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补救

作者:沙幕天
更新时间:2019-07-18 22:21
点击:422
章节字数:84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他们不在乎她的名字。他们不在乎她的钱。

无论她说什么,无论她怎么威胁——医生不会让Weiss跟着Ruby一起进入急诊室。不,她必须得等。她只会碍事。

是Violet,那个她付钱来到这里的女孩,最终抓住了Weiss的手臂,将她拖到一边。

直到她提起Yang的名字时,Violet才向她保证Yang和Blake都已经通知到位了。Weiss很庆幸不必亲自打出那个电话,但她知道她们很快就会来到这里——Yang会尽她们最快的速度赶到这里。

但是Blake不会让Yang开车,不会让眼中充满火焰、心中充满对宝贝妹妹的担忧的Yang开车。不,Yang在害怕的时候会变得很不稳定。Weiss非常清楚这点。在自己所不能掌控的状况中,Yang无法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对于挡在她面前的人来说,这会非常糟糕——又或者是,将这件事对她保密的人。

Yang……Yang会揍她的,Weiss知道。Weiss明明知道Ruby出了事,却什么也没说。Yang可能会伤到她,但她不在乎。她已经麻木到不在乎了。麻木到无法清醒地思考——此刻,她的全世界都在围绕着Ruby旋转。Ruby需要没事,她需要——

“Schnee小姐?”Violet打断她无法控制的思潮,Weiss重新安定下来,头顶上方荧光灯的光芒投射而下,其他正在等候着陌生人的人们发出的噪音变得清晰。

Violet看着她,眼中充满真挚的关怀。“你的脸色非常苍白。也许我们应该赶快去洗手间,在脸上泼点水。”

Weiss摇摇头。“要是他们有Ruby的消息——”

“马上就通知你,好吗?你的手在发抖。”

“因为我很害怕。”

Violet露出微笑——不是坏笑,也不是任何挖苦式的笑容。这个笑容十分诚恳,令人不可思议地感到安心。“我知道,但你这样对她毫无益处。你需要放松。”

那听上去几乎是不可能的。她的肚子就像有一头拉丁熊踩在上面。她几乎无法动弹,胸口传来阵阵紧缩般的疼痛,喉头紧锁,仿佛会窒息而死。

“来吧,Yang和Blake很快就会到了。”Violet说道,想要以此作为某种安慰,不过Weiss自己也非常清楚。

但她还是让Violet牵起她的手,把她从椅子里拉起来。她就像个小孩一样,被Violet牵引着来到洗手间,门在她们身后咔哒一声关上了。

洗手间大而安静。一面长镜俯瞰着三个安装在大理石台面上的水槽。后面有四个小隔间,每个隔间的门都半开着。

除了她们,没有人在这里, Weiss可以趁此机会喘口气。

她跌跌撞撞地走向镜子,看着自己。她注意到的第一样东西就是血——她的上身沾有血迹。

『Ruby的血。』

片刻后,胆汁涌进嘴里。她弯下腰,在水槽里呕吐起来。

她的头发立即被一双手拨开,束在脑袋后面。液体在她的喉咙里灼烧,使眼泪沿着双颊流下——还有一些眼泪从鼻子里流出来,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Weiss试图忍住,她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拍她的后背,片刻后,她呕出更多东西,在水槽里飞溅开来。水龙头被轻轻打开,清理着呕出的污物,把它们冲进下水道里,以免溅到她脸上。

Weiss深吸口气,乞求自己的胃安定下来。她吃了一片放在水槽边的小碗里的薄荷,祛除嘴里的味道。

在情况好转之前,这样只会变得更糟。她需要能够处理它,就像她解决所有其它的挑战一样。

“我们应该回到候诊室去。”她说着,朝门口走去。

向来尽职尽责的Violet拖着脚步跟随在她身后,Weiss感到一阵极其强烈的愧疚。Violet从未要求做这种事——在医院里处理呕吐物以及这一切。

然而,她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紧跟着Weiss,尽可能地帮助她。

等事情稳定下来后,Violet将得到大幅加薪。

她们刚离开洗手间,Weiss听见一阵喧哗。

“她的名字是Ruby Rose!她在哪里?!我知道她在这里,她是我妹妹,我现在想见她!” Yang可能非常害怕,Weiss看见她的金发摇曳着,双臂四处挥舞,Blake正试图让她安定下来。

“她现在正在进行诊断。”前台的女士谨慎地说道,“我被告知现在要限制任何人见她——医生需要空间。”

“她出什么事了?她会没事的吧?!”

“她摔了一跤,额头上有一道很深的伤口,除此以外我什么都不知道。”

尽管她痛恨承认这一点——Weiss害怕说出任何话。她害怕Yang可能作出的反应。Yang会生她的气吗?Yang会攻击她吗?这个世界上没有比Yang Xiao Long更和善、更具保护欲的人——可一旦事情关乎到她妹妹,她也许会变得……不可理喻。

一个夺门而出、逃回Atlas的可怕想法越过她的脑海。她痛恨它,痛恨这种想法——但是恐惧如同毒药一般,直刺心间。

然而,她从内心的更深处发掘出了勇气。

“Yang。”Weiss最终开口道,一双深红色的眼眸向她直刺而来。

片刻后,眼中的眸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紫色与担忧,Yang跳过一排长凳,将Weiss拉入怀中。“你找到了她!你把她带到这儿来了!Weiss,谢谢你。”Yang拉开一段距离,握住Weiss的肩膀。“她怎么了?她说什么了吗?你在短信里只说了你要来这里——她撞到了她的头。”Yang指着接待员的桌子说,“那位女士说她撞到了她的头。”

Weiss咽下哽在喉头的结块,点了点头。“是的,她从楼梯上摔下来,撞到了头。”Yang把她的手臂抓得更紧了。“当我发现她时,她已经昏迷不醒了。”

“可是……她的Aura……为什么没有保护她?”Yang问道——尽管并没有特别在问谁。

这时Weiss意识到Blake在瞪着她。她在那双黄色眼眸的审视下,后退了一步。

“Yang。”Weiss无法向她看去——但她必须得说出来。

“Ruby Rose?” 一个声音响起,她们全都转过身来,看见一位眉上挂着汗珠、满脸紧张之色的医生向她们走来。

在那一刻——Weiss恐惧着最坏的情况。她的心似乎变得迟缓起来。她仿佛能看见自己的生活在眼前闪现。一个没有Ruby的生活,这让她想沉沦到黑暗中,再也不回来。这是最最可怕的感觉。一种她永远也不会忘记的感觉。

“是我。”Yang脱口而出。“我是说,我是她姐姐。她是我妹妹。她还好吗?”

“她很稳定,我们缝合了她头上的伤口。虽然她可能会因撞击而患上脑震荡。我们使用了兴奋剂来帮助她恢复她的Aura——它少得非常危险,还有……为什么没人知会过她的髋骨破裂了?”

Weiss看见Yang的脸困惑地皱了起来。“破裂……什么?”更糟的是,她看见Blake失望地摇了摇头。“她的髋骨破裂了吗?!”Yang的眼睛再次闪烁了一下,医生后退一步。她一定注意到了。“我……我——”她深吸口气,退了回来。“对不起——这完全不是针对你的。我不知道她的……”Yang转过身,泪水流过她的脸颊,Blake将她揽入怀中。

Yang的情绪就要超载了。

“我们可以见见她吗?”Blake越过Yang的肩膀问道。

医生点点头。“我们正将她转移到一间病房里,不过我倒是不明白那有何不可。因为坠落和药物的关系,她依然处在昏睡中,但我们会叫个人带你们过去见她。”

Blake微笑着向医生道谢。Weiss正准备跟他去见Ruby,却被人抓住了手腕。

回过头来,是Blake——她正死死地抓住她。“Violet,你能和Yang一块儿去看看Ruby吗?Weiss和我要去告诉她的父亲和叔叔出了什么事。”

Blake的眼睛从未离开她的双眼,Weiss听见Violet迟疑地在她身后动了动。

“好、好的。” 她说道,然后慢慢地引导Yang穿过候诊室,走进大厅里,一个护士正等在那儿。

Weiss还来不及作出任何思考,就被拖走了。

————————————————

正如Blake所言,她确实给Taiyang和Qrow打了电话。看着她对他们说话、处理他们,感觉真是一大奇观。Blake已经真真正正地成为了这个家庭的一份子。从安慰Taiyang到安抚Qrow,她设法搞定了他们,让他们能够一路安全地来到这里与Ruby在一起。

等Ruby醒来,看到这所有的关注与担忧,一定会十分生气的。

现在,这已经不是Weiss所能阻止得了的了——真相已经浮出水面了。

这个真相已经清楚地被这位在她面前来回踱步的猫咪Faunus知晓了。

“这……这就是你那天谈起的事,对不对?你问起Ruby,问她是不是没事?你问的就是今天出的这事。你知道她受伤了。”

深吸口气,Weiss点点头。“如果你还记得,那只是几天前的事,那时我看到了她背后的瘀伤。直到昨天晚上我才发现她真正的伤。”

“Weiss,为什么你没有告诉我们?显然你是想这么做的,否则的话你不会来找我询问情况。我们本来可以给她帮助的。”

“那不是Ruby想要的!”Weiss提高音量。

Blake没有退缩。“Ruby不知道什么才对她有好处!”Blake尖叫道,而Weiss才是那个退缩的人。见状,Blake捏了捏鼻梁——她的耳朵贴伏在头上,她叹了口气。“Ruby把自己逼得太紧——濒临崩溃边缘。Yang不得不去接她的那一次,是因为Ruby已经筋疲力尽了,几乎连床都不能起。她非常非常想独立,乃至任何事情都害怕求助。即便Ruby缺乏很多日常技能,但她依然不会寻求帮助——她不会接受帮助。她既固执又害怕,令人不可思议地沮丧。”

“她不想失去自己创造的生活!”Weiss为Ruby辩护,感到自己的声音都破裂了。

不幸的是,这似乎并没有博得Blake的同情。“她创造了什么,Weiss?是的,Ruby有钱——但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管理它。她家里没有食物。她把所有的钱都放在家里的保险箱里。所有东西都是用现金置办的。她用现金买了这间房子。预付了全款。我们训练多年,成为军人——Ruby比其他人早了两年。在Beacon或战争期间,没有人教过我们如何像平常人一样生活。我们只能自我调整适应。”Blake朝自己和Weiss示意。“在去Beacon之前,我独自一人时,我学会了如何生活;我确信你有很多礼仪老师每天都在向你展示如何生活。”Weiss只能点头——这是事实,她的成长伴有各种各样的指导者,教她如何处理费用、与人打交道。她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必须是完美且合格的。“Ruby和Yang没有,她们的父母是猎人——Yang的妈妈抛弃了她,Ruby的妈妈死了。我爱Taiyang,但我们都知道他不是最佳模范成年人,更别提Qrow了。”

Blake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Weiss好奇Blake究竟是被打开了什么开关,让她生气至斯。

“Blake,你这是想做什么?”

Blake呼出口气,突然不再看Weiss的眼睛。“我是在说……我帮助Yang进行了调整。战争结束后,我在这里陪伴她,我们一起度过了难关。你有你的公司和你的责任,你也做得很好。Ruby……她没有任何人在身边,当她把Yang赶走时,她就真的是孤身一人了,然后现在……出了这种事。”Blake颤抖地呼吸着,擦了擦眼睛。“Yang和我已经讨论过这件事了,我们知道如果Ruby无法照顾自己,我们就会……”

“你们就会怎么样?”Weiss问道,尽管她早已知晓答案。

“我们打算让Ruby跟我们一起搬到Vale。在那儿她会有一份工作,Yang和我可以帮她打理自己的生活,重新振作起来。在这次的事情之后——在她的康复期间,她无论如何都无法独自生活。”

Weiss感到自己的脉搏开始加速,血液开始沸腾。这是不对的——这感觉不对。她为Ruby生气,为自己生气。

“你们不能那样做!你们不能强迫她做任何事!她是一个成年女人了!”

“是吗?”Blake没有提高嗓门。就好像她不必提出自己的观点似的。“Weiss,如果你不在这里——如果你没有出现,而Ruby又独自一人摔下楼梯——她会死的。” 那些话就像打在她肚子上的一记老拳。“我们并不是要阻止她自己生活,Weiss。我们只是试着帮助她过上一个更好、更安全的生活。Ruby必须在一定程度上成长起来。她必须学会如何调整和照顾自己。我们并不会把她关在笼子里而决不让她离开。我们只是想离得更近些,这样我们才能帮到她。”

Weiss没有回答。她无言以对,甚至觉得自己无权再说下去。Blake说得没错。如果酒店已经安排下来,Ruby摔了下去,而Weiss又不在那里的话……

“走吧,”Blake走过Weiss身边,平静地说道,“我们去看看她们怎么样了。”

————————————

当她们回到Ruby所在的房间时,Weiss很乐意见到Ruby脸上的血迹都被擦干净了。她看上去很平静——整洁而舒适。这令Weiss镇定下来;在之前的两个小时里,Weiss一直握着Ruby的手,冲着医护人员大呼小叫,以确保Ruby没事。

她累坏了,可当她坐下,注视着Yang守在Ruby床边时,Weiss很快便睡意全无。

看着Yang令Weiss感到痛心。她坐在Ruby床边,义肢放在门旁的墙边。她已经把它取了下来,她用左手握住Ruby的手,拇指正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背。

Yang的脸上仍淌着泪水,不过她似乎比之前在走廊里更镇静些了。萦绕在Weiss腹中的内疚感使她的身体感到不适。如果不是她之前已经呕吐过了的话,那么她很有可能现在会发生呕吐。

“Schnee小姐。”Violet轻柔地开口,Weiss吓了一跳——她已经忘了她的助理依然在这里。“Sun要来接我回Xiao Long先生的家。这是家务事,我不想有所侵扰。”

Weiss只得点头,她知道对Violet而言,呆在这里只会让她感到相当不适。对这里所有人来说,她依然是个陌生人。“好的——我会知会你事情的进展,今晚再跟你谈谈。”

Violet柔和地笑了笑,开始朝门口走去。Yang向她表示感谢,但却没有力气朝Violet的方向看过去,Violet短暂地停住脚步,向Yang报以最好的回应。

她注视着Violet离开,发现Blake正站在房间外面,和一位护士在走廊里说话。不管什么情况,Blake总会坚持尽其所能地收集信息。和Yang在一起正需要这点——Yang有时难以捉摸,Blake喜欢尽可能地保持掌控。

Weiss深深怀疑,那是因为Yang是世界上唯一能使Blake失去那种掌控的力量——所以她从自己生活的其他各个方面弥补了这一点。

“我把一切都搞砸了。”Yang终于打破沉默说道,不过Weiss确信这些话并没有针对任何人,除了她自己。“我应该早点来找她的——我应该更加努力的。”

“Yang。”Weiss不由自主地说,“这不是你的错。我们都知道Ruby把每个人、每件事都摆在自己之前——这也是她之所以一直都是我们的队长。”

Yang点点头,但Weiss看得出她并不赞同这种说法。回头看向门口,Weiss看见Blake走了进来,一脸不确定的表情。她紧张地站在Yang身后,一只手在她的另一只胳膊上上下摩挲着,耳朵也卷了起来。

“嘿。”Blake唤道,Yang转过头来望着她。Weiss注视着她的两名挚友不费吹灰之力地互动着,Blake跪在Yang所坐的椅子旁,伸手从Yang的眼睛下方拭去眼泪。“她需要动手术。她现在需要一段时间进行手术——不过他们会在明天安排手术。”

Weiss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在她们进入救护车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事情将会如何演变。Ruby会接受手术,世界将会为她而被搁置,而她痛恨这样。

Yang对这个消息几乎没有反应,但她再次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她将脸颊靠在Blake的手掌上。“婚礼……”Yang说道,Weiss可以看见Blake向她报以微笑。

“它会保留。”

“Blake。”她抽噎着,她的前额上被留下一吻。

“Yang,没关系。家人是首要的——一直如此。”

她俩之间的这一刻如此亲密,Weiss不禁好奇她是不是应该跟随Violet一起离开。毕竟,她在这里也依然算是个陌生人——在过去的五年里,她一直都不太跟她的队伍呆在一起。过去几天并未真正冲刷掉所有的时间和距离。

然而,Weiss觉得她需要说出来。“我会支付这笔费用。”她说道,因为这是她所能提供的一切了。“不管多少钱,别担心。”

“Weiss,你不必如此——我们赚了很多钱,Ruby也是。”

她轻蔑道:“这是我最起码能做的了,Yang。我不想Ruby她——” 当她意识到正在发生什么、她们正在做什么的时候,她停了下来。

正是Ruby不希望她们做的事——她们在没有她参与的情况下,擅自替她的生活做出决定。Ruby不能为自己说话,Weiss只不过是在设想自己为手术付钱,仅此而已。对现在已经成年的Ruby来说,这是不公平的。

“Weiss?”面对她的沉默,Blake开口道。

“等Ruby醒来之后,我、我会跟她谈谈这件事。我们会和她讨论一下。”

Yang重新转向Ruby。“这会有帮助的——至少在Ruby搬去Vale的过程中,她可以省下点钱。”

她拼尽全力,不动声色地说道:“她不想搬到Vale去。”

“这是最好的。”Yang说道——几乎是不屑一顾,Weiss握紧拳头。

“Yang,你不能强迫她离开自己的家。”

这引起了Yang的注意。“她无法独自待在这里,Weiss。我觉得她今天已经把这一点表现得很清楚了。”

“她不想搬到Vale。她已经告诉我了。事实上,这就是为什么你直到今天才知道她受伤的原因!”她已经跨过了那座桥——没有回头路了。

“那是什么意思?”Yang从座位上站起来,Weiss可以看见Blake抓住了她的手臂。

“意思就是,每次你跟她说话时,你都会提起Vale和这份神奇的工作,而这让她感觉很糟!”

Yang困惑地摇摇头。“我——那是怎么——我想让她搬到Vale,离我们更近一点。这样我们就可以更贴近她!她的生活太孤单了,她把自己推到了谷底!”

“Yang。”Weiss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冷静,依然坐在座位里。“我同意Ruby在这里并没有过上最好的生活。她需要一点帮助,学习如何……正确运作以及自己照顾自己。但她是一个成年人——一名成年女性,如果她希望住在这里……你不能强迫她反其道而行之。你想要什么并不重要。”

“Weiss。”Yang闭上眼睛,抚摸着自己的头发。“你为何甚至于还要在乎?”她的声音里闪过一丝愤怒,Weiss吞下哽在喉咙里的结块。“一周之后,你就会离开,回到音讯全无的状态。Ruby不会再成为你的问题了——这就是你想要的……不是吗?”

Weiss深吸口气,细心地解开交叉着的双腿,站起身来。她看见Blake在Yang身前微微挪动了一下——如果有必要的话,她准备介入她俩之间。

往Yang脸上甩个耳光、试图在她身上制造某种打击感的想法越过Weiss心间,但她克制住了自己。

“不。”她平静地说,双手放在背后。“你错了,Yang。我不会在一个星期之后离开……因为……我会留在Patch,看着Ruby度过此事。”

她身前的两个女孩都震惊了。Yang的防御姿态松懈下来,Blake的耳朵竖了起来。

“你……什么?”Blake结结巴巴道,Weiss点了点头。

“你说得对,我疏忽了自己作为Ruby的搭档兼朋友的职责。如果她要经历这样的事情,她会需要帮助的。此外,如果Ruby真心希望留在Patch,那么她需要有人来帮她稍微打点一下她的生活。如果我知道Ruby是在独自处理着这件事,又或者她因别无选择而住到Vale去的话,等回到Schnee尘晶公司时,我……我会无法投入到工作中去的。”Yang看起来更困惑了,所以Weiss继续说下去——触碰到她一直想要放手的过去。“你认为你辜负了Ruby?先排队去。我在她正处于低谷之时离开了她,因为我实在害怕承认……我不知道该如何帮她克服发生在那座山上的事。Jaune死了,她杀了Salem;我想,她心中的一部分再未离开过那个地方。” Weiss坚定地朝Ruby的床边跨出一步。“看看她,她靠自己一个人已经做了很多很多了,她做得并不完美,当然也需要好好清理一番,但Ruby遭受了太多痛苦,却仍在竭尽全力重建自己的生活,现在……现在我们必须帮她保持她的生活。”

Yang脸上的怒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沉思,或许还有……后悔。她回头看着躺在床上的Ruby,咬住自己的下唇。Blake仍然离得很近——如果需要的话,她仍然准备介入。

当Yang低下头时,Weiss知道自己已经取得突破了。“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她确信你只会让她跟你一起搬走。”Weiss转向Blake。“你们两个都是。”

Blake蹙起眉头,轻轻抱住自己。“她……害怕告诉我?”Weiss点头以表确认,Yang似乎完全被击败了。“我真是个十足的……笨蛋。”

“你不是。”Blake插嘴道。“你只是在做你认为最好的事。”

“对我来说最好的事。”Yang摇摇头。“对我们来说最好的事,这样我们就可以待在Vale,保持我们的生活。”

“现在你可知道了吧。”Weiss跪在Yang身边,尽可能地微笑。她看见Yang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她翻翻眼睛。“现在既然我们都知道了,我们可以做得更好。Ruby……支撑我们所有人度过了战争——现在轮到我们了。”

Yang漂亮地撅起嘴唇。“你还想从我身上赢取多久的争论?”

Weiss带着灿烂的微笑,紧紧拥住Yang。“噢Yang。”她叹息道,“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天。”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