每天早上醒来……我都知道自己会为你们任何人而死。那是我的工作;保证你们的安全。我可以吸收攻击,因为我就是被如此塑造的。而我所要求的全部回报就是,倘若有一天我承受了太多攻击倒下了,我的队伍……我的‘家人’会在身边支持我。你会在身边支持我!”

“Yang。”Blake呼吸变得急促,双膝开始颤抖。

“我很孤独,Blake。”Yang低下头,怒火似乎消散了。“我醒来后……我问起Ruby,然后问起你的事,因为我最后的记忆就是你向我伸出了手。”Yang抽噎道,Blake感觉自己心都碎了。她很想弥补她们之间的裂痕、去拥抱Yang,但是她知道自己没有资格。仅仅是看见Yang哭泣就让她如此不舒服。第一次看见的时候,她很讨厌这样;而现在,她更加讨厌这样了。两次都是因她而起。“我一直都没见到过Weiss,她在我醒来前就离开了。是Sun告诉我关于她的事的,紧接着他就告诉了我关于……你的事。”Yang再次抬起头看着Blake,她的眼睛已经恢复到正常的颜色。她看上去不再生气了。从她的表情中,Blake唯一能发现的情绪是失望。

“我很害怕,我……因为发生的事情而自责不已。你受伤了,这是我的错。你可能会说这并不是你想要的一切,但是我思考不进去。我看见了……他,我觉得我可以阻止他,这一切只是太过沉重了。” 她向Yang迈出一步,她的身体是自发移动的。Yang退后一步,关掉炉子以掩饰自己对距离的需要。“如果这能让你感觉好受些,我自己痛苦就行了。”

“你知道那并不能让我感觉好受。”Yang坐在那张稍微有些损坏了的椅子,她看上去突然很疲倦的样子。“你去哪了?”

Blake知道她不能永远逃避这个问题。这是那天她离开Patch、离开她的队伍的唯一目的。她必须补偿自己所造成的痛苦——必须保证……那个男人再也不能伤害到自己关心的人。

只要他还活着,她绝无可能自由。

“我去跟踪那个夺走你手臂的男人了。”

Yang抹了抹鼻子抬头看着她,显然被激起了兴趣。“你找到他了吗?他不就是一个普通的白牙成员吗?你认识他吗?”

如今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我是他的搭档……曾经是。”还好,Yang保持住镇静,等着她继续把话说完。“在你和Mercury的比赛后,我曾跟你说过,有个我在意的人突然性情大变。那就是他……Adam Taurus。”

“你说的那个改变的人……你怕我可能也会一样?”

Blake可以看得出Yang依旧没有释怀那件事——Yang一直害怕自己可能某一天在怒火中失去自我。而且在那场比赛以后,几乎没有人相信她,这使得那种恐惧感再度发酵。

“不,你和他完全不一样,当时怀疑你是我的错。”

Yang耸耸肩,“实事求是地说,录像里看起来确实是我故意转身把Mercury的腿给打断了。”

“Yang,”Blake用坚定的声音打断了她,“你和Adam完全不一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他是个怪物,而你……你是……你从不会像他那样对待我。”

那双眼睛又变暗了。“他伤害了你。”

Blake叹了口气。“那不是第一次了。”Yang的身体绷紧了,Blake赶紧续道。“当白牙的领导权被交给Adam时,他就变了。一切都变了——我们的任务不再是追寻平等,而是追求统治。他想要操控。他想把我们过去所遭受的苦难变成武器。最糟的是,这招见效了。因为他的作为获得了成效,弗纳人因此聚集并且追随他。

“是恐惧造成那种局面的吧。”Yang咆哮道。

“确实是这样。我和他——我为他做事,做我一点都骄傲不起来的事。这很煎熬,当我忍受不住时……我便逃跑了,在一段时间里,Beacon成了我的避难所。我可以再次成为一个真正的人。我可以有朋友,有为之奋斗的人生目标,有一个我关心的搭档。”Yang低头看向地板,Blake继续道。“这还没完,我并不像自己平时伪装出的那样安全,然后他回来了。”Blake感觉自己情绪高涨,愤怒之情特为尤甚。“当他伤害你时,我就知道了。我知道自己必须阻止他。这是我的战斗,而我却把你拖下了水。”Blake不能自已,她向前走了几步,跪在Yang身前。“我逃跑,是因为我知道如果我看着你,如果我看进你的眼睛而你又叫我留下的话,我就会留下,而这样实在是太过自私了,因为他还会回来,还会企图再次伤害我们。”Yang别开脸没有看她,但Blake从她的表情中就足以看出自己的话已经传达到了。“离开你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但是我们现在安全了。”这句话引起了Yang的注意。

“这是什么意思?”

Blake的思绪又回到了那个时刻——她已经很久没有再回想过了。她还记得他的眼睛是如何失去焦距;当温热的鲜血从伤口里喷洒而出,溅到她拿着跃影飞绫的那只手上时,他的呼吸又是如何卡在喉咙里。天在下雨, 她浑身湿透了, 但皮肤上他的血却很温暖。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种感觉。

“我追踪他,尾随他,等到他独处的时机……然后我杀了他。”

“Blake,”Yang几乎是冲到Blake面前,她能感觉到她的搭档那充满保护欲的本能机制被激发了。“你……那你——”

她发现自己在微笑。“有段时间我不是很好——多亏了Sun。他接纳了我,给了我容身之所。他和Neptune容忍了我很多很多,我并不好。”Yang凝视着她,Blake抓住了机会。“我离开你,不是因为不在乎,Yang。我离开是因为,就像你为我拼上性命一样,我也会为你做同样的事情。也许我不该跑掉,也许我应该先和你谈谈,但我们那时都是孩子。我们现在也依然是孩子,我的意思是……我们童年都失去了太多太多,我们两个都是。我不会装作离开你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但我哪里都不会再去了。你是我所剩下的一切了。”

Blake还没来得及观测Yang的反应,她就被一只手臂拉入怀中,她发现自己正紧贴着Yang。她紧紧靠住Yang,把脸埋进那头金黄的头发里。

“我很想你。”Yang贴着Blake的脖子轻语道。Blake发出一声啜泣,对她回以同样的话语。她们彼此相拥了很久。Blake品味着这种再度与她的搭档变得亲近的感觉。得知Yang并不怨恨自己、自己回来的决定是正确的,这令她的心情非常快乐。她们之间的隔阂不会一下子全部消去,但这是个开始,是个机会——这就是Blake全部所想要的了。

当她们最终分开时,Yang的脸上已挂着泪痕,下唇也在颤抖,但她看起来很好。“你真是一团糟。”Blake微笑道,用拇指在Yang的脸颊上轻弹了一下。

Yang慢慢呼出口气,点了点头。“我还是很饿。”Blake意识到自己发出了完全不符合自己风格的大笑声,然后深情地凝视着她的搭档。

“你把食物扔到墙上去了。”

“不过那也证实了我该死的观点,不是吗?”Yang开心地露齿而笑。

Blake翻个白眼。“是的,但你也把我的辛苦劳动都给毁了。我本来在做正经的烹饪呢。”

“你得思考一下在你读过的那么多书里是不是碰巧可能读过一两本烹饪书。”Yang从椅子站起,Blake也跟着站起。

“烹饪里又没有爱情。”Blake帮助Yang收拾地上的狼藉。

她听见Yang咯咯笑了起来,Yang正弯下腰捡起摔落的平底锅。“那是你没见过我父母一起做饭的样子。他们真的很投入。互相喂食,老爸会从后面抱着妈妈亲吻她,我每次都不得不提醒他们我也在房间里呢。还有我那幼小的宝贝妹妹。”

“他们是真心相爱的,对吧?”Blake问道,Yang找到地上最后一块碎掉的肉,把它扔进垃圾桶里。她从橱柜拿出两只碗和一盒麦片。

“没错儿,虽然老爸说他和我妈妈也是一样。他还说Xiao Long家的人都有使人爱上他们的过去。”Yang替自己倒了一碗麦片,也替Blake倒了一碗,Blake则趁机从一旁的冰箱里拿出牛奶。“Summer她是……但她是个很般配的对象。要是她听见我这么称呼她她会很反感的。”Yang静静地笑了笑,显然沉浸在Blake犹豫着要不要进一步发问的回忆中——但她知道Yang的心思飘去了哪里。

“Ruby在哪里?”Blake看见Yang脸上浮现出罪恶感。

“我不知道。时间就是……这样流逝着,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过去了五年,我一直都没有见过我的妹妹。大概一年前她就不再告诉我她的去向了,我们最近的几次通话不过是双方都在可怜巴巴地努力,装成我们依然在意的样子。基本上我只是想收到她的消息,知道她还活着就行了,至于其他的……知道她在外面战斗而我却不能和她在一起,这让我觉得很受伤。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但是听起来她并没有很快就停下来的打算。”

“Yang!”前门猛地打开,Yang跳起来,Blake在她身后几步远的地方跟着她。她们跑进起居室,Taiyang正拼命向她们冲过来——显然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你在这啊,你怎么不在那个屋子里……这坡……糟透了。它实在太陡了。它怎么会这么陡呢?”接着他掏出卷轴板,在里面翻找着。“他找到她了。”他说道,尽管Blake还有些困惑,不过Yang似乎立马就紧张起来。

“是Ruby吗?”Taiyang点点头。

“是的,Qrow说她有几天放缓了脚步,这才让他终于能够追踪到她。她在Atlas,显然卷进了不少麻烦。”

“她还好吗?有没有受伤?Qrow和她说话或者帮助她了吗?”Yang的问题如潮水一般,Blake本能地把手放在搭档的背上,好让她冷静下来。

Taiyang摇了摇头。“Yang,我不知道,他只告诉我说尽快赶到Atlas。他在树林里发现了她,她并非独自一人,而且她……她的精神状态很不好。”

“这是什么意思?”Yang之前急躁的语气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担忧。

“Qrow没有太多时间作详细说明。我只是……我必须得去,我希望你跟我一起来。她需要我们,Yang。”

“当然。”Yang点头回应道,Blake抽回放在搭档背上的手。Yang似乎注意到背后的接触消失了,她转身面向Blake。“Blake,我知道你才刚到这里不久,我也知道我们并非完全没事,但是如果你真的要实践诺言的话,那我——”Yang咬紧下唇,赶跑心中的疑虑。“和我们一起去……我希望你来。”

听到这些话,Blake的心胀得满满的,她露出微笑。“一起去找我们的队长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