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初次

作者:沙幕天
更新时间:2019-07-21 17:29
点击:961
章节字数:850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双手环抱住放在自己大腿上的被精心折叠好的红兜帽,Weiss深吸口气,迫使自己睁开眼睛。她已经筋疲力尽了,在经历过和那个怪物的战斗以及在树林间的逃亡后,她的身体就快要停机了。

但她不能倒下,她太过专注于目前手里的任务,那便是要确保Ruby没事。这并非背叛,她知道这点,但当Qrow出现并且告诉她们他有个安全的去处时,Ruby陷入了恐慌。

Weiss不知道Qrow从何而来,但是他出现在了森林里,并且告诉她们他要带她们去个安全之地。看见这个邋遢的老猎人,她比自己所曾想象的还要更加松了口气——不过Ruby……她只看到了自己所爱的又一个人陷入了危险之境。Weiss用尽全力也无法让Ruby冷静下来——她想逃,而Weiss不会让那件事发生。

当Weiss和Qrow四目交接的时候,那是一个无声交流的奇异时刻,他对她点了下头,Weiss便知道他打算要做什么。

那就是这份背叛感的来源——她抓住Ruby的手,看着她的眼睛冲她微笑。她分散了她的注意力,随后注射器便刺进了Ruby的脖子。Weiss不知道那玩意儿是从哪儿来的,不过片刻后Ruby便栽倒在Weiss身上,并且依然在小声地恳求Weiss不要这么做,恳求她让自己离开。听到Ruby如此绝望令Weiss心碎不已,但她不能让她走。她决不会再让她离开了。

就在Ruby的重量快要将她自己和Weiss两人一同拽倒在地上时,Qrow背起了Ruby。她甚至都还没来得及问他是从哪里来的,光芒便射穿了丛林,一艘飞艇降落在附近的空地上。

是Winter,显然她和Qrow保持了联络,他们是来帮助她们的。

Weiss没有问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她甚至都没有叫Winter回到庄园里确保一切安好。她只是跟着Qrow,因为他背着Ruby。飞艇起飞后,Winter告诉她说她们安全了——Weiss只记得这句话了。她实在累坏了。

现在,她发现自己身处在这艘巨大飞艇上的指挥官营房里——她姐姐的房间——正戒备地盯着她的搭档。

在崭新的白色被单下,Ruby看起来是如此娇小。尽管她的身体长大成熟了,但此刻她看起来就跟几年前Weiss初次遇到的那个十五岁小女孩一模一样。见到Ruby饱受折磨的样子很是煎熬。长年的逃亡和战斗消磨了她的心智和精神——长期的筋疲力尽也对她毫无助益。

Weiss静坐在悄无声息的房间里,凝视着眼前的女孩——一个她曾经认为比起朋友更像是负担的女孩——Weiss无法再摆脱掉这种感觉了。为了让Weiss安全,Ruby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她愿意为Weiss而死,这令Weiss怒不可遏——Weiss知道她会就此事冲着Ruby直尖叫——但同样地,这也令她清醒过来。

她爱上了自己这愚蠢的搭档。不仅如此,她开始意识到自己说不定已经爱了有一段时间了。

这份领悟并没有她以为的那样会让自己感到震惊。如果非要说的话,这是一种释然。Weiss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告诉Ruby——与Ruby所处理的事情相比,情感告白似乎显得毫无意义。对Weiss而言,这只不过是一份确认罢了——确认Ruby对自己非常重要,远比她所知晓的其他任何人都重要。

爱是她现在之所以坐在这里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她对逃离自己的家、自己的父亲或他可能作出的反应方式毫无不安的缘由。对她来说,Ruby比他更重要,无论他有多么地令人生畏,没有她的搭档的生活只会更加糟糕。

当然,这也使得Weiss的心思回到了她所作出的爆发——那个吻。她不确定自己到底怎么了。她全部所能想到的就只有Ruby试图离开,而Weiss不能让她走。这是个不顾一切的绝望举动,然而,当她们嘴唇相接时,至少有那么片刻,这是她一生中最棒的感觉。Ruby很困惑——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但她并没有逃掉。不,她只是睁着那双美丽的银瞳,脸颊通红地一直磕磕巴巴想要搞清楚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Weiss长长地吁出口气,她知道自己需要睡觉,因为她的眼睛正宛如灼烧般地泛起泪花,而她甚至都不确定这是为什么。她只想爬进床里,睡在Ruby身边,直到世界再度安全为止。

“它们并不致命,你知道的吧?”Winter站在门口说道,Weiss回头,看见她走进屋里。她稍微卸了点衣装,她的头发解开了,也脱去了夹克。现在很晚了,这里是她的房间——她好心地把房间让给了Ruby。“那些注射器。Atlas人开发出了镇静剂;我们用它们来撂倒较小只的戮兽,以便用于科研目的。它们是无害的,只不过……效力很强;给她用的是稀释过后的剂量,所以她不会有事的。如果运气好的话,她现在正在做梦呢。” Winter优雅地穿过房间,显然是在尽量保持安静。她走到床的另一边,靠在书桌边上看着自己的妹妹。

Weiss继续凝视着Ruby。“我希望不要。”她说道,她回想起Ruby承认过自己经常做噩梦。

Winter从书桌下抽出椅子坐下。“父亲会大发雷霆的,他的家遭受了这么大的破坏。”

她的下颌绷紧了。“我才不在乎父亲的家。”

“嘿。”Winter再次开口。“看着我。”她温柔地说道,Weiss强迫自己抬起视线。Winter在审视她,但她表情柔和,并且明显满是担忧。“出了什么事?”

深吸口气,Weiss阖上沉重的眼皮,深深地吞咽了一下。“当我坐车出门在外时,Ruby出现在一个街角里……我尾随她走进一家面包店而她——我非常开心能够再次见到她,但她已经一团糟了。她几天没有吃饭睡觉,她用自己那点少得可怜巴巴的钱买甜食吃,因为她就是那样一个十足的呆瓜,觉得自己可以靠饼干维持生计。”

当她睁开眼睛,Winter的嘴唇抿到了一起。她讨厌饼干。

“于是我把她带回庄园,而她腹部上又有一道伤口。” Weiss将一只手按在自己身上表明那个伤口的位置。“她的Aura消失了,而且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几天——这也就更加说明出她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所以我用自己的Aura把她治好了。”

“那可是一个非常紧张的过程。” Winter指出,Weiss只是耸耸肩。她依然记得那个时刻的每一分感觉与感知。

“我们成功了,接着我让她吃了东西,当我告诉她她要留在客房里补充所必需的休息时,她恐慌了,还想逃走。”Weiss重新戒备地盯着Ruby。“我让她冷静下来,说服她留下——这些年来我搞定Ruby的功夫还没有丢掉。”脑袋开始微妙地跳动,是头疼,Weiss伸手捏捏鼻子,以便分散痛觉。剩下的故事感觉太过私密,不便分享,就算对方是Winter也一样——那个故事也就是Ruby躺在她怀里、她们所共度的那个夜晚。那不属于其他任何人。那是她们的时刻,Weiss想要它就那样保持下去。“第二天我把她带出去了,当我们回来时,那个……东西找到我们了。”

“什么东西?”Winter进一步问道,Weiss意识到这段对话并不仅仅只是姐妹间的安慰。倒不是说她介意这点,Weiss和Winter一样亟需一个计划。

“我不知道,它……不是人类,就算外形看起来像人。它穿的盔甲——Winter我从没见过任何像那盔甲的东西。我用柳叶白苑击中它好几次,却甚至都没能戳穿它的外壳。我在它的脚后跟发现了一个弱点,那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逃跑,但绝不可能有任何打败它的方法。”

Winter露出沉思的表情。“你确定这不仅仅是因为你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有进行过真正的战斗了?” Weiss瞪了她姐姐一眼,Winter翻个白眼。“放下你的自尊心,小妹。你懂我的意思。我明白你一直勤加训练,但你同我一样清楚任何训练都比不上真正的实战。”

Weiss叹息。“不,并不是那样。Ruby一直都在战斗,就算她和我加在一起都不能拖延它的速度。它把我们打得四分五裂,就像撕毁打湿的纸巾一样容易。父亲的守卫也惨遭屠杀。”

她们沉默了一会儿,Weiss知道Winter在思考、消化处理。Winter一直都是这样的,在她加入军队并学习制定战略方针以后就更是如此。

睡眠几乎就要击垮Weiss,然后她姐姐再次开口道。“它想要什么?”

再度睁开眼睛,Weiss看见的只有Ruby。“她。”

“你确定?”

“它抓住了我,解除了我的武装,它本来可以杀了我的。就在她……”她的声音堵在喉咙里。“她向它投降的那一刻,它撇下我向她走过去。”

当她再次看向她姐姐时,Winter正凝视着Ruby。“她……为了你交出了自己?为了你的性命?”

“是的。”Winter的眼神流露出某种神情,Weiss无法完全读懂。看上去差不多是感激,又或许是尊敬。不管是什么,这使得她的视线久久停留在那个睡着的女孩身上。

“现在,你们两个都安全了。我们现在在空中,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也一样。我设想它是不能飞的吧?”

Weiss耸耸肩。“现在我什么都不敢设想了。”

“即便如此。”Winter站起身,再次绕过床。她从梳妆台里拿出几件衣服,碰了碰Weiss的肩膀。“现在很晚了,你几乎快扛不住了。休息吧,Weiss。”

“我不能。”她摇头。“我不会离开她的。”

“今晚我不会留在自己的房间里——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会把你和你的搭档留下,并在夜间锁住门。” Weiss抬头看向Winter,Winter向她致以诚恳的微笑,并捏了捏她的肩膀。“睡吧,而且不要睡在那张椅子里。这张床够大,睡得下两个人。”

在姐姐慈爱的注视下,Weiss感觉自己变得萎靡不振。她已经忘记了被照顾、被关爱的意义了。“谢谢。”

Winter俯下身,亲吻Weiss的前额。“晚安,雪花。”

Winter离开后,Weiss擦去聚集在眼中的泪水,小心翼翼地脱掉夹克,关上灯。床铺温暖而诱人,Ruby正散发出令人非常受用的温热,Weiss让自己靠了过去。房间十分昏暗,除了放在桌子上的时钟所散发出的微弱绿光照着她们——这点光不足以使人分心,却足以让她分辨出Ruby下巴的曲线。

她在被子下找到Ruby那软弱无力的手,用自己的双手紧紧握住它,然后方才闭上双眼。如此一来,Ruby绝无可能趁夜从她身边逃脱。

————————————

“Weiss。”最初将她从睡梦中唤醒的,是她名字的轻唤声。

在睁开双眼之前,Weiss感觉到有一根手指在轻抚她的前额,将她的头发往后抚去。她的名字再次被唤响,当她睁开眼睛,她看见的是一个笑容。

“唔……Ruby?”她含糊不清地说道,试图让模糊的视野变得清晰。“Ruby。”Weiss的眼睛猛然睁大,她听见她的搭档对自己突然的爆发发出的咯咯笑声。“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非常抱歉。我知道你当时很害怕,还有——”

“没事的,Weiss。”Ruby相当亲密地用拇指轻抚她的脸颊,将她安抚下来。或许是因为刚刚才醒尚且神志不清,但她们是如此之近,Ruby的手又是如此温暖,Weiss融化在这份接触之下。“我没事……听上去我需要它——事实上我感觉很好。精神充沛……不过我的脖子有点痛。”

Weiss立即捏住Ruby的下巴把她的脑袋转过去,检查注射器注射的地方。在Ruby被刺的地方有一道红色的印记,Weiss瞪着这个令人不快的斑痕。“哼,我一定得告诉Winter如果她要把那些镇静剂用在人类身上,那注射器就得小一点才行。你怎么还不把它治好?你的Aura无疑已经恢复了。”

Ruby转回脑袋,以便再次看着Weiss。她的头发遮住了部分脸颊,嘴唇干燥,比起相遇时,她的脸上也多了些颜色。使用注射器可能有些过激,不过它们对她似乎很好地起了作用。

“我是打算这么做,但我才刚醒,而且我得小便。”

Weiss不禁对Ruby的话感到难堪,这些话非常有效地毁掉了这个时刻。“那就去啊你个蠢货。”

这句话只让Ruby的笑容漾得更开了。“呃,我是想去但是——” Weiss突然在毯子下感觉到一股拉扯感,她意识到自己正把Ruby的手抓得死死的。“你把我困住了啦。”

“啊。”Weiss说,她再次找到Ruby那银色的视线。她没有放手,反而把手握得更紧了些。“你不会再次试着逃跑,对吧?”

Ruby脸上闪过一丝内疚,然后她慵懒地笑了笑,消除了之前的表情。“我去哪里?我们可是在空中耶。”

Weiss眯起双眼。“好像那能阻止你似的。”当Ruby发出一阵带有喘气声的笑声时,Weiss感到自己紧张不已。她是如此地爱着这个女孩。慢慢地,她解开她们的手指,抽回自己的手。由于彻夜持久的接触所产生的湿气,手心变得粘乎乎的。Weiss手握成拳,注视着Ruby爬下床然后四处张望。“我相信洗手间就在壁橱旁的那扇门里。” Weiss指道,Ruby跑进那间小小的洗手间里。Ruby打开灯,顿时大叫起来。

“哇噢!她把武器留在这里了!”

“别碰它!” Weiss差点就跳出了床铺。

“别担心,我不会的。比起你,你姐姐更加把我吓得要死。但它很酷,也很光滑。我想向她打听下它的事。她是怎么把那把短剑塞进去的。”即便她出于隐私把门掩到了足够的程度,但Ruby依然在继续说话。“那真心是个很棒的主意。我很好奇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在新月玫瑰里塞把迷你版的新月玫瑰!但我没时间那么做。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摆弄过新月玫瑰了。”

“Ruby?”Weiss唤道,她略带嫌弃地看着Ruby倾身——依然坐在马桶上——往门外窥看。

“嗯?”

Weiss闭上双眼。“你能不能……不要在做那种事的时候对我说话?”

“噢!”Ruby立马关上门,Weiss叹了口气,一头栽回枕头里。她没看到太多;刚好够看到曾经被遮住而现在又裸露出来的肌肤,这使她心里勾起了数千幅难以算得上纯洁的画面。过了一会儿,马桶传来冲水的声音,Ruby再次衣衫完整地走出来。“抱歉,我经常在树林里做……那种事,有点忘记隐私了。”

“好吧,我当然希望Jaune给了你适当的空间!”Weiss傲慢地说道。Jaune Arc是个正派的男孩;她永远不会否认他的这一点。但是,那并不意味着她完全信任他。

她们沉默下来,Ruby站在床尾俯视着Weiss。那双银眸在审视她,在那样一种监视般的目光下,Weiss突然觉得有点不自在。

“干嘛啊?”最终,她尖锐地问道,让Ruby终于别开视线。

“没什么,抱歉。” Ruby走到床的一边,那里放着她的兜帽和新月玫瑰。她朝兜帽伸出手,却在堪堪抓住它之前停住了。“你亲了我。”

Weiss叹了口气,抽回脑袋。“别再说这个了。”她含糊不清地咕哝道,感觉自己的肚子在紧张不安地翻滚着。“Ruby我告诉过你我只是……慌乱了而且我只是在试图阻止你离开。这是——”

“毫无意义的?”Ruby的声音十分温顺,当Weiss再次看向她时,她似乎很难过。

而这,当然使Weiss更加难过,突然,她从床上爬过去,缩短她俩间的距离。“不,Ruby你别那么想。这不是毫无意义的——这只是很不妥当。我……我勾引了你!”

Ruby嘴唇翘成一个微微的笑容。“那还挺戏剧性的。”

“或许是吧,但我未经允许就那么做是不对的。”

时间过去了几秒,Ruby盯着她的兜帽,双手紧紧抓住兜帽边缘——突然间她又把兜帽放了回去。她再次转身面向Weiss,Weiss正双膝跪在床上,她们现在彼此面对着面。Ruby小心翼翼地把双手放在背后,脸上泛起一抹红晕。“所以那就是一切所需?允许?”

Weiss搞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呃……是的,我认为这样的行动需要征得双方同意。此外——”

“我能亲你吗?”

她等待着听见自己下巴掉落到地上的声音。“你……你想亲我?”

Ruby咬住下唇,Weiss非常肯定这简直是她前所未见最可爱最迷人的表情了。然而,Ruby眼中浮现出的痛苦却并非Weiss所想见到的。

“我想——我已经准备好被它带走……被它杀死了。”她深吸口气,抬起头,眼中已然盈满泪水。Weiss拼命忍住将她拉入怀中给她一个拥抱的冲动。“我们今天本来可能会死的,Weiss。我们随时都可能会死,而昨天我只差一点点就死了。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爸爸或Yang了。我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告诉他们我有多爱他们。我可能永远都没有机会摸摸Blake可爱的耳朵了。”

Weiss抽抽鼻子,翻了个白眼。“我可不觉得Blake会让你摸她的耳朵。她八成会揍你的。”

“那也值了。”Ruby试图开个玩笑,但她脸上的悲伤使它变得毫无意义。“我想起了……你……就在它向我走来的时候,我想起你是如何亲了我以及那又如何……是我的第一次。”

那是Weiss没有考虑到的东西。她以前接过几次吻,这是她在一些大型聚会上对她父亲所作出的愚蠢的反抗。她会找到他有钱的商业伙伴的孩子,和他们一起跳舞,然后请求几个纯洁的吻,表现得好像她从他身上得到了些什么。它们从来都没有什么价值可言,从来都没有如此重要。

也就是说,没人像Ruby那般重要。

“噢Ruby,我偷走了你的初吻。”

Ruby快速摇摇头,发丝左右晃来晃去。“不,你不是偷走了它,你只是……来得太突然了——让我吃了一惊。”她脸颊泛起一阵潮红,伸手把一束发丝塞到耳后。“不管怎样我只是……在那一刻我想起了这个吻,想起了它有多么地棒以及……如果你是我的第一个吻也是我的最后一个吻,那样也不错,因为是你而且你是……你,对我来说你真的非常重要。”

一股勇气涌入Weiss心间,她跪着爬向床沿,靠近Ruby结实的身躯。她伸出双臂,双手放在Ruby脖子两侧,与她四目相对。Ruby在触碰之下微微缩了缩身子,然后Weiss想起Ruby脖子上被注射器留下的印记。她抽回手,瞄了瞄Ruby的脖子,上面已经没有任何痕迹了——Ruby已经把它治好了。她更加谨慎地把手放回原位。

“我们两个依然尚存于此。”Weiss说,她的目光在Ruby的眼睛和嘴唇间来回瞟动。那对唇瓣依然很干燥,还有点粗糙,但此时此刻,那是她唯一想要的东西。

Ruby那满是好奇的表情里充斥着上千个疑问。她的眉头拧成一团,Weiss可以感觉到她的脉搏加快了。“这也就是说——这是什么意思?”

“Ruby,你话真多。”

她叹了口气,点点头。“我知道;我就是忍不住。每当紧张的时候我就会这样,而现在我非常紧张。我对这种……事情一无所知。这简直就跟我当初学习戮兽时一样,你应该看看我在Signal学院的第一学年不得不做一个关于行为准则的演讲时的样子,而那个行为准则是关于——”

“Ruby。”Weiss怒视着打断了她。“未经允许我不会再擅自亲你,不过要是你用那对嘴唇干点别的事情而不是把我惹毛的话倒是挺不错的。”

“好的。”Ruby紧张起来,重重地吞咽了一下。“我可以做到的。”

Weiss露齿一笑,她们的脸逐渐贴近彼此。“你行的。”

“我的头应该偏向哪边?”

“跟我的头相反的方向。”Weiss拼命忍住不要在自己的声音中透露出挖苦感。

“有道理。”Ruby声音缥缈,几近低语。Weiss可以感觉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热量。“抱歉我只是太紧张了。”

“喂。”Weiss不得不助攻一把。Ruby眼睛往上瞟来,她们四目相接。在这么近的距离下,Weiss可以在那双银眸中看见自己的影子。“只管亲我就行了,ok?我姐姐很快就要来了然后唔嗯嗯嗯——”

Ruby毅然决然地吻了上来,突然间她们的嘴唇交缠在一起。这个吻匆忙而马虎——角度完全错了,Weiss的鼻子还压进了Ruby的脸颊里。她轻轻把Ruby拉开仅仅一英寸的距离,重新调整角度,然后更加温柔地再次吻上去。

这一次似乎起了效果,因为Ruby在她的嘴里发出了喘息;Weiss忍不住得意地笑了笑。Weiss的手沿着Ruby的脖子一路攀进她的发丝里,令Ruby从喉间发出一阵愉悦而赞赏的声音。

然而,正当Weiss占得机会,她的舌头在Ruby的下唇游走时,Ruby睁大双眼抽了回去。“哇噢。”Ruby气喘吁吁地说。

Weiss的双手依然插在Ruby的发丝里,她露出内疚的表情。“太过火了?”

“有一点点……这只是因为出乎了我的意料罢了。舌吻的话我很有可能没办法呼吸了。”

Weiss深吸口气,镇定下来,然后再次拉拢Ruby——这一次只是将她俩的额头贴在一起。“我们不必现在就做那种事。更何况,两分钟后我姐姐就要来了。”

“你怎么知道的?”

“现在就快到早上七点了。Winter绝不会让她的一天从七点以后开始。”

Ruby微微点点头表示懂了,但她似乎依旧沉浸在上一分钟里,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接下来的两分钟。

Weiss向前倾身,再次轻吻她的嘴唇,这似乎引起了她的注意。

“笨蛋。”Weiss亲昵地说。

Ruby向她展露出的笑容便是她所需要的全部确认了。这就是她所想要的,Ruby就是她所想要的——而Schnee总是得偿所愿。

“嗨。”

“Ruby Rose,你愿意跟我约会吗?”

那双眉毛又一次困惑地拧成了一团。“呃……我不觉得我们有时间约会吧。在发生了这么多事的时候,还有——”

“我们可以将昨晚……现在,作为我们的第一次约会。当然,只要你赞成的话。”

“那样也可以吗?”

Weiss瞄了一眼时钟。“还剩一分钟,以及是的,因为规则由我来定,我说那样可以就可以。”

Ruby扬起一根眉毛。“哦?规则由你来定?”

“自然如此。”

“我才是队长欸。”Ruby自信满满地说道,Weiss将其视为一个突如其来的挑战。

“唔嗯……也许你是对的。队员间的关系可能会变得很复杂。我定然不想破坏你的权威,还有——”

“我能亲你吗?”Ruby打断她,Weiss露出微笑。

“这是约会吗?”一个强有力的点头便是对她的答复。“你还有三十秒。”

这一次Ruby没有再问问题了。在她们嘴唇再次相接的那一刻,Winter敲响了门。


作者留言:这章本该推进一点剧情的,但我实在有点沉迷Whiterose难以自拔了……

译者留言:这一章真的是甜!到!爆!炸!我不确定自己究竟有没有很好地还原原作氛围,总之如果能看原文的话我还是非常推荐看原文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