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恐惧

作者:沙幕天
更新时间:2019-07-21 00:09
点击:865
章节字数:896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你是故意这样做的,对吧?把我带上好让我提上所有东西。”Ruby问道。她的脚酸痛不已,她跨出最后一步,然后坐在舒服到不可理喻的沙发上。

她们花了整整一天时间购物,对于一个似乎时不时地享受着娇纵奢侈的人来说,Weiss毫无疑问可以逛遍整个Atlas。

而Ruby,就成了那个搬运所有袋子的人,因为,按照Weiss所言,她长着用来搬运袋子的胳膊。

从沙发这个新位置抬头看去,她可以看见她的搭档脸上那副熟悉的怒容,并且清楚地知道她的下一句话会是什么。“你真的打算就这样穿着战斗靴在Schnee庄园的起居室里走来走去?”

“呃,”Ruby将脚抬离地面,“我昨天也是这样的啊?”她辩道,却只听见一声恼怒的吐气声。

“那是因为你昨天受伤了,考虑到你急需治疗我才特别通融的。”

回想起Weiss有多么地担心自己,Ruby觉得有一股奇怪的暖流涌入心间。过去还在Beacon的时候,她总是使出浑身解数,想要让Weiss喜欢自己,想要能够把她称作朋友。刚好就在Beacon陷落之前,那些壁障似乎终于土崩瓦解了。分开了这么多年,看见那些心防并没有被重筑,这令Ruby十分欣慰。或许是Weiss自身的孤独在驱使着她,可倘若要Ruby实话实说,比起以前最后几周在学校里的Weiss,现在的Weiss还要热情许多。

“抱歉,我这就脱掉。”Ruby说道,呻吟着坐起来。就在堪堪碰到鞋带之前,一个紧迫的念头回到了她的脑海中。她可以目睹到那个空虚的黑影正在追逐自己,无论她有多么地享受和Weiss在一起的时光,那个猎手正在向她逼近的事实都不会消失。她待在这里的每一分钟都让Weiss处于危险之中。即便是今天的购物也是危机重重,这使得整个城市陷入了危险之境,而且这也很自私。她在自私——只因为再度待在Weiss身边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被Weiss以她独特的方式所照顾着。

Ruby比她自己所知晓的还要更加想念她的搭档。对她来说,她会十分轻易地就屈从于这份舒适感,但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

“你要用意念解鞋带吗?”

深吸口气,Ruby从沙发上站起。“不,我、呃……”她无法直视Weiss的眼睛。“我想我要走了。”Ruby露出自己最棒的笑容,抬头看去,只见那双蓝色的眼眸正极其愤怒地回视着自己。“对所有这一切,我感激不尽,衣服、食物,还有治疗我的伤口,让我睡了个好觉……能再次遇见你真是太好了。”Ruby以更加灿烂的笑容说完这句话,然后等着Weiss说点什么。但Weiss只是沉默地双手抱胸,一脸与之前相同的心烦意乱的表情。Ruby基本上确信Weiss不会攻击自己,即便她看起来好像可能会这么做,不过Ruby还是确认了下新月玫瑰在自己背上的重量以防万一。“我、呃……Weiss、我……”

“我对你来说就这么点分量吗?”

令Ruby感到心痛的并不是这些话语,而是Weiss那苦涩的语气。“什么?你怎么会这么想?Weiss昨天晚上……”

最终,Weiss不再看Ruby,她摇了摇头。“显然对你来说并不足以将我当成搭档以及……我以为我是的那种朋友对待。”Weiss显而易见地绷紧了身子,Ruby可以看到她的手抓紧了胳膊。“我一直都知道你很孩子气但这个……这只是愚蠢。”

这些话,还有她说出这些话的方式里的某样东西,让Ruby觉得自己再次回到了十五岁。那时的自己总是想方设法和这个女孩做朋友,然后又一次次地被拒绝。她眯起眼睛握紧拳头。“我是在设法保护你。” Ruby咆哮道。“我在尽我所能,Weiss。我在设法保护每个人的安全!”

“你做不到!”Weiss极其大声地尖叫道,她声音紧绷,带着强烈的压迫感,令Ruby畏缩了。“你保护不了所有人!你没那么强大!”Weiss威胁性地向前迈出一步。“当我在那家面包店里找到你时,你可是一团糟。你受伤了,你的Aura消失了,而且昨晚你情绪崩溃到恐慌症发作,在我怀里哭着直到睡着为止!你是在告诉我说要是你碰到Cinder或一群戮兽又或那个……在猎捕你的东西,你能够好好地保护你自己?”

“Weiss。”Ruby想要生气,但她的声音破碎了。她已经这样生活了太久太久,以至于根本看不到真正的终点。倘若要她说实话,她对答案的搜寻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停止了。她现在全部所做的仅仅只有逃跑和活命,并希望碰上什么可能会帮到她的东西。帮什么呢?到了这个时候,Ruby甚至都不知道了。她只有不得不引开那个怪物,远离所有自己在意的人。“我只是想保护所有人。”她低语道,低下了头。

Ruby听见站在自己对面的女孩发出一声叹息,片刻后,她看见一双雪白的靴子正好就站在自己的靴子跟前。“Ruby,看着我。”Weiss柔和地要求道,Ruby透过眼睫毛的边缘偷偷瞥了一眼,发现Weiss离自己是如此之近。“如果我让你离开,我……很怕下次再见到你时,我得亲手埋葬你。”

说个谎很容易,跟Weiss说自己有个计划——最终一切都会朝好的方向前进。真的很容易就能编出来——而Ruby却颤抖着,张开嘴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事实上,她什么计划都没有,唯一拥有的是她的外像力和速度,好让自己能够一直跑得足够远,让其他所有人尽可能长久地安全。

或许有一天她再也跑不动了,她可以战斗再战斗,也许能阻止那个在追她的东西。也许那样就足够了,她可以英勇地死去,就像Yang口中自己母亲所做的那样。她可以牺牲,以换取所爱之人的和平。

对她来说,那样就足够了。

“我不会这么做的。”Weiss说道,Ruby的思绪猛然中断。Weiss眼里盈满泪水,它们不该出现在那里的。不,Weiss不该哭的,她是那么地坚强。“我不会让你离开,我不会让你一个人走掉,而且我决不会让你放弃自己的生命!你是我的搭档。你对我而言意义非凡。我不会再失去你了。”

Ruby咽下哽在喉中的结块。“它不会停止的,Weiss。它是冲着我来的,而且它就快要到这里来了,它不会停下。你没见过它,你不知道。它不会顾及我们的感受。它会拆掉这座城堡直到找到我为止。你的员工、你的厨师……你——你们都会被杀的。”正当Ruby想着这些人会因为自己想要感到安全的自私行为而死去,这份思绪潜进她的五脏六腑爬得越来越深时,她被前额传来的剧烈疼痛突然打断。“嗷!”她叫了出来,抬头看见Weiss狠狠地打了她一下。“你这是要唔嗯嗯嗯嗯——”突然之间,一双嘴唇压在了她自己的嘴唇上。

Ruby贴着Weiss的嘴唇发出一阵她自己也说不清的声音。被堵住的尖叫声变得就像是呜咽声一般。Weiss在吻她!她正在被Weiss Schnee亲吻,而这使得她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都宛如着火了一般。她感到自己的膝盖开始颤抖,她脚下的地面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会裂开,吞噬她们两人。

她还没有回应。她不知道怎么做,既是出于震惊,也因为缺乏经验。这是她的初吻,虽然和想象中的不同,但也绝对令人难忘。

正当Ruby要伸出手去触碰Weiss时,一双手按住自己的肩膀推开了她。“你个十足的傻瓜!”

Ruby的嘴唇依旧因刚才的接触而滚烫,但Weiss看起来就像是已经准备好要冲她大吼大叫了。“Weiss我——”她深吸口气,看见Weiss的脸和自己感觉到的一样红。“那是……什么?”

Weiss脸上的怒意立马转变成了担心和困惑。“我——我不知道。我只是太生气了而你……很让人火大!我必须得做点什么。我必须得……”她叹了口气,一只手烦乱地捋过自己的头发,灵活地拆掉侧马尾,让白色的长发顺着后背披散而下。

“你亲了我。”Ruby咕哝道,她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看见Weiss一脸歉意地点了点头。毫无疑问,从刚才的对话来看,这是她最料想不到会发生的事。自从认识Weiss以来,Ruby一共想过亲她两次,不过这两次都是想的亲在脸颊上。一次是Weiss在寝室里允诺说她会成为自己最好的队友时;另一次是自己从Torchwick被吃掉的那个飞艇上下来后终于找到Weiss时。或许第二次她可能会亲在Weiss的嘴唇上,不过当时她真的是紧张过度,几乎死掉了。

现在,她们已经亲过了,根本没有亲在脸颊上,而且Weiss看起来似乎和Ruby一样没底。

“是的……我道歉,Ruby。我不该这么做的。作为一个不喜欢未经允许就侵入他人的私人领域的人,我的所作所为是不对的。我只是……很恐慌。我不能——不会让你独自一人离开这座房子。”

“你亲了我。”Ruby失神般地咕哝道。

Weiss翻个白眼。“如果我早知道这样就能让你停机的话,第一天碰到你时我就会这么做,就不会让你把我搞到炸毛了!”

Ruby全部所能吸收处理的事情就是Weiss亲了她。她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复述着那句话,但仍旧没有真正理解。Weiss Schnee是Remnant世界最大的晶尘生产商的继承人。她有钱的程度远超Ruby想象。她优雅又有涵养,还可以再加上以前她们还在Beacon时Yang用来描述(抱怨)她的那些傻气的形容词。

Ruby知道自己和Weiss不在同一个级别,连接近都说不上。Ruby吃手工饼干,用刀片割掉头发,相比Weiss曾提到过的任何一种精心烹制的食物,她更喜欢用火直接烤出来的甜点*。然而,Weiss亲了她。在她俩之间,是Weiss主动亲上来的,这只能意味着Weiss想亲她。(*校注:原文s'mores,是一种用饼干把烘烤过的棉花糖和巧克力夹起来的甜食。)

这也就意味着……

“你喜欢我吗?”

Weiss脸红了,睁大了蓝色的眼睛。“我当然喜欢你了,你是我的搭档和朋友。”

“你亲了我。”

Weiss呻吟道。“你能不说这句话了吗!”

Ruby摇了摇头,“不,你……你亲了我,而且你不会亲搭档和朋友,不会亲类似那样的人。你——你对我有感觉吗?”即便问出了这样的问题,Ruby也不完全确定那究竟是不是形容它的正确措辞方式。

当Weiss脸上浮现出惊恐的表情时,她原先所有的那些担心都随之消散了。“这——这太荒谬了!我只不过是在那时候被情绪冲昏了头脑罢了。我很久都没有见到你了,而你还傻乎乎地准备拿自己的生命冒险,就好像你毫无价值一样,但显然你对——对那些关心你的人来说很重要!我失控了一下,但我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去想的事!”

在Weiss身上,Ruby注意到的事情之一便是,如果她因一段困难的交谈而感到紧张抑或毫无准备的话,她就会说些不着边际的话语并抛出傲慢自大的言论以进行自我防卫。对大多数人来说,她试图展现出来的那种语调和傲慢的态度就足以把他们统统赶走了。

可这招从未对一个人生效,那就是Ruby。“Weiss。”她稍微放沉了音调,让Weiss知道她没有心情开玩笑。

Weiss的表情让Ruby知道自己意思已经传达到了。Weiss放下自己的防御,盯着自己的双手。“在我的大部分空闲时间里,我都在想着你,想着我们队伍所有的人。但是你……我每天都会想起你——大多数日子里早上醒来我第一个想起的就是你。我试着想象再次见到你会是什么样子——我只是想象,做梦都没想到会成真。我在这里而你却不见了……我猜想你正在实现你注定会实现的一切。我猜想你已经把我给彻底忘了,我接受了这件事。”Ruby很想插话,她本能地想要上前一步,提醒Weiss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会忘记她。然而,显然Weiss还没有说完,所以Ruby抑制住了自己。“接着,突然之间,你就穿着你的红兜帽出现在我面前,我本来期盼着你和我记忆中的那个Ruby殊无二致……但你并非如此。” Weiss极度紧张,Ruby可以看出她眼中的矛盾。“不爽的是,你长得比我还高;你的头发比我记忆中的还长,让我觉得很是讨厌,因为它完美地勾勒出了你的脸庞而且这让人超级分心。你长出的这些……肌肉和线条也同样使人超级分心,我发现自己很难集中注意力,当你在我身边时有时候我甚至连呼吸都无法自如我怎么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毛病啊!”

Ruby从未见Weiss对自己和自己的感情如此没把握过。即便一直以来Weiss似乎对Ruby把她拖下水的那些幺蛾子感到不适,但Weiss一次也没有如此动摇过。

而今,Ruby所能做的就只有瞠目结舌地盯着她。Weiss Schnee……被她吸引了。

“Weiss我——”

突然,某种震耳欲聋的巨响传遍整个房子。Ruby不得不掩住耳朵遮挡这股声音,当她看向Weiss时,只发现她脸色苍白,满是担忧。

“不。”Ruby只能看见Weiss的嘴巴在动,并没有听到她说话的声音。

“这是什么?!”Ruby大喊道,但在这片巨响的狂潮之下只能勉强听见自己的声音。

片刻后,Weiss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是警报响了!”Ruby感觉自己的双腿开始颤抖,喉咙缩紧,使呼吸都变得困难。“Ruby,有人在试图闯入这里!”

“Schnee小姐!”一个新的声音传了进来,Ruby这才发觉Weiss已经从自己身边走开了。

『它在这里……它找到她了。找到她们了。它会杀掉她们所有人,杀掉Weiss。』

“不……不,不。”Ruby摇着头本能地从背后拿出新月玫瑰。

“Athos!马上把我的柳叶白菀拿来!”Weiss命令道,Ruby看着那个戴着硕大而漂亮的帽子的魁梧男人得令后转身就跑走了,Weiss回到Ruby所站的地方。“它已经突破了最外面的那道安防线。Ruby我们必须准备——” Weiss话还没说完,整个大宅的电力就被切断了——警报声不再响起,周围陷入可怕的寂静。“没电了?到底搞什么——”Weiss说到一半便被Ruby用手捂住了嘴巴。

“嘘。”Ruby示意搭档安静,然后开始往后退开。当Athos拿着柳叶白菀回来时,Ruby将一只手竖在自己嘴唇上让他也不要发出声音。然而,这个动作给了Weiss挣脱开的时间。

“Ruby你在搞什么啊?”Weiss问道,但她还是压低声音,留心着警示。她走过去,从保安那里接过武器,旋转晶尘弹仓,测试抓握。从她握住武器的方式来看,Ruby能看出她在这里已经尽其所能地维持着练习。她看起来对武器的运用并无不熟。

地面在她们脚下颤动,就好像她们下方的部分地基被已经被拆毁了一般。当整座宅邸都在发出咯咯声响时,Weiss踉跄了一下。

“我本该离开的。我本该继续逃跑的。”Ruby咕哝着。如今为时已晚,她被它困在了这个地方,而Weiss也在这里。“Weiss待在我身后!” Ruby抓住她的外套,把Weiss猛地拉到自己身后。

“Ruby别这样!我们要一起战斗!作为一个小队!”

Ruby摇头。“你不理解,这不管用!你没跟这个东西战斗过,你不懂!它既不是戮兽也不是机械。它会把你撕成碎片的,Weiss!”

她不确定到底是自己的话抑或是自己眼中的恐惧生了效,但当Weiss看向她时,她看见那份恐惧已经传达了过去。“Athos?”Weiss向保安唤道,“去看看情况。带更多的帮手到这里来。我们可以用武力压制它。”

男人立马转身跑开了。

如果他是去向噪音的来源,去向破坏之处,那么Ruby知道她再也见不到他了。她开始检视房间有无逃生的地方。她现在是不可能从Weiss身边逃开的,已经太晚了——它会杀掉挡在路上的Weiss的。

“我们这里有多高?”Ruby走到沙发后的一扇大窗户前问道。“你觉得我们跳下去会摔死吗?”

“什么?”Weiss朝她小跑过去,透过同一扇窗户外瞥出去。这里至少有两层楼高,摔是摔不死,但下面坚硬的混凝土可能会让她们受点伤。“我们可以用武器来降落,Ruby,你不记得在森林里降落的那次了?这东西扰乱了你的心神,让你没能清晰地思考。”

“我当然不是!Weiss你不——”一阵低沉的吼声响起,Ruby慌忙转身,展开了手中的新月玫瑰。她将武器举在身前,枪口对准小小的入口处。旁边的Weiss也在准备自己的武器。

当Ruby再次试图向前一步挡在Weiss身前时,她的兜帽被抓住然后被一把拉了回来。“少来这套。”Weiss往前迈出一步。“我现在有点疏于练习了,但我觉得这也许会是个不错的开始方式。冰花?”

虽然不确定,Ruby还是点了点头,旋转手中的新月玫瑰插在地上。这个地板不如上次她们在大街上使用冰花时的混凝土地面那样稳固,但还是很好地固定住了武器。雕文在她身前形成,她一直都惊叹于这些雕文有多么地美丽。光芒闪烁着,在她身旁,Weiss的存在十分强烈。Ruby抬起枪口等待着。

通往房间的入口处勉强被外面的光线照亮。这个地方的许多窗户都被遮挡住了,外面的光线显然无法为Schnee家带来好处。

“我们先把它拖住,然后我们就逃,知道了吗?”

“Ruby,你不可能永远逃下去。”Weiss反驳。

Ruby只想让Weiss理解——逃跑是她们唯一能做的事情。

入口处传来一声重击声,她俩同时转身,只见Weiss的保安Athos那无力的身体翻滚进入了她们的视线。Ruby首先看到了血,血从他的喉咙里喷洒而出,染红了他身上的白色制服。他的帽子不见了,那曾经坚毅的眼神也被临终前的恐惧所取代。

她身旁的Weiss倒抽了一口凉气,这让Ruby有些高兴。或许现在Weiss会理解了。

当Ruby再一次看向狭窄的入口时,她看见了它。

那个身形笔直而平稳地站立着。它的外形很像人类,但它所穿的盔甲漆黑而危险——Ruby发誓自己每次看到这身盔甲时它都不一样,就好像盔甲本身也是活着的一般。它戴着漆黑无情的面具,只露出一双血红发亮的眼睛直盯着她们。它握着一把Ruby曾感受过的红色大剑。这把剑宛若无物般地直直刺穿了她的Aura。

再次看到它,知道它就在这么近的距离,Ruby根本无法动弹,只能勉强听到一旁Weiss叫自己名字的声音。

“就是现在,Ruby!开火!”

条件反射一般,Ruby的手指抽搐着扣动了扳机,子弹划破整个房间的寂静。她的枪和Weiss雕文的结合向那个怪物射出了一股冰流。当冰流击中它时,Ruby等待着结冰并锁住它——然而冰流只在它的皮肤表面炸裂开来,散落一地的冰和水。

“不,”Ruby呻吟着,再次扣下三次扳机,每次结果都一样,不过是徒劳无用的尝试罢了。“不,不,不!”Ruby从地上抽起新月玫瑰发动外像力。她狂怒不已。那个怪物来到了Weiss家,它已经夺走了她的生活、她的自由,而她却甚至无法拖延它丝毫,连一次都没能做到。

“Ruby!”Ruby忽略Weiss的呼唤声,像闪电一般冲向前。她快速攻击,武器向下劈斩。狭窄的走廊并不适合战斗,但也缩短了空间距离。然而,那个怪物依然有充足的时间轻易闪过她的第一击,并朝她快速挥击。Ruby用武器后背打偏它的武器,再次朝它全力挥去。

每一次的尝试都被格挡下来,不是被它携带的红色大剑就是被它穿的漆黑盔甲挡住。就算Ruby感觉击中了要害,也只是在黑色材质上弹开,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们这样往复持续挥击了很久,Ruby觉得自己在努力挣扎着跟上朝她挥来的一系列攻击。她用外像力铆足速度以躲避所有的攻击,最终战斗从狭窄的走廊蔓延到广大的生活区。

正当Ruby举起镰刀准备再次攻击时,一只脚踢在了她的肚子上,让她向后横飞了出去。她摔在其中一张桌子上,当然是玻璃制的,并把它完全撞碎成了渣。虽然她的Aura保护她不会被碎片刺穿,但摔落的疼痛却难以避免。

Ruby支起自己,再次抓住自己的武器。在她还没站稳时,那个东西就正好来到了她身边。她不够快,她从来都不够快。血红的剑刃已经举到她的头顶,准备就地刺穿她的Aura,结束她的生命。

一道白色的光芒在空中闪耀,Ruby越过这个武士往上看去,看见一个雕文出现在天花板上。Weiss跳向雕文并踩住它,片刻后,她手执柳叶白菀向下猛冲发动攻击。

当Weiss的剑斩下时,那个攻击者毫无准备,但它还是毫发无伤。不过这足以引开它的注意力,Ruby手执新月玫瑰站起来,立马加入战斗。

Weiss很快,她如芭蕾舞女演员一般旋转,攻击迅速且凶狠。她将剑尖刺向任何可能的地方,她在寻找弱点。对Weiss而言,它一定是有弱点的。Ruby向那个东西的背后猛挥镰刀,可就在她的攻击堪堪抵达之前,它转过身来,用空余的一只手直接握住镰刀手柄,将武器拽离Ruby的手。

它太强了——太快了。

Ruby突然被自己的武器握把处狠狠一击,再次横飞到地板上。她眼花缭乱,努力让眼睛对上焦距,但她始终只能听到Weiss和它的缠斗声。Weiss在独自战斗,和这个东西战斗。

『不,Weiss,快逃!』Ruby想要大喊,喉咙却发不出声音。她用双手撑起自己,再度挣扎着站起来。她必须得帮忙,必须得战斗。

还没站稳,战斗的声音便戛然而止,Ruby觉得自己的心沉到了谷底。接下来听到的便是金属物品无力地砸落到地板上的声音。

『柳叶白菀』

当她终于转过身时,Weiss已经被解除了武装,她的喉咙被扼住,双脚也离开了地面。她不停地踢打,依旧反抗着,但Ruby可以看见她脸上的恐惧神色。不过那个畜生的重点并不在Weiss身上,只在于她自己,就像她和Jaune并肩作战时那样。他只不过是干扰而已,就跟Weiss一样——它只想要她。

Ruby知道什么才是自己必须得做的事。她不能再逃跑了。

“好吧,”她举起双手点点头,努力驱赶心中的恐惧。她并没有准备好赴死,无论曾经想过多少次自己可能会死,但一想到真正的死亡、想到再也见不到所爱之人就令她害怕不已。但她会赴死,就在此时此地,如果能让Weiss安全的话。“我——我投降。请放了她吧。”

“Ruby!”Weiss艰难地恳求道,“不——不要!”

听到Weiss的恳求,眼泪划过Ruby的脸颊。她想起那个吻,就在不到十分钟之前,Weiss吻了她。无论当时那个吻有什么含义,此时此刻,感觉那就是她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了。如果这就是她曾拥有过的唯一一个吻,那便足够了。

突然间,Weiss便从怪物的抓握下摔落到了地上。它接受了Ruby的提议,Ruby低下头,准备接受自己的命运。Weiss安全了,如果她消失了,那么就不会有人因她而受伤了。

正当Ruby感觉到她的追踪者正在向她逼近时,一声可怕的、不可描述的尖叫充斥在整个空间里。

那是怪物发出的声音。

抬起头,Ruby发现她的袭击者跪跌在地上,依旧发出那种可怕的声音。它在痛。

她越过它的肩膀看过去,发现Weiss依然趴在地上,但她手中已然握住了柳叶白菀,并将它的尖端刺进了这头畜生的脚后跟里。

不知怎的,Weiss找到了一个弱点。

Weiss急匆匆地跳起来,并从地上抄起新月玫瑰。她把它扔给Ruby,Ruby堪堪反应过来接住了它。

她所知道的下一件事,就是Weiss已经用双手抱住了自己,她们正双双从窗户跳出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