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椰果与后果

作者:沙幕天
更新时间:2019-07-18 22:21
点击:504
章节字数:68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赢了。”Yang呻吟着说道,Weiss看着满桌子沾满各种霜糖的空盘子,翻了个白眼。

“不可能,我吃了那个有椰果的而你没有。”Ruby反驳道,Weiss转头看向左边,她深爱至极的女人正挺着肚子坐在座位上,唇上沾着巧克力。她看上去既难受又无精打采,但同时也对自己的选择非常满意。

与此同时,Weiss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巧克力上,她超级想去把它擦掉。当她们还在交往时,Ruby会习惯性地变得非常……邋遢。Weiss不喜欢这样,于是她把确保Ruby保持一定程度的卫生当成自己的使命。Ruby并不是不讲卫生,只是她对于自己到底可以变得有多邋遢完全没有自觉罢了。

在过去,Weiss会伸出手去,毫不在意地径直替她擦掉唇上的巧克力。而今,她没有位置能够去做那种事——所以她只能干坐着,沮丧地注视着巧克力奚落她。

“那让你得了负分,因为椰果令人作呕。”Yang回道,Weiss听见Blake在她右边叹了口气。“我赢了,因为我不必忍受椰果。”

Blake清清嗓子。“于是呢,假使我选择椰果作为我们的婚礼蛋糕会怎么样?”

看见Yang的脸色白了一分,Weiss得意地笑了起来。“我、呃……你喜欢椰果吗?”Blake耸耸肩——她喜欢跟她的未婚妻唱反调。“你想要椰果蛋糕吗?”

“椰果蛋糕很好吃。不过我并不打算自己一个人做决定,但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吃了椰果蛋糕,我们就不能一块儿做决定。”

“呃。”Yang的脸立马垮了下去,Ruby开始窃笑。“嗯……它们已经没有了。蛋糕吸管Ruby Rose把它们都吸走了。”

“喂!”Ruby叫道,这次轮到Weiss窃笑了。

“也不完全是这样。”Weiss开口道,Yang向她投去一道锐利的视线。“我还没有吃完我的蛋糕,而且它不知怎的逃出了Ruby的魔爪。”然后,她端起自己的盘子,Yang朝她怒目而视。“你应该试试,看看你会不会喜欢。”Weiss露出她最招牌的、最令人讨厌的微笑,她知道Yang(以及大多数人)对她的这种笑容感到憎恶。当Yang看向Blake时,这正是她所想要的反应。

“我希望所有蛋糕都能被品尝一遍。”她用一种Yang无法拒绝的语调说道,当Yang坐直身子、伸手越过桌子时,Ruby开始笑起来。

她懊悔地从Weiss那里接过盘子,竭尽全力用不屑的态度瞪着覆满椰果和巧克力的蛋糕。她瞪着它,然后又看向Blake,Blake正挂着一脸期待的笑容,这让Yang拾起了叉子,做了个深呼吸。

Yang能够为Blake做任何事,这令Weiss非常感动。这就是Yang Xiao Long。她会为所爱之人吃下任何东西——即便是椰子味的。

就在Yang的叉子正要刺破霜糖的那一刻,Blake伸手从盘子上抽走蛋糕。Yang跳了起来,大家都注视着Blake一口吞没了蛋糕——她的脸颊现在鼓鼓的,脸上还挂着微笑。

“Blake!”Yang叫道,笑声卡在喉咙里。“那是什么鬼?!”

“唔嗯唔嗯……爱你。”

这是一个十分美好的时刻,一个Weiss真心怀念的时刻。这支队伍——她们是她的家人。她有Winter,可除她以外,Weiss从未与任何跟她有着相同姓氏的人真正联系起来过。所以当她前往Beacon时——她仅仅只指望依靠自己一个人生存下去。

她从未想过她会在那里寻获爱;寻获各种经得起所有仇恨与邪恶考验的爱。

这将她的注意力引向了Ruby。当看到Blake正试图吞下满嘴的蛋糕而Yang正帮她擦脸时,Ruby咯咯地笑了起来。

Weiss很嫉妒。没必要对此进行掩饰——这正是她的感受。这是嫉妒,沮丧,以及欲求。她想要这个。她已经一个人很久了,久到她都忘了有个你每天都能见到、看到你就如同你看到他们一样激动的人是什么样的了。

这使她感到完整——即便是在非常艰难困苦的时期。这温暖而又诱人,而她唯一想要与之相伴的人就坐在她身边,甚至未曾注意到Weiss有多么努力地在盯着她看。

然而,她知道没有时间来提起这事。不是现在,不是在Ruby应付伤势并试图对此保密,而她的另外两位队友正在策划婚礼的时候。不,这件事可以等——Weiss习惯于把自己的欲求放在一边,以利于获取进展。

此刻,她会确保Ruby没事——确保Yang和Blake幸福……然后她才会考虑跨出一步。

“不开玩笑了。”Blake说道,她终于把自己打理干净了。在帮她擦掉嘴唇上流淌的霜糖时,Yang向她投入的注意力使她的脸颊始终带着一丝淡淡的红晕。“我相信红丝绒蛋糕会是我们的选择。Yang喜欢它,我也一样,而且我很喜欢它的外观。”

Weiss点点头,迅速在卷轴板上输入信息。“很好。我会安排下去的。”

“我们在蛋糕顶上的小人可以做点……改进之类的吗?”

Weiss向Yang瞥去一个危险的眼神。“改进……怎么改?”

Yang若无其事地耸耸肩。“我只是在说确保你别漏掉我的义肢和Blake的翘臀而已。”

“喔。”Weiss向自己点点头,接着听见Yang的窃笑。

“你在想什么?我只是希望我们在蛋糕上的小人完美无缺罢了。Weiss Schnee,别污了!”

“我才没有那么想!我从来不会——”

Yang突然爆发出一阵笑声,Weiss竭尽全力瞪着她。“Weiss,天哪我真想念你。”Yang从座位上站起来,绕过桌子跑向Weiss抱住她的脖子,亲吻她的前额。“好了,既然我们已经解决了蛋糕的问题——我得去找Sun和Neptune搞定他们的服装了。”

“我跟你一起去,找到Violet,因为她显然迷上了那个痞子。”

Blake翻个白眼。“我都跟你说过了,这只不过是找乐子——她才没有‘迷上’。”

“即便如此,你不会介意我跟着吧,Yang?”

“没关系。Rubes,你能把Blake载回家吗?”

直到Ruby用叉子把盘子上仅剩的一点点霜糖刮下来并把叉子舔干净之后,她才点了点头。“乐意效劳。”她微笑道,然后舔掉沾在自己唇上的巧克力,这让Weiss膝盖一软。

她想要把它舔掉——她想要(小心翼翼地)抓住Ruby,从她唇上舔掉蛋糕。

『当然了,是通过友好的方式。』

Ruby站起来,Weiss看见Blake走向Yang道别(即便她们只分开短短一小时,她们也需要很长的道别时间),她靠近Ruby。“你还好吗?”

那双银眸扫了她一眼,神情中带着一丝沮丧。“我会——”当Weiss皱眉时,她停住了。“我没事——我大概会和Blake在外面闲逛一会儿。”

“很好。”Weiss点头——她不喜欢Ruby独自坐在自己家中,惦记着不可避免的事情。“我不会让Yang和那些男孩花掉太多时间。”

抑制住想要拥抱Ruby的冲动,Weiss朝Ruby轻轻挥挥手,Ruby也同样朝她挥了挥,然后她被Yang径直拖出了蛋糕店。

——————————————

“于是你爸爸喜欢自己的床吗?”Weiss边问边看向Yang,她正在调整自己的太阳眼镜,头发在风中抽打。尽管Ruby是一个比她姐姐更细心的司机——但Weiss还是更喜欢后者,因为Yang的车非常安静。

“哈?爸爸还没——”Yang双目放大,别开视线。“啊没错……他很喜欢。”

Weiss瞪着她。“你爸爸并没有回来得那么早,是不是?”

“啥?”Yang脱口道,Weiss看得出来她正在向远处靠过去。“他当然回来了,我才不会对你撒谎并试图把你送入我妹妹的怀抱里咧。”

“Yang Xiao Long!”Weiss重重跺了一脚。“我的浪漫生活到底怎么惹着你了!在我的记忆中你一直都在干涉我的浪漫生活!”

Yang轻声笑了起来,把车开到一条更加拥堵的道路上,她摇下车窗。“听着,多年前当我第一次进行干涉并且把你和Ruby切切实实地拉拢到一起时,你可感谢了我。”

“我那时没有经验,又忙得要死,而且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喜欢你妹妹。事情已经变了。我们是成年人,我们可以处理自己的私生活。”

她预计这场对话会就这样来来回回持续下去。她预计Yang会抛出一些Weiss不能用她的双手找到她的屁股之类的诙谐又或讽刺的评论(正如她以前告诉Weiss的那样)。然而与之相反,Weiss看见Yang蹙起眉头,把方向盘抓得更紧了些。

“Ruby的私生活怎么样?”Yang近乎悲伤地问道。

Weiss不料Yang会来这一出。“我……呃……什么?”

Yang的唇角勉强牵起一丝笑容。“我不知道,所以我不得不问。Ruby从不告诉我她的日常生活。”

鉴于Ruby十分确定要是她的伤被Yang发现了,她就一定会被带走——Weiss毫不意外Ruby会对她姐姐守口如瓶。“她做得很好。她家里很干净,她……也很干净。”Weiss尽力不撒下任何谎言。

“喔。”Yang点点头,听上去煞是失望。“她叫你也什么都不要告诉我,对不对?”

“不,Yang……她没有。我只是不知道你想问的是什么?”

“我只想知道她好不好,你知道吗?我真的拼命想让她跟我和Blake一起搬走。我和Beacon的校长谈过了,那里的员工都很乐意接纳Ruby。她可以制造武器,教学生们怎么保养自己的武器。这很赚钱,而且她也不必非得跟我们住在一起,只是住在附近就行,她可以——”

“Yang。”Weiss小心翼翼地打断她。“我——我觉得Ruby在这里扎根了。她好像很喜欢自己在Patch上的生活。作为女猎人的生活。”

一阵沉默降临,Yang为一个红灯减缓车速,然后向后靠在椅背上。她重重地咽了口唾沫,呼出口气。“我又……不知道了。她什么都不告诉我。”在Weiss能够说点什么之前,Yang的卷轴板响了,她把它从口袋里掏出来,扔到Weiss的大腿上。“可能是Sun,我在开车,不会接电话的,所以你来接。”

Weiss皱起鼻子,盯着屏幕上那张直盯着她傻笑的脸。她翻翻眼睛,接起电话。

“你好,Sun。” 她尽可能彬彬有礼地说。

“Weiss?”他只是冲着她尖叫。“嘿,你在做什么?我打错电话了?”

“不,Sun,你没打错。你连我的电话号码都没有。”

“噢对,说得不错!Yang在哪里!我们已经在这儿了,这里简直……超热。我想Neptune可能正在考虑跳进湖里,天气太热了。”

“跳你个鬼!” Neptune在电话后面大叫,Weiss捏了捏鼻梁。

“我们快到了。”她说,向Yang看去以求确认——得到了点头的回应。“是的,就快到了。我猜我的助理也跟你一起?”

“噢是的。”她可以从他的声音中听出微笑。“Vi就在这里——为我们维持秩序,不断向所有你喜欢的商业伙伴发送信息。”

『……Vi?』

“很高兴知道,”Weiss从不怀疑Violet会继续工作。“告诉她我想在你们三个买西装的时候再谈一些事情。此外,我会同意你们购买的所有东西,所以告诉Neptune,他必须得挑端庄得体的衣服。不要紫色的。”

Sun笑道:“随你怎么说,Weiss。”

“并且你也要穿上全套的西装,而不是只在裸露的胸前系根领带。”

“噢。”他哀怨道,Weiss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们很快就到。”说完,她挂掉电话,把Yang的卷轴板放在她们之间的控制台上。“所以Sun Wukong真的是你的伴郎,对吧?”

Yang笑了。“是的——我知道你们俩从来没有真正合得来过,但他是一个好人,他为我和Blake做了很多事情。”

“我从不怀疑,我也不讨厌他。他只是……非常聒噪,令人不快,还有捣毁东西的倾向。”她决定稍微戳Yang一下。“他就像你一样,不过有一根……”Weiss几乎被自己的话噎住了,而Yang则把眉毛往空中一歪,然后得意地笑了起来。“尾巴。” 她说道,恢复了优雅。

“嗯哼,那就是你要说的。”

“你真是最差劲了。”

“可你想念我。”Yang笑道,伸手拍拍Weiss的腿。

她确实如此。

————————————————

“你确定一切进展顺利?”Weiss问道,Violet把Yang的车开到Ruby家,正好在屋外停下。

Violet面带Weiss不曾真正见过的微笑,点了点头。“一切顺利,Schnee小姐。公司运作平稳,运输也毫无障碍地到达了目的地;Neon为这份工作以及你给的丰厚报酬欣喜若狂。”

“很好,我们应该在更具危险性的旅行里多考虑雇佣他们。”

“我会看看他们对于更稳定的工作是否有兴趣。”

随着夕阳西沉,Weiss凝视着Ruby的家。这一天非常漫长,让Neptune和Sun选择他们喜欢的燕尾服比Weiss想象的还要困难得多。

但这也不算什么糟糕的事,她有时间跟着Yang,见到Violet和Sun在一起确实玩得很开心。就连Neptune似乎也表现出了他最为得体的行为——他只是向她调了一次情,当她拒绝他时,他接受了,又转而向登记簿后面的女士调情,而她根本就不搭理他。

“我在想……我知道下周酒店会为我们安排房间,但是……也许你可以取消我的房间,只留下你自己的房间。”

Weiss Schnee不必向任何人自我解释。她经营着一家拥有数十亿资产的公司,是Remnant真正的人生赢家。她是一个完全成熟的成年人,她自己为自己做出决定。

然而,告诉Violet她想和Ruby住在一起,而不是尽快远离她的前女友,令她恐惧不已。

“好极了。”Violet轻易地答道,Weiss看了她一眼。“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回答吗?你希望我问你为什么吗?也许展开一些女孩聊天?性建议?我还从未堕落过——”

“Violet。”Weiss举起手示意她安静下来。“我只是把情况告知你。”

她的助理突然露出狡黠的笑容。“看来这是值得的,两天前我在Xiao Long小姐的要求下取消了酒店。”

“你啥?!”

Violet耸耸肩。“她向我保证你不需要它,我开始觉得那个女人能够预见未来。”

“那么她也预见到了自己的死亡,因为它会以我的拳头的形式降临在她身上。”Weiss咆哮道。“我向那女孩发誓。”现在为此进行争吵也没有用。“很好,我要看看Ruby是否有适合一个Schnee的浴缸。”

“或者适合两个人的浴缸。”Violet没有看她,但她显然在等待某种回应。Weiss怒气冲冲地打开车门。“我很抱歉,Schnee小姐——但你真的给自己设下了那样的圈套。”

“看来是吧。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Violet。我们明天上午再讨论重新安排那些会议。”

“晚安。”

走到Ruby家门前,一路上都很安静,只有她的脚摩擦泥土路面发出的声音。她知道Ruby在家,因为一个小时前她给Ruby发了一条消息,以确保她回来时不会被锁在门外。买完燕尾服以后他们全都回了Taiyang家,Violet则开车送Weiss回去。他们会在第二天早上碰面,一起吃早餐。

Weiss打开门,门没有上锁,室内的凉爽空气向她袭来,宛如上帝的恩赐。她关上门,向后倚靠在门上,腿脚酸痛不已——来个沐浴感觉会很棒。

“Ruby?”Weiss唤道,惊讶于Ruby对她的到来没有任何问候。Ruby的家不大,她不可能没有听见开门声。

片刻之后,回应她的招呼的依然是一片沉默,Weiss离开门边,往里面跨出几步。

她看见Ruby的卷轴板正放在沙发旁的桌子上,正面朝上,闪着绿灯,显示着有未读信息。

“哈,她也许在打盹儿吧。”Weiss好奇地想着,然后踢掉鞋子,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摆放在门边。

Weiss又往里面跨出两步,就在那时,她看见了Ruby——她脸朝下,躺在楼梯最底端。

“Ruby!”她尖叫道,以流畅的动作跳过沙发,轻轻降落在Ruby身边。“Ruby。”她再次叫道,碰了碰Ruby的背,摇了摇她的肩膀,想要她醒来。没有回应,Weiss审视着现场。Ruby穿着一件红色的背心,一条短裤,除此以外再无他物。

她的脑袋旁有一小摊血,前额有一道伤口,血流不止。Weiss试图用手阻止血液流出,但不起作用。她恐惧不已,浑身发抖——为自己无法清晰思考并采取措施而感到愤怒。

Ruby的头上有一条毛巾,可能是她用来擦干头发的,Weiss抓过毛巾,把它按在伤口上。Weiss看向台阶,注意到其中一根栏杆断掉了。如果Ruby是从楼梯上摔下来的,她可能在摔下来的过程中撞到了它。

恐惧贯穿Weiss全身——这是一种难以想象的恐惧,是她多年未曾体会过的恐惧。Ruby受伤是Weiss的致命弱点,有时候这感觉就像是她唯一的弱点,而今,她正再度经历这种恐惧。

Weiss迅速掏出卷轴板,拨下最近的号码。在等待电话接通的过程中,她不知道该用自己另一只空出来的手做什么。如果Ruby伤得很重,她不能把Ruby翻过来——Weiss很清楚自己不是医生。

“Schnee小姐?”Violet接通了电话,Weiss失控了。

“马上叫救护车!Ruby受伤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Violet快回来帮帮我!”

电话挂断了,Weiss怀疑地盯着她的卷轴板看了一会儿。然而,在她甚至能连贯地思考之前,门倏地开了,她转过身来,看见Violet走进来,卷轴板正贴在耳边。

“是的,我们需要一辆救护车,地点是乌木小区2195号,就在道路尽头。”

“她从楼梯上摔下来了!”Weiss大叫道,抚摸着Ruby的头发,她的肚子像被钳子夹住一样绷得紧紧的。“她受伤了。我不该离开她的——我本该告诉Yang的。我本该……”

她本来应该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